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2 部分(2/2)

加入书签

教同人]下载

  了,所以就买下它了。”小芙说着又想起了初见猫咪的时候,它用一副期待又渴望的眼神望着自己,让她无法抗拒。不过,这几百块花得也值,买来一只狐狸老公,还附赠了三只可爱的小狐狸宝宝呢。

  “嗷呜……”

  某狐狸对自己这段不光彩的回忆,很是抗拒,在小芙的坏里又开始激烈的闹腾开了,试图转移大家的注意力。

  “呵呵,原来是这样啊。”季老太爷温和一笑,睨着小狐狸,唇角上的细纹勾起一道邪魅的弧线。狐妖竟然出现在菜市场上?如果小芙没有撒谎,那会是什么原因让一只正统狐妖,竟沦落这种地步?

  “小猫咪很可爱,能让爷爷抱抱吗?”老人笑得和蔼慈祥。

  “当然可以了。”小芙甜笑着将小狐狸送往老人怀中。

  “嗷呜~!”眼看着就要转手了,某狐狸警醒地从小芙怀里跳了出来,跃到地面上,很是抗拒除了主人之外的人类的碰触。

  “猫咪,快过来!”小芙挥挥手,朝它张开双臂。

  “嗷呜……”某狐狸很不争气的就p颠p颠的重新跃上小芙的怀抱。

  “季爷爷,这只猫咪不是很乖,您要小心一点哦。”小芙抱住小狐狸的四只爪子,不让它动弹,然后交手给季爷爷。

  “嗷呜~!”被主人出卖了!

  “呵呵,小家伙果然不是很乖呢!”季老太爷抱着不断闹腾的小狐狸,眸中闪过一丝阴森,苍老的手缓缓的安抚着小狐狸柔顺的毛发,怀里的小家伙终于安静了下来。老人像是经过特殊训练一样,到位的抚摸让小狐狸感觉很舒服。在狐狸王族,只有母亲的安抚才有这样的效果,可惜,它已经有几百年没有享受到这样的抚摸了。

  小狐狸没有深思,什么时候它已经想起母亲了?

  “季爷爷,您好厉害哦。”小芙看着小狐狸在季爷爷手下变得温顺起来,不禁连连鼓掌。这小家伙平时可调皮着呢!

  季老太爷笑了笑,那双手仍旧缓缓的抚过小狐狸光滑柔顺的毛发,手指暗暗的使力,探索着它的脉象。

  跟季爷爷一块用完晚餐,小芙才领着小狐狸回家。

  望着这一人一猫的背影,季老太爷眸中闪过一抹隐藏很深的阴霾。

  刚才抚摸“小猫”的时候,他已经偷偷的给它把过脉,虽然它的脉象隐藏得很深,一般人绝对探不见,但是这一点也难不倒他。经过刚才的把脉,他更加确定了它的狐狸身份,并且可以很肯定,这是一只修行超过千年的狐妖,只是它的法术,不知被什么禁锢住,让它看起来就像一只普通的狐狸,连妖气都敛住了,难怪他一直都怪异为什么它身上没有妖味。

  修行千年,还被禁锢了法力,对这只狐妖的身份,他有些眉目了!

  老人仰头凝望天际,沉冽悲痛的大笑:“扬儿,父王很快就能帮你报得大仇了。”

  ※

  “小猫咪,你好像很喜欢季爷爷哦。”回到房间,小芙捧着小狐狸,抚摸着它的毛发,道。

  “嗷呜~!”

  “你很喜欢季爷爷这样抚摸你吗?”小芙学着季爷爷的手法,轻柔的抚过小狐狸。如果能学会季爷爷的那一招,以后小家伙不听话闹腾了,她也可以用这招将它安抚下来。

  “嗷呜~!”差很远呢!

  “季爷爷摸我的时候,让我想起了母亲,她当年就是这样抚摸我的。”小狐狸枕在小芙的柔软的手臂上,甜甜的回味着母亲的味道。

  “母亲?”

