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5 部分(1/2)

加入书签

  突然,吃得太急,一块小小的j骨,给卡在喉咙里了。小芙赶紧放下筷子,拼命的咳嗽,想要将骨头咳出来。

  大家听见她的咳嗽声时,才发现她像是噎着了?

  “姐姐,快,喝口水。”一道清鸣滴转的声音传来,小芙隐隐闻见一阵清幽的花香气息,接过水,艰难的说了声谢谢,便要喝。

  “不要喝!”

  哐当——

  随着一道清冽的声音,小芙手里的碗被打落在地,溅了一地的水,还溅了些在小芙和送水的蒙蒙裙裾上。

  “咳咳——”小腹微微仰起头,感觉喉咙里的骨头卡的更深,难受得她连连咳嗽想要强行将j骨咳出来。

  轩辕祁眉头皱在一起,掌心运力,将一股真气从小芙的后背往上推,力道轻柔刚好能冲上咽喉。小芙感觉一道真气上涌,喉咙的j骨便被冲了出来。

  “哎呀~!”

  j骨从小芙的嘴里飞出去,刚好打在措不及防的蒙蒙脸上,惹得她尖叫一片,柳叶眉儿紧紧的皱起。

  “咳咳——”j骨头终于弄出去了,小芙喉咙痒痒的,连连咳嗽。一双宽厚温柔的手掌,适时的轻轻拍在她的后背,过了好一会儿,她才算是全身放轻松了。

  “蒙蒙,刚才,对、对不起啊。”一待缓了口气,小芙便急忙着跟好心上前递水她喝的蒙蒙道歉。

  蒙蒙脸上一僵,讪讪的挤出一抹笑容:“没关系,你没事就好。”

  众人从小芙被噎到蒙蒙递上水又被轩辕祁打翻,到现在终于把j骨头咳出来,旋紧的心,才终于松了松。

  “七媳妇啊,饭要慢慢吃,没人跟你抢的。”轩辕王的笑容有些僵硬,这个七媳妇状况还真是不少啊,总是要弄得人心惶惶的。

  “我——”小芙委屈的张了张嘴,他只不过是想快点把他们夹的菜吃完,不是怕别人抢啦,话还没说出口,腾格莞儿也僵硬的笑着打断道:

  “是啊,七媳妇,虽然我们都知道你也想多吃点,让肚子里的宝宝们快快长大,可是,饭还是一口一口的吃,比较好。”

  “哦。”

  小芙干脆垂下脑袋,她又在大家面前闹笑话啦。

  “妈咪,您现在感觉怎么样?没事吧?”狐狸宝宝们也都为妈咪捏了把冷汗,吃jr被j骨头噎到,这种事情在他们身上都没有发生过,他们的妈咪还真不是一般的迷糊啊。

  “没事。”呜呜,连宝宝们都比她成熟,小芙更加是羞愧得想要钻地缝了。

  “七弟,刚才蒙蒙姑娘给七弟妹送水,你怎么把碗给打翻了?”轩辕鄂望着有些不知所措的蒙蒙,动了恻隐。

  轩辕祁冷冷的扫了眼蒙蒙和打落在地的水,淡淡的道:“被食物,尤其是像j骨这样尖锐的硬物,噎着的时候,如果强行用水将食物咽下,食道很有可能就会被硬物给割伤。”

  他扶着小芙坐下,说话的时候,眼光冷冷的扫过一旁一脸委屈的蒙蒙。

  “对、对不起,祁哥哥,我不知道被噎着的时候,是不能喝水的。以前我每次噎着,父亲都会给我喝水。所以,我就以为、以为这样才是对的。祁哥哥,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蒙蒙委屈的眨动眼睛,眼角已经挂着几滴晶莹的泪珠儿,看上去既委屈又楚楚可怜的。

  轩辕鄂看着她这副模样,心里也有一两分责怪七弟,知道他是爱妻心切,连忙上前扶着蒙蒙坐下,说笑笑着道:“好了,好了。七弟,这也不能怪蒙蒙姑娘,她也不知情吗!所谓不知者不罪,何况,连我也不知道原来,噎着的时候是不能喝水的呢!”

