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 部分(2/2)

加入书签

 凤得天下 女强吧

  经过这次的事,轩辕祁有种很强烈的冲动――他想要把自己的狐狸身世告诉主人。他不想再这样偷偷摸摸下去,他想要光明正大的担起保护主人的责任!

  “小芙,有件事,我一直隐瞒着你。今天,我想我应该把事情告诉你。”饭后,轩辕祁握住小芙的双手,正色道。

  是时候该跟她坦白一切了!

  主人是个深明大义的人,只要他态度虔诚的,把这十几年的境遇,都告诉主人,她应该能理解他的。

  “祁,你要跟我说什么?”小芙眨动着好看的黑帘,眸子一闪一闪的望着他。

  轩辕祁并没有着急着说身世,而是先紧紧握住了小芙的手,幽蓝的眸子深深的凝着她:“在我说这件事之前,请你一定要相信我,我并不是有心要瞒着你,只是事情一下子就发展到现在。”

  嗯?

  小芙眨了眨眼,渐渐意识到,事情似乎很严重?

  “我其实是……”

  轩辕祁刚张口想要坦白,空气中突然传来九妹的传心呼救声:“七哥、七哥快来救我!”

  九妹出事了?

  轩辕祁脑子一轰,面色拧紧,握着小芙的手,松了松,又握紧:“小芙,我现在有点急事要去处理,你在这里等我,不要走开,我很快就会回来的!”

  情况紧急,轩辕祁说完,用法力转个身,就立刻消失在空气中。

  “轩、轩、、、”小芙伸了伸手,想要叮嘱他小心一些,没有想到他偌大的人,就这样凭空消失了?!

  “轩、轩、鬼哇~~!”小芙瞠大眼睛,惊慌的连连后退好几大步,纤细的身子抵着墙壁,瑟瑟发抖。

  轩辕祁居然、居然是只鬼?!

  [扑倒一只狐狸:048章  狐狸身份被识穿了]

  怎、怎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小芙整个人都惊呆了,身子不住的颤抖,跟她朝夕相处了一个多月的轩辕祁,竟然是一只鬼!

  小时候李妈给她讲的各种恐怖鬼故事,还有那天在鬼村,见到的青面獠牙的夜叉鬼,一股脑儿的全部涌现出来。

  她想叫又叫不出来,想哭也哭不出来。

  就在她最惊恐、最彷徨无助的时候,门铃突然被人按响了。

  小芙身子剧烈一颤,死死的盯住木门,一步步往后退,不会是他又回来了吧?

  叮咚叮咚

  门铃响得很急,小芙感觉自己的心强烈的收缩,都快要跳出来了。

  “小芙,你在家吗?是妈咪呀~!”门外,传来董知舞纤细带着焦急的声音。

  “妈咪?”小芙瞠大了眼睛,身子不再颤抖,呆了半秒,才反应过来的跑到门口,瑟瑟的打开一条门缝,往外看。门外,站着的果然是新妈咪。

  “妈咪~!”小芙松了一口气,打开门,立刻投入董知舞的怀抱中。

  在她最害怕最无助的时候,能够见到亲人,真是太好了!

  “小芙,怎么了?”董知舞搂着怀中瑟瑟发抖的小芙,一脸关心道。

  “妈咪……”新妈咪关心的声音,让小芙鼻子一酸,滚烫的泪水簌簌地落下来。她该怎么跟妈咪讲,她的未婚夫轩辕祁其实是鬼?连她都接受不了!

  “小芙,他在这里吗?”董知舞四处探望了一下,灰黑的眸子,亮起警戒的颜色。

  小芙眼神涣散,怔怔的摇了摇头。

  “妈咪告诉你一件事,你千万不要太激动。其实,轩辕祁他并不是人!”董知舞神色阴沉道。

  小芙噙着泪水,惊愕地望着新妈咪,她也知道了?

  “妈咪的话,你可能暂时不会相信。不过,你跟妈咪来,看到那一切,你自然就会相信了。”董知舞见小芙惊住不说话,以为她是被吓到了,拉着失魂的她下了楼上了车。

  “妈咪,你、你为什么带我来这?”直到下了车,小芙才从恍惚之中,缓缓地清醒过来。却发现新妈咪正拉着自己走进槐树村,就是鬼村。她的身子又开始颤抖起来。

  “嘘,妈咪带你去看一样东西,别出声。”董知舞拉着她轻蹑蹑的往前走。

  小芙实在不想再踏进这条村子,这里有太多的恐怖记忆,让她全身都很不舒服。

  这里大概已经没有人住了吧?四周黑漆漆、死一样的沉寂,借着淡淡的月光,还能辨别一点点放光的路面。

  “喵呜……”