  小芙停住了动作,像是听见什么骇人的事情一般,瞠大黑色眸子,一把将小狐狸抱起,竖在眼前:“你、你已经想起以前的事情了吗?”

  “嗷呜~!”小狐狸嚎叫一声,“具体的我想不起来了,不过我记得当年母亲抚摸我时,也是这种感觉。”

  “嗯?”小芙瞠大了双眸,虽然小狐狸还没有恢复记忆,但是它刚才的话,却让她深深一震。

  季爷爷该不会是小狐狸的母亲变的吧?所以应乐天说他的身份特殊?

  ……

  网友琅环玥手打,转载请注明

  第63章 九尾狐妖

  小芙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小狐狸,却得来一记白眼。

  “虽然感觉像,但那个老头子,绝对不可能是我母亲。”笨蛋主人,怎么就会联想到母亲身上去了?

  “为什么不可能?你自己不也说只有你母亲抚摸你的时候,才有这种感觉吗?”这很有可能好不好?

  “我母亲很温柔很慈祥。”小狐狸也说不出为什么,但是直觉告诉它,那个老头子,绝对不会是它母亲变的。

  “季爷爷也很温柔很慈祥。”小芙据理力争道。

  “我母亲虽然年纪大了,但还是很美丽。”

  “你们不是懂法术吗?随便就能变成任何人的模样,这一点都不难吧?”就像猫妖曾经变成轩辕祁的模样吸食人血,还不是惟妙惟肖?

  “那、那不一样!”面对小芙不停的缠扰,小狐狸有些词穷了。

  “还不是一样!”小芙撅起唇儿,依旧认为很有可能。

  “那你说,我母亲为什么要从狐狸王族出来,又变成一个糟老头子?我是她儿子,她为什么不认我?”小狐狸扬起半边脸,雄赳赳的甩甩尾巴。小芙被问得答不上来,脸缩成一团。

  “是喔?为什么呢?”

  “因为季老太爷根本不是我母亲变的。”笨蛋主人!它真想拆开主人的脑袋,看看里面究竟是什么构造的,怎么会生出这么荒诞的想法?

  “那不是你母亲变的,为什么他能给你跟你母亲一样的感觉?”小芙挠了挠后脑勺,今天季爷爷抚摸小狐狸的时候,手法很娴熟呢,难道季爷爷以前也养过猫咪,呃,是养过狐狸?

  小狐狸沉默了。

  “我有种不好的预感。”

  “什么?”小芙被小狐狸突然严肃的神色震了真,眉色旋紧。

  “这只是我的猜想,事实是不是,我还不敢肯定。”小狐狸眉头皱得更紧了。

  “哎呀~!到底是什么猜想嘛?你快急死我了。”小芙旋紧的心,一直被悬挂着,心口一突一突的跳动,真个要急死人了。

  “刚才季老太爷抚摸我的时候,我感觉整个人都轻松舒适了很多,而且有股力量从丹田窜上来,捋顺了身上燥乱的气息。”小狐狸至今还记得那种舒适的感觉。“小时候,母亲是用族里不外传的牵顺术,把我躁动的身子安抚下来的。”

  小芙呼吸忽然顿住:“你的意思是,季爷爷也懂这种牵顺术?”

  虽然不明白那是什么法术,不过听小狐狸的语气,倒像是狐狸王族中一种非常厉害的法术?

  “不止这么简单,我怀疑……”

  “季老头子,可能也是狐狸王族的狐妖。”

  “不、不会吧?”小芙惊愕的瞠大了眸子,季爷爷也是狐妖?她的脑子卡住,有些不够用了。那么慈祥和蔼的老人,怎么会是狐妖呢?如果季爷爷是狐妖,那么季辰风不也是了?

  天哪!

  她的世界里,怎么一下子都充斥满妖怪了?