  “哼。”

  轩辕祁冷笑一声,显然是不接受轩辕鄂的话。

  倒是小芙,看着原本好端端的气氛,被自己一搅,变得这样沉重,抱歉的笑笑打圆场道:“不怪不怪。蒙蒙姑娘也是一番好意嘛,都怪我,刚才吃得太急,才不小心噎着了。我以后吃jr一定会小心翼翼的。呵呵……”

  最后还无伤大雅的呵呵干笑,知道轩辕祁看不下去了,才将小芙拉着坐下:“用膳吧。”

  “用膳,大家用膳……”轩辕肆也连忙出来打圆场。

  刚才一番小小的争斗中,他算是看出来了,轩辕祁是维护小芙不错,不过这个蒙蒙似乎也有的问题,女人的嫉妒心可不荣小觑的。另外,二哥就更奇怪了,平白无故的加入争斗中,显然,他对蒙蒙有了好感?

  唉——

  这是三、四,四角恋!真复杂啊!幸好,当初他第一眼看见七弟妹时,虽然心动了,但是有好好的把握住自己。否则啊,就七弟这样架势,自己什么时候成了炮灰都不知道了。

  轩辕王眯着眼,望着副坐席上的小芙,脸上洋溢起一个淡淡的笑容。这个七媳妇,虽然不够乖巧不够伶俐形式不够成熟稳重,不过,她的心灵却还是美好的,处事也算大方得体了。

  只要——

  她不是叛徒的余孽,七王妃的这个位置,她还是可以坐得很稳的。

  气氛总算是有渐渐恢复了之前的温馨愉快,小芙笑呵呵的望向众人,眼角不经意间却敛入一道怨恨的眸光,等她去寻找发出这道光芒的人时,却发现人人脸上都洋溢着笑容,尤其是蒙蒙,听到大家都不不责怪她之后,笑容特别的灿烂,就像一个天真烂漫的小姑娘。

  “大概是我多心了吧?”小芙低声嘀咕道。

  “我听说,祁哥哥你的宝宝们都会飞行术了,是吗?”蒙蒙为了赢回大家对她的好感,连忙找了个借口,想要夸夸宝宝们。

  “是啊,我七弟的几个小家伙简直就是神狐宝宝。”轩辕鄂生怕七弟不回答,会让场面冷下来,连忙抢着回答道。

  “神狐宝宝?”蒙蒙疑惑的眯了眯眼睛,掀了掀嘴,就要说夸宝宝们的话了,霆儿抢先,用稚嫩的声音道:

  “对呀,是九姨教我们的!”

  霆儿知道,当着狐狸爷爷的面,是不能提到九姨的,谁提了爷爷翻脸就跟谁置气。他当然也知道自己童言无忌,他提九姨,爷爷绝对不会生气,但是那个让他想起并且提起九姨的人,就要遭殃了。

  果然,偏厅内的气氛,登时变得微妙起来。

  雪儿和睿儿则是偷偷的掩嘴而笑,大哥好聪明,这一招借刀杀人,果然妙计!嘿嘿,谁让这个叫蒙蒙的坏女人,妄想抢走他们的狐狸老爸!

  轩辕祁眼角也露出一丝邪恶的笑容,并且暗中伸出一只手,轻轻的抚过霆儿,暗暗的表扬他。

  “九姨?就是轩辕玖姐姐吗?对了,玖姐姐呢?怎么我进来宫殿这么久,也没有看见她?”蒙蒙还懵懂接着霆儿的话,四下探望着。

  “咳咳——”腾格莞儿和轩辕鄂同时咳嗽了一声。轩辕鄂摇摇头,皱着眉,暗示她不要再问了。蒙蒙这才意识到,饭桌上的气氛显得有些古怪。

  “那个不孝女,你提她来做什么?哼~!”轩辕王冷哼一声,本就吃得九成饱了,一想起那个至今流落在外的小幺,心中又是气又有些担心。只是放不下面子说担心他的话,也不想在大家面前表露出这一点,甩了筷子,便拂袖而去。

