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2 部分(1/2)

加入书签

  狐狸嘿嘿一笑:“早这样就对了嘛!”小芙眉头皱得更深了。

  “你们想知道什么?”阿丽被悬在半空,畏惧的看着狐狸抓下的皮鞭。

  “你知道,有关乐天的事情,我们都要知道。”小狐狸把玩着皮鞭,这东西,用来唬人还真不错,下次再碰见谁不听话,也用这一招!

  阿里诺诺的点点头,于是把希牧介绍小芙来上班,到他们把小芙调入季家当保姆,还有他们设计小狐狸和小芙的事情,全都托盘而出。

  小芙摇了摇头:“这些我们都已经知道了,我想要知道是,应乐天背后到底有什么阴谋?既然它是猫妖,为什么不修炼或者在它的王族里待着,反而在这里为人类打工?还千方百计的让我接近季老太爷。”

  “快说!”小狐狸挥着鞭子,在地上示威性的抽一下,啪一声,就想抽在自己身上似的,阿丽立刻吓青了脸。

  “我只是按照猫妖大人的吩咐,接近季老太爷,密切监视他,并且将他的一举一动呈报上去。其余的,我、我就不清楚了。”

  “为什么你们要见识季老太爷?”小狐狸睿利的眸子一闪,紧问道。

  阿丽望着那条粗皮鞭,咽了咽口水,眼泪都快飙出来了:“我只知道,季老太爷的身份特殊,其他的真的就不知道了。”

  小狐狸认真的审视阿丽很久,才道:“既然是这样,为什么刚才你要撒谎?”

  阿丽垂下眼帘,眸子闪闪缩缩:“主人已经识破你们控制我的事,他想、想制造假象,误导你们。”

  小芙闻言,醒悟道:“难怪应乐天知道我们住在幽关岛上,原来是你告的密!”阿丽的脸色变的更加青,不敢再言语。

  “主人,她要怎么处理?”事情都问清楚了,小狐狸扬起了鞭子。阿丽同样惊悚的望着小芙。

  “留着吧。”如果应乐天回来的时候,找不到她,一定会怀疑上他们,并且,他们可以真正的用阿丽来做谍中谍,监视应乐天的一举一动。

  “嗷呜……”小狐狸收回鞭子,可惜了,不然可以好好吓唬一下这只小猫妖。阿丽绷紧是神经,终于松下来。

  “不过,以后你可都要听命于我们。应乐天他做了些什么,你都要向我们及时汇报。”小芙严厉的道。小狐狸趁机加上一句:“不然,皮鞭子可比扒皮还要痛!”

  “是。”阿丽挫败的垂下脑袋,这年头,要保住小命真艰难啊。

  ※

  回房的时候,小狐狸兴冲冲的走在前面,小芙则是冷着脸,跟在它p股后面。

  一回了房,小芙立刻掩上门,严肃道:“臭狐狸,你怎么知道那么歹毒的恐吓方法?”沾了盐的鞭子,事后还撒辣椒油?她是不是该重新认识一下这只小家伙?

  “嗷呜~!是阿青教我的。”某狐狸无辜的甩甩尾巴。

  “阿青?”小芙拧了拧眉,继而眸光大亮,眉飞舞色:“你想起阿青了?你恢复记忆了?”

  “嗷呜~!某狐狸依旧晃了晃尾巴,虽然知道是阿青教的,不过,它已经想不起阿青的样子了,这样算是恢复记忆了吗?”

  “那、那幽关岛、宝宝们你也都想起来了吗?”小芙显然很激动,一双漆黑的眸子,散发着灼热的光芒。

  某狐狸眨巴眨巴幽蓝的眸子,盯着主人看了很久,然后摇摇头:“嗷呜~!幽关岛?那是什么东西好吃吗?”

  黑亮的眸,瞬间失色,挫败的垂下眼帘:“算了,当我没问过。”

  坐下来的时候,小芙又回想了一遍阿丽的话。她说,应乐天接近季家,就是因为季老太爷的身份特殊。季老太爷会是什么身份呢?怎么会跟一只猫妖扯上关系?

