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2 部分(1/2)

加入书签

  溉獾母共浚褂行n煽砂亩瞧暄鄱┫律碜樱崆岬奶蛄颂蛩p≤搅15瘫闱椴蛔越牟读似鹄础?br /

  天~!那是她最敏感的地方,只要他轻轻的抚摸,就会让她不由自主的颤抖,更何况他是用舔的?舌尖触碰时,那种湿湿痒痒的感觉,简直是迷人而又难受,她情不自禁的哼叫出声。

  “祁,不要——”

  她想要抗拒,可是呢喃出口的声音,却更具诱惑力,像是在说要,她要。

  轩辕祁是狐狸,有一双即使在黑夜也能透视如白昼的眸子。小芙这一刻皱着眉却没有抗拒的表情,敛入他的眸底,像是鼓励一样,让他展开了进攻。

  “老婆,你知道你有多迷人吗?第一眼看见你的时候,你就像个天上派下来的小天使,你有一颗最善良的心,让人情不自禁的就想靠近你。”

  他忘不了,十八年前,他第一次看见她。她就用一双纯澈如清泉,又好似天上星辰般眸子,一闪一闪的望着自己,看得他心疼,看得他罪恶感深重。这样可爱又善良的小姑娘,不能就这样死在火海中。

  所以,他跳出来,将她从火海中引了出来。

  或许,这就是缘分,十七年后,恰好是她向它走了过来,拯救了他。

  小芙被轩辕祁灼热嘶哑的声音,迷得醉了,身上不断传来痒痒的感觉,让她情不自禁的扭动身躯,轻声哼哼。任由他带着她翻云覆雨,缠绵紧贴,这天夜里,他们又一次尝试了双飞鸳鸯的极度欢愉。

  直到三更时,轩辕祁才肯放已经疲倦至极的小芙休息。

  轩辕祁刻意的没有做任何措施,小芙是劳累得忘记了这一步骤,这也是轩辕祁的特别用意。

  母后既然动了心思,他相信她一定不会轻易就罢休的。所以,先下手为强,如果小芙再次怀上他的宝宝,到时候,母后肯定高兴都来不及了,肯定顾不上另娶的心思了。

  第二天,直到太阳晒p股了,小芙才拖着酸痛的身体醒过来。

  “天哪~!都这么晚了,来不及给母后请安了。”小芙爬起来后,懊恼的发现,太阳已经也不伤身的份上,也只好接受了。

  ……

  这样过了一个月。

  狐狸爷爷和狐狸乃乃,几乎是隔天就带着宝宝们去族里四处的走动,顺便让大家认识一下轩辕家的新成员。每一次他们回来,脸上都带着满满的笑容。除了宝宝们真的很可爱之外,就是每一个做爷爷和乃乃都有的虚荣心。宝宝们几乎去到哪里,哪里就欢声一片、赞声一片,让他们笑得眼睛都弯了。

  确实——

  能够拥有纯真的血统、稀罕的毛色、万年难得一见的金色光环,那可不是想要就有的,可他们这三个宝宝都有了。他们作为宝宝们的爷爷和乃乃,能不高兴,能不自豪吗?

  “宝贝儿们,看你们玩得全身都是泥巴,难道你们是下田种地了?”

  最近小芙不知道为什么,心情特别的好,虽然婆婆没有说喜欢她,也很少跟她说话,不过她已经开始吃自己煮的菜了,这就已经让小芙连连开心了好几天。

  “才不是呢!今天爷爷和乃乃,带我们去看了族里的养j场。”雪儿在地上打着滚,粉色的大尾巴一甩一甩的,显然刚才的兴奋劲儿还在呢。

  “嗯~!妈咪,您应该跟我们一起去看看的,养j场好大好大,一眼望过去,都看不到尽头,那些j每一只都长得好肥美。嘻嘻,看见了都要流口水。”说起那个养j场,睿儿就一脸兴奋,恨不得把所有的j都搬到家里来养,想吃的时候,随手一抓就有了。

  “我想,那里的j,将近有一百万只,应该足够族里的狐狸吃上好几天的。”轩辕霆云估算分析着道。

  “一百万只?”

  小芙惊愕的瞠大眸子,能够容纳下一百万只j,那个养j场一定很大很大了,难怪他们刚进族里的时候,看见那么大片大片的禾田,她开始时还担心j能不能吃完呢,现在看来,够不够吃大概都是问题。

  不知道袁隆平的杂交技术,这里有没有引进来呢?

