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 部分(2/2)

加入书签

子。

  这突发的状况,把在场,本已经准备就绪的医生和护士们都吓了一跳。

  “林医生,病人好像还有意识。”李护士惊讶的道。刚才她明明给病人注s了一剂全身麻醉药,那分量绝对能让一名大汉当场倒下,可是这个病人却奇迹般的没有昏迷过去!

  “暂停手术,静待三分钟。”

  林医生是这家医院的老牌医生了,他有几十年的临床经验,类似的情况在数年前也曾经发生过,病人注s了麻醉药之后,神经干处支配的区域,较迟产生痛觉传导阻滞,所以会出现短暂的“清醒”状态。这个时候,只要静待几分钟,病人就会完全进入麻醉状态,手术就能正常进行。

  就在所有的人都静候在一旁,等待小芙进入麻醉状态时。

  杜小芙平放在手术台上的手指,突然弹了弹,敏锐的林医生注意到了一个现象,眉头聚了聚:“李护士,你确定给病人注s足剂量的麻醉药吗?”李护士捣蒜一般的点点头:“我百分百确定!”

  突然,小芙从手术台上坐了起来,灯光下的她,神情有些呆滞:“医生,我要nn。”

  小芙的话,几乎让在场所有的医护人员跌倒,林医生眉头更是皱紧:“李护士,你先带病人去趟洗手间。”

  “是,林医生。杜小姐,请跟我这边来。”李护士也很囧,麻醉后的病人竟突然爬起来说要nn。恐怕这也是医院内,第一例这样的个案吧?

  “谢谢护士姐姐。”小芙甜甜的笑了笑。

  “呃,呵呵,不用客气。”李护士表情很僵硬,她才十八岁耶!这个病人的资料上显示是二十三岁,她才要叫她姐姐好不好?

  两道白色的身影,一前一后走近厕所。

  “二哥!不能再让你这样控制妈咪的身体了,之前你说要nn也就算了,现在还叫这个比妈咪年龄小的护士作姐姐,万一她以为我们妈咪是白痴怎么办啊?”小妹急得快要跺脚了,这个二哥就只会胡来。

  “哎呦,安啦安啦!你们不是让我拖延时间,好让大哥用法力改变妈咪的b超图片吗?现在这个办法就最好不过了!”老二得意的不以为然道,又用妈咪的身体跟护士姐姐聊了起来。

  “哼!你这只小色狐狸!”小妹本想抢着控制妈咪身体,可是她的法力要比二哥弱一些,只好无奈的看着干着急。

  “大哥,你快弄好了没?二哥坏死了,利用妈咪的身体跟人家护士姐姐搭讪呢。”小妹子好转而向大哥求助。

  “呃,我们的眼睛还没长出来,看不见外面东西,只能靠感应。可是这里摆了好多b超图片,不知道哪一张是妈咪的啊。”老大“看”得头晕眼花了,本来以为改图片很容易,没有想到做起来会这么难。

  “那、那怎么办啊?我们法力不够,妈咪的身体不能控制太久的。”

  “别急,别急,我这不正在找啦。”老大嘴里说不急,其实最急的就是他。他可是老大,要保护弟弟妹妹还有妈咪的安全,可不能出岔子的!

  只是它越急,偏偏越是找不到。

  “杜小姐,您好了吗?”在厕所外等了十分钟的李护士,终于耐不住敲了敲门。林医生他们可都还在等着呢,而且下面好有好多个手术要做。

  “呃,护士姐姐,再等等,我就快好了。”老二连忙道,转而问老大“你搞定了没啊?”

  “还在找呢!”老大忙碌在感应一堆的b超图片上,感觉到头越来越晕,脑子里全是一些阴影和黑白图片。

  “杜小姐,您是不是不舒服啊?”李护士的声音,再一次传进来。而且她好像是推门进来了。

  “呵呵,护士小姐,我好了。”被c控着小芙从洗手间走了出来,慌张的露出笑容:“走吧。”

  “您还没有洗手呢!”李护士再一次僵住笑容。

  “啊?”老二从来没有“上过厕所”,当然也不知道,原来便后是要洗手的!“哦,哦!”它尴尬的笑了笑,像是被人抓住自己没有洗手一样,红着脸,c控着昏迷中的妈咪去洗净了手。

  “大哥,你找到了吗?护士姐姐就要带着妈咪回手术台去了。”小妹两边都c不上手,急得团团转。

  “再等等。”老大的声音听起来也很焦急。

  “看来只能再召唤一次狐狸老爸了。”小妹驱动法力,再一次发出召唤:“老爸,我们在幽关岛的xx医院,你快点过来呀!迟一秒,你就再也见不到可爱的我们了。”

  小芙再次回到病房,医护人员的脸色都有些异样,像是看怪物一样看着她。

  “张护士,你来给病人注s麻醉药吧,药量是一剂的三分之一。”林医生看着让他头痛的杜小芙,柔柔太阳x道。

  “是,林医生。”张护士按照吩咐,给小芙又注s了麻醉药。现在的小芙已经处于深度麻醉中,可是她的身体,却仍然由她肚子里的小鬼们c纵着。

  “林医生……?”

