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7 部分(1/2)

加入书签

  “老婆,这里清幽雅静,绝对不会有人类出现,如此良辰美景,我们是不是应该做一些浪漫特别的事情呢?”

  轩辕祁勾起一角性感的红唇,邪魅的望着闪缩的小芙,手心有一下没一下地故意拂过她胸前的高耸,更是将她惹得气息不匀,胸脯剧烈起伏。

  良辰美景?浪漫特别的事情?

  小芙不由得咽了咽口水。

  他不会是指那个吧?

  在万里高空的云层里那个,确实很够特别,也有些浪漫。不过——“这不太好吧?我们做这样的事情,天上的神仙应该看得见。”既然地上有妖,那么天上就必然也有神仙了,不然就没有修道成仙一说了。

  “怕什么?看见就看见了呗。”轩辕祁撇撇嘴,一丝儿不在意。

  “我怕!”

  当着神仙们的面,就那个,会不会被雷劈呀?她才不想因为被雷劈,她还看着她可爱的宝宝们成长的呢!

  “神仙们就是看见了,也不会责怪我们的。”轩辕祁好笑的读着小芙的内心,这个小笨蛋,天庭里那么多事务要忙,神仙们哪里能这么清闲,会偷看他们那个。

  “可是……”

  就算神仙们不责怪他们,她也觉得很别扭,感觉就像是在光天化日之下干坏事一样,心噗通噗通直跳。

  小芙这三分怯懦,七分含羞的娇俏模样,让某只原本没有动歪念想的狐狸,忽然有了反应。全身绷得紧紧,体温迅速的攀升。

  该死!

  一向自认为自控能力很好的他,在面对小芙时,神智总是容易脱离控制。

  “我们回家在那个吧,这里,真的不行啦。”小芙怯怯的表达了自己的看法,并悄悄的抬起一角眼帘,偷偷的打量轩辕祁的反应。

  噗——

  嗤——

  轩辕祁忍不住仰头大笑起来,刚升起的欲望被这突来的话语窒下去了、她这个说法,他能不能理解为,其实她也想跟自己那个,只是碍于地点位置选择不恰当?

  “你笑什么?”小芙莫名的看着笑得忘形的轩辕祁,她刚才的话,很好笑吗?

  “老婆,晚上回去,你真的肯跟我那个吗?”轩辕祁没有回答,反向她抛出一个邪恶的问题。

  小芙垂下头,伸出手比划了一下,然后很认真的点点头:“嗯。”

  那一低头的温柔,胜却人间无数娇嫩的花朵,轩辕祁心中一暖,顿时没有了逗她的心思,双臂张开一揽,重新将这个纤细的人儿揉入怀抱中。

  俯身,轻轻的一吻,落在她粉丽的额头上。

  “闭上眼睛。”

  “嗯?”小芙疑惑的望着轩辕祁,还是听话的闭上了眼睛。

  只感觉到耳畔刮起一阵细细的风儿,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漂浮涌动?过了几秒,轩辕祁便用吻,让她睁开了双眼。

  “哇~!”

  小芙一睁开双眼,便激动的用手捂住了双唇。

  天哪!

  这还是刚才的云吗?一朵朵云全都幻变成了浪漫美丽的玫瑰,还有噗通跳动的美丽心型,在阳光下,它们全都闪耀这璀璨的光芒。就像小芙此刻绽放的心花。

  每一朵花,都像一张朝着她微笑的可爱笑脸。

  每一颗心,都像她此刻心扑腾的弦律。

  “小芙,嫁给我吧!”

  就在小芙最是激动的时候,轩辕祁从手心中幻化出一颗心型的戒指,这戒指是用小小的云朵做成的,雪白晶莹,比真正的白雪还要耀目几分。

  o——

  o——

  嘴长成了大大的o型,小芙没有想到,轩辕祁会在这个时候,突然向自己求婚,并且这个求婚的画面,比她过去十几年幻想过的画面,还要唯美浪漫几十倍。

  感动,还是感动!

  热泪已经盈上眼眶,她不知道自己此刻该说什么,虽然,她幻想过很多次的求婚画面,却从来没有想象过,当自己真被求婚了,该怎么反应?

  激动的献上一吻?

  含羞的点头,等待白马王子为自己套上幸福的戒指?

  天哪!心跳得好厉害,快要不是自己的了。可是,她下一步该怎么做?该怎么做?