  “妈咪,下一次我们出去玩的时候,您和狐狸老爸也一起来吧。今天爷爷一个老朋友问我们多大了,我们说一岁,他们还不相信呢。”

  “赞成!回到族里之后,妈咪和老爸整天都偷懒,睡到中午才起来,应该跟我们出去走动一下的。”睿儿老气横秋的蹲坐在草地上,一副指责的模样望着小芙和轩辕祁。

  “嗯?”

  小芙一下子就窘得红了大半边脸,原来宝宝们也都知道啦?她也不想睡到中午才起床,但实在是晚上太累了嘛!这点又不能跟宝宝们直说。

  倒是轩辕祁开放得很,一把将小芙揽入怀抱中,肆无忌惮的就在宝宝们面前道:“大人有大人的生活,我们喜欢在夜里活动,早上自然就起得晚了。”

  “夜里的活动?”雪儿抓了抓粉色的小脑袋。

  “什么活动啊?好玩吗?”睿儿也亮起了一双幽蓝的眸子,难怪有时候它看见他们的房间还亮了灯,原来妈咪和老爸瞒着他们在进行夜间活动呢!

  “我们能不能也一起玩啊?”连霆儿也好奇起来。三双探究好奇的眸子,齐齐打量着他们,看得小芙更窘了,简直快要找地缝钻了。

  “都怪你啦!干嘛跟孩子们讲这些?”小芙凝眉推了推坏笑中的轩辕祁,这样说话,会教坏小孩子的好不好?而且宝宝们有一天也会长大,到时候他们就明白今天他话里的意思,这要让她以后怎么面对宝宝们嘛!

  哈哈——

  轩辕祁仰头大笑,卷着小芙便往偏厅走:“那是我和你们妈咪之间的秘密,不告诉你们!”

  “秘密?”

  “什么秘密?”

  “我们也想要知道!”

  轩辕祁越是不告诉他们,宝宝们好奇心越是重,p颠p颠的跟在老爸和妈咪后面,想要知道他们晚上都瞒着他们干什么了?

  “无可奉告!”轩辕祁拉着小芙越走越快。

  “老爸,您就给我们透露一下嘛!”宝宝们一脸谄媚道。

  “这样啊——”轩辕祁故意将最后一个字,音拉得老长,长得宝宝们脖子都快要拉成长颈鹿那么长了。

  “老爸?”

  “还是无可奉告!”

  “老爸!”

  “哈哈~!”轩辕祁拉着小芙便入了偏厅,厅中轩辕三兄弟早已经入了席。听见笑声,都纷纷好奇的望过来。

  “发生什么有趣而我又不知道的事情吗?”轩辕肆眯了眯眼,望着大笑的轩辕祁还有红了半边脸的小芙,以及紧跟在后面像是在闹糖吃的狐狸小宝宝们,一副八卦的模样。

  “没、没什么。”小芙连忙摇头,这夜里的活动五字,宝宝们或许听不明白,但是四哥、五哥还有六姐可都是成年狐狸了,要是被他们知道了,她以后在轩辕家就没面目见人了。

  “嗯?”轩辕肆提着音,斜眯着眼望着小芙,又转弯身向着宝宝们,像是大灰狼欺骗小绵羊道:“乖乖宝贝们,有谁可以告诉四叔,你们为什么追在老爸和妈咪后面?”

  “这个——”雪儿扰了扰脑袋,望向二哥。

  “这个嘛——”睿儿翘起脑袋,学着狐狸老爸的模样,把最后一个字拖得老长,长得让轩辕肆快要把腰给弯折了。

  “无可奉告!”

  睿儿甩了甩尾巴,领着弟弟和妹妹像是胜利者一样入了席。小芙原本绷紧的心,终于松了下来,真是她的乖宝宝们,幸好他们没有告诉轩辕家的三兄妹,要不然,可就惨了!

  “哈哈——”看得轩辕柳撑着腰,笑得花枝乱颤的。

  “四哥,想不到你也会被小娃儿们忽悠了。”轩辕武笑得格外大声,整个偏厅都回响着他浑厚的声音。

  轩辕祁和小芙在五哥和六姐的欢笑声,还有四哥的怨念中,纷纷入了席。他们刚入座,一道清冽苍劲的声音,便传了进来。

  “什么事情这么开心啊?”

