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 部分(1/2)

加入书签

  小芙深吸了一口气,蹑手蹑脚的从王妈脚畔跨过去,又轻轻的带上门。

  “站住,你往哪儿跑~!”她刚举步踏下第一级阶梯,王妈的声音就从身后传来。小芙低垂着脑袋,倒霉!还是被发现了?

  她认命的回到王妈面前,抬眸是地才发现王妈还是紧闭着双眼,嘴巴不停的搅动着,还流着哈喇子。小芙松心的笑了笑,原来王妈是在说梦话呢!

  这下小芙不再客气了,拔腿匆匆的奔下楼,奔向大门,开了门,速速的逃离,动作一气呵成。

  不过,到了别墅外,望着长长的水泥山路,小芙犯了难。

  这里是半山区,怎么可能招到车啊?

  小芙焦急地望着山路的两边,希望有的士经过,又不时的回头探望,生怕王妈发现她离开了,会追出来。山上的夜晚吹着山风,冷飕飕的,小芙不禁打了个冷颤,连肚子好像也冷得翻滚了起来。

  “宝宝乖,有妈咪在,不冷不冷。”小芙吹了口暖气在手上,反复搓着手心,直到搓热了,才放到肚子上,轻柔的按抚。

  肚子果然很快就不再翻腾了。

  “真是乖宝宝。”小芙笑了笑,好像也听见了肚子里的宝宝的笑声似的。

  “怎么还没有车子经过呢?”小芙翘首望着远处的路面,一脸的期盼。

  不久,蜿蜒的山路上,终于亮起了一道车灯。

  车子来了吗?小芙闭上双眼暗暗祈祷,希望是辆的士,千万要是的士!

  “哇~!真的是的士!”小芙偷偷的眯出一条细缝,观望着路的尽头,果然看见一辆黄色的士开了过来,还打起了空车的牌子。她雀跃着伸手拦下车子。

  “师傅,麻烦xx路xx街xx号。”

  “好咧~!”司机师傅看上去心情也不错。

  “师傅,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会上这别墅区来呢?”车上无聊,小芙开始跟司机师傅聊了起来。

  “哎呀!这说起来小姐你可能会不信。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我开到这山脚下时,就有种想开上去的冲动,像是有人在召唤我一样。这不,一上来,就招揽到生意了。”司机师傅笑着道。

  “是这样啊。”小芙扬了扬眉,同样也觉得很神奇。

  不过,刚才还很安静的肚子,现在又开始翻滚了起来,但是她却没有一点不舒服的感觉,反而很喜欢这种带着热闹的感觉。

  “小姐,到了。”

  “谢谢你啊,师傅。”付了车费,下了车。小芙带着沉重的心情,抬头往自己的楼层望上去,发现那里亮着灯。

  她的心倏然一紧,不知道是刚才走得急忘记关灯,还是他已经回来了?

  脑海中不期然的浮现那血腥的一幕,她的身子开始轻微的颤抖,他真的是杀人不眨眼的妖怪吗?

  “咦?小芙是你吗?你可算是回来了!”楼下的张妈发现小芙,一脸紧张的将她拉过来。

  “张妈,您找我啊?”

  “哎呀,是人阿祁,找了你一个晚上!你到底跑哪去了?告诉张妈,是不是你们闹别扭了?还是那小子欺负你了?我帮你教训他去!”张妈见小芙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纶起袖子,说风就是雨的,真要找轩辕祁去算帐。

  “张妈,不是的,他没有欺负我。”小芙赶紧拉住了张妈。

  “您先在屋子里坐着,哪儿都不要去,等我回来再说好吗?”如果轩辕祁真的是一只坏妖,那同住一层的张妈还有其他的人,都可能会受害。

  “呃,那也行,你先上去,跟他好好沟通。”张妈这急性子,终于被小芙按下。

  ……

  小芙按着心中的激涌,上了二楼。

  如果不当面问清楚,她怎么也不会甘心。刚想掏钥匙,门已经开了。

  轩辕祁就站在那里,幽蓝的眸子,深切的望着她,浓郁的眉头皱成深深的川字。小芙身子一颤,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不敢看他的眼睛,怕自己会陷入其中。

  “你去哪里了?”