  不知道是哪里来的野猫子,在阴暗处,亮着一双幽蓝的眸子,阴森的嚎叫一声。远处还传来一阵呜呜的声响,声音很是惊悚,像是鬼哭狼嚎一般。

  “妈咪,我怕。”小芙拉了拉妈咪的衣袖,这里好恐怖啊,她想回家。

  “别怕,有妈咪在呢!”董知舞牵紧小芙的手,一步一步往前走,她心里也有点发毛,只是强迫着自己镇定。

  “就在前面了。”董知舞用手指了指前面一个小亮处,略带兴奋道。

  “妈咪,你带我来要看什么?”小芙现在整个身子都在颤抖,上一次,也是在这里,假阿丽也是这样牵着她的手,然后就把她一个人扔下的。所以,她紧紧地拽住了新妈咪的手,生怕再一次被人扔下。

  “嘘……,你看!”

  “嗯?”

  小芙顺着新妈咪手指的方向望过去,只见巷子外,一块光亮的空地上,跪着三四个年龄不等的男子,他们都被人用粗麻绳绑住了手脚,脸上都带着惊慌和绝望。

  “狐仙饶命啊!”

  “狐仙饶命啊~!”

  ……

  原来,刚才她听见的那阵呜呜声,就是这群被堵住口的人,发出的。

  小芙眼睛瞠得不能再大,身子抖得更加厉害。这、这里除了鬼,还有狐仙?难怪整个村子那么冷寂,大概大家都已经被吓跑了吧?

  一只人身狐面的妖怪,从黑暗中走出来,背向着小芙他们,抓起地上一个人,对着他脖子,就撕咬下去。

  那人惨叫了一声,殷红的血,从他脖子里喷出来,溅了一地。

  其余的两人,看见这情形,开始惊慌大叫,纷纷往后躲。却被狐妖堵在后面,一个个将他们的血都吸干了。

  “唔~!”

  小芙嘴张成一个大大o型,刚想要大叫,就被董知舞捂住了嘴,黑长的睫毛一眨一眨,瞳孔里全是惊悚的神情。

  她双手颤抖着握住董知舞的手,僵硬的转过脸看她。董知舞则拼命向她摇头使眼色,让她不要出声。纤手又指了指里面,示意她继续看下去。

  那只狐妖,扔下刚刚吸完血的一个男人,那男人立刻就迅速的衰老,最后只剩下一副白色的骨架。

  而狐妖,却因为吸食人血,身体罩上一层金黄色的光芒,身后的大狐狸尾巴渐渐隐去,狐面也慢慢的幻化成人脸。他转过身,走回黑暗之中,刚好被小芙他们看到他的侧脸。

  只是看一眼,小芙就认出了他。

  那侧脸的俊美弧线,浓郁的眉峰、挺毅的鼻梁、厚厚的红唇,还有他颀长的身体,一切的一切,她都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他的身体每一寸,或许都还留着她手心的温度。

  可是他却用这个身体,用他那双手,去残害无辜的人类!

  轩辕祁~!

  轩辕祁~!

  小芙心里不断的喊着这个名字,心一阵阵的揪痛。

  董知舞拉着浑浑噩噩的小芙,从鬼村偷偷的逃跑了出来,上了车,她的手还因为害怕,而不停的抖动。小芙反而平静了下来,只是双眼始终痴傻的盯着路面,眼神涣散。

  “小芙,你没事吧?”董知舞轻轻的推了推小芙,她却没有任何反映。

  董知舞愧疚的拖着小芙的手,道:“妈咪也不想带你来看这些,刺激你的。但是,妈咪又实在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天天跟一个吸血狂魔在一起。”

  “听妈咪的话,赶快离开那个男人,不,是离开那只狐妖。妈咪都想好了,你暂时从原来的地方搬出来吧,要是你愿意,就到妈咪这里来住。原来那份工作,也不要干了。妈咪可以养你。”

  董知舞的话,小芙一句也没有听进去,大脑就像浆糊一样,全搅在一起了。

  原来,他竟然是一只邪恶的狐妖!

  所以,一直以来,他从来没有带她去过他家,也没有带她去见过一个他的亲戚朋友?

  她想起跟轩辕祁的,初次相遇、初吻、初…夜,想起他们种种的甜蜜瞬间、他的温柔、他的善良……

  这些,难道都是假的?

  董知舞开着车,回过头望着精神恍惚的小芙,唇角溢出一抹不易察觉的笑容:

  “小芙,还有一件事,虽然妈咪不忍心,但还是必须跟你说。你肚子里怀的孩子,可是狐妖的后代啊,是孽种~!,我们千万不能让它留下,明天你就跟妈咪去医院把它拿掉吧。”

  扑倒一只狐狸 049章 狐狸宝宝没了

  “拿掉孩子?”