  整个偏厅都被这一袖风,扇得冷沉沉的。

  “王……”腾格莞儿回头责怪的望了眼蒙蒙,便追了出去。

  “我、我说错话了吗?”蒙蒙这才意识到自己可能说错话了,求证似的望向轩辕鄂,脸颊上全是委屈和惊惶。

  轩辕鄂看见她这样的深情,也不好在说些让她更担心的话,便拉着她坐下,笑笑道:“没,父王的脾气向来都让人捉摸不透的。来,吃菜吃菜!”

  狐狸小宝宝们看着蒙蒙被狐狸爷爷和狐狸乃乃冷落的样子,高兴得差点就笑出声了,活该!谁让她那么坏!只可惜,把无辜的九姨也给拖下水了。不过,总的来说,宝宝们还是很高兴的,一高兴就给妈咪夹菜了:

  “妈咪,来,吃菜。”

  “妈咪,喝汤,弟弟妹妹们应该渴了。”

  “妈咪,我给您夹一根最大最大的j翅!”

  小芙一面看着生气离开的父王,一面又看着无所适从的蒙蒙,迷迷糊糊的应了宝宝们两声,也不知道这个时候,该说些什么好,干脆就埋头吃菜了。

  这一顿饭到后面,大家都吃得索然无味,只有轩辕祁一家子,好像特别有胃口一样,蒋整桌的菜都席卷而去,最后宝宝们都饱得仰面而坐,爪子轻柔的抚摸着鼓鼓的肚子,一边小小的打饱嗝。

  心情好,自然胃口大开嘛!

  饭后,大家又都嘱咐了小芙一遍,才依依的散去。蒙蒙确实支支吾吾了很久,才诺诺的上前,垂头低声婉转道:“祁哥哥,我想单独跟嫂子聊两句,可以吗?”碍着轩辕祁的面,这声嫂子,她可是叫得十二分的不情愿。

  “有什么话,当着我的面说就好了。”轩辕祁将小芙揽入怀中,退离蒙蒙几步远。他不喜欢这个女人,也不喜欢小芙接近她。

  “祁哥哥,我只是想跟嫂子单独聊两句,不会妨碍您很长时间的。”蒙蒙望着轩辕祁委屈的泪水都快要掉出来了。

  轩辕祁还是不为所动。

  倒是小芙,最看不得的就是别人在她面前哭,那样会让她手忙脚乱,就好像现在,看见蒙蒙一副快要落泪的样子,她的心就噗通噗通的跳动,总觉得像是自己把她惹哭了一样。想想刚才她被父王和母后冷落的样子,小芙更加是于心不忍了,转身望向轩辕祁道:“祁?”

  “不行!”

  “祁哥哥……”蒙蒙的泪水已经在眼眶中打转了。

  “祁?”

  轩辕祁望着小芙一脸焦急的模样,知道如果他不答应的话,小芙可能就会生气了。只好无奈的点点头,不过他要小芙保证,绝对不离开她的视线。

  “好!”

  小芙欢快的答应,牵着蒙蒙走到一处离轩辕祁不太近,但是他能看见的地方,笑笑道:“好了。我们走到这里,他应该是听不见我们的对话了。蒙蒙姑娘,你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

  蒙蒙眨了眨还噙着泪水的眼睛,带着浓重的鼻音,问得很是小心翼翼:“嫂子,你刚才是不是也以为我给你水喝,是想要害你?”

  “桑然不是了。我自己都不知道给j骨头卡住是不能喝水的。我相信,你给我水喝,是出于好意。”小芙连忙摆摆手,原来她还介意这个问题啊?