  “猫咪,你说季老太爷会是什么身份呢?为什么应乐天对他这么感兴趣?”

  “能让妖精感兴趣的东西,八成跟修炼法术有关。”狐狸趁机跳上小芙大腿,蹭着她柔软的身体,每天这种时候,就是它最幸福的时刻。

  “修炼法术?季老太爷身上有什么法宝吧。”小狐狸趴在小芙柔软的大腿上,尽情的吮吸着她的特有芬芳,显然对困扰小芙的问题,不太上心。

  “法宝?”

  小芙仰头深思了会,季爷爷有什么法宝呢?

  如果真有,应乐天直接偷走就成了,用得着在季爷爷身边埋伏那么多年吗?而且,也从来没有听说过季爷爷有什么宝贝之类的啊。

  “对了!”小芙突然站了起来,躺在她大腿上正准备香睡一会儿的小狐狸,顺势掉了下来,摔得七晕八素的,嗷嗷直叫。

  “季爷爷有个很旧的盒子,他一直把那盒子当宝贝一样,我上次要帮他擦一擦盒子,季爷爷都不让呢!”说不定那里面真藏了什么宝贝儿?

  “小猫咪!”她忽然有了个主意。

  “嗷呜?”

  “如果盒子里的东西真的是法宝,能助妖精修炼法术,那对你不也能派上用场吗?”

  “嗷呜~!”小狐狸兴奋的在地上追着自己的尾巴转圈圈。

  它仙子越来越喜欢有法术的感觉了,想吃什么都能幻变出来,而且没事还可以扬着鞭子恐吓人。最重要的是,他还没有实现一次真正的英雄救美的场面呢!

  “那我们明天就行动?”小芙眸子闪过一丝狡黠的光芒。

  “嗷呜~!嗷呜~!”赞成!

  ※

  “季爷爷,你有没有什么东西是特别宝贵的?”在下手之前,小芙想先探查一下虚实。

  季老太爷眯起眼睛,看不见里面的颜色,和声道:“当然有啊。”

  宾果!某人暗自鼓掌,果然有法宝呢!

  “呃,如果………季爷爷,我是说如果啊。如果有人很迫切的需要这样东西,而把你的宝贵东西借走了,只是借哦,用完后还会还给您的,你会不会很生气?”

  “嗷呜~!”某狐狸在一旁冷冷的打呵欠。这个笨蛋主人,问得这么明显,怕季老太爷不知道她是在打他盒子的主意吗?看来要主人去偷法宝是没戏了。

  得它亲自出马才行!

  季老太爷眸光一黯,仿佛一些沉疴旧疾泛上来:“曾经,有人把我身边最珍贵的东西抢走,我恨她入骨,还一度因仇恨而陷害她。谁知,到最后……”季老太爷说到这里,忏悔的声音中,竟带着丝哽咽。

  小芙则是深深一震。

  季爷爷果然把那宝贝看得很重要,如果他知道自己正在打那宝贝的注意,他一定会很生气呢!不过,不知道以前是谁抢走了他的东西呢?

  “一切都是报应啊,报应啊!”季老太爷抬头仰望苍穹,神情无限的凄凉。小芙心底无来由的就泛上一阵酸涩,彷佛也感染了老人的这份凄凉。

  良久,老人才从那份悲寂中抽身出来,苍老的唇沉沉吐一口气:“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小芙,你怎么会想起问这个?”