  还沉寂在悲伤中的小芙,像是被人当头一棒似的,脑袋嗡的炸开,纤手不自觉的抚摸着肚子,就像是在抚摸着她可爱的宝宝一样。

  “当然了!”董知舞开着车,说着早已准备的词:“刚才的情形你也都看见了,那些无辜被害的人,有多惨!难道你想生下一个像刚才那只狐妖一样,吸食人血的妖怪吗?”

  “妖怪……”

  小芙轻轻的抚摸着肚子,喃喃的重复着新妈咪的话,她的孩子是妖怪?也要吸食人血?

  “恶……”

  突然,一阵强烈的恶心感传来,小芙忍不住探出车窗,吐了起来。

  董知舞赶紧停了车,轻轻的拍着小芙:“害喜害得很厉害吗?”

  “没事。”小芙摇了摇手,还是什么都没有吐出来。

  她慢慢的坐回了位置上,一手轻柔的抚摸着肚子,是宝宝知道她想要拿掉它,所以在抗议吗?

  “不行,看你吐得这么厉害,简直就是活受罪,妈咪看着都心疼。干脆妈咪今晚就带你去打掉它吧!”董知舞皱着眉心,望着辛苦的小芙。

  “恶……”

  她的话刚说完,小芙又感觉到一阵强烈的恶心感传来,再也忍不住的直接就吐了。这一次有吐出一些酸水来,不过全都吐在了一旁董知舞的身上。

  “哇呀~!这、这……”

  董知舞捏着鼻子,眉头紧蹙,想要发作,又强忍了下来,从车头一旁抽出几张纸巾,擦了擦身上的污秽:“这孽种,我看你还是早点拿掉吧!”

  “恶……”

  她的话刚说完,小芙又忍不住,酸水吐了她一身。

  “哎呀~!你、你是存心跟我过不去啊?”董知舞终于忍不住发作道,这下子,吐得连她手背手心上都是了。

  吐了这一次之后,小芙感觉身体舒畅了很多,只是见新妈咪被自己吐得全身脏兮兮的,她真觉很过意不去。

  “妈咪,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小芙紧张着抽出十几张纸巾,帮新妈咪擦拭着。

  董知舞皱了皱眉,推开小芙的手:“算了算了,这也不能怪你。我现在这个样子,也不能陪你去医院了。这样吧,妈咪先带你回家,明天再陪你去医院。”

  “哦。”小芙见新妈咪好像生气了,不敢再说什么。

  只是很奇怪,这阵恶心感,来得快,去得也快,现在她感觉舒适很多了。

  “咦,妈咪您这是去哪?”她家不是应诺往左吗?怎么妈咪的车却往右开?

  “傻孩子,你忘啦?妈咪不是说过吗,从今天起,你就跟妈咪暂时住一段时间。”董知舞面带微笑,眼角的褶皱,不小心暴露了她的年龄。

  “嗯?”

  董知舞的话,把小芙带回了刚才残酷而血腥的一幕。

  她实在不能相信,温柔如他,竟然是只狐妖,而且还是吸食人血的冷血狐妖!

  “啊~!我的小猫咪!”

  小芙忽然整个人,从座位上弹跳了起来。她相依为命的小猫咪,前些天就被轩辕祁带走了,说是让他的助理代为照顾了,这么多天,她一直都没有看见小猫咪的踪影,会不会也被狐妖吃了?

  不会的,不会的!

  小芙拼命的摇摇头,不让自己去想这个假设性问题。

  “什么猫咪啊?现在这个时候,你还管什么猫咪啊。”董知舞并没有停下车来,反而开得越快了。

  “不是啊,妈咪。那只小猫咪是我从菜市场买来的,我真的很喜欢它,我不能扔下它不管的。”一想到小猫咪的可爱模样,小芙的心就揪着痛,小猫咪千万别有事啊!

  “你那么喜欢猫,妈咪明天给你买一只就是了。”董知舞眉心扬了扬,这个前夫的女儿从小就喜欢养小动物,想不到长大了还是没有什么改变。涂着艳丽唇膏的嘴角,微微向上勾了勾。

  “不一样的,那只猫咪跟其它的猫咪不一样,它很有灵性的。”小芙急得眼泪都快要掉出来,如果轩辕祁真的灭绝人性,连猫儿也不放过,那她的小猫咪不是很危险吗?

