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6 部分(1/2)

加入书签

  “老婆,虽然不想打扰你,不过有件事,我想你应该要知道。今天,是周末。”小芙已经准备的七七八八了,某人才促狭的悠悠吐道。

  “嗯?”飞奔忙碌中的某个小身影,忽然僵住了身体。

  “周末?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小芙疲软的瘫在床上,难怪她说,迟到了一整个上午,怎么也没有人来提醒一声呢。原来是周末,瞎忙活了一个中午。

  轩辕祁眸子发亮,嘿嘿一笑,带出一抹俊俏:“早你也没问啊。”

  哼!小芙没好气的翻了翻白眼,他的笑容,怎么看怎么像是幸灾乐祸!

  咚咚——

  敲门声忽然想起。

  “会是谁呢,一大早的?”小芙心里嘀咕着,等轩辕祁变回狐狸身后,便上前开门。

  “nning!我最最亲爱的小芙。”

  门一打开,一束鲜艳的黄玫瑰便竖在了眼前,黄得亮眼,朵朵娇艳欲滴,像是刚采下来似的。一张同样艳丽灿烂的笑容,从黄玫瑰后探了出来。

  “四哥?”

  小芙疑惑的望着忽然上门的轩辕肆,想起昨晚的种种,娇脸不受控制的又似落霞一般,红了一片。

  某人的脸,偷偷的往房间内扫过一圈,然后定格在小芙身后那张绷紧的狐狸脸蛋上,讨好的嘿嘿一笑:“七弟早啊!”

  “嗷唔……”小狐狸转个身,变回人身,一把将小芙拉入怀中,防豺狼一样的防着轩辕肆。

  “你来干什么?”冷硬的声音,显然不欢迎。

  虽然知道轩辕祁这样的语气很不礼貌,毕竟对方是他的四哥,不过,轩辕祁正好提出了她心里的问题,所以,小芙抱歉的笑了笑,没有c话。

  “我特地为昨天的馊主意道歉来了,并且来欢迎七弟的回归。”轩辕肆脸上的笑容堆的满满,都快生出一堆堆的褶子了。

  哼——

  轩辕祁冷冷一笑,将小芙搂得更紧了。轩辕肆举着黄玫瑰的手,收也不是,不收也不是,竖在二人面前,显得很是尴尬。

  小芙最终还是不忍心,笑着接过轩辕肆送来的黄玫瑰:“好漂亮的花啊,谢谢四哥。”然后又不知情的在轩辕祁的怒视下,笑道:“要进来坐坐吗?”

  咳咳——

  某人很不友善的狠狠咳嗽:“不好意思,我们这里不欢迎你。”

  “这……”轩辕肆求助的望着小芙,小芙讪讪一笑,拉着轩辕祁悄声道:“祁,他毕竟是你四哥嘛。”那央求的眼神,让轩辕祁没有来由的心一软。

  轩辕肆趁机便溜进了小芙的卧房。

  “啧啧,好雅致的一间房啊。”进去后,某人便大肆的称赞起来,却只得来轩辕祁的又一记冷眼的暗示:“再啰嗦,就把你赶出去!”

  这是主人老婆的房间,本不应该放别的男人进来的。这个不讨喜的家伙,居然不懂避嫌,还肆无忌惮的品头论足。

  “呵呵,我们刚起床,这里有点乱,还来不及收拾。”小芙几乎想也没想,就脱口而出道,然后看见轩辕肆惊愕的眼神,还有轩辕祁促狭的笑容,小芙才忽然醒悟的惊呼一声,连霎时变得更红了。

  这张笨嘴!

  怎么老是说错话?

  轩辕肆也意识到自己的失礼,重新理了理情绪,挤出一抹很不协调的笑容:“原、原来这样啊。”

  这里,只有轩辕祁表现最从容淡定,他长臂一伸,将羞涩得想要找地缝钻的小芙,揽入他宽大怀抱中,遮去她的面容,然后懒懒的望着轩辕肆,冷冷道:“找我们什么事?”

  他才不会认为,这家伙是单纯性的想要送花而已。

  “聊聊天,叙叙旧嘛!我们兄弟俩也有十几年没有见面了呢!自从你被父王驱逐出狐狸王族之后……”轩辕肆无赖的嘿嘿一笑,小芙很惊讶的发现,原来四哥也有这样非绅士的一面?不过,他的话却被早已识破的轩辕祁冷声打断了。

  “再不说,我就要送客了!”

  “别那么绝情嘛!”轩辕肆嚎叫一声,刚才还咧齿在笑的人,脸上突然便堆满伤心的颜色,不得不让人怀疑,这伤心的成分有多大?

  “送客!”