  “嗯?啊,爷爷,您现在不恨那个当初抢走了您东西的人了吗?”小芙干笑着转移话题。

  季老太爷笑着看了眼小芙,指着西边的落日,道:“看见没?我就像天边那轮夕阳,都快要入土的人了,又怎么会计较那么多。”

  小芙抬头望着远处天空的夕阳,突然升起无限的悲哀。并且为自己竟然打季爷爷宝贝的主意,而深感惭愧。

  ※

  “季爷爷,您好好休息,明天我再来陪您。”小芙挥手向季爷爷道别,走向自己的寝室。

  “嗷呜~!嗷呜~!”某狐狸雀跃的走在前面,尾巴扬得高高的。

  “猫咪,什么事情这么开心?”小芙看着身前这只得意的狐狸,纤眉拧了拧,隐隐觉的有事要发生。

  “嗷呜~!主人,我们回去再说。”小狐狸退后一步,偷偷道,声音刚好只够小芙一人听见。他们现在在外面,可不能放松警惕。

  “那么神秘?”小芙欠嘴疑惑的笑了笑,最好是好事。

  “好了,现在已经安全回到房间了,什么事让你这么高兴,现在就说吧?”回到房间,掩上门,小芙立刻凝眉道。

  “嗷呜~!”小狐狸卖关子的在房间里跑了一圈,才回到小芙身边,变戏法一样,从毛茸茸的腹部,掏出一个灰褐色陈旧的木盒子。

  “这、季爷爷的宝贝盒子?”小芙惊讶得嘴都合不拢了。

  天哪!这个小家伙是怎么偷到季爷爷的宝贝箱子的?

  凝着小芙的欣喜模样,小狐狸得意的嚎叫着:“嗷呜~!作为奖励,主人是不是应该香香一下?”说完,自动自觉的便凑前脸,闭上了眸子。

  可是,等了好久,怎么主人还是没有动静?

  睁开眼,小狐狸翻了翻白眼,主人已经坐在椅子上,正研究着那个木盒子,感情她根本没有听见自己的话呢!早知道它应该先索得一吻,再给主人盒子的。下一次,一定要学乖乖的。

  “盒子上锁了!”小芙对盒子翻看了很久,随后无奈的将盒子放到一边,心情很是郁闷。就像看见美味的jr,却不能吃一样的痛苦。

  “嗷呜~!”某狐狸眸子一亮,机会来了!

  “嗷呜~!”小狐狸得意的在小芙面前晃悠了几圈,准备得着主人醒悟,然后自动自觉的来求它相助,最后自愿献上一个香吻。

  可是,过了很久,笨蛋主人还是郁闷的靠在椅子上,根本就是无视了自己的存在。

  “嗷呜~!主人,别忘了我会法术喔。”它提醒性的在她耳畔道。

  某人黯淡的眸子一亮,将小狐狸捧在手心里:“我怎么就忘记了乖乖宝贝你懂法术了呢?”

  狐狸嘿嘿一笑,现在发现也不迟啊。

  “咦?宝贝猫咪,快打开盒子啊,你还等什么?”小芙望着站在盒子前,嘿嘿坏笑,却一动不动的小狐狸,皱眉道。

  “我要香香~!香香之后,我才打开盒子。”小狐狸甩着尾巴,坏笑道。

  “你这只色狐狸!”小芙额间冒起冷汗,却又没有办法,只好抱起猫咪,不情愿的么了一下,“现在可以了吧?”

  这个香吻,让小狐狸顿时感觉身体充满力量,嘿笑着朝着盒锁,手一挥,只听吧嗒一声,锁便掉落下来。

  “哇~!盒子打开了!”小芙拍着手,脸上堆满了笑容,将之前的不乐意抛到九霄云后。

  “快打来看看,是什么法宝!”小狐狸同样也很急切。

  “超级法宝、超级法宝……呃?这是什么?”小狐狸还在呐喊,可盒盖一打开,那雀跃的申请,立刻便被失落取代。

  “好、好像是g子?”小芙黑亮的眸中,同样闪烁着失望。

  季老太爷一直当作宝贝一样的东西,应乐天一直想要偷取的法宝,就是这根干枯的g子?

  “嗷呜~!”小狐狸恼怒的拾起g子,便要扔掉。一定是那个老家伙,知道它要打盒子的主意,所以特地放了这么根烂g子在这里,想要捉弄他们的吧?