  轩辕祁感应到九妹的呼唤后,就匆匆应召而去,可是却找寻不到九妹的踪迹。他心中隐隐有不安的感觉,便连忙的赶了回来,却发现小芙不见了。短短的几个小时,他发疯似的几乎把a市翻遍了,却仍旧找不到她。他怕她回了家,所以又飞赶了回来,一步不敢离开的在家里等她。

  直到听见她熟悉的脚步声。

  小芙低垂着脑袋,没有回答,身心一直在颤抖。

  轩辕祁终于按耐不住,奔上前,将小芙紧紧的拥入怀中。

  天哪!

  为什么刚才他会有一种强烈的,即将要失去她的感觉?

  他真的好担心、好害怕,直到将她搂在怀中,依旧止不住的慌乱的心跳。这个纤细的人儿,就像个易碎的瓷娃娃,一个不小心就会把她捏碎,会失去她一样。

  “老婆,你很冷吗?为什么一直颤抖?”

  发现小芙的不对劲,轩辕祁稍微松开了怀抱,伸手探了探她的额头,冰凉得让人心疼。他拥着她进了屋,给她泡了杯热开水,又连续问了好几个问题,可是小芙就像是失了魂一样,怔怔的,眼神失了焦点。

  “告诉我,这几小时,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感应不出她的情绪,也读不出她的心。看见小芙失魂的样子,轩辕祁感觉自己快要发疯了。

  “小猫咪还在你那里吗?”

  “嗯?”

  轩辕祁没有想到,小芙开口第一句就是问这个。心中咯噔一下:“在,在啊。”

  “请你把它还给我吧。”小芙努力了很久,才尽量将自己激动的情绪压制住。

  “为什么?”感觉烃不妥的轩辕祁,警觉的亮了亮幽蓝的眸子。他发现小芙有点不对劲,从回来到现在,她就没有正视过他。

  “你、你不能伤害我的小猫咪。”小芙咬着牙齿,搅着浅色的荷叶裙摆。

  轩辕祁眸底锐利一闪,就像深邃的湖面被风吹过一般:“我为什么要伤害它?你是不是听见什么了?”不然为什么她会突然这样问?

  小芙悠然抬起头,一双幽亮的眸子中闪烁着晶莹的泪水:“我都看见了,我全都看见了。你、你是狐妖!刚才在鬼村,你还吸食人血。可是,可是猫咪是无辜的,求你把它还给我吧,千万不要伤害它!”

  鬼村、吸食人血?

  轩辕祁倒吸了一口凉气。

  他好像有些明白了。

  那些人利用九妹的传声,将他支走,然后又带小芙去看他们制造的假象,他们的目的很显然,就是想揭穿他的身份,并且嫁祸罪名给他。

  “是谁带你去鬼村的?你相信他们的话?”轩辕祁紧紧的抓住小芙的手,靠向自己的胸口。

  “祁,我只问你一句,你、你真的是狐妖吗?”小芙紧紧的盯住轩辕祁,多么渴望从他嘴里得到否定的回答。

  轩辕祁咬了咬牙,知道自己的回答肯定会让误会,不过还是点了点:“没错,但是……”

  “我不要听但是!”小芙厉声打断他的话,“祁,你不能一错再错了,求你不要再伤害无辜好吗?”小芙无助的抽开手,掩面而泣,她怎么会爱上了一只坏狐妖?

  那种要失去小芙的感觉越来越浓,紧紧的将他圈牢,轩辕祁感觉自己快不能呼吸了,他紧紧的握住她的手,深深的凝视着她:“如果我说,你在鬼村看见的那只狐妖不是我,你会相信我吗?”

  小芙瞠大挂着泪水的眼睛,疑惑的望着轩辕祁。

  “我可以指天发誓,这整个晚上,我都在找你,该死的就是没有想到,你会去了鬼村。那里我根本就没有踏进一步。老婆,你一定要相信我!”

  轩辕祁真诚的眸光,刺动了小芙的心。

  她想起了他们曾经的种种美好时光。

  “你真的没有去过?可是,我刚才明明看见你了。”虽然她一千个一万个不希望,他会是个杀人不眨眼的狐妖,但难道亲眼看见的事情,还会有假吗?

  “你只是看见我吗?”轩辕祁拉着小芙的手,转身一变,突然变成楼下张妈的样子:“你看,你现在不是也看见我变成张妈了吗?”

