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节(1/2)

加入书签

  风宵阳突然甩开甜甜圈的狗爪子,飞奔到桌边,摸了摸桌上用塑胶袋套着的油条,他有点失望,“凉了。”

  封臣走过去“啪”的打开他的手,“摸了狗要先洗手,这个油条扔掉。”

  风宵阳老大不爽,“养狗真麻烦。”

  封臣:“……”

  卧槽是谁说的小受都会喜欢狗狗这种萌物的?来之前风宵阳不是很开心吗?现在居然嫌弃了!难道说狗不如食物吗?

  风宵阳看着油条被扔进垃圾桶,他去洗了手回来,才抓起烤串啃,哈士奇在封臣的怀里,口水涟涟地盯着风宵阳,一脸呆萌的模样。风宵阳舔了舔烤串,有些不舍,最后还是忍痛分出了一串,递给封臣,“给它吃吧。”

  封臣感叹了一声,能从风宵阳嘴里分食,他家的狗比他厉害多了。

  董学文看得无奈,将奶茶往风宵阳面前推了推,“喝点这个,尝尝看味道对不对。”

  风宵阳矜持地点着头,但是冒着星星的双眼已经暴露了他的本性。

  董学文忍不住出声调侃,“刚见你的时候,觉得你身上的气质特别出众,没想到你……你居然这么喜欢吃小吃。”

  风宵阳浑身一僵,他慢吞吞地放下手中的烤串,嘴角还带着烤串上的红油,他目光呆滞一脸遭受重大打击地看向封臣,问:“我这样很丢气质吗?”天哪!他作为堂堂国师,居然在一群鱼唇的凡人面前,这么丢脸!天哪……

  风宵阳的心灵受到了巨大的冲击,他完全没想到,来到这个世界这么久,他在封臣面前早没什么气质可言了好嘛!

  封臣马上夸道:“并不,你现在还是很气质出尘的。”

  风宵阳似乎松了一口气,“那我就放心了。”

  旁边被闪瞎了的单身汪董学文:“……”这也太好忽悠了吧啊?

  当天晚上风宵阳和封臣就在别墅里度过了,因为董学文的手艺很不错,喜欢自己捣鼓些点心、菜式,这令风宵阳非常非常地满意,心里还盘算着虽然不是在玄幻王朝了,他也没有赐人的权利,但是他可以给董学文治好脸上的伤疤啊,他应该会很高兴并且一定会膜拜我吧?国师的心里相当地美滋滋。

  第二天一早,封臣又暂时将更名为甜甜圈的哈士奇放在了董学文这里,然后他就带着风宵阳出去玩儿了。

  出门的时候,董学文还似笑非笑地对他们说了一句,“祝福你们。”

  上了车之后,风宵阳好奇地问:“他祝福我们什么?”

  封臣颇为无奈地看着风宵阳,什么时候风宵阳才能懂得,“爱”究竟是个什么东西?他什么时候才会知道,亲密的事情只能和喜欢的人做?

  “他祝福我们……好好在一起吧。”封臣低声说。

  风宵阳点头,“哦,我们现在就在一起啊,而且以后也会在一起。”封臣那么粗壮的金大腿,他怎么会丢掉呢?在这个世界他做不了首席国师,那就只有抓紧封臣这个大靠山啦!想想当初不是有了小皇帝给做靠山,他才能生活得无忧无虑吗?

  风宵阳在心底为自己超强的逻辑能力点了个赞。

  “今天去爬山,晚上我们在山上野营。”封臣发动车子。

  风宵阳睁大眼,“我们要在野外过夜?”

  封臣点头,“嗯,帐篷之类的东西我都准备好了。”

  风宵阳却突然表示了强烈的不同意,“那晚上嗯嗯啊啊怎么办?”

  嗯嗯啊啊?

  封臣过了几秒才转过念头来,知道他是指啪啪啪。

  封臣:“……要不憋着?”

  风宵阳闭嘴不语,明显不开心。

  封臣看了看他的脸色,于是试探着又问:“不然……野·战?”

  “野·战是什么?”

  “……嗯……在野外……嗯嗯啊啊……”封总觉得自己这一年的节操都掉光了。

  ☆、45|82

  “我们什么时候才下车啊?”风宵阳往窗外看了不知道多少次了,这座山通体深绿,风宵阳觉得自己嗅到了里面散发出来的灵气,但是封臣并不认为两人的体力可以一口气爬上去,刚好又开了车来,于是他就开着车绕着盘山公路先往上走。

  封臣看了一眼导航,“我们马上就到半山腰了,到了之后就去停车。”

  风宵阳把车窗摇下来,半个脑袋都靠在了窗户边上,鼻子还一抽一抽的。

  封臣并不知道风宵阳在做什么,他皱了皱眉,大手一伸,就将风宵阳的脑袋转了过来,“别把头伸到车窗外,这样很危险,外面的树枝上可能挂着猴子之类的生物,万一顺着跳进来怎么办?”

  风宵阳抬起手比划了一下车窗的开口,“猴子跳不进来。”

  封臣哽了一下,但还是决心要教育好缺乏常识的“儿童”,“……那咬了你怎么办?”

  风宵阳却更加自信了,“猴子不敢咬我。”

  封臣顿时有了一种对话无法进行下去的感觉。

  “停车场是那里吗?”风宵阳突然放弃了跟封臣争执,指了指前方的一大片空地,那里还建着一个大酒店,酒店前不少人来来往往。

  “是那里。”封臣松了一口气,转头看了风宵阳一眼,却在风宵阳的脸上看见了“真拿你没办法算了放过你”的表情,封臣嘴角一抽,顿时有了一种他和风宵阳身份对调的错觉。

  将车停下来之后,封臣背上登山包就和风宵阳一起往上走,他在包里准备了在山上不容易买到的东西,其他的就全是山上就有的了。

  因为担心物资不够,走得太高,他们也无法保证安全,而且风景要慢慢看,封臣就带着风宵阳慢吞吞地四处逛,时不时地拍上两张照。

  封臣的镜头里很快就多出了很多个风宵阳,有他一脸仙风道骨模样站在松林间的模样,有他蹲下身去撩潭水的画面,还有他一头毛被吹得乱七八糟的模样……封臣捂好了相机,免得被风宵阳看见之后,认为大失他的风采,然后删掉里面的照片。

  “我们在这里住一晚吧。”风宵阳突然不肯走了。

  他们来到了一个像是《西游记》里水帘洞一样的地方,只不过这个洞外流下的水并不湍急,而且只是稀稀落落地流着,因而走进洞里就能听见清脆的水滴声响。洞里有些潮湿,但是十分凉快,而且这里好像没有什么人发现,他们走过来的时候,根本没见有人也往这边走。

  封臣不太赞同风宵阳,“这边没有什么人烟,容易出事。”

  风宵阳轻飘飘地瞥了他一眼,“你不相信我的能力吗?”

  封臣怎么可能说“不相信”,于是只能任劳任怨地将背包放下来,搭好帐篷,顺便又去买了两件全新的大衣,虽然在山上卖地有些贵,但是封臣并不将这些钱放在眼中,他一时土豪的手笔,还引来了不少人的侧目。

  风宵阳从进入这个洞之后,就拿了个小蒲团放在地上,然后自己盘膝坐好,封臣回到洞中的时候,乍一见他还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