  “这只是我的初步推断,事实是怎样,还需要进一步的验证。”小狐狸深邃幽蓝的眸中,投s出一道锐利的眸光,让人一阵阵心颤。

  小芙望着这样的小狐狸,心底忽然升起一股异样的感觉,她的傻傻小猫咪,好像变聪明了?

  “那你打算怎么去验证呢?”虽然小芙很想快点知道季爷爷的身份,但她还是希望验证的结果是否定的,要不然,她真接受不了了,整个世界满满都是妖怪,人类还怎么活?

  “嗷呜……”

  小狐狸突然敛起那双睿智的眸子,趴在小芙身上,温顺的嚎叫:“不知道呢,主人帮忙想想办法吧?”

  小芙重重的舒了一口气,刚才还说小猫咪变聪明了呢!

  “爷爷,来吃块jr吧。这jr肥美鲜嫩,一级棒的!”这是验证步骤一,狐狸都爱吃jr。

  “嗷呜……”某狐狸甩着尾巴,等着某条大鱼上网。

  季老太爷笑笑地望着小芙,将jr又夹给了小狐狸:“爷爷老了,吃这些难消化,还是给猫咪吃吧。”

  “嗷呜……”某狐狸看见鲜美的jr落入了自己的碗中,兴奋地嚎叫一声,扑上去便大肆啃咬起来。季老太爷乐得眉毛一颤一颤的,狐狸都爱吃jr。

  小芙挫败的垂下脑袋,验证步骤一失败!

  “猫咪,狐狸都还有什么特性?”趁着爷爷在外面晒太阳的时候,小芙偷偷地问饱得肚子圆滚,仰躺在地上不能翻身的小狐狸。

  “呃……”某狐狸打个饱嗝,摸摸肚皮:“狐狸的嗅觉和听觉都很灵敏,都够听见藏在地下几米深的小动物的活动情况。”

  小芙眯起眼睛思索一番,点点头,扬手指着小狐狸:

  “你,快找个隐藏的地方藏起来。”

  “嗷呜~!为什么?”它现在肚子鼓鼓的,行动很不方便耶!

  “我要让季爷爷来找你,记住时不时的发出一点点声响哦。”

  “嗷~!”某狐狸p颠p颠的找地方躲起来。

  “季爷爷!季爷爷~!”小芙做个ok的手势冲向晒太阳的季老太爷。

  “小芙,怎么了?”老人回过头,疑惑的望着一脸焦急的小芙。

  “我的小猫咪不见了,季爷爷,你能不能帮我一起找找?”小芙焦急得手脚并用的解释着,对于不善撒谎的她,做到这个程度,已经很不错了。

  “好啊。”季老太爷眯起眼睛,沉着的笑了笑。

  过了半天,小狐狸已经躺在躲藏的地方睡着了,小芙和季老太爷还在一遍遍的呼叫。应验计划二因为某狐狸没有及时给信号,宣告失败!

  “狐狸善水性,可以爬倾斜的树,还能沿峭壁爬行。”经过主人一番的教训后,小狐狸接着道。

  “善水性?但也不能把季爷爷扔到水里啊,万一他真不会游泳呢?爬树、爬峭壁,这些就更具难度性了!”小芙犯难了,要应验季爷爷的身份,真的很难耶!

  “嗷呜~!其实我们只要看看爷爷的眼睛是不是蓝色的就知道了。”

  狐狸的眼睛都是幽蓝色的,而且没有达到一定的功力,是很难改变眼底的颜色的。如果他是狐狸,一眼就能看出来。

  “对厚!”小芙恍然大悟的拍掌。“这么好的方法,你怎么不早说?”

  “嗷呜~!你也没早问我啊。”某狐狸高傲的扬起半边脸,很是得意。

  “就这么说定了,你在这里吹一阵狂风,把沙子吹进季爷爷的眼睛里,然后我再假装给季爷爷吹沙子,就能看见他的眼睛是什么颜色了。”鉴于季爷爷常年都眯着眼睛,小芙只好想出这个下下策的法子。

  “嗷呜~!知道了。”

  某狐狸运气一吹,院子里便开始刮起了大风。呼呼的呼声,夹杂着砂砾粉尘,扑面而来。暴风沙砾中,小芙眯着眼睛,缺笑得极其灿烂。这个方法一定行的通!

