第 6 部分(1/2)

加入书签

  [扑倒一只狐狸:025章   轩辕祁和主人的初吻]

  “你,还好吗?”

  轩辕祁一双深邃的蓝眸子,深情的望着小芙,这是他第一次以男人的身份,这样近距离的看她跟她说话,心中有股小小的热潮在翻涌。

  “啊?”小芙愕然的瞠大双眼,自从见到他的第一眼,她就几乎失了魂,尤其是双手的触碰,让她感觉心像是小鹿在撞,飞跳个不停。

  “还疼吗?”

  轩辕祁俯下身子,轻轻的替她拭去眼角的泪水,深邃停留在她脸上那怵目的红色巴掌印上,这里这么红,主人一定很疼吧?他好想为主人减轻痛楚哦。

  “不……唔!”

  小芙刚想说自己已经不疼了,轩辕祁冰凉湿柔的唇,却突然吻上她粉嫩的脸庞,触电的感觉让她僵硬不能动弹。他湿热的吻却缓缓地移至她的唇,灵巧的舌头描绘着她的唇形,趁着她一个不注意,便撬开她的贝齿,偷偷的探入宽阔的里面,开始或温柔或粗暴的吮吸、横扫、掠取……

  天哪!

  小芙感觉身体每一个细胞都开始兴奋,大脑却停顿不能运转了,身体忽然变得轻飘飘的。因为这个甜蜜美妙的吻,她几乎要遗忘整个世界了。

  直到她被这个热情的吻吻得快要窒息时,他才不舍的轻轻松开她。

  望着她被自己吻得红肿的双唇,轩辕祁感觉身体里一阵阵的热浪涌上来,整个心口像是被炸开一样,从来没有过这样的兴奋激动还有渴望,就算是把她紧紧的拥入怀中,也不能让他平息内心的亢奋。

  “对不起,我太鲁莽了。”

  轩辕祁英俊的脸上染上一抹红晕,主人太迷了,她就像一朵开在草原上的美丽鲜花,让人情不自禁的想要拥有她,想要索取她的美好和芬芳。

  小芙紧紧的咬着唇,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耳朵嗡嗡作响,口中还残留着他的霸道味道,心跳早已经失去控制的加速。

  原来,接吻的感觉真的像小说里写的那么神妙,而她竟然跟一个陌生男人接吻,却没有一点抗拒?

  “你生气了?”轩辕祁见主人皱紧眉头,迟迟不说话,生怕主人生气不理他。

  小芙缓缓的摇了摇头,刚才那个吻虽然突然,但是她却并不讨厌,甚至,有点喜欢,有点怀念。想到这里,小芙又拼命的甩了甩脑袋。天,她这颗脑袋到底在想些什么啊?怎么一见到帅哥,她又犯傻了?

  看着主人的怪异行为,轩辕祁露出一个宠溺的笑容,这个女人实在太可爱。

  “那个,刚才谢谢你。”撇开他偷袭的一吻,刚才他挺身而出,挡住后姐姐那一巴掌,还把自己从那个尴尬的场面中解脱出来,不论哪一点,她都应该好好的感谢他。

  “这是我应该做的。”轩辕祁云淡风轻的笑了笑,声音却带着嘶哑。任何一个男人,看见自己心爱的女人被人欺负,都会为她挺身认出的。

  “应该做的?”

  小芙愕然的抬眸,今晚之前,他们只是互不相识的陌生人呢?对于刚才他当众说是她未婚夫的话,她当然知道那不过是为她解围才说的,她才不会天真的相信那些话。

  “你忘记啦?我是你的未婚夫啊。未婚妻被人欺负,我当然应该挺身而出。”

  “你认错人吧?我从来没有跟任何人定过亲。”小芙忽然有些失望,原来他做这一些,只是为了他的未婚妻。

  “我没有认错。你,杜小芙,就是我轩辕祁的未婚妻子。”轩辕祁看见主人眸中闪过受伤的眸光,忽然很想将她拥入怀中,并且他也这么做了。

  主人的身子好纤细,跟他是狐狸身子时感受到的很不一样,不过却是同样的柔软芬芳,让他心跳开始迅疾的加快。习惯性的又想埋进她柔软的胸脯之间,还没来得及行动,鼻腔突然涌上一股热流,强烈的血腥味侵袭而来。

  该死的!他竟然在这个时候流鼻血了!