  “不要!”小芙连忙从小狐狸爪子中抢过g子。

  “虽然这只是根普通的g子,不过,它可能对季爷爷有特殊的意义,你怎么能把它扔掉?”虽然小芙也很失望,不过,她还记着要将盒子还回去的事情呢。

  “嗷呜~!”小狐狸失落的垂下银白色的脑袋,像团雪球一样,蜷在一起。它英雄救美的美梦就被这根烂g子给毁了。

  “咦?”

  g子上好像可有什么东西呢?

  小芙将g子翻过来,凑到眼前,细细的看了一遍。只见那根灰褐色的g子上有一个奇怪的图案,下面还刻了一行细细的字:

  仅念吾儿卿扬。

  “卿扬?”

  小芙反反复复念了几遍,这个名字好熟哦,不过不记得在哪里看见过。原来季老先生的儿子,叫卿扬?那曾经一定是鼎鼎大名的人物,她看过这个名字也不出奇了。

  这可能是季老先生爱儿的遗物吧?

  小芙又翻了翻盒子,发现里面除了一张泛黄的信封,便别无它物了。

  信封上的内容。是季爷爷的隐私,肯定与法宝无关。小芙叹了口气,将g子和信封按照原来的位置,整齐的摆放好,心中无比的愧疚。

  “猫咪,我们快把这盒子放回去吧,不然季爷爷要是它发现不见了,一定会很着急的。”这些东西对于他们来说不重要,可是对于季爷爷来说,可是珍贵的宝贝儿呢。

  “嗷呜~!”小狐狸懒洋洋的从桌上爬了起来,对自己的白忙活一场,很是不爽。

  ※

  “季爷爷在里面吗?”小芙探出半颗脑袋,问在前面探路的小狐狸。

  “嗷呜……,不在,快进来吧。”小狐狸摇摆着尾巴,掩护着道。

  “呼~!还好,我们快点把盒子放回去,不然要是季爷爷发现了,可是就糟糕了。”小芙按着胸口,重重的舒了口气。

  “嗷呜~!”

  “你是从哪里发现这个盒子的?那个抽屉吗?”小芙凭着印象,找到季老太爷的抽屉。

  “嗷呜~!大概是吧。”当初拿到盒子,什么都没留意呢。

  “大概?”小芙皱了皱眉,“你要好好想想啊,万一季爷爷发现不对,那不是引起人怀疑了吗?”

  “那应该是!”小狐狸左右前后仔细看了看,好像就是这里。

  小芙叹了口气,这小东西迷迷糊糊的样子,还真不让人放心,不过,也没有办法了。必须在季老太爷回来之前,放好这盒子呢!

  “呼~!总算搞掂了。快快。趁季爷爷回来之前,我们快点离开这里吧。”小芙四周眺望了一下,确认没有其他人之人,抱着小狐狸便往屋子外冲出去,庆幸他们的神不知鬼不觉。

  却不知,他们这些举动,全都敛入了一双苍桑的眸子中,那双一直都眯着眸子,突然瞠大,露出一双幽蓝昏暗的眸子,在黑暗中,闪烁着幽亮的光芒。

  那只狐狸,竟然会法术?并且一身银白色的毛发?

  符合这两个特征的,只有狐狸王族的狐妖。

  苍老的眸子,冷冷一笑。

  是老天有眼吗?终于让他等到这个报复的机会?

  “扬儿啊,你过去受过的所有委屈和冤枉,父王都会为你一一讨回来!”