  “我说,我说!”轩辕肆连忙拉住转身欲走的轩辕祁,脸上的伤心倏然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讨好的笑容。

  小芙一直都静静的旁观着这两兄弟,怎么看,轩辕祁都更像哥哥,轩辕肆更像弟弟,好不奇怪!

  “是这样的,昨天晚上,我利用七弟妹展开不光荣的勾当……”

  “咳咳,注意你的措辞!”

  “呃,不光荣的计谋。回来之后,我就一度深深的自责和愧疚,我错了,七弟妹是这样的可爱善良……”

  “说重点!”某人脸色全是黑线,小芙是怎样的,他比任何人都要清楚,就不需要他来多加描述了。

  “哦!”

  小芙在一旁看得一愣一愣的,轩辕祁面对四哥时的冷酷模样,让她有些心惊,从来没有看见这样的他?而四哥面对阿祁时,那半似恭敬的模样,也让她疑惑,是她对他们的了解不够深吗?怎么今天看到的他们,跟平时的他们出入那么大?

  轩辕肆手一张,立刻从手心里变幻出一张大大的白纸,摊开来是一张人物关系图,而且将季老太爷四个字写得特别大,还用圈圈了起来:“这是我连夜绘制的人物关系图。”

  小芙松了松身子,想要上前去看看,轩辕祁却紧紧的搂住她,不肯松开,无奈下,她只好欠着身子伸长脖子看绘制图。

  只见上面密密麻麻的写满了人名,有季爷爷、季辰风、应乐天、阿丽、那位打伤轩辕祁的神秘,还有她和轩辕祁等等,另外每个人之间都拉了一条线,写明了关系。只是大概的瞥了眼,小芙就不得不佩服这个四哥,才来了几天,他竟然就把周围的一切关系都摸清摸透了。

  只是——

  这个关系图,有什么用?

  轩辕祁单手抚过下巴,眼神中流露出与小芙同样的疑问,一同等待着轩辕肆的下文。

  可是,这个家伙却笑盈盈的望着他们,就是不说话。

  “然后呢?”小芙终于忍不住了。

  “什么然后?看了这个人物关系表,你们还不清楚、还不明白吗?”轩辕肆湛蓝的眼睛闪耀着光芒,似乎发现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清楚什么?”小芙仍然很不解。

  轩辕肆转而望向轩辕祁,看见他眸中同样混沌的颜色,叹了口气,道:“果然还是我最聪明啊!难道你们都看不出,发生在们身上的所有事情,都是围绕在季老太爷身上的吗?”

  “小芙被调入季家、七弟被陷害、宝宝被抓……那些猫妖,就是想要利用你们来对付季老太爷。只要我们将季来太爷挪走,那么,关系链少了这中间最关键的一环,大家不都相安无事了吗?”

  轩辕肆说完,清涤的眸子,熠熠生辉,仿佛发现了大宝藏。

  “四哥打算把季爷爷挪到那里去?”小芙敛了敛眉,事情能那么简单就结束吗?

  “狐狸王族啊!”轩辕肆见小芙终于问到了重点,眸光更加闪耀。

  “想想看,季老爷子是不是九尾狐妖,我们可能看不出,但是父王法力那么强大,他还能看不出来吗?”他们的父王可是拥有八条尾巴了,再修炼一年前,就能成为九尾了!

  “对厚!”

  小芙恍然大悟的拍手,如果他们的父王肯出手相助,事情不就能圆满接了吗?他们也用不着苦恼得抓头皮了!

  “对吧,还是我比较聪明!”轩辕肆骄傲的甩甩了身后的飘逸银发,这才为他刚才为他刚才一度的卑恭态度,挽回了一些面子。

  “不行!”

  就在二人眉飞色舞,正计划着要送季老太爷去狐狸王祖的时候,轩辕祁忽然冷冷的开口打断他们。

  “为什么?”

  “为什么?”

  二人异口同声道,疑惑的望着冷毅的轩辕祁。

  “我们狐狸王族,岂是任何狐狸都能随意进入的?且不说父王会不会答应,首先,这个季老太爷的身份还有性情善恶,我们都不了解,怎么能就这样带他进入我们王族,他是九尾狐妖,法力可远远凌驾于父王之上。”

  接下来的话,他没有再说,也用不着说。

  如果这个老爷子存了恶心,整个狐狸王族,也就找不出第二个九尾狐妖能与他相抗衡的了,到时候,谁来捍卫他们的领土,谁来捍卫他们的王族?