  大家都把视线投向门口,便见轩辕王挽着腾格莞儿,满面含笑走了进来,带来一股清冽尊贵的气息。

  “父王万福,母后千福!”

  “王万福,王妃娘娘千福!”

  轩辕几兄弟还有侍女们依次行礼道。

  “爷爷乃乃好!”宝宝们倒是省事,反正不管喊什么,爷爷乃乃都不会生他们的气,只会更加喜欢他们。

  “好好。”腾格莞儿一看见她的孙子们就眉开眼笑的,恨不得将这些心肝宝贝们都搂到怀心里。

  “老五,刚才你在笑什么呢?大老远的就听见你的笑声了。”

  入座后,轩辕王仍然没有忘记刚才的笑声,这个老五,虽然生性活跃,但是却极少这样放开怀的笑,直觉告诉他,那一定跟他的几个孙儿们有关。只要是跟他们有关的事,他一件都不想错过!

  小芙眼巴巴的望着轩辕王又望着五哥,心里正祈祷着五哥千万不要说,却听见他朗朗开口道:“我在笑,刚才四哥被这几个小家伙给忽悠了一道。”

  轩辕王一听,美貌都拉开了,腾格莞儿也是容颜大展:“我这几个心肝宝贝们怎么忽悠老四了?我倒是很想听听看。”

  轩辕肆无力的垂下双眉,为了不让自己输得很难看,他干脆自告奋勇的将轩辕祁入门大笑开始,解说了一遍。于是,原本很简单的一件事,因为轩辕三兄弟还有轩辕王、王妃的加入,就变得耐人寻味了。

  “雪儿,你来告诉爷爷,到底什么事情让你们的老爸那么开心?”

  “雪儿不能说!”雪儿摇摇粉色的小脑袋。

  “喔?为什么?”

  “因为老爸说,夜里的活动,是他跟妈咪之间的秘密。”雪儿毕竟年龄还小,也不懂这“夜里的活动”的真正意义,被狐狸爷爷一问,就脱口说了出来。

  众人一听这话,一开始还有些迷糊,但略往深处一想,立刻就明白了。未经人事的轩辕柳首先红了脸,轩辕肆和轩辕武脸上则挂着意味深长的笑容,倒是轩辕王和腾格莞儿脸色变了变,尤其是莞儿,脸色都快要被气绿了。

  太不雅!太不雅了!

  怎么可以在孩子们面前讲这些事情?这么说来,他们天天睡到午时才起,也就是因为他们频频夜间活动?

  她的祁儿向来行事规矩,一定是受了这个杜小芙的诱惑,才这样荒废正业沉溺于声色之中。由此,她更加坚定了要给祁儿另寻一门亲事的打算,而且,一定要快!

  小芙早就红透了整个面颊,最担心的事最后还是发生了。她简直是无地自容了,如果地上有个缝,她一定会毫不犹豫的钻进去的。

  倒是轩辕王脸色很快恢复了常色,男人嘛,有需求那是正常的!何况他新婚燕尔,又刚生了几个宝宝。

  正常、正常——

  轩辕祁一直都是笑容淡定的,只是感觉到手心里握着的那个小人儿的颤抖之后,他悄悄的握紧小芙的手,用腹语安慰着她:“老婆,别担心,父王和母后都是过来人了,他们会理解我们的。”

  纵使是这样,小芙还是整个晚上都得好,良药苦口是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七弟啊——”轩辕肆还想再打趣他们,看见轩辕祁投过来一道能杀死人的光芒,才把要说出口的话生生咽了下去,嬉笑着随同轩辕武离开,远远的还不忘捎来嘱咐的话:

  “总之,悠着点儿啊。”

  一记狠狠的眼光,如弓箭刺出去,某狐狸迅速的逃离。

  “妈咪,刚才四叔和五叔的话,是什么意思?我怎么一句也没有听明白?”粉色的雪儿像团粉线球一样蹲在地上,好奇的望着小芙。

  “我也没有听明白。”睿儿也挠了挠脑袋瓜子,不知道他们的话到底什么意思,为什么狐狸老爸听了会这么生气?

  小芙重重的松了口气,将宝宝们都拉到跟前,脸上仍旧红霞飘飘。

  “宝贝们,妈咪跟你们做个拉勾协议好不好?”

  “妈咪,什么是拉勾协议?”

