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8 部分(1/2)

加入书签

  小芙感觉下腹坠涨得十分厉害,一道强大的力度,正在身体翻涌着,下身就像是要裂开了一样,痛得她哇哇大叫,就差没有打滚了。

  应乐天紧皱着眉头,望着已经支撑不住,卧倒在石板床上痛喊的小芙。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的孕妇生产时都是这样大叫?

  “哇呀~~~!”

  小芙双手抱着肚子,总算被这阵强烈的痛楚给震醒了。

  天哪~!

  她是要生了吗?

  为什么她睁开眼睛,却什么也看不见?

  “祁~!祁~!”她下意识的喊着轩辕祁的名字,伸出一只手在空中摸索着。就像迷路的孩子一样,彷徨无助且惊恐。

  “祁,你在哪里?啊~~~!”又是一阵尖锐的疼痛袭来,差点没把她痛晕过去。

  “小芙。”应乐天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理,向痛喊中的小芙,伸出了手。

  “谁?是谁在那里?”应乐天已经变回了自己的身体,所以下意识发出的,也是自己的声音,只是小芙一时紧张,没有听出来。

  “是我,季辰风。”应乐天清了清喉咙,发出季辰风的清冽声音。

  “季总?”

  小芙痛得身上每一个细胞都在呐喊,大汗淋漓的,过了很久她才想起来,她跟季辰风正躲在山d中避难。

  “季总,是晚上了吗?怎么我什么都看不见,还、还有,我、我好像要生了。”小芙抚摸着肚子咬牙道。脸上的表情,因为疼痛而极度的扭曲。

  黑衣人皱着眉头,望着应乐天,不明白他为什么这样时候要冒出来?锐利的眸中,显然带着责备。

  应乐天眸光缩了缩,拍着小芙的肩膀,安慰道:“别担心,有我在。”

  “嗯。”小芙点了点头,心里还是很慌。

  “啊~~~!”又一阵强烈的阵痛袭来,小芙被痛得晕死了过去。

  原来是黑衣人又输了一道真气近小芙的体内,她一晕死过去,黑衣人立刻便黑了脸:“乐天,不要告诉师父,你喜欢上了这个女人?”

  应乐天嘴角提了提:“师父,怎么可能?”

  黑衣人冷着眸子:“那你刚才?”

  “师父,杜小芙的胎儿还不足气,如果你这个时候,强硬的将它们出来,那么母体一定也要十分配合。不然,只靠蛮力,怕会取卵不成倒杀了j。”应乐天眸间带着眸中淡然的目光,不紧不慢的道。

  黑衣人倒是没有察觉他眸中的这抹寒光,眸子紧了紧:“你说的也有道理,这个女人的死活我们可以不顾,不过她腹中的小狐妖,一定得是活生生的!”

  应乐天眸中闪过一丝狡黠的寒光:“在这之前,我已经给她下了眼咒,她的眼睛会暂时性的失明,不会知道我们的身份,也不会妨碍我们办事。只要我在身边安慰着她,让她顺利的生下小狐妖,到时候,这个女人,师父您想怎么处置都可以。”

  哈哈哈——

  黑衣人忽然仰天长笑:“果然是我黑木的徒弟,心肠比为师还毒,还要细腻!”

  日后,将狐狸王族交给他,相信他一定会打理得很好。他也就可以没有后顾之忧的安心修炼,早日得道成仙。

  “哈!”

  黑木大笑一声,运力将一道真气入杜小芙的体内。

  “啊~~~!”昏迷中的杜小芙,感觉到腹中又是一阵强烈的痛楚迫而来,她痛叫着再一次醒来。

  “小芙,你感觉怎么样?”季辰风关心的声音在耳畔响起。熟悉的人的声音,这多少减少了一些小芙的担虑。

  “季总……”

  “别担心,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季辰风抓起了小芙的手,送去一阵热度和暗自护住小芙身体的真气。

  虽然,师父不管杜小芙的生死,但是他不能!

  他还要留着杜小芙。

  “嗯。”小芙咬着牙,忍受着强烈的痛楚,点了点头。而且,刚才季总握住她的手的瞬间,她感觉身上又生出了一道力量,一同挤动下腹,不过这阵力量却不会让她难受。

  “啊~~~~!”

  黑木运力一推,小芙再一次尖叫起来。

  看来宝宝们已经迫不及待要出生了?

  小芙脸色虽然很难看,但是嘴角却含着一抹淡淡欣慰的笑容。她不知道宝宝们要出生是被黑木推动的,还以为宝宝们已经修炼成形,要降生了。所以,虽然身上痛极,但是内心却是满足的。

  “宝宝……”

  “妈咪的乖宝宝……”

  小芙无限温柔的抚着肚子,脸上笑容越来越灿烂。这笑容倒是将应乐天震了震,眼底掠过复杂的颜色。

  这种情况下,她竟然还能笑出来?

