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 部分(2/2)

加入书签

寻常居家装的凌陕元,从大厅二楼款步下来,立刻给大厅带来一阵压迫力。

  “爹哋。”刚才还有说有笑的小芙,规规矩矩的合起双手,“爹哋,我来介绍一下吧,这是轩辕祁。祁,这是我爹哋。”

  “伯父,您好。”轩辕祁站了起来,煦朗一笑,带出一抹初阳的温和。

  凌陕元一种凌然在上的气势,审视着轩辕祁,锐利的眸光敛入他蓝色的眸子时,神色一变,面容变得更冷。

  他这辈子最憎恨的就是蓝眼睛的男人,想不到他的养女口口声声说的未婚夫,居然就长着一双蓝色的瞳子。

  “爹哋,这是阿祁特地为您挑选的补品,您看喜欢吗?”凌陕元的沉默,让厅内的气氛变得异常尴尬冷清,小芙连忙搬出他们昨晚的战利品,来打圆场。

  “小芙,我有些事,要跟这位轩辕先生单独谈谈,你先回房休息一下吧。”凌陕元越过那些礼品,直接向小芙下命令。

  “爹哋……”小芙本来就有些心慌,看爹哋的眼神,好

  爱的沦陷

  像不太喜欢轩辕祁呢?心里更加慌乱了。

  “钟妈,你带小姐回房休息一下。”凌陕元打断小芙的话,朝钟妈吩咐道。

  “是,老爷。”钟妈领命,扶着三小姐请她回房间。小芙只好向轩辕祁投去求助的眼神。

  “小芙,听伯父的话,先跟钟妈回房休息一下,别担心。”轩辕祁温和淡定的笑容,让小芙罢了抗议,乖乖的跟着钟妈回房。

  小芙不时的回头望着爹哋和轩辕祁。爹哋的神情好严肃,好像要进行一番谈判一样。最后只遥遥听得轩辕祁礼貌的问了一句:“不知道伯父有什么要交代?”

  ……

  “钟妈,你说爹哋会喜欢阿祁吗?”小芙不安的在房间里踱着步子。

  “三小姐放心吧,轩辕先生高大帅气,知识面又广,而且很懂礼貌。老爷最喜欢的就是这种类型的男孩子了。”钟妈慈蔼的笑望着紧张的小姐,她伺候老爷大半辈子了,很了解老爷的喜恶。

  “是吗?”小芙拧了拧眉:“可是刚才我见爹哋看阿祁的眼神,很不对劲耶!会不会因为阿祁是个混血儿,所以爹哋不太喜欢啊?”

  钟妈神色一慌,笑得有些牵强:“怎么会呢?老爷又不是老古板,只要人品好,相信老爷会喜欢的。”

  三小姐的眼神劲很厉害,一下子就看出了老爷的心思。

  不过,事情也过去那么多年了,老爷对那件事还有那个人,应该不会那么介怀了吧?

  更何况,当年老爷也有错,如果不是老爷,夫人也不会那么决然的离开。

  “希望是这样。”小芙没有发现钟妈的恍惚眼神,依然不安的踱着步。

  “钟妈,是谁来了?一大早的吵死人了!”楼上另一边,传来凌嫣儿嘶哑带着烦怒的声音。

  钟妈听见声响,知道是他们那位,脾气暴躁的凌家二小姐起床了,便刻转身对小芙道:“三小姐,您先坐一下,嫣儿小姐起来了,我过去看看。”

  “好,钟妈您去吧。”小芙也听见了后姐姐的声音,声音尽量的放小。虽然上一次后姐姐撒谎的事,让她误会了轩辕祁,但是现在他们已经和好了,所以她也没有记恨她。

  才刚说完,穿着睡裙、吸着拖鞋,满脸怒容的凌嫣儿,已经踏进了门口。

  “哼,我说是谁这么没有家教,一大早上的吵嚷嚷,原来是你啊!”凌嫣儿冷笑着睨了眼小芙,脸要多臭有多臭。

  “姐,不好意思,吵着你睡觉了。”小芙知道后姐姐睡觉的时候,向来不喜欢被人吵,所以也并没有计较她的口气。

  “你来我家干嘛?”凌嫣儿很不客气睨她一眼,小芙温顺的脾气让她更加动怒。就是因为她老是在别人面前,撞成一幅烂好人的样子,说以爹哋和哥哥都比较喜欢她。

  “我……”小芙张了张嘴,又黯然的闭上。

  “大小姐,您怎么能这么说呢,这里也是三小姐的家啊。”钟妈终于看不过凌嫣儿的嚣张态度,站出来替小芙说话。

  “你别忘记自己的身份,这里还轮不到你说话!”凌嫣儿冷冷的刮过“多事”的钟妈,话比刀尖儿还毒。

  小芙见钟妈气得脸色儿都绿了,连忙上前为钟妈说话:“姐,钟妈从小就一直照顾着我们,你怎么能这样对她说话呢?”