  “套上了这枚戒指,老婆你就永永远远只属于我了。”在小芙迷茫的时候,轩辕祁已经先下手为强地将云儿做成的戒指,套在小芙的手指上。俯身,温柔轻轻的在她的手心印上深情的一吻。

  小芙没有抗拒,只是含笑,默默的看着轩辕祁进行这一连串的动作。心里幸福的花朵儿,一朵朵的一次绽放,璀璨了整颗心。

  一枚戒指,一身一世的诺言。

  ……

  凌府。

  小芙和轩辕祁的身影已经渐渐远去,直到在转角处消失。

  凌陕元和凌波依旧站在门口,眸光幽幽的望着他们离去的方向。

  “波儿,你跟爹地来一下。”凌陕元敛回失落的眼神,却看见儿子凌波眸中来不及掩饰的神伤和不舍,苍老却依旧炯炯的眸子,闪过一道寒厉的光芒。

  “嗯。”凌波回答得心不在焉,更是让凌陕元皱紧了眉头。

  “对小芙和轩辕祁的婚事,你怎么看?”进入凌陕元的专用办公房间后,苍劲的身子往椅子上一靠,便直接提问。

  “没有看法。”凌波说话的语气,又恢复了平常的冷酷。他特有的温柔,只对杜小芙一人。

  “真的没有看法吗?”凌陕元苍老的眸子一眯,以他多年经商培训出的锐利眸光还有对他这个相处二十几年的儿子的了解,他这幅冷漠不在乎的样子,越是说明了他心里很在乎。

  “爹地想要说什么?”

  凌波在商场上跌摸滚打也将有十年之久,从一开始脱离父亲关系,在另外一家集团当小杂工,小推销员开始,一直爬升到现在这个凌氏集团的总裁的身份,没有一滴的水份,全靠的是他自己的努力。在这个行业里,他早已学会察言观色,所以,刚才凌陕元的话,他也听出了八成的探究意味。

  凌陕元望着眼前这早已长大的儿子,眸中闪过一抹赞赏,但随之而来的是更大的忧伤,他不能让这个他艰辛培养的优秀儿子陷入泥淖中:“既然话已经挑明了,那么我也就不怕开门见山的跟你说,小芙她是你的妹妹,她已经跟别人结婚了,并且已经有了小孩,你这个做哥哥的,是不是不应该再对她有另外的想法?”

  凌波当然知道,这另外的想法,指的是什么。

  他的父亲,眼光果然很犀利,一眼就看出了他的用心,不愧是商场的老将。察言观色的能力,比起他这个做儿子的,只怕是在远远之上。

  凌波眼色一黯,立刻又恢复了往常的冷漠。

  “多谢爹地的关心,我的感情,我自己会处理。”言下之意,是不需要他老人家来c心。况且,所谓的“妹妹”,不过是养妹,根本没有血y关系。

  凌陕元冷哼了一声,显然对他这个回答很不以为然:“如果你自己会处理,那么,在你妹妹结婚拥有自己的生活之后,你还会这样对她恋恋不舍吗?”

  “还是那句话,我自己的感情,我自己会处理!”

  凌波已经不想再跟父亲争执下去了。从小到大,虽然他外表冷酷,但是,他却一直很崇拜自己的父亲,他就像一头凶猛的狮子,占领了a市将近半个商业领域。一直以来,他都以父亲为目标 ,希望自己有一天能达到父亲这样的水平,甚至是更高。但是,现在,他发现他的父亲是一个对爱情固步自封的失败者,他极度不认同父亲的感情观。

  “波儿,你知道吗?爹地一向都很以你为豪。因为你拥有对商业街超凡的领悟能力,绝佳的领导能力还有坚持不懈的毅力,这些都是一个合格商业者必备的素质。这些年来,你的努力以及所取得的成绩,业界的人都有目共睹。在爹地对你寄予极高厚望的时候,你难道要让爹地失望吗?”

  “我在商业界的成绩,与我的私人感情生活,二者根本不会抵触!”

  凌波青筋暴起,指根处露出一节节的白。

  他不容许别人来批判他的感情,更加不容许别人干预掺入他的感情。

  “不管怎么说,从今以后,我要你打断对小芙的一切念头。”

  “我做不到!”

  感情又不是买卖,怎么能说断就断?

  “你做不到,爹地可以帮你做到!”凌陕元眸中再没有面对唯一的儿子时的慈祥,取而代之的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决绝神情。

  这样的眼神,让凌波不由自主的心惊。

  “你要做什么!”第一次,他没有用敬语,看他时没有尊敬仰视的眸光。

  “到时候,你就会知道了。”凌陕元冷冷的道,随即便摆了摆手,示意凌波出去。

  这样的他,更加让凌波忧心,爹地是一个言出必行的人,而且他真要阻止一件事时,极少有见他失败过。

  不过,饶是这样,凌波也没有害怕。

  “不管你用什么手段,都别指望我会对小芙死心!”扔下宣誓般的话,凌波便狠狠的摔门而出。

  爹地是个老古板,只因为他的爱情失败,所以,他就不允许别人恋爱吗?妹妹又怎么样?小芙不过是父亲收养的一位朋友的遗孤,他们之间又不是拥有血y关系的亲兄妹!