  小芙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眼睛瞠得不能再大了。

  “那、那那个吸食人血的狐妖,真不是你?”意识到这一点,让小芙高兴得几乎要大叫。

  “肯定不是我!”轩辕祁变回原来的模样,微笑着将小芙拉入怀抱中。

  小芙窝在轩辕祁的怀抱中,感受着他的轰然心跳,还有他熟悉的体香,心情很复杂。虽然只是几小时,但是她却感觉像是一个世纪那样漫长。想到不能跟他在一起,她觉得人生像是已经没有了意义。

  她想,她应该是深爱上他了。尽管他是只狐妖。

  “可是,为什么他们要变成你的样子骗我呢?”这点她还是想不通啊。

  “这就不清楚了。是谁带你去鬼村的?知道是谁,也就能顺藤摸瓜的得出他们的目的。”他也绝对饶不了那个人!

  小芙被他眸中那抹凶狠的目光震了震,知道他一定很生气,在还没有弄清楚事情之前,决不能把妈咪供出来!她垂着头道:“呃,是我自己去的。”

  “是吗?”轩辕祁挤了挤眉,他这个主人,每次一撒谎就不敢看对方的眼睛。现在的她,都快要把眼睛埋进鞋子里。

  ……

  “小芙,快离开这只狐妖!”

  就在小芙冰释前嫌的时候,应乐天突然神奇般的出现在门口。

  “应大哥?”小芙从轩辕祁怀中松开一些,惊讶的望着神色慌张的应乐天。轩辕祁则是一把将小芙拥入他保护的怀中,来者不善,况且应光天只是心怀鬼胎的猫妖,他可不想让主人再被人利用,或是受伤。

  “小芙,这只狐妖诡计多端,你千万不要信他的话。”应乐天一脸义愤真膺。

  “应大哥,这之间,可能有什么误会?”虽然不知道应大哥怎么会知道轩辕祁的身份,但是她现在已经相信轩辕祁是无辜的,自然要帮着他解释。

  “应乐天,你到底想说什么!”轩辕祁冷冷睇过应乐天,眸中有着不加掩饰的厌恶。

  “小芙,你知道为什么你养的猫儿,从季氏的六十二楼摔下来却安然无恙;为什么它身上被剪掉的毛,一天之间就长出来;为什么它总是做一些神奇古怪的事吗?”

  “嗯?”小芙瞠大眼睛,这跟她的猫咪什么事?

  轩辕祁脸色越来越绿,这些事情,他正打算跟小芙解释,却被应乐天抢先了一步,此刻的他,真恨不能狠狠地教训这个家伙一顿。

  “因为你的猫儿,就是你身边这只狐妖变的!刚才我说的种种,都是因为因为它会使妖法!”应乐天唇角挂着一抹不同于常的冷笑,锐利的眼神像刀子一样刮过轩辕祁。

  “什么!”小芙感觉自己的心跳漏了一拍,定定的转身望着轩辕祁。“它、它、你、你是小猫咪?”

  怎么会这样?

  小猫咪竟然就是轩辕祁?轩辕祁就是她的小猫咪!

  这个惊天的发现,让小芙樱桃小嘴儿张成大大的o型,几乎能塞进一个小拳头了,眼睛也睁得像个铜钱一样大。

  “祁,应大哥说的都是真的吗?”

  轩辕祁聚眉点了点头,并没有否认:“小芙,这些事情,本来我一早就应该告诉你的,但是一直都没有寻找到合适的机会,所以就拖到了现在。”

  他松开小芙,退开几步,转身一变,立刻就变回了狐狸身。摇晃着尾巴,围着小芙嚎叫一声:“嗷呜~!小芙!”

  “唔~!”

  小芙捂住自己的嘴,不敢相信,自己日夜共处的男人,居然就是自己领养的那只小猫咪。难怪她从来没有看见他们同时出现过,也难怪她在第一次看见轩辕祁的时候,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原来,他们根本就是同一只狐!

  “小芙,还有一些事情,我想,应该让她来告诉你。”应乐天退开一步,身后站着一个清艳美丽的女人。她一直低着头,不过仅从露出的一片玉容,就能看出她绝对是一个的那样单纯只是想要利用她。

  可是,它又跳又蹦,又转圈圈的行为,组合起来却很怪异,小芙看不懂它想要表达什么。但很明确的一点是,它承认了它九妹的话,却连一句解释的话都没有。

  “九妹,这里就交给你了。”应乐天见效果达到,唇角勾起一抹阴冷的笑容,上前扶着神情恍惚的小芙:“小芙,我们走吧。伯母正打电话四处的你呢。”

  而轩辕玖点了点头,变回狐狸身守在轩辕祁身边。

  小芙最后望了她的小猫咪一眼,眸凄哀带着期待,她希望它会解释。可是,轩辕祁的“沉默”却让她绝望了。

  难道,她真的爱错人了?