  “你真的相信我?”蒙蒙亮起了幽蓝色的眸子。

  “当然了。”

  蒙蒙亮起的眸子,突然又暗了下去,低声委屈着道:“嫂子,你骗我的吧?如果你真相信我的话,刚才就不会让你的孩子们故意在父王面前,提起玖姐姐的名字,让父王生我的气了。”虽然才刚认了义父,不过,父王二字,她已经喊得很顺口了,这让小芙有些惊讶,她当初可是用了十几天的工夫,才适应这个称呼呢。

  “对、对不起啊,我也不知道你会突然说起飞行术的事情,而且这确实是孩子们的九姨教他们的。你千万不要误会,绝对不是我让宝宝们这样说的。他们也是童言无忌,没有料到父王会这么生气。”

  小芙尽力的摆手解释着,而那一边,在轩辕祁看来,这一次私聊,就像是小芙不断在承认错误似的,她的手就一直没有停下来过。

  眉头皱得紧紧。

  不知道那个女人在说些什么,主人这样单纯,又完全没有心计。那个女人千万不要在主人面前耍什么心机才好,要不然,被他发现,绝对不会轻饶她!

  “可是,祁哥哥好像误会我了。他好像以为我是故意给你水喝,想要陷害你。”蒙蒙垂下脑袋,满脸委屈:“嫂子,您能不能帮我在祁哥哥面前说几句好话?我对您是真的没有恶意的。再说,我们现在都已经是义兄妹了,我绝对不会对他有非分之想,嫂子,您,您大可以放心了……”

  萌萌说到这里,便掩面抽噎了起来。听得小芙一阵阵心酸。

  “蒙蒙,别哭,别哭了。我真的相信你是没有恶意的,回去之后,我会好好跟阿祁聊聊的。你别伤心了,那、那个,要是你以后觉得闷的话,可以到我们别院坐坐聊聊……”小芙最不擅长的就是安慰人了,一碰到别人哭,她就会手足无措外加胡言乱语。就像刚才,她竟然主动邀请她到别院来。这要在之前,别说邀请,连碰面,她都不希望。

  “真的吗?”

  不过好像她最后一句话倒是起了效用,蒙蒙立刻便不哭了,抬起一双带着泪光的眸子,闪闪熠熠的望着她。让小芙后悔自己说错话的机会都没有了。

  “呵呵,真的。”

  “太好了!我就知道祁哥哥喜欢的女人,一定是通情达理的。这下我就放心多了。嫂子,有空的时候,我一定去看您还有祁哥哥和可爱的小宝宝们。”蒙蒙脸上立刻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刚才那个梨花春带雨的好像是别的人一样。小芙不禁摇头轻叹,这个姑娘是太孩子气,还是、还是哭得太假啊?

  “怎么,垂头丧气的?”轩辕祁望着一脸无精打采的小芙,有些担心。刚才那个女人到底跟主人说了什么?

  “唉——”

  “怎么了?”她不说,他更紧张了。

  “祁,我是不是一个特别笨的女人啊?”又哀声叹了几口气。

  “为什么这么说?”难道是那个女人胆敢说主人笨?

  “祁,我是不是一个特别坏的女人啊?”到今天她才意识到,她不但只坏,还很自私。

  ……轩辕祁干脆不说话了,那个女人到底跟主人说了什么,让她这样无精打采还怀疑自己的魅力和天性?

  “我刚才做了一件,有点蠢的事情。我、我明明不希望那个蒙蒙姑娘跟你见面,也不想看见她。可是,我刚才看见她哭,就手忙脚乱了,还邀请她到我们院子里来玩。”小芙说这些的时候,都懊恼的快要撞墙了。

  “你说,我是不是很虚伪啊?”