  再者——

  还有一点,轩辕祁是没有说的。这个事情,族里只有父王和老一辈的狐狸前辈们才知道,他也是一次偶然听到的。

  九尾狐妖,世上只有一只。

  就是被他们驱逐出族的那个叛徒。

  如果季老太爷真的是九尾狐妖,那么,他就是狐狸王族当年的叛徒,试问,他们怎么可以将一个叛徒,领进王族中?

  灼灼的字眼,凛冽的语气,让轩辕肆和小芙都屏了屏呼吸。

  “这确实有些冒险。”轩辕肆不得不承认七弟的话,不无道理,俊逸的脸,霜打一样蔫了下去。

  “那我们接下来要怎么办呢?”小芙攀着轩辕祁,虽然语气有些急,但是她一点也不担心,一阿祁的能力,她相信再多的问题和困扰都会迎刃而解的!

  轩辕肆也端着一双等待的眸子,望着轩辕祁,刚才的得意早已没了踪影。

  “季辰风不是狐妖,只是一个平常的凡人。”早在很久以前,为了报复光p股的仇,他跟九妹一起捉弄季辰风,这一点,就已经被证实了。在这之前,他因为没有变成人身,记忆也零零乱乱的,所以没有及时提出来。

  笃定的眼神,不容置疑的语气,让轩辕肆和小芙不需要缘由的,就相信了他的话。

  “至于季老太爷,如果他是九尾狐妖,那么他应该一早就识破了我们。”不用怀疑,九尾狐妖完全具备这样能力。

  小芙和轩辕肆眸色同时一紧。

  “所以,我们根本没有必要去进行任何一种测试。”

  不论什么类型的测试,他们这两只千年狐妖,又如何比得上一只经验老道的拥有九千年功力的老狐妖?

  “那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静观其变!”

  轩辕祁蓝色湖面上,闪过一抹睿智的光芒,既然应乐天一度的接近季老太爷,那么,他就不会轻易的放弃,一定还会再次回来。而且,以他对应乐天的了解,他绝对不会伤害老二宝宝,因为留着它将会是一个很有利的人质。

  并且,老大和小妹的法力也都不弱,加上有九妹相互,他相信,猫妖绝对伤害不到它们,利用这个机会,历练一下宝宝们,也未必不是好事。

  既然轩辕祁都这样说了,小芙和轩辕肆也只好听随了。

  “不过,我们一直住在季总家里,好像不太好吧?”更何况,轩辕肆还以表哥的身份也住下了,他们不能一直这样白吃白住直到猫妖们到来吧?

  “要不,我也变成小猫咪?”轩辕肆很醒目,马上领会了小芙的意思。嘿嘿一笑,不尽的邪魅。

  “用不着!”

  小芙还没有回答,某人已经冷着脸拒绝了。主人的小猫咪只有一只,那就是他,其他不讨喜的家伙,想也别想!

  “那……”小芙征求的望着轩辕祁,那四哥该怎么处理呢?

  “你就继续扮演你的表格,季家有钱有势,相信他们一点也不会太介意多养一个白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诱饵的关系,轩辕祁对这个四哥说话,一点也不客气。

  轩辕肆满面冷汗,俊逸的脸孔扭曲得有些变形。怎么说,他也是他的四哥好不好?在七弟妹面前,被七弟这样奚落,面子上很是挂不住。悻悻的哧了一声,才转身离开。

  “祁,四哥好像生气了?”小芙可做不到轩辕祁这样轻松,毕竟那个是他的四哥。不管怎么样,他们是不是都应该礼貌一点呢?

  “是吗?”

  轩辕祁语气淡淡的,手指却宠爱的抚摸着小芙的脸蛋。显然,这滑腻的触觉,更让他感兴趣。

  “我们刚才是不是该对四哥礼貌一些?”小芙所谓的“我们”,当然是指轩辕祁,她对四哥是个很尊敬的,只是她不方便直接明说。

  “不觉得。”某人还在把玩着。

  “祁,你跟四哥,是不是闹别扭了?”不然她很难理解,为什么他一直对四哥冷言冷语的,而四哥却一点不介怀,还嬉皮笑脸,像是在赔罪?

  “为什么这么问?”