  风止了,季老太爷眯起双眼:“小芙,刚才那阵奇怪的风,好像吹了沙子进眼睛里,你来帮爷爷吹吹吧。”

  “嗳~!”小芙兴奋地走过去,背起手朝着小狐狸,比个胜利的姿势。

  “来,季爷爷,睁开眼睛,我帮您吹走沙子。”小芙撅起嘴,作势要吹沙子。季老太爷很配合的睁开常年都眯起的眼睛,露出一对迟暮苍老的眸子。

  “咦?是黑色的?”小芙惊讶叫出声。

  “什么黑色的?”季老太爷疑惑的眨眨眼。

  “喔,呵呵,没什么,来,季爷爷我帮你吹走沙子。”小芙拧了拧眉,难道季爷爷真不是狐狸变得,而是正常人类一个?幸好刚才她没有真打算把季爷爷扔到水里,不然就要酿成大错了。

  “好。”季老太爷点点头,唇角的小括弧,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笑容。

  这些小家伙,想要探查他的底细,还稍嫌嫩了点!

  “季爷爷的眼睛,是黑色的。”晚上回到房间里,小芙关起房门,一人一狐,开始热烈的讨论起来。

  “那是不是就说明,季爷爷不是狐狸,而是人类啊?”小芙现在也迷糊了,如果季爷爷是人类,那应乐天接近他又说明目的呢?

  “不一定!”小狐狸眸中露出一抹睿利的光子。

  “嗯?”小芙讶异的望着神色忽然变得凝重的小狐狸。

  “还有一种可能性。”

  “当狐妖的法术修炼到一定的程度,可以短暂的改变眼底的颜色。不过,这种法力程度,连我父王都还没有达到,除非,那老头子,比我父王的法力还要高强。”

  如果真是那样的话,情况就变得复杂起来了。

  “你的意思是,季爷爷可能法力比你父王还高,所以才能改变眼底的颜色?”小芙惊愕的瞠大了眸子,这个可能性,好像还挺大的。“可是,狐狸王族,不是法力最高强的才能为王吗?”

  小狐狸摇摇头:“虽然我父王的法力很高强,但是族里还有一位老前辈,比我父王还要厉害。我父王修炼七千年,才修得七尾,那位老前辈,却已修得八尾。听说,只要一百年,它就能修成九尾狐妖。”

  小芙见小狐狸神色凝重,很是不解的道:“九尾狐妖很厉害吗?”

  小狐狸眸色更加凝重:“很厉害!任何狐妖,如果能修得九尾,将获有不死之身,并且,九尾狐妖一旦修炼得成,将是乱世形成之象。”这些,都是父王告诉它的。

  “乱世?”小芙咽了咽口水,怎么那么严重?

  现在,她就更加不怪异,应乐天那只猫妖为什么要故意接近季爷爷了,或许,他早就知道了季爷爷的身份?

  |网友 左小末。手打,转载请注明|

  064章 轩辕肆来助阵

  小狐狸发现自己渐渐想起了很多东西。

  有关母亲、父亲的,还有狐狸王族的一些点滴,不时的冒出脑海。或许,是主人的吻,开始见效了?

  不过,它始终没有想起来,那位前辈到底是谁,并且,只要一想到它,小狐狸的脑子就像浓稠的浆糊一样,粘成一团。

  可是,那种不好的预感,却有很强烈。

  这让它郁闷了好几天。

  小芙还是尽心尽力在季老太爷身边伺候着,陪着他晒太阳,不过她也会是不是的偷偷留意季老太爷,却都没有发现老爷子有任何不妥的地方。

  九妹和宝宝们一去就是好几天,一直都没有消息,这让小芙郁闷的同时也很担心。如果宝宝们也在,凭着几个小家伙的聪颖,一定能想到办法的。

  “嗷呜——!”蹲坐在地上的小狐狸,早就发现主人扬头,望着窗外,眉头不是拧紧有松开露出笑容。怎么看,都像是在思念一个她喜欢的人。这让小狐狸很不舒服!