  “呃,简单的说就是拉过勾之后,说过的话,就要遵守,不能再反悔。”小芙刚才就想过了,以后这样的事情,说不定还会在全部人面前上演,所以,最好的措施就是让宝宝们守口如瓶。

  宝宝们眯着眼想了想,都点了点头,这个协议听上去挺好玩的。

  “好,我们来拉勾勾!”

  “别急,要先说协议部分。你们能答应妈咪,以后妈咪和老爸跟你们说过的属于秘密的事情,都不对外说吗?”

  “包括爷爷乃乃,还有四叔五叔和六姨吗?”

  “包括!”

  三个小家伙相互望了一眼,然后郑重的点点头:“不过,妈咪也要答应我们,我们跟妈咪和老爸之间的秘密事情,也不能对外说喔。”

  “一言为定!”

  “来,拉勾勾。”

  “嗯,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许变。”小芙和宝宝们的爪子勾在一起,拉过勾,她总算放下心了,像今天这样的事情,真的不敢再发生第二次了。

  ……

  轩辕王的别院中。

  “莞儿,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轩辕王在偏厅时就发现了他的王妃有些不对劲,连她最宝贝的孙子跟她说话的时候,她都愣了很久才回答。这可不像她平时的作风。

  “王,不瞒您说,莞儿不喜欢老七的媳妇。”腾格莞儿开诚布公的道,如果要让轩辕祁娶个正房回来,首先肯定要得到轩辕王的首肯,所以,她也不打算隐瞒了。

  “就是因为今天晚上的事情?”轩辕王笑望着他这个相处了几千年的爱妃,笑容里除了当年的宠溺还有几分亲情在里面。他的王妃,他太了解了,虽然平时温婉慈和,但是眼睛里却是容不得一粒沙子,尤其看重女人的三从四德。晚膳时“夜里的活动”那五个字,一定深深刺激了她吧?

  “您还笑?老七要是整天跟这个人类的女子腻在一起,将来可怎么谈理想、谈抱负,我们七儿可是拥有纯正血统的,可不能被这样一个女人给毁了将来的前程。”

  腾格莞儿虽然脾气心性都极好,但是只要一涉及到她孩儿将来的前程和幸福的问题,她就一点也不随和了。总想要给孩儿最好的,尤其这九个孩子中,她最喜欢的就是这老七和小妹了。

  “多大的事儿啊,瞧把你给紧张的。年轻人血气方刚,这是可以理解的嘛!再说了,当年我们新婚在一起的时候,不也——”

  “咳咳——”

  轩辕王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腾格莞儿冷眉咳嗽着打断了。

  “你看我,现在不也当王了?而且,在我管辖的这几千年,我们狐狸王族不是被管理的井井有条,百姓安居乐业,外族人根本不敢来侵我狐族吗?”轩辕王拍拍自己的胸口,对自己这几千年来的成果,显然很引以为傲。

  “那不一样!”

  “怎么就不一样了?就是因为七媳妇是人类?

  等我最新章节

  ”轩辕王一眼看穿了莞儿的心思,当初他也曾因为这个原因不喜欢七媳妇,不过相处下来,他发现这个七媳妇虽然是柔弱了一些,也迷糊了一些,但是她为人心性还是不错的,对老七还有宝宝们都很照顾,能够相夫教子,这就够了。

  最重要是,她还给他们轩辕家添了三个这么有灵气的小家伙。

  “这还不重要吗?”莞儿对轩辕王的口气很不以为然:“王,您想想,小芙是人类,她的寿命最多只有百年,可是我们祁儿不同,他甚至可能活到一万岁。祁儿现在才一千多岁,难道你要我们的儿子剩下的九千年都孤独终老吗?”

  “那就给祁儿纳个妾呗。”

  “王,您还记得,我们一百年前不是给祁儿相中一户人家吗?虽然我们祁儿是成亲了,可是人家姑娘现在还痴心的等着祁儿呢。”

  “你说的是蒙家?”轩辕王眼睛亮了亮,没错,在一百年前,他们确实给老七相中了一户人家,不过当时老七反对,就给压下去了。没有想到那个蒙姑娘还在等他们祁儿?

  “那可是有名望的老功臣家的姑娘,而且那个姑娘我见过,人长得漂亮不说,而且温文有礼,乖巧伶俐的,比现在这个七媳妇可强多了。”腾格莞儿越说越兴奋。

  “可眼下祁儿已经成婚了,让老功臣家的姑娘给我们祁儿做小,恐怕不太妥吧?”

  “谁说让她做小了?”

  “那莞儿的意思是?”

  “我的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