  又过了十分钟,小芙还是清醒的睁着双眼,张护士只好求助的望向林医生。

  从来没有病人,这个麻醉剂量下,还麻醉不成功的。

  再这样下去,手术恐怕就没有办法进行了。

  “大哥,狐狸老爸来了!”就在医护人员面面相觑的时候,小妹最先感应到狐狸老爸,兴奋的叫起来。

  “老爸来了?”老大和老二同时惊喜的道。

  “妈咪和我们有救了!”

  ……

  “什么?小芙姐姐不是zg癌,而是怀孕了?”侯在手术室外的阿花,听见医生满带抱歉的话,惊讶得说不出话。

  “那就不用动手术了吧?”阿青也很惊讶,不过还能保持一分冷静。

  “是的,不用了。我们会给病人开一些保胎药,给你们造成麻烦,真是不好意思。这次手术的费用,我们院方会退还你们的。”林医生陪笑着道歉。这是医院出现的第二次这样的状况,把胎位不正的孕妇,诊断为zg癌患者。同样的错误,他们可不能再犯了!

  “那小芙现在怎么样?”阿青往手术室里探了探,却什么也看不见。

  “病人打了麻醉药,暂时还处在昏迷中,你们可以把她带回去,可以在医院等她醒过来。不过,这次麻醉的剂量比较大,可能病人一时半会还不会醒来。”林医生没敢跟病人家属说明情况,这1。3倍的麻醉药量,能让病人睡足一整天。

  “谢谢医生。”阿花才不管它多少麻醉药,只要小芙没事就好了。

  “呵呵,不用客气。”林医生笑得很僵硬,赶紧带着护士逃离了现场。

  ……

  小芙在床上足足躺了三天三夜,把阿花和阿青急得团团转。在第二天,幸福小旅馆就来了一位长的很帅很帅,却有一双蓝色眼睛的客人,他什么也不问,直接就开了小芙隔壁的房间住下。

  因为那位大帅哥的入住,沙滩上的小妹妹更是多了起来,幸福小旅馆的生意也达到了空前的火爆。

  这一天,天刚蒙蒙亮,小芙就被手心传来的一阵酥酥麻麻的感觉挠醒了。

  “老婆,你醒啦?”

  小芙朦朦胧胧的眨了眨黑长的睫毛,她好像听见轩辕祁的声音了?

  “老婆,早安!”

  小芙缓缓的睁开迷蒙的双眼,睡了三天,让她感觉整个人有些晕晕乎乎的,怎么她耳朵里老是回响着他的声音?

  “老婆,老婆……”

  “阿祁?”小芙揉了揉眼睛,又用力的揪了揪自己的耳朵,可是却没有一点痛觉。难怪她一醒来就看见轩辕祁了。

  原来是自己在做梦啊!

  “阿祁……”小芙深情的呼唤他,只有在做梦的时候,她才不会刻意的压制住自己对轩辕祁的思念。分开两个月了,虽然白天的时候,她可以扮作很坚强,可是到了夜晚,到了夜阑人静的时候,她总是一个人偷偷的想念他。

  “老婆,我好想你!”轩辕祁见小芙终于“醒”过来了,长臂一伸,激动的将小芙紧紧的拥入怀中。总算找到她了,总算又能感受到这种把心爱的人拥入怀中的感觉了。

  “祁,我也好想你。”

  小芙以为自己是在做梦,可是为什么这种感觉感觉那么的真是?她还能尝到自己的泪水的苦涩的味道。

  “答应我,不要再离开我,不要再悄悄的躲着我了,好吗?”他的声音嘶哑,带着一丝哽咽。小芙甚至能感觉到他贴着自己胸口的那颗心,跳得有多厉害,就想拼命在追逐还怕流失的东西一样。

  “祁,为什么那天你都不为自己解释一下?”她双手拥着他的脖颈,这句话,她想问很久了。

  咚咚咚咚

  敲门声突然响起,小芙抬头眨了眨眼,感觉身体一软,轩辕祁突然消失了。

  咚咚咚咚

  “小芙姐姐,我们进来咯。”门外传来阿花的声音,门吱呀一声就被推开了,阿青没头没脑的就大步走了进来,一边还唠唠叨叨道:“浪费力气,小芙还在昏迷中,怎么可能听见我们的敲门声嘛!”