  “不然,正常的兄弟,很少像你们这样说话的。”祁更像是哥哥,四哥反而更像是弟弟。

  “我们一直都是这样说话。”轩辕祁不以为然的扯出一抹笑容,明眸皓齿,好似日月星子,璀璨夺目,天地瞬间失色。

  小芙看得痴了,情不自禁的咽了咽口水,原来轩辕祁笑起来这样好看!她还是第一次有这样深刻的意识。

  轩辕祁听见了那道咽口水的声音,笑容更加灿烂,也更迷人了。

  俯身,轻轻在小芙柔软的两瓣上,轻轻一啄。却没有深入,只是像露水蜻蜓一样,停留在她的柔软上,久久的。

  一阵燥热从唇角沿袭至全身,的血y迅速的奔流着,每一个细胞都因这个不期然的吻,而喧嚣呐喊、躁动不起。

  久久——

  他才松开她,小芙全身软绵绵的,立刻无力的停靠在他宽阔的胸膛上,聆听里面那洪武有力的心跳声,噗通噗通,熟悉而沁入心扉。

  ……

  恢复功力的轩辕祁,加上爱乱搞的轩辕肆,等待的日子,一点也不会漫长,反而别有一番风味。

  小芙后来才知道,原来,在她跟小狐狸发生关系的时候,轩辕祁的法力就已经渐渐恢复了,只是他偷偷的瞒着她,想要给她一个意外的惊喜。

  这让小芙感觉很意外。

  她以前就拥有一些特异功能,但是,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吻、自己的身体,也能发挥这样大的功效,竟然能两度为轩辕祁解除封印,还能疗伤治病。太神奇了也!

  轩辕祁的心情可与小芙不同,他知道,这并不是偶然的关系,小芙的身上有种很特别的能力,可是渐渐的,他发现,并不是那么简单。

  这,或许跟主人的身世有关?

  季辰风自从在酒吧之后,就似乎消失不见了,小芙一次也没有看见过他。倒是听阿丽说起过,季总就像是苍穹上翱翔的一只巨鹰,像草原上的奔驰的一匹苍狼,以极度恐怖的速度,击败了商场的一个个竞争对手,掠走他们旗下的子母公司,并入季氏集团。而唯一一个能在这苍鹰袭击下屹立不倒的,就是凌陕元旗下的凌氏集团。

  听见“凌陕元”三个字时,小芙身体微微一颤,拿着水杯的手,差点便溅出查水来。

  他们之所以从幽关岛出来,就是因为听了被猫妖控制了的凌波的谎言,说是养父病重,想要见她最后一面。

  可是——

  回来已经快又一个月了,她却从来没有去探望过爹哋,是在太不孝顺了!

  当她提出要去看望凌陕元时,出乎意料的,轩辕祁竟然一口答应了,并且要求跟她一起去。小芙自然没有拒绝,心里期翼着,希望这次的见面,能消除爹哋和阿祁之前的隔阂,希望爹哋能接受阿祁。

  轩辕肆一直嚷嚷着也要去,完全没有了当初见面时的绅士风度。大概是相处久了,真性情都渐渐暴露,所以干脆也懒得再扮了?

  “小芙去见她的养父,我去见我的岳父。请问,你去的话,要以什么身份自居?”轩辕祁冷冷的打消了他这个念头,轩辕肆只要噤声,一脸垂头丧气。不过,过了几分钟,他又给自己找到了周末的好去处。雀雀然的跑去准备,把刚才被拒绝的不快通通抛到了脑后。

  小芙望着四哥这前后巨大的变化,咯咯直笑:“四哥还真像个没有长大的孩子。”

  轩辕祁眸中一抹凄凉之色,一闪而过,继而抚着小芙一头柔发,温声道:“没有长大的孩子,岂止是他,眼前就有一个!”

  小芙暗暗读了几遍,终于意识过来,原来阿祁是在说自己。立刻不乐意的撅起小唇儿,谁说她没有长大了?不过一想起他刚才的话,她立刻又抹平了嘴,只有小孩子不高兴的时候才会嘟起小嘴呢!殊不知,她这样又撅嘴又抿唇的模样,才更像一个天真烂漫的小孩。

  轩辕祁轻轻的在她眉心印下一吻,抚平她皱起的眉头。

  感谢上苍,赐给他一个这样可爱烂漫的妻子!

  凌家。

  一别一年,再次回到这个熟悉却又陌生的地方,小芙远远的便按着心弦,不让它那样慌乱的跳动。

  纤纤细手,传来一道温热的力量,是轩辕祁。

  小芙抬起头,侧望向他,很艰难的扯出一抹笑容,这个笑容却更出卖了她心底的秘密,任何人都能看出她的紧张。

  “别担心,有我在!”

  轩辕祁温厚略带磁性的声音,顺着她的耳际,缓缓传入心,带着某种魔力,安抚了她乱跳的心。

  “嗯。”

  她望着他,眸光闪闪。

  “走吧。”他牵着她的手,率先走在前面。

  “三小姐!是您?您回来啦?”按下门铃后,来开门的张妈先是眯了眯眼,显然视力又退步了很多,待看清楚来的小芙后,那张堆满对月痕迹的老脸,立刻如花般绽放,牵着小芙的手,兴冲冲的朝着屋里大喊,像是要宣告全世界。

  “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