  凌波越想越气。

  而另一头,凌陕元却陷入了极大的痛苦之中。

  波儿竟然爱上了小芙,这是老天对他的惩罚吗?惩罚他当然的绝情?

  “眉儿,你一定在天上看着吧?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做,我该怎么做,才能让波儿和小芙都不受伤,让他们都能拥有幸福?”

  可是——

  苍天无语,大地无声。

  两日后。

  “爹地,你是故意的!”凌波怒气腾腾的闯入会议室,满室的集团元老们,都圆睁着眼,惊愕的望着这个不请自入的凌总。

  室内的气候,骤然凝冻。

  凌陕元淡淡的扫过气势冲冲的凌波,转而宣布会议中场休息十分钟,这对于工作狂的两父子,几乎是没有发生过的事情。

  那些元老级的员工们收拾了文件,很识趣的一一离开了会议室,将这个地方留给首次相向的父子。众人心中都疑云重重。

  凌总自入公司以来,即使是面对巨大的争议的时候,他们父子俩也只是冷冷静静的商讨,从来就没有见过他们想先这样脸红过。到底是什么事情,让一向以冷静自持力甚高的俩父子也按捺不住呢?

  “波儿,坐下来聊。”凌陕元一脸慈祥的望着凌波,已经没有了刚才剑拔弩张的气势。

  “不必了!”

  “你吧我派到远在万里外的h市的分公司,说什么调查,其实为的就是阻止我跟小芙见面吧?”

  凌波虽然早有预料父亲会出手干预,但是没有想到,他会出这样的烂招数,他不是曾经深切的教育他,公私任何时候都要分明吗?

  较于凌波的激动,凌陕元显得很平静,早已料到凌波会有这样激烈的反应,所以他干脆什么也不解释。

  “既然你已经心知肚明,又何必多此一问呢?”

  “你这样的做法,分明就算假公济私!”凌波显然更气了,这样无礼的话,父亲竟然能说得这样理所当然?

  “就当我是假公济私吧,我这么做也是为你好,为芙儿好。你们是不可能在一起的,既然你不能斩断对她单方面的爱恋,那就让爹地来。”

  “好冠冕堂皇的话!”凌波冷冷一笑,不领情。

  “我知道,我这么做,你现在会恨我。但是,有一天,迟早有一天,你会明白爹地的用心,那时候,你会庆幸自己的离开。爹地也是怕你陷足泥潭过深,到时候再反悔想要抽身,就难了。”

  “迟了!我现在就已经陷进去了!”凌波冷冷的道,漆黑的眸中,忧伤在独自舞动闪烁着。

  “不迟,不迟!”

  凌陕元见凌波躁动的心,已经平静下几分,连忙趁热打铁:“从小到大,你就一心沉迷在学业和商业中,一直不停的为提高自己的能力而奋斗,你接触外面的世界太少,出现在你身边的女人,频率最高的就是你两个妹妹。”

  “只要你肯松开手,接纳外面的世界,试着接纳外面的异性朋友,或许,你会发现,小芙也并不是那么独一无二?”

  独一无二?

  凌波那双深邃的黑潭晃了晃,他喜欢小芙,就是因为她的独特,她与那些围绕在他身边的那些富家千金迥然不同。她身上有份坚强和毅力,有份纯真和朴实不华的美丽,这些,在那些富家千金身上都是寻觅不到的。

  但是——

  现在,那份独一无二已经不属于他了。

  “机票我已经让秘书订好了,就在今天下去。晚上九点你就能到达h市。”凌陕元见凌波渐渐被自己说动,连忙从文件夹中掏出一张机票,递入凌波手中。

  虽然,他也不愿意送走他唯一的儿子。

  但是,为了他将来的幸福,为了让他和小芙都不用痛苦。这是他目前能想到的,最好最明智的做法了。

  就是,不要再让他们见面!

  接过父亲递上来的机票,凌波的手,显然有过颤抖。

  一张机票,千万的距离,真的就能阻挡他对小芙的爱意,能够磨灭掉他曾经到现在对她的一往情深吗?

  ……

  季家,小芙的卧房。

  “什么,你答应七弟的求婚了?”轩辕肆夸张的瞠大幽蓝的眸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