  ※

  “大哥、二哥!”

  “二弟、小妹!”

  三只狐狸宝宝们,终于聚在了一起。

  “我们快点召唤狐狸老爸吧。”

  “嗯。”

  宝宝们很有共识的离地飞起,在空中围成一个三角形,再迅速的旋转起来,要和成一体,向狐狸老爸发出信号。

  “狐狸老爸,我们在宫殿北方的山上,感应到妈咪了,您快过来吧。”

  “……”

  呼唤了两遍,便听见狐狸老爸传来急切的声音:“我立刻过来!”

  “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雪儿望着偌大的山林,一时间没了主意。国为到了这座山上,他们又感应不到妈咪了。

  “分头找吧。”霆儿想了想,目前只有这个办法了。“谁先找到妈咪,就通知其它的人。雪儿,你留在这里等狐狸老爸。”

  “喔!”雪儿虽然也想去找妈咪,但是狐狸老爸现在肯定着急,所以雪儿也只好点头了。

  霆儿、睿儿各带领十个侍卫,往东南两个方向,寻找妈咪的下落。

  另一边,轩辕祁正火速的赶来——

  “雪儿!”没过多一会儿,轩辕祁就腾云速速的赶来了。

  “狐狸老爸!”雪儿朝狐狸老爸扑了过去,不住的用她粉色的脑袋,蹭揉着老爸的身体。

  “你们说感应到妈咪了,她现在在哪里?”轩辕祁很是急切。

  “刚才我和哥哥们都听见了妈咪的叫声,还有弟弟妹妹们的呼唤声,就在这个山头,可是等我们赶过来的时候,又感应不到了。”雪儿撇着小嘴儿道。

  “那么说,你们妈咪要生了?”轩辕祁很快意识过来。

  “嗯,我们也是这么猜测的。”雪儿点点头。

  既然就是在这个山头,那就好办了!轩辕祁亮起了眸子,他可以用法术来看,身边还有灵犬,它可是狩猎能手,一定能嗅出小芙的气味!

  “老爸,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雪儿还是很着急,弟弟妹妹们要出生了,可是妈咪还在坏人的手里,不知道他们会不会有危险呢?

  “我先用透视术查看一下,如果不审找不到你妈咪,就让灵犬带我们去。它闻过人妈咪的味道,一定能找到她的!”轩辕祁说完,闭目指尖凉过双眸,带出一道透着金色的幽蓝眸光,整个山头便变得如水晶一样,可透视。

  细细的搜罗一遍之后,轩辕祁还是没有找到杜小芙所在的位置。

  极有可能,猫妖已经在他们所在的地方设有结界。

  如果是这样,即使是知道了小芙在这里,但是搜寻也要困难很多,他们隶属不同的妖,所结的结界也不同,破解需要很长的时间,而且,结界会将气味也堵住,灵犬就很难找到小芙的下落。

  “灵犬,出发!”

  轩辕祁吆喝一声,便由灵犬领着满山头的寻找小芙。

  但愿猫妖带着小芙来的时候,曾经落足过山上的某个地方,只要他们留下一丁点的气息,灵犬都能够寻觅见。

  “啊~~~!”

  小芙已经痛得在石板床上打滚了,豆大的汗珠儿不断的冒出来,上一次她生霆儿雪儿睿儿的时候,也是痛得死去活来,但是那时候痛楚很快就消失,宝宝们就降生了,可是这一次,痛得她五脏六腑都要碎掉了,宝宝们还是没有出来,不是都说生第二胎会比较容易吗?怎么放在她身上就不一样了?

  黑木还在用真气想要将宝宝们出体内。

  应乐天则在一旁,密切关注着。

  他们不知道,狐狸宝宝们在还没有成形之前,如果被强迫出母体,就会化成一滩血水,一缕幽魂归西天了。

  ……

  |网友az2008手打,转载请注明|。。

  091章 宝宝诞生在即

  “啊~~~~~~!”

  一阵撕心裂肺的痛楚,从下身传来,小芙感觉自己像是要被人活生生撕裂了。上一次生宝宝时,虽然也痛,但不会像现在,痛得让她想一头撞死去!

  而且,这一次分娩,跟上一次很大的不同。以前宝宝们快要降生时,会首先见红,然后出现规律、均匀的zg收缩腹痛难忍,而且羊水会流出来。

  可是现在,非但没有见红,连羊水都还没有破裂,为什么阵痛会这样的厉害?而且宝宝们都像是拼命在往外挤,没有一点规则性。

  大夫不在,身边只有一个大男人季辰风,这样的情况,她该问谁啊?