  “三小姐……”钟妈感激的握着小芙的手,老眼中含着温热的泪水。她含辛养大的三兄妹中,就属这三小姐心眼最好,最懂得体贴人,也不枉她付出的一番心血。

  “哼!她拿了爹哋的钱,照顾我和我哥,那是她分内的事。她的身份,就是个低贱的保姆。哪里轮到她来教训我了!”

  “二小姐……”钟妈咬着牙,苦水直往肚子里咽。

  啪!

  清脆的巴掌声,让时钟也停止了摇摆。

  “三小姐!”钟妈讶异的张大嘴,实在没有想到,一向温顺的三小姐竟然会动手打二小姐。

  “贱女人!你竟然敢打我!”凌嫣儿捂着火辣辣的右脸,一双瞳子想烧红的铁块一样,死死的盯着小芙。

  “这是我代张妈打你的,也是代我们妈咪打你的。如果妈咪在天有灵,看见她的亲生女儿变成现在这样,她也会送你一巴的!”小芙咬着牙,打后姐姐的这一巴,让她手心也火辣辣的痛。

  她从小就没了妈咪,所以她总是央着钟妈给她讲养母的事情。从钟妈口中,她得知她那位早早过世的养母,是一位心地善良温柔贤惠,并且最爱惜下人的好母亲好主人。如果养母看见后姐姐这样对待钟妈,她一定也会很寒心的。

  “你、你这个野种,你根本没有资格教训我!”凌嫣儿捂着脸,扬起另一只手,便要回击。

  “住手!”甩出去的手,却在半空被人紧紧拽住。

  “哥?”

  “哥?”

  二人惊讶的望着凌波,都没有想到,他会在这个时候突然出现,还阻止了这个即将落下的巴掌。

  “哥,你干嘛拦着我,是这个贱女人先打我的!”凌嫣儿皱着眉撒娇道。

  “闭嘴!”

  凌波听见自己妹妹叫小芙作贱女人,眉头深深的皱起来,奋力的甩掉她的手。他很清楚自己这个同胞妹妹的品性,也很清楚小芙的为人。如果不是嫣儿做了太过分的事情,小芙是绝对不会先动手的。

  知道今天是小芙带着她的未婚夫见家长的日子,他的心就一刻也没有平静过。按耐了很久,还是没有忍住想要看她一眼的冲动,虽知看了也只是徒增愁心。只是他没有想到,他刚踏出书房门没多远,就看见凌嫣儿要掌掴她的一幕。

  “哥!那个贱女人……”凌嫣儿不依不饶的顿着脚。

  “你就该打!她是你妹妹,你怎么能这样叫她?是不是想让我把你带到爹哋那里,看他怎么教训你?”凌波板着脸教训凌嫣儿。

  “哥,算了。”杜小芙辛涩的笑了笑。没有必要把这件事拿去烦爹哋,一家人应该和和睦睦相亲相爱的。也怪她刚才不应该动手的,怎么说,她也是她姐姐。

  “哼,你算了我还不想算呢!我现在就去告诉爹哋,是你先动手打我这个姐姐,难道我还该怕你了?”凌嫣儿冷怒的甩过脸,便直奔楼下,一边走还一边拧红自己的脸,要让那个巴掌印,变得更加深一些。

  “姐……”

  小芙连忙追了出去,爹哋现在正在跟阿祁谈话呢。刚才爹哋的眼神就不太对劲,如果再加上这事,不知道又给造成什么影响呢?万一爹哋一生气,不让他们拍拖,怎么办啊?