  “不行!”董知舞冷声拒绝她:“现在回去,太危险了。”

  “可是,妈咪……”她不能没有猫咪啊。

  “坐稳了!”董知舞脸色一敛,踩下油门,车子就往她住的地方,极速奔去。

  ……

  “这里就是妈咪家了。”下了车,董知舞牵着小芙的手,指着一栋造价不菲的别墅道。

  小芙望了眼装修得金碧辉煌的别墅,还是提不起一点精神,心中某个最柔软的地方,依旧被牵扯着。

  新妈咪的家很大,但是却很冷清,只有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保姆。

  “我丈夫和儿子,现在都在国外。”董知舞望着小芙,解释性的道。

  小芙僵硬的提了提唇,算是回应。

  “这间就是你的房间了,你忙一天也累了,洗洗睡吧,别想太多啊。妈咪身上脏兮兮,先去洗澡,就不陪你啦。”董知舞招呼着小芙进了房间,就匆匆忙忙怕回了自己的房间,去清洗一身的秽物。

  望着这件中性化设计的房间,小芙感觉强烈的不适应。

  虽然这里豪华精致,可是比较起来,她还是更喜欢自己那个有些凌乱的温暖小窝。

  “小猫咪,你现在在哪里?他有没有欺负你?”

  小芙信步躲到落地大玻璃窗旁,妈咪的别墅位于半山区,是观看a市的一个极佳位点。在这里,她能清楚的看见三分之二的a市的夜景。

  满城华灯耀目,小芙却感觉前所未有的孤单和寂寞。

  这里越是冷清,她就越是想念小猫咪,越是想念她那个温暖的小屋子。

  “我要回去找小猫咪~!”几乎是一瞬间的事,小芙突然振作起精神,粉拳握得紧紧。她不能抛下小猫咪一只猫,她还要回去找轩辕祁问清楚,她无论如何也不能相信,他会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妖怪。

  或许,或许,这其中有什么隐情?

  趁着妈咪在洗澡的时候,小芙从房间里偷偷的溜了出来,小心翼翼的下了楼梯,刚想要直奔门口,王保姆却像是幽灵一般,突然蹦了出来:“小姐,您需要些什么吗?”

  “呃,我、我有点不舒服,想倒杯水喝。”小芙被吓了一跳,很快又镇定下来,黑溜溜的眼珠子转了一圈,微笑的撒谎道。

  王保姆皮笑r不笑的挥手,做个请的姿势:“小姐请跟我这边来。”

  “嗯?哦!”小芙吞了吞口水,眼角扫向大门,只差那么几步了。

  “小姐,以后要喝水,吩咐王妈一声就行了。”王保姆将小芙带到偏厅,递给她一杯温度适中的开水,面色沉冷干练。

  “谢谢王妈。”小芙轻抿了一小口,本来只想做个样子打发王妈,不过她却发现这水很清新,带着一丝甜甜的味道,非常好喝,她上了瘾一样的一口气喝光了整杯水。

  “这水好好喝哦。”小芙甜甜的笑了笑,发现自己开始犯困,眼皮子都快睁不开了。

  “小姐也累了,让王妈扶着您上楼歇息一会儿吧?”王妈不等小芙答应,就上前来扶着摇摇晃晃的她,往楼上走去。

  “可、可是,我的猫咪。”妈奇怪哦,刚才她明明还很精神的,怎么突然就犯起困来了?好像就是从喝了那杯水开始的吧?

  “太太吩咐了,小姐您怀孕了,不适合到处走动,先到床上躺一会儿吧。”王妈扶着小芙上了楼,又伺候着她躺下,给她盖上了被单。又在房间里待了半个小时,确认小芙真的熟睡之后,才翘起一边唇角,微笑着退出了房间。

  “都办妥了吗?”董知舞早已经等在房间外。

  “太太您请放心,我在她的水里放了三颗安眠药,准保她这一觉会睡到明天拿胎之后。”王妈眼角亮起一抹邪恶的光芒。

  “做得好。”董知舞冷笑一声,“为防万一,你今晚还是不要睡了,就守在她房间外,千万不要让她走出这房间半步。”

  “知道了,太太。”王妈恭敬的点头,立刻搬了张凳子,坐守在门外。

  小芙睡得迷迷糊糊的,感觉天地都好像在旋转,血y潮着胃在倒流,又被输送回去,胃里什么东西翻腾得很厉害,一阵强烈的恶心感涌上来,她突然醒过来,冲入房内的浴室中,大肆的呕吐,全吐出一些苦水来。

  吐完之后,她感觉整个人都清醒了很多,不再昏昏欲睡了。

  “好奇怪喔,我怎么突然睡着了?”小芙拍拍自己的脑袋,从浴室里出来,凝思片刻之后,才觉醒道:“呀~!小猫咪!”

  小芙匆匆的打开门,才发现王妈搬就坐在门口。

  糟糕~!逃跑又被发现了!

  小芙刚想解释说自己是口渴想喝水,却听见一道清脆的鼻鼾声,再仔细一看,王妈正闭着双眼,在打瞌睡呢!

  小芙深吸了一口气,蹑手蹑脚的从王妈脚畔跨过去,又轻轻的带上门。

  “站住,你往哪儿跑~!”她刚举步踏下第一级阶梯,王妈的声音就从身后传来。小芙低垂着脑袋,倒霉!还是被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