  轩辕祁迅速的仰起头,虽然舍不得,但是他必须离开了,决不能让主人看见他这个样子。

  “明晚我会再来找你的,等我。”

  轩辕祁用力的抱紧主人,像是要将她揉入自己的身体里,然后松开,不等主人反应,便迅速的离开,眨眼便消失在巷子口黑暗的一方。

  “嗳……”

  小芙扬了扬手,想唤回那个人,他却早已消失在黑暗之中,街道上只剩下她一人。一切都发生得太突然,快得就象一场不真实的梦。

  “轩辕祁……”她口中反复咀嚼着这个陌生的名字。

  她真的跟这个人有婚约吗?爹哋妈咪,还有养父,都从来没有跟她提到过啊。

  说到养父,小芙想起了后哥哥在咖啡厅里说的话,爹哋已经生气了。还有,他刚才对轩辕祁说的,喜欢她的话,是真的吗?他们是兄妹,后哥哥怎么可能喜欢上她呢?

  今天好乱好乱啊,小芙摸着红透的脸颊,忽然又想起了刚才那个吻,还有他刚才说等他的话……

  回到家,小芙找了很久才从储物房的角落里找到小猫咪,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小猫咪却一直背对着她。

  “猫咪,你干嘛不理姐姐?是因为姐姐把你一个人留下,所以猫咪生气了吗?”

  “嗷呜……”小狐狸应付式的嚎了一声,却依旧不转过身。

  “猫咪,你就不要生姐姐的气了嘛!呀?小猫咪,你怎么又留鼻血了?”小芙好不容易才掰过猫咪的脸,却发现它鼻孔里塞了两团面纸,都染上了鲜艳的血渍。

  “嗷呜……”小狐狸哀嚎了一声,又往她的怀里蹭,它好怀念主人的两片柔软哦。

  “呵呵,小猫咪会自己止血了,真乖。”小芙见小猫咪又窝在她怀里撒娇,甜笑着宠溺的抚摸它的柔顺毛发。又跟它讲起自己在咖啡厅的际遇,还有那个神秘人和她的甜蜜初吻。

  不知道为什么,小猫咪整个晚上都很开心的在地上打滚,围着她兴奋的叫着转圈圈,还学着小狗狗立正稍息。

  这一夜,小芙和小狐狸都过得很开心。

  晚上,小芙却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她梦见有团毛茸茸的东西爬上来,可是不一会儿,又变成了一个精壮的男人,那个男人在自己胸口上蹭了又蹭,就像小猫咪一样,然后他喘着粗重的鼻息,压了上来……

  到第二天清晨醒来的时候,小芙睁开眼,却发现昨夜梦里的那个男人,居然真的压在自己身上。

  [扑倒一只狐狸:026章  小狐狸的小法力]

  小芙平静的心一下子便跳上去,天哪!这个男人,怎么会躺在她的床0上,还压在她身上?他的脸几乎是贴着她的,他温热的气息喷在脸上,让她几乎不能呼吸了,再看他的上半身,竟然是l着的。

  “啊啊啊啊~~~~~!”

  小芙羞涩的闭上双眼,用尽所有力气狂声尖叫,整栋楼层都跟着震动起来。

  轩辕祁被她贴耳的尖叫声吵醒,迷惑的看着受到惊吓的主人,又再看看自己,便立刻明白过来,主人是被他的人身吓到了。趁着她闭眼的空隙,立刻变回小狐狸,趴在主人身上蹭了蹭。

  “嗷呜……”

  “嗷呜……”

  小芙尽情的宣泄完之后,才听见自己上方传来小猫咪的叫声,她疑惑的睁眼,眯起一条细缝偷偷打量,只见卷做棉花团一样的小猫咪压在自己身上,小身子撒娇的蹭了又蹭。但是却没有看见刚才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

  “人呢?”小芙把小猫咪放到一边,从床上跳了下来,满屋子的找,床底下、衣柜里、洗手间、洗衣机、冰柜,凡是有可能藏身的地方,她都找了一遍,但是屋里却没有半点男人的影子。

  “难道我刚才是在作梦?”

  小芙吸着拖鞋疑惑的回到房间,看见小猫咪躺在粉色的床单上,正睁着一双幽蓝的眸子好奇的看着自己,偶尔发出一声嗷呜的低叫,它一定觉得她这个主人很神经质吧?