  天上,一抹淡淡的云儿漂去,又迎来一团浓重的乌云。不过一会儿,天空便开始下起了连绵暴雨,就像这些年,他沉寂的内心,突然被炸开,复仇之火瞬间被点燃。

  只可惜了,枉他一直将那小丫头当亲孙女一般的看待。想不到,她竟然跟这狐妖是一伙的。

  ※

  “季爷爷,您昨晚睡得好吗?”第二天,小芙照样推着季老太爷到院子里晒太阳。

  “昨天下雨,老毛病又犯了,睡得不是太好。”季老太爷眯着眼睛,沉沉道,让人看不见里面的颜色。

  “老毛病,心绞痛吗?”小芙紧张的望着季爷爷,对自己昨天的行为,更是愧疚。

  “可不是吗?这毛病,跟了我好多年了。”季老太爷挪了挪身子,找了个舒适的位置靠着,静静的晒着太阳。

  “嗷呜~!”某只狐狸警醒的盯着季老太爷瞅了瞅,应乐天说季老太爷的身份特殊,不过它却看不出他到底是哪里特殊了?

  “你的猫咪,好像对我很好奇?”季老太爷眯着眼睛,笑了笑,不露一丝情绪。

  “嗯?”小芙心跳倏然上升,将小猫咪一把抱在怀里,呵呵干笑:“我这只小家伙,好奇心很重呢。”

  “这样啊?”季老太爷温和的笑了笑,没有再追问,仰头继续晒太阳。

  小芙偷偷的打量季爷爷,那怡然恬淡的神情,应该是没有发现昨天小盒子被盗过又还回去的事情吧。于是重重的舒口气,偷东西还真是不容易,刺激的心惊r跳的。

  “小芙,你就在我们家住下吧。爷爷很喜欢你,还有你的小猫咪。”季老太爷突然开口道,眸子却轻轻的闭着。

  “嗯?”小芙被这突然的问题难住了。

  “爷爷剩下的日子,也不多了,就想身边有个可以说话的人儿。”季老太爷的口吻,听起来无限的凄凉,让小芙不禁动了恻隐。一个迟暮老人的心愿,只是想要有人陪着说说话儿,如果她还不答应,那不是太无情了吗?何况一直以来,季爷爷还对她那么好。

  “季爷爷,您不能这么想的,爷爷您身体硬朗,一定会长命百岁的!”

  老人清冽的笑了笑,百岁?“不可能了。”

  “季爷爷……”小芙被季爷爷脸上的苍桑神色触得心底发慌,仿佛沙子从手心漏过,却无力挽住的寂寥感。

  “小芙,爷爷一直都把你当亲生孙女一样看待,爷爷就是想在最后的日子里,有人陪伴着,你愿意吗?”季老太爷突然抬眸,眯着苍老不见颜色的眸子,渴望的凝着小芙。

  老人期盼的眼神、感伤的话语,让小芙感到一阵阵揪心,实在是狠不下心拒绝这样一位迟暮老人的最后心愿,她点了点头:“季爷爷,那我就一直陪着您晒太阳,听您讲故事。”

  “嗳,好。”季老太爷激动的伸出两只满是皱纹的枯手,颤抖的抚摸着小芙纤细的手,布满老脸的褶皱一条一条的熨烫开来,描绘着他此刻的欣喜。

  瞧见老太爷兴奋的样子,小芙心底却生出一抹无限的悲凉,季爷爷好可怜喔。幸好刚才她答应了季爷爷,不然,他该会有多失望啊。

  “嗷呜~!”

  窝在小芙怀里的小狐狸低低的嚎叫一声,眸子始终停留在季老太爷身上。锐利的想要寻找一丝一毫特殊的痕迹,不过,除了一些老年人类该有的特征,它什么也没有发现。

  它这一声嚎叫,倒是将激动中的老人吸引了去:“小芙,你这只猫咪还真是挺可爱的。是别人送你的吗?”

  小芙垂下眸子,望着怀里不断钻腾不老实的猫咪,宠溺的笑了笑:“它是我在菜市场买来的。”

  “菜市场也卖猫吗?”老人讶异的皱了皱眉。

  “一开始,我也不相信呢,还以为是小狗狗,可是走前一看,才发现原来来是只猫。当时瞧着猫咪太可怜

  我的主人是腹黑[伪综漫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