  凌波和钟妈也都紧追了上来。

  “爹哋,杜小芙她……轩、轩辕祁?”凌嫣儿冲下楼的时候,爹哋正在跟一个高大俊朗的男生在说话。走近一点,才发现那个男生就是她心念着轩辕祁,刚冲出口的话,又咽了回去。

  “姐……”

  小芙也从楼上跟着下来,视线偶然扫过轩辕祁那一边,便再也移不开。

  茶几旁,二人都已经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凌陕元满脸涨得通红,正指着轩辕祁的鼻子,像是正准备责骂他。

  而轩辕祁一脸抱歉的望着凌陕元,嘴角却挂着一抹邪恶的笑容。

  [扑倒一只狐狸:045章  婚事遭反对]

  “你们的婚事,我坚决反对!”凌陕元赫赫的声音响彻整个大厅。

  “祁,你干吗拉着我走啊?我们再去跟爹哋说一下嘛,也许他就同意了呢。”小芙望着冷着脸的轩辕祁,很是不能理解,他们至少也应该尝试着劝服爹哋啊。

  “没什么好说的,不管他同不同意,我都要娶你!”轩辕祁拖着小芙的手,头也不回的往前走。

  “可是……”

  “没有可是!难道你不喜欢我,不想跟我厮守终生吗?”他突然顿住脚,深情的望着她。

  平静的蓝色湖面,闪烁着夺目的光芒,让小芙避无可避。“我、我当然喜欢你,也希望能永远跟你在一起啦。”

  “既然是这样。那你就什么都不要管,什么都不要问,跟着我一起走,跟着我做,就对了。”轩辕祁拖住小芙的双手,在她额头上温柔的印下一吻。

  虽然他很独权、很霸道,但是小芙却没有不高兴,反而很喜欢被他牢牢抓紧,被一个人独自占有的专属感觉。这让她感觉好踏实好有安全感。

  小芙笑着点点头,然后收获他眼中赞赏和感激的兴奋眸光,任由他牵着自己,往前跑。

  “等等!”一道清脆的声音,从二人身后传来。

  “你不能带她走。”凌波急冲冲的从大厅外追赶来,既然爹哋都反对他们的婚事,小芙也就没有理由再跟着这个男人走了。

  轩辕祁停住脚步,回眸冷笑一声:“你也要来反对我们吗?”

  “不是我反对,而是你们两个根本就不适合!小芙,既然爹哋都不赞成你们在一起,那你就乖乖听爹哋的话,跟他分手,回家里来住吧。”看着小芙被另一个男人牵着手,他的眼睛里就像被扎入了刺,说什么也要把这眼中刺给拔掉。

  “哥,我不要!”

  小芙一听见‘分手’两个字,心里就有种刺痛的感觉。为什么大家都要反对她和轩辕祁?后姐姐这样、后哥哥这样,现在连爹哋也反对?

  “小芙的话,你都听见啦?你还是请回吧,顺便告诉你的父亲,他是阻止不了我们的。不管他同不同意,小芙我都娶定了!”轩辕祁牢牢牵住小芙的手,露出一抹邪魅笑容。

  “阿祁。”

  小芙仰起头,眸光闪闪的望着轩辕祁。虽然爹哋反对他们的婚事,但是他的坚定,让她很感动。

  有这样一个人,他深爱着你,愿意为你遮风公司来了几个大客户,他大概都忙着去应酬了吧。

  “小芙,我听阿丽说,你交了一个蓝眼睛的帅气男朋友,是真的吗?”这天,小芙照例推着季老太爷出去晒太阳的时候,他突然笑问着道。

  “哎哟,阿丽那个大舌头啦,早知道不告诉她的!”

  小芙红着脸垂眸,上一次轩辕祁来接她的时候,不小心被阿丽发现了,结果阿丽连着追问了几天,还发誓说不会告诉别人,无耐之下她才告诉她的。想不到转眼,阿丽就出卖了她!

  “这也不怪阿丽,是我老头子八卦,见有个年轻男生经常来接你,好奇才问阿丽的。”季老太爷眯着眼笑道:“这么说来,我们可爱的小芙,真的已经有男朋友了?”

  “哼,季爷爷你坏,我不告诉你!”小芙娇嗔着别过脸,经过这一个多月的相处,她早已经把季爷爷当成是自己的亲爷爷了,在他面前一点也不会觉得拘谨。

  “有什么好害羞的嘛,像你这个年龄的女孩,早就该拍拖了。来,小芙跟季爷爷讲讲,你跟你男朋友是怎么认识的?说说他人怎么样,爷爷也是过来人呢,也好帮你鉴定鉴定嘛!”季老太爷像个大八卦一样,眯着眼笑道。

  “告诉你也行,不过你可要跟我保证,不准告诉其他人,而且,我说了之后,你必须赞成我们拍拖。”

  “这是什么条件啊?难道有人反对你们拍拖吗?”季老太爷睿利的扫过神情有些安然的小芙。

  “总之你答应我,我才说!”爹哋和哥哥姐姐反对,已经够让她烦恼的了,如果季爷爷也反对他们的事情,她真的要郁闷死了。

  “好,季爷爷答应你。”

  ……

  “所以,你这个未婚夫,就像是孙猴子一样,突然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然后就宣告你是他的未婚妻咯?”季老太爷听完小芙的故事后,锐利的眸子闪过一丝警醒的眸光。

  “呃,也可以这么说啦。”

  小芙勉强的点点头,话是不错,不过听起来怎么这么怪异呢?