  “走吧,小芙。”应乐天挡在二人中间,拉着依依不舍的小芙上了车。眼底始终带着一抹得意之色,轩辕祁这个大障碍,终于被她踢开了,也不枉费他一个月来的辛苦筹谋。

  ……

  一路上,小芙都处在恍惚之中,直回到别墅,躺在床上,她终于忍不住落泪了。

  心狠狠的绞痛着。他是狐妖,她接受了,他说他没有吸食人血,她也相信了,可是为什么到头来,却只换来他无情的利用?他甚至不为自己的行为解释一句!

  小芙凄惨苦笑了笑。

  她想起那一天在季氏回家的路上,他说她才像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她现在终于明白了,轩辕祁说的没错,她就是一个笨蛋大馅饼!  。。

  这段时间,肚子里的宝宝似乎很听话,静静的没有闹腾。沉寂在悲痛的小芙,也几乎遗忘了它的存在。

  她躺在床上,眼睛睁得大大的,却失神的没有焦点。

  房门外,被训斥了一顿的王妈再也不敢怠慢,打醒了十二分的精神,站在门口盯梢着。

  另一间房内,空气就像是被凝冻的冰霜,应乐天慵懒的坐在价值不菲的红木摇椅上,冷冷的斜睨着站在跟前的人:“如果不是我警觉,把溜走的杜小芙哄回来。我辛苦筹谋了一个多月的计划,恐怕,就要被你的粗心给破坏了!”

  董知舞一脸惶惶之色,手脚都在颤抖:“我、我做错了。以后我一定牢牢的看严她,绝对不会让她踏出别墅一步!我保证会在明天九点之前,把小芙带到医院去做人流,绝不会再出现今天这样的状况了!”

  “哼,最好是这样!否则,就别怪我对你在美国的丈夫和儿子不客气!”

  应乐天冷冷的翘起一边唇角,董知舞是他计划中的一枚棋子。她是杜小芙的后母,利用她,可以完成很多他不方便出面的事情。比如带杜小芙去看他们制造的假画面,比如带杜小芙去做人流。

  “猫精大人,我一定会妥善的按照您的吩咐去办,请您千万别伤害他们啊。”

  董知舞吓得双腿发软,儿子就是她的命根子,为了他,她可以不惜一切的出卖小芙,如果有必要,她甚至可以为了儿子取掉杜小芙的性命!反正她从来就没有喜欢过这个前夫的小孩,之前那些忏悔话,不过是为了获取她的信任才说的。

  “同样的错误,如果你再犯,我保证你美国的亲人见不到明天的太阳。”应乐天站了起来,从手心幻化出一包药,递给董知舞:“如果明天她不肯去医院,你就想办法,让她吃下这些打

  我们系列全文阅读

  胎药。”

  杜小芙腹中的狐妖,会对他们的计划很不利,必须除去!

  “我明白了。”董知舞了然的点点头,手心依旧颤抖着。

  ……

  某种不知名的力量,将应乐天他们这番对话,一字不漏的传入了杜小芙的耳中。

  小芙整个身体都在剧烈的颤抖,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耳力突然变得这样强,但是应乐天和新妈咪的对话,让她既寒心又恐惧。

  应乐天竟然是猫精?而他竟然威胁妈咪,想要把掉她的胎!

  连身边最亲近的人都利用她,甚至不惜一切陷害她。

  她听见一道清脆的碎裂声,心中那个美丽的世界,瞬间被击碎了!

  小芙抚摸着肚子,心又酸又痛:“宝宝,妈咪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身边的人要这样伤害妈咪?妈咪不应该带你来到这个世界,你还没有出生,就有那么多的人想要害你。”

  咚咚

  敲门声响起。

  小芙赶紧擦去了眼泪,埋入被单中,佯装睡着了。

  “小芙,妈咪知道你今天受惊,所以特地让王妈给你煮了一碗定惊汤。”董知舞看见小芙睡着了,故意佯装不知的推了推她,扶着她坐了起来。

  “来,妈咪已经把汤吹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