  “啊~~~~~!”

  又一阵揪心的疼痛袭来,小芙已经支持不住,再次昏厥过去。

  “小芙!小芙!”应乐天轻轻的推了推小芙,如果小芙在这个时候突然昏厥过去,对即将出生的宝宝们是很不利的,还很有可能会胎死腹中。

  应乐天运力,便要将小芙催醒,却被黑木拦住了。

  “这女人肚子里的小妖狐,似乎很强韧,我使了九分的力道,也没能把他们推出来。”黑木皱了皱眉,当他往小芙身上入真气的时候,他发现有另外一道力度,在抵御着他的真气,致使小狐妖们一直都不能出来。按理说,凭着他几千年的法术,推动这些小狐妖是根本没有问题的,但事实却太诡异,无论他怎么推,那些小东西就像粘死在小芙身上,就是不出来。

  “师父,那怎么办?”

  应乐天皱了皱眉,杜小芙之前的三个宝宝,是神狐宝宝拥有神奇的魔力,难道这几只小狐妖也同样是神狐?

  “既然柔的不行,那就只好来硬的!”

  黑木幽蓝的眸子,闪出一道阴森邪恶的眸光。他现在是一秒也不想再等了,他筹谋了一千年的计划,可不能最后胎死腹中!

  “师父,您的意思是?”应乐天也皱起了眉头,杜小芙对他来说,还有利用价值,如果师父真要杀j取卵,他也不知道该用什么办法来阻止。

  “剖腹取出这几个小狐妖!”黑木眸中露出一抹穷凶极恶的狠毒眸光,不管是谁,只要阻挡他前进的路,他都会毫不犹豫的将之除灭。更何况,杜小芙对他来说,除了她的骨r就再无利用价值。

  “师父……”

  应乐天望着昏厥过去的杜小芙,眸中闪过一丝柔光。如果师父真要剖腹的话,杜小芙就必死无疑了!

  “不行!”

  一道清亮的声音,从山d外传来。应乐天眉头微皱了皱,循声望去,果然看见轩辕玖那道淡黄色的身影,翩翩而来,带着一股清冽的气息。

  “乐天!”

  黑木也认识轩辕玖,刚才轩辕玖走的时候,他便责怪应乐天为什么不把这个女人处理掉,她毕竟是轩辕家的人。

  “师父,这件事,交给我处理。”应乐天知道如果他不在场,师父是暂时不会剖腹的,毕竟多他一人,事情会顺利很多,趁着这段时间,他也可以想想,到底有什么办法,能让小芙顺利生产,而不是剖腹。

  “你们不能剖腹!”轩辕玖不等应乐天走过来,便径直越过他,来到小芙身边,望着昏厥过去的小芙,轩辕玖眸子狠狠的闪了闪,怒目瞪向黑木:“否则,你们手上的王牌,小狐妖、七嫂,全都没了!”

  黑木冷笑一声:“哼,小丫头,你想唬谁?”

  “狐妖,在母体中修炼成形,才能降生。如果未成形,又在一年之内强行将它们从母体中取出,小狐妖将会化成一滩血水。”轩辕玖冷冷的扫过眸中显然带着一丝惊讶的黑木:“我嫂子和宝宝们如果出事了,我七哥父王,就算是发动千军万马,不惜一切代价也会将你们猫妖一族铲除。”

  “哈哈哈——”黑木笑得更放肆了。

  “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话?”

  “信不信由你,不过,到时候你不要后悔。你的计划,不是已经筹谋了一千年吗?如果,它最后毁在你自己手上,会不会很可笑?”轩辕玖冷笑一声,对于应乐天和黑木暗中密谋的事,她早已知晓,只是一直没有揭穿他们而已。但那并不代表,她就会袖手旁观。

  黑木的笑容,一点点僵在了脸上,笑得极其不自然。

  应乐天也冷下眉头,狐妖如果未成形便被迫出体内,会化成一滩血水,这个传说他也听说过,只是刚才情急,一时间倒忘记了。

  师徒二妖,交换过眼神,眸底流过一丝忧色。

  倒是应乐天,站出一步,勾唇冷笑道:“你要带她走?”

  轩辕玖望了应乐天一眼,眼神冷漠至极:“不是。”

  在二妖怀疑的目光下,轩辕玖冷笑一声道:“刚才你师父强行将真气入七嫂体内,如果她今天不能顺利产下狐狸小宝宝们的话,小家伙们一样会胎死腹中,而且七嫂的性命也同样堪忧。”

  自从轩辕玖出现,应乐天就一直密切地留意着她的一举一动,他发现轩辕玖对他说话时,再没有往日的深情和留恋,只有一种绝望似地冷淡。应乐天青峰眉头微皱,到底是什么,让她发生这样的改变?