  可是,刚才的画面好真实哦!她真的被吓到了,现在心跳还将不下来呢。

  都怪昨天那个人,好端端的干嘛亲她啊,害她做春梦了!

  “咚咚咚……”

  “小芙,快开门!发生什么事了?别怕啊,张妈来救你了。”门外是张妈焦急的声音。

  小芙听见声音刚打开门,张妈便抄着刀子从门外撞了进来,幸好被她扶住了,不然很可能就撞墙挂彩了。不过她手中的菜刀,倒是把小芙吓了一大跳,连小狐狸也赶紧的躲到主人身后,只探出一个小脑袋,怯怯的望着气势汹汹的张妈。

  “是不是家里进贼了?还是有坏人?张妈听见你喊就赶上来了,不怕啊,有我在,谁也不敢乱来!”张妈扬着手里的菜刀,一脸戒备的四下张望。只要歹徒一出现,她手里的菜刀就会毫不犹豫的劈过去!

  “张妈,您误会了。”小芙哭笑不得的拧着脸,接下来的话让她几乎是望着脚跟说的:“我、我刚才只是做恶梦了。”

  “做恶梦喔,啊?你刚才只是做恶梦?”张妈嘴张得几乎能塞进一个大番薯,见小芙头发凌乱,还穿着睡衣,只好放下菜刀讪讪的笑:“呵呵,我还以为是你家里进贼了呢。”

  “嗷呜……”小狐狸见张妈收起了菜刀,嚎叫一声,正准备大摇大摆的爬出来,楼梯间又传来一道气势汹涌的呐喊声:“小芙姐姐,我也来救你了!”

  大家回过头,就看见小虎挥舞着铲子,从一楼虎头虎脑的就狂奔了上来,如果不是被的张妈制住,可能这里就要真出什么事了,不过墙壁还是被戳了个大d。

  …………

  “那个,既然没事,我们就下去了啊。墙壁的事,真是不好意思啊。”张妈看着被小虎用铲子铲坏的墙壁,抱歉着拖着小家伙下了楼。

  “没关系、没关系。”小芙也挂着抱歉的笑容,送走二人。

  “嗷呜……”小狐狸悠哉的摇晃着尾巴,爬上沙发,舒服的倒躺着。那两个气势汹涌的家伙终于走了,它终于又可以安安静静的睡个好觉了。

  “唉……”小芙关上门,望着被铲子铲掉一角的墙壁,无力的耷拉着肩膀,看来她得花钱请人来修理墙壁了。

  心里的算盘噼里啪啦打响。

  “买猫咪、给猫咪看病、伙食费、房租水电、手机卡,下个月的房租……”天哪!不算不知道,一算她才发现自己这个月已经严重超支了,过几天就要交下个月的房租水电费了,再这样乱花费下去,她可能连房租都交不起了。

  如果她自己会修墙壁就好了,这笔费用就能省下来了。

  小狐狸见主人蹲在墙角,掐着手指在算什么,表情很是郁闷,然后又对着被损坏的墙壁发呆,表情变得很苦恼,它用通心术看了看主人的内心,才知道原来她是想修好墙壁。

  “嗷呜……”

  小狐狸爬起来,扬起一只爪子,向着被破坏的墙壁和从墙壁上掉落的泥土一挥,那些泥尘便迅速的回到自己原来的位置,眨眼的功夫,墙壁又恢复了重现的亮白。

  “看来,我今天得跟社长说一声,看能不能预领下个月的工资了。”小芙盘算着忧郁的抬起头,却发现刚才破了个窟窿的墙壁,居然恢复了原来的模样。

  “啊啊啊~~~!”

  小芙刚尖叫一声,又立刻捂上嘴,继续睁大眼睛无声的尖叫,不能再把楼下热心的张妈和小虎引上来了。

  “g!”小芙惊愕的盯着墙壁看了很久,又四下张望寻找倾述对象,最后只能把仰躺在沙发上的小猫咪抱过来,指着复原的墙壁呼吸急促的道:“小猫咪,你看见了吗?这墙壁,居然、居然……,喔,太神奇了,怎么会这样?”