  轩辕祁舒了舒眉,原来主人是在为这个垂头丧气的。俊逸的脸庞,拉出一道迷人的浅笑,轻柔的将小芙拉入怀中:“你不坏,相反,你还是个善良的丫头。你只是看见她哭,所以你不忍心才让她到我们院子玩,是不是?不过,你却是个笨丫头。不喜欢,就应该大方的表现出来嘛!要不然,就直接拒绝。不敢说‘不’,可是意志力差的表现哦。”

  “真的要拒绝,要说不吗?可是,我就是狠不下心嘛。”虽然她耳根子软,又见不得别人掉眼泪。

  “这样吧,以后她要再找你,跟你单独聊天。你就听我的,不要c话,好吗?”轩辕祁温柔的在小芙额前印上一吻,如果他不在身边,她可要怎样保护自己啊?

  “嗯。”小芙趴在轩辕祁的胸口,还是气馁的撅起了小嘴。感觉自己好没有用啊,这点小事,也要麻烦到他。

  绝对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以后,她要学会说不,要大胆的拒绝别人。不要做个意志力差的女人。

  ……

  第二天。

  才刚用过早膳,宝宝们就把爷爷乃乃准备给弟弟妹妹玩的玩具,搬到了草坪上,说是要晒晒太阳。晒着晒着,宝宝们就都玩开了。

  平时这个时候,轩辕祁都在后院的草坪上修炼法术。

  小芙闲着无聊,便步入厅内想要搬张凳子,坐到大厅外,看着宝宝们玩。侍女们眼尖,立刻便前抢在她面前,将凳子搬了出去,生怕她有一丝劳累。还顺带办了一张方桌,桌上盛了满满都是小芙爱吃的零嘴儿,还有刚刚用轩辕王送来的补品熬出来的补药。

  这药水,也有种淡淡的清香,跟避孕药水的香味有点儿像。经过侍女们的再三的确认,这确实是轩辕王送来的安胎补药熬出来的药水后,小芙才放心的喝下药水,不过心里还是很疑惑,怎么这里避孕和安胎的药水,味道这样相近?那平时不是很容易弄混吗?

  才坐了一会儿,一道粉色的倩影便在侍女们的引领下,步入了别院。

  “嫂子,早。宝宝们早。”清清婉婉的声音,是蒙蒙。

  “早啊。”小芙连忙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想不到她昨天一句客套话,蒙蒙第二天立刻就过来玩了?

  “是那个女人!”

  “她来干嘛啊?”

  “她好像跟妈咪很聊得来耶?”

  三只狐狸宝宝们,用她们听不见的声音,小声的议论道。显然,三个小家伙很是不欢迎这个曾经想要嫁给他们老爸的狐狸。

  “咦,嫂子,怎么没有看见祁哥哥?”蒙蒙四下张望了一下,似乎都没有看见轩辕祁的影子。

  “喔,他到后院修炼去了。怎么,你找他有事吗?”小芙一脸戒备的望着蒙蒙。

  “怎么会呢!我是来找嫂子您的。嫂子,您昨天在偏听的话,让我很感动。您是我遇见的最好的人了。为了感谢嫂子,我昨晚特意让人,连夜从一位老大夫那里寻来一副安胎药,那位老大夫是我们族里可是特别有名望的。我想,嫂子喝了它,一定很有用。也算是我对嫂子的一片心意了。”蒙蒙笑着敛回眸光,又递过一包用棕色纸张包好的草药,这包药里,也有一种跟避孕药水一样的淡淡香味。

  “呃,你有心了。”小芙僵硬的伸出手,结果草药。虽然心里练习了很多遍,要拒绝,拒绝!可是话到嘴边,又说不出口。

  “嫂子,您可一定要喝喔。这位老大夫的医术可是很了得的呢。”

  “一定一定。”小芙呵呵笑了笑,将草药放在桌面上。

  “要不,我现在就帮嫂子熬药去吧?”蒙蒙见小芙将草药放在桌面上,立刻又紧张的将它抓起,笑笑道。

  “不用了,刚才我已经喝过一碗了。”这种东西,喝太多也不好吧?

  “要不,明天我熬好了,给嫂子送来?”蒙蒙说完,不等小芙拒绝,便将草药收回了衣袖中,轻巧的身子,盈盈一转:“宝宝们好像玩得很开心呢。”

  跟姐走有肉吃全文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