  “小、小芙姐姐,醒、醒来了!”阿花惊愕的张大嘴,手一松,端着的盘子哐啷一声落在地上,洒了满地的饭菜。

  阿青刚转过身,就看见小芙坐在床上,直勾勾的望着他们。那晒得古铜色的肤色,一阵白一阵红的,就像画盘里调乱了的颜料。他惊讶的扑了上去,一把搂住小芙,又松开看了又看,清亮的眸子闪烁着光辉:“小芙,你、你、你终于醒来啦!”

  “小芙姐姐,你可把我们给吓坏了。”阿花上前一把拉开阿青,挑着眉儿道:“不准你趁机吃我小芙姐姐豆腐!”

  “嗳嗳嗳!小、小丫头片子,你怎么说话呢,我、我怎么就吃小芙豆腐了?”阿青急得舌头打结,青筋都爆出来了,古铜色的脸上抹着一层红晕。

  “你就有,你就有!”

  “好啦,好啦,你们别争了!”

  小芙刚才的“梦境”被一进来就吵吵嚷嚷的二人,完全给打碎了,她揉了揉被吵得有点痛的耳朵,无乃的叹了口气。不过,看着熟悉的房间,她有点迷惑了。

  “谁来告诉我,这倒是是怎么回事,我已经动完手术了吗?”

  “我来说。”

  “我先来说!”

  二人争吵着,都要做第一个汇报员,小芙再一次头疼起来。

  而此同时,她肚子里的狐狸宝宝们也热闹了起来。

  “大哥,二哥,刚才眼看着狐狸老爸和妈咪就要和好了,这两个大灯泡没头没脑的就冲进来搅局了,你们快想想办法吧。”小妹着急道。

  “妈咪现在肯定很想见狐狸老爸。”老二搭腔道。

  不同于焦急的弟弟妹妹,宝宝老大显得很淡定:“放心吧,这点小事,狐狸老爸肯定能摆平的。我们还是快点修炼法力吧。越早修炼成形,我们就能越早看见妈咪和老爸了。”

  “我早就说嘛!就是小妹,瞎担心!”老二一反之前态度仰起头,不屑的‘漆’一声。

  “二哥最臭p了!”小妹刚从阿花那里学来这个词,并且发现它很适合用在二哥身上。

  “什么呀?”老二不服气道,它是最聪明好不好?

  “本来就是!”小妹翘着刚成形的鼻子,哼一声,立刻跟着大哥开始修炼法力。

  “臭小妹,下一次你鼻子再变不好,不要让我帮忙!”老二很有天赋,连什么都很快,甚至比老大还要快,现在它的狐狸脑袋和尾巴已经成形了,是三个中最快的。但就是,反应好像总比哥哥妹妹迟钝一些。

  “不叫就不叫!我让大哥帮我,哼~!”小妹不屑的皱了皱鼻子,发现鼻子又变形了:“哎呀~!大哥,大哥。我的鼻子又歪了,你快来帮我掰回去。”

  在母体中修炼的时候,对狐妖来说是最重要的一段时间。修炼的成绩,直接决定了它们以后的长相,毛发等级,资质等等,所以一点也不容忽视。

  “哈哈,笨蛋小妹,我说得没错吧!”老二咧嘴大笑,忽然只听卡嚓一声,刚幻化的下巴竟然脱臼了:“哎、哎呀,大哥,我的下、下巴,下巴脱了,快、快来帮我弄回去。”

  “唉,你们两个调皮蛋,什么时候才能不吵架,安安静静的练习啊!”老大无耐的晃晃爪子,虽然它只变出四只爪子,不过它们的用处却很大,是时不时的要帮弟弟妹妹纠正回它们脱位的地方。

  ……

  “老婆~!”

  一道清幽明亮的声音,吸引了小芙还有吵闹中的二人。三人愕然的望向门外,只见轩辕祁身穿一套休闲热夏装,气定神闲的倚在门旁,颀长的身材加上俊美的面容,让人一时间失了神。

  “喂!你叫谁老婆?”