  “嗷呜……”小狐狸摇晃着银色大尾巴,又帅气的仰起头,一脸骄傲。只可惜,它不能告诉主人,这是它的杰作。不然得一个主人的香吻做回报,多美啊。

  苦于找不到听众,小芙只好对着墙壁独自雀跃了十几分钟,然后美美的做早餐去了。又省下一笔,晚上可以加菜了。

  吃过早餐,把猫咪送到楼下,小芙正准备去搭公车,却发现楼脚下早早的停着一辆白色宝马,摇下的车窗让她很清楚的看见,车内坐着的是一脸苦恼的后哥哥凌波。

  [扑倒一只狐狸:027章  送主人老婆上班(二更)]

  小芙迅速用包包挡住脸,踩着猫步,想要趁着哥不注意的时候,从车的后面偷偷地溜过去。

  “小芙!”后哥哥清冽的声音,从车头传来,即时抓住想逃跑的她。

  被发现了!

  小芙只好停住脚步,叹了口气,缓缓的回过头,再露出两排整齐的牙齿,故作惊讶的咦一声:“哥?怎么这么巧啊?哇!已经九点啦?我上班快要迟到了,哥我们下次再聊。”

  “小芙,上车,哥有话跟你说。”凌波识破她的小伎俩,眉头冷了冷,已经拉开车门。

  “那个……”小芙大概已经猜到他要说什么,但是她不想听。只能无助的四望,希望能有辆公车经过,让她拦下,然后把她载走。可惜这里是小巷子,不可能有公车经过。

  就在小芙绝望的要跨入车门时,一辆黑色的法拉利突然停在白色的宝马前,卷起一阵轻细的风。

  二人的目光同时被吸引过去,车窗缓缓的摇了下来,露出一张英俊得无法形容的精致脸庞。来人含笑望着小芙,挥了挥手:

  “老婆,上车!我送你上班。”

  是他?

  小芙惊讶的望着忽然而至的轩辕祁,心跳忽然漏了一拍,没有发现他的亲昵称呼,只想起昨晚街头的初吻、清晨时与他的春梦,粉嫩嫩的小脸霎时红到脖子根。

  “又是你!”凌波皱紧眉头,脸上披上黑线。

  轩辕祁直接无视他的话,越过他看着小芙,柔声道:“老婆,快上车啊,不然要迟到了喔。”

  老婆这个词,是它从电视上学来的,看里面的人都叫的好开心,他也想试试,没想到这感觉还真挺不错。

  小芙望了望黑脸的后哥哥,又望了望一脸灿烂笑容的轩辕祁,内心激烈的挣扎。上轩辕祁的车,他们只是有过一面之缘,会不会不太安全?上后哥哥的车,他可能会像昨天那样突然表白,或者直接不准她去季家上班。权衡之下,小芙还是决定冒一下险,那个叫轩辕祁的人看上去并不像坏人,哪里会有坏人长得这么帅?

  趁着后哥哥不注意,小芙迅速的跳入轩辕祁的法拉利,并以最快的速度关上车门,连大学军训时都没有这么快。车子一溜烟的速度,便开了出去。

  “小芙!”凌波望着车子离去的方向,握紧拳头,眼眶红得有些可怕。

  突然,开出去的车子又迅速的退了回来,停在他一米前。车窗内,轩辕祁邪魅的转过头,冷冷的望着双眼冒火的凌波,不带一丝感情道:

  “虽然你是小芙的哥,不过,小芙现在已经是我的未婚妻,我不希望再看见你借着这个身份接近她。”

  轩辕祁说完,车窗又缓缓的阖上,车子迅疾的飞驰出小巷子,直奔季氏金帝花园。

  “可恶!”凌波咬牙甩下车门,上了车,也跟着一溜烟使出小巷子,开往相反的方向。

  一道黑色的身影从小芙家的楼梯口,缓缓走了出来,锐利的眸子,望着车子离去的方向,折s出邪恶的光芒。

  …………

  “刚才谢谢你啊,你随便在一个能搭到公车的地方放我下来就可以了。”

  小芙望着后哥哥在倒后镜中,身子越来越小,终于放下心来,也清醒的意识到自己正坐在一个半陌生的人车里。如果在这里下车,她还是能在九点半之前,赶到季家的。

  “怎么,你信不过我吗?”轩辕祁一眼便看穿主人的心思,带着一丝失落道。

  “那、那个,也不是啦。”她想说她当然信不过他,因为基本上她对他是一无所知。但是听见他失落的语气,她就怎么也忍不下心说出口。

  “既然不是,那为什么还要下车呢?放心吧,我开车技术很厉害的,就让我送你上班吧。”虽然他这是第一次开车,不过早在这之前,他已经把司机该懂的所有知识和技能,从一个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