  “你跟爷爷说,你喜欢他吗?”季老太爷敛起笑眼,一脸正色道。

  “嗯,喜欢。”小芙没有再害羞,听从内心点了点头。

  “季爷爷,您不会也反对我们吧?”小芙忽然抬起一双炽热的眸子,一眨一眨的望着季老太爷。

  “依照你所说的,你这个未婚夫,来路不明、家里又没有亲戚,连他上班的地方还有他的朋友,你都没有见过。同样作为父亲,我很能理解你爹哋的心情。”季老太爷拧了拧眉,瞳中闪过一丝异样的眸光。

  “季爷爷,您不会也反对我们吧?”

  小芙紧张的望着季老太爷,刚才她主要都是说轩辕祁的为人,说他待自己怎么好,这些家境的事情只是一句话带过而已,怎么季爷爷就专挑了它们来说?

  季老太爷敛回散发的眸光,微笑着望着紧张的小芙,苍老的手心拂过她额前的发丝。

  眼前这个小女孩,她的神态,她看着他的眼神,跟当年同样跪在地上,期盼的等待他回复的儿子,何其相像啊!只可惜,他当年一时心软……

  “季爷爷累了,你扶着我进去休息一下吧。”他皱着眉摇了摇头,每当想起过去的事情,他心痛的老毛病就会发作。

  “季爷爷,您不舒服吗?要不要我去请李医生来看看?”小芙看见季老太爷痛苦的神情,一下子慌了手脚。

  “没事,老毛病了,你扶我回房休息一下就好了。”

  “哦。”小芙连忙推着季老太爷回了房,扶着他躺到床上,也不敢走开,就这样一直守在床边。

  季老太爷这一觉睡了很久,直到到了下班时间,老太爷也还没有醒过来。阿丽已经过来接班了,她告诉小芙,每当老太爷不舒服的时候,都要大睡上几天,才会恢复,让她不要担心。

  小芙这才稍微放下心来,到季氏门口的时候,轩辕祁的车子像往常一样,等在那里。

  “祁,今天季老太爷的身体,好像很不舒服。”上了车,小芙还是有些担心。

  “老人家到了一定的年龄,身体各种机能都退化了,总会有一些毛病,老婆不要太担心。”轩辕祁一边开着车,一边安慰道。

  “可是,可是季爷爷好像是听了我的话之后,才不舒服的。”现在越想,越觉得是她的原因耶!

  “哦?那老婆都说什么了?”

  “我跟他讲了我们之间的事,他,他好像也不太赞成我们在一起。”这个发现,让小芙更加的郁闷。

  “为什么这么说?”轩辕祁始终很坦然的态度。

  “就是感觉啊。不过,季爷爷好像对你的蓝眼睛很感兴趣耶,还问我说你是不是外国人。”想到这里,小芙一扫阴霾,忍不住偷偷的笑了笑。

  “那你怎么回答的?”轩辕祁唇角含着笑,眸底却亮起一道警戒的光芒。

  “我说你是混血儿,季爷爷说你就像孙猴子那样,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说到这里,小芙干脆朗笑出声:“不过,我觉得你更像是天上掉下来的大馅饼,让我一口给咬着了。”

  “大馅饼?嗯哼?”

  轩辕祁突然刹住车,把车子停在郊外的路边,坏笑着的近小芙,邪魅的脸庞有着让人窒息的俊美。她竟然说他是大馅饼,的给她些厉害瞧瞧,不然她还不知道,是谁吃谁呢!

  “你、你干嘛用这种眼神看我?”小芙像小绵羊落入狼x一样,娇小的身子惊慌的往后退,可是很快就抵住了车门。

  “老婆不是说我像大馅饼吗?可是我怎么看,都觉得老婆才像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呢,为了验证一下,所以我打算来尝一尝。”轩辕祁邪笑着靠近,一双迷人湛蓝的眸子,透着几分狂野的欲…望。

  “啊~!你个大坏蛋,这里是郊外啦!”意识到某只大狐狸的坏坏意图,小芙尖叫着想要打开车门,才发现车门早已经被他锁住了。天哪!这里是室外啦,要是万一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