  黑木冷冽的望着轩辕玖,并没有怀疑她的话。因为在猫妖一族,如果妊娠的孕妇被灌入这样一道真气,也必须当日将猫妖产下,否则必然胎死腹中,只是他们没有不成形则成仁的说话。不过,看轩辕玖淡定沉稳的眼神,她似乎已经有解决办法了?

  黑色的身影,如黑旋风一般刮过,眨眼的时间便掠到轩辕玖身旁,尖锐锋利的爪子抵在她娇嫩的肌肤上:“说!你有什么办法可以让这个女人顺利的生产?”

  “咳——”轩辕玖冷笑着咳嗽一声,并没有反抗。对方是一只修行数千年的妖怪,她知道自己斗不过他,反倒是将目光送向一旁的应乐天。

  应乐天眸间紧了紧,唇掀了掀,却什么也没说。

  “哈哈……”轩辕玖敛回投s在应乐天身上的眸光,仰天大笑两声,眼角却笑出了酸涩的泪水。

  “没有办法了,除非狐狸小宝宝们的法术,能在今日修炼成功。”

  “今日修炼成功?”黑木皱了皱眉,刚才他给小芙送真气的时候,虽然有道真气在抗拒,但是,他给小芙把过脉,她腹中的几只狐妖不过是几只劣等东西,没有一点妖气,根本不可能在今日修炼成形。

  “除此之外呢?”

  黑木收紧爪子,尖锐锋利的爪子已经刺入了她的白皙的肌肤中,渗出了一点点殷红的血渍。

  轩辕玖却像是根本感觉不到痛似的,失神的摇了摇头:“除此,便在没有办法了。”

  “师父,让徒儿和她聊一聊吧。”应乐天站了起来,征求的望着黑木。

  轩辕玖失神的眸光,散落一些在应乐天身上,却带着冷冽的笑。

  黑木质疑的望着应乐天,又想起这轩辕玖刚才离开时,看向应乐天那留恋的眼光,便抽出爪子,幻变成人手摆了摆。

  得到师父的允许,应乐天拉着轩辕玖便出了山d。

  “九妹!”

  他这声呼唤,倒是让轩辕玖冷笑了一声,散落的眸光渐渐的敛回。嘲讽般的落在应乐天身上:“你也想问我,到底有什么办法可以帮助你们取出我七嫂腹中的宝宝?”

  “九妹,你为什么还要回来?”应乐天没有回答她,反是责怪的望向她,幽蓝的眸中带着隐隐的深情。

  “什么?”轩辕玖眸子在闪过一丝光亮,像是已经停顿的心脏忽然像是有强电流经过一般,调动了一下。

  “师父知道你的存在,知道你知道我们的计划,一定不会饶过你的。”

  “你、你会在乎我?”轩辕玖眸中光芒更甚,声音激动得有丝颤抖。

  “废话!”

  应乐天紧紧抓住轩辕玖的手,眸中深情一点一点的透露:“如果不在乎你,我怎么会不顾一切的将你从我身边赶走?我怎会明明喜欢你,却要对你做出一副厌恶的模样?怎么会、怎么会跟你跟你发生那么亲密的关系?你以为我是一个那么随便的男人吗?”

  轩辕玖久久的注视着应乐天的瞳子,从里面可以清晰的看见自己的倒影,他的眸光炽热而真诚,不像是在骗她。

  “我,我……”

  轩辕玖望着应乐天,这一刻,她的心脏跳动得好像已经不属于自己;这一刻,就像是梦境一样,不,就算是在她梦境中,也只有泪水,从来没有这样甜蜜的瞬间。她想都不敢想。

  他说他在乎她!

  曾经的她,不懂得爱情的滋味,以为,爱就是占有、就是不管一切去得到;逐渐品尝到爱情的滋味,她才醒悟,原来,爱情不是占有而是放手,不是得到,而是不顾一切的付出。

  过去的两年多,她是情不知何起,却一往情深,爱他爱得自甘堕落。

  如今,他把过去那层朦胧的面纱撕去,说他在乎她。

  轩辕玖的先手下意识的抚过已经略微隆起的小腹,妩媚的红唇,扬起一道许久都不曾驻足的满足笑容。

  “九妹,我知道,这两年多来,你一直偷偷的跟踪我和师父。我们的秘密进行的事,你一定都知道了。趁着师父还没有改变主意之前,你快走吧。”应乐天推了把轩辕玖,便决然的转过身。

  “乐天!”

  轩辕玖依依不舍的望着应乐天,她等待了两年多,才知道,原来他是在乎她,是喜欢她的,她怎么能够在这个时候离开?

  “我不走!”

  她回来,重新投入他的怀抱中。

  就算是换了以前独身的她,也不会走,更何况是现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