  它从地上爬了起来,矫健的走向小芙,一跃轻车熟路的跳入她的怀中,这一次它没有像以往一样,趴在她的怀里睡觉,而是扬着脖子,伸长红润的舌头,舔弄着小芙娇嫩的脸蛋。

  “猫咪?你干什么?”小芙被小狐狸搅乱了思绪,低头发现它又伸出湿润的舌头舔舐自己,心中一烦乱,便将小狐狸从身上抱了下去,放在床上。

  “嗷呜——!主人不喜欢小猫咪了?”小狐狸垂下尾巴和脑袋,在床上,用爪子在被单上画圈圈。

  柔绵失落的低嚎,还有那委屈的小模样,让小芙心里一软,绷紧的唇角松动,露出一个柔美的笑容,又将小狐狸抱在怀心里:“谁说主人不喜欢小猫咪了?”

  “嗷呜……”小狐狸抬起眸子,闪闪熠熠期待的望着小芙。

  “主人第二、三、四,不是第五喜欢的就是小猫咪了。”小芙用手指,轻轻点了点小猫咪的小鼻子,咯咯笑道。

  “嗷呜——!”什么?“才第五?”某狐狸全身毛发竖起,挣扎着在小芙怀里扑腾开了。

  它那么帅气、可爱,主人最喜欢的应该是它才对!就算是第二都不行,怎么会排在第五呢?主人果然是有新欢了,还一下就是四个:“排在我前面四个是谁?我要去痛扁他们一顿,看他们敢不敢让主人喜欢了!”

  小狐狸挥舞着狐狸爪子,在灯光下闪耀出锋利的光芒,一双锐利的眸子,像冬天里的寒冰一样,让人看着心慌。

  别的人看见它这凶猛模样,可能还会有几分畏惧,小芙可不怕它!而且,小狐狸说要痛扁的,可是她最爱的三个小宝宝,还有变成人身的轩辕祁,她可是要维护他们的呢!

  “你敢?”小芙挺起胸膛,她的宝宝们除了她,谁都不能扁。

  “嗷呜——!”小狐狸竖起的毛发,全部绷直了。主人真的有了外遇,还这样护着他们!他们到底是谁?找到这几个家伙,它一定要把他们扁的主人都认不出!

  小芙和小狐狸就这样谁也不让步的对视着,室内的空气带着让人窒息的火药味。

  最后,在对峙十几分钟后,小芙终于忍不住,咯咯笑出声。充斥着火药味的气息,顿时被这阵银铃般的笑声冲散。

  “嗷呜——!”小狐狸很疑惑地甩了甩身后的银色大尾巴,不明白主人为什么忽然就笑了,还笑得那么开心?不甘心的用狐狸脑袋拱着主人的小腹。

  “好了好了,我不逗你了。其实我最喜欢的就是小狐狸了。”小芙被拱得痒痒的,笑着认输。她最喜欢的就是轩辕祁,轩辕祁就是小狐狸,他们本就是一体,有什么好争的嘛!

  “嗷呜——!真的吗?”小狐狸兴奋地在小芙怀里乱窜乱跳,像个活泼的小精灵,不时的还偷偷亲几下小芙的脸蛋,就像吃到了时尚最美味的jr一样。

  小芙见小狐狸这样高兴,心受感染,也雀跃了几分。

  这一晚,小狐狸得到了主人很多个香香,它感觉混沌一样的脑袋,又开窍了几分,更加坚定了要让主人多多香自己的决心。

  这天天刚蒙蒙亮,小狐狸就从美梦中醒来了。

  仰望天空,浩瀚苍穹,晴空万里无云。

  某狐狸惬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