  阿青看见小芙好像是被迷得失了魂,连忙挡在她前面,紧张的道。

  “轩辕哥哥,你是叫我吗?”阿花红着脸,往轩辕祁身边靠。她发现,自从轩辕祁住进来之后,好像总在偷偷的观察她,肯定是对她有意思。她真是捡到啦!居然被这么一个大帅哥相中了!

  轩辕祁温儒地笑了笑,径直越过她,来到小芙床前。

  “老婆,我来了。”

  “小芙是你老婆?”阿花和阿青同时惊讶道。

  “是啊。”轩辕祁望着小芙,温柔的笑了笑。

  “不是!”小芙扫了他一眼,冷声应道。

  “一个说是,一个说不是,那到底是不是啊?”

  “小芙是我未过门的未婚妻。”轩辕祁上前,一股强劲的力量涌上来,阿青不由自主的便往后退。

  “我不是!”

  小芙不知道轩辕祁,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不过,她已经知道了轩辕祁的真实身份,也很清楚自己并不是他的未婚妻,她不过是被他利用来解除封印的工具罢了!她不想再看见他!

  有早上那个梦,就足够了!

  “请你出去,我再也不想看见你!”小芙冷硬的转过身。

  “小芙……”轩辕祁的眉头皱了皱,他知道小芙还是爱着他的,只是还没有原谅他。“小芙都让你出去了,你还不走?”阿青推着轩辕祁,想要将他‘滚’出去,不过他使劲了全力,却半点推不动他。

  “轩辕哥哥,我们出去吧,小芙姐姐刚醒来,就让她好好休息一下吧。”阿花也来推他了。

  轩辕祁望着小芙的后背,叹了口气,跟着阿青和阿花出了房间门。

  他们走后,小芙才缓缓的转过身,直勾勾的望着门口发呆。

  他为什么会来?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来?

  他们的小孩被人设计陷害的时候,他在哪里?她在做手术还怕得要命的时候,他又在哪里?现在,他还来干什么?

  “小芙~!”

  轩辕祁温柔的声音,从空气中传来。他的身体,也慢慢浮现出来。

  “你、你……”小芙惊愕的抓起床单,往墙角缩去。她怎么就给忘记了,他是狐妖,会法力,他要去什么地方,谁还能阻拦得了?

  “老爸加油~!”三个狐狸宝宝在肚子里呐喊着为狐狸老爸助阵。

  “收到!”轩辕祁露出一个必胜的笑容。

  “小芙,我们之间,有些误会。”轩辕祁向小芙走前一步,小芙闪缩着往墙角退一点。

  “九妹的话,你不能全信。”

  “我不想听,事情都已经过去了,说再多也没用了!”宝宝没了,她的心也被伤透了,他们不可能再回到从前了。

  “你必须要听!”他跨前一步,坐在她床边,紧紧握住她的手:“小芙,我是真心喜欢你的,并不像九妹说的那样,只是为了利用你。”

  “她是你的九妹,怎么可能说谎来骗我?”

  “因为九妹她恋爱了,她爱上了猫妖,就是应乐天。为了他,她甘愿做一切,包括出卖我。”轩辕祁同样很痛心,那一天之后,他就没有见过九妹了,不知道她现在跟猫妖生活得怎样了?

  小芙凌乱的摇了摇头:“你们之间的事情,好复杂,我不懂!我只问你一句,是不是你像九妹说的那样,我真的可以帮你解除封印?”

  轩辕祁拧了拧眉,他知道小芙这样问,就表示他们之间还有希望,但是他的回答肯定只能使他们的关系变得更糟。

  “不用说了,你的表情已经告诉我一切。”看着轩辕祁犹豫的样子,小芙就已经猜到了答案。

  “小芙,你能听我解释吗?”轩辕祁紧握住小芙想要退缩的手,目光柔和:“自从在菜市场上,你把我从商贩子手中买下来,我就喜欢上你的单纯和善良。其实,在狐狸界来说,你的相貌并不出众。可是,我却渐渐发现,你身上有种独特的魅力,让人情不自已的就被你吸引。”

  小芙皱了皱眉,这算是恭维人的话吗?

  “自从被你亲吻之后,我就发现夜晚的时候,我能变成人的模样了。那时候,封印就已经被解除了。但是我已经离不开你,跟你发生关系,并不是想要利用你,纯粹是我情不自禁。”

  “是吗?”

  他真诚的眼神,炽热的话语,让小芙白皙的脸,渐渐染上一层红晕,微微发烫。

  “老婆,你想想看,如果我真的只是利用你的话,又怎么会不停的找你,请求你原谅呢?”轩辕祁拉着小芙的手,放在唇边,温柔的印上一吻。

  “你刚才说的话,一句都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