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节(1/2)

加入书签

  也幸亏封臣本身定力够强,又极会伪装镇定,所以连半点脸红的痕迹都找不着。

  风宵阳有些失望,还不如回烟湖去玩儿呢……只不过,唔,烟湖那边就没有这么多好吃的了。他低头看了看面前的茶点。

  封臣似乎看破了他的心思,他合上笔记本,问:“还惦记着烟湖?”

  风宵阳点了点头,突然想到了什么,于是问:“d市有什么关于烟湖的传说吗?”

  封臣将笔记本重新打开,将屏幕转到风宵阳的方向,“你可以看看。”

  风宵阳将笔记本抓到自己面前,上面是刚才封臣检索出来的页面。什么烟湖杀人事件,烟湖淹死新婚夫妻的新闻都有……风宵阳脸上浮现了一丝惊讶,“这么多啊……”

  “你再点开看看相关的民间传闻。”封臣下巴点了点。

  风宵阳闻言点开了另外一个页面,上面有两个传闻是传得最有声有色的,但是故事性质却是完全相反的。可以说其中一个传闻是属于治愈向的,虽然这么说很奇怪。而另外一个却是完全的鬼故事,拿出去都能止小儿夜啼了。

  “d市2000年的时候,烟湖还是当时第一批被开发的旅游景点之一,烟湖靠山,风景优美,湖水是难得的清澈,因而当时被誉为不少情侣的度假胜地。而当时d市新上任的旅游局局长有个小女儿,小女儿长相平平却有一个极为优秀的男友,2000年的暑假她同男友一起前往烟湖度假,却淹死在了烟湖,没有人发现,尸体在里面泡了好几日,打捞上来的时候,整个人都变形了,她的男友失去了踪迹。从此烟湖笼罩了一层雾,旅游局局长心痛之余就撤去了对烟湖景区的扶持。直到一个月后,这个女孩儿失踪的男友回来了。”

  封臣淡淡地说,有点儿讲故事的口吻。

  风宵阳将目光从电脑屏幕上抽离,他专注地看着封臣,似乎是没想到封臣的记忆能力跟自己一样变态,不过这么短的时间,他就能直接讲述搜出来的民间传闻了,仿佛他就是d市的本地人,并对这些传闻熟知一样。

  “然后呢?这个是不是属于那个治愈向的故事?”风宵阳问。

  封臣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他的神色冷淡,用旁观人的角度来客观讲述这个故事。

  “女孩儿的男友刚一回来就被逮捕了,因为当初他是最大的嫌疑人。女孩儿的男友被逮捕之后却向警察说,当初本来是女孩儿想要将他杀死在湖边,因为女孩儿对他因爱生恨,女孩儿厌恶他跟一切其他女性来往,女孩儿认为只有当他死亡才会真正并且完全地属于她。女孩儿趁着和男友在湖边互相倾诉爱慕的时候,她掏出了刀,但是她却踩滑了,掉进了湖里。男友是个旱鸭子,当时在岸边吓傻了,他晕过去了,却恰好被路过的人救走了。”

  风宵阳突然笑了笑,“怪不得都是民间传闻,听起来就只是故事。”

  封臣脸上有了点笑意,“男友好不容易从女友意外死亡的悲伤中走了出来,他没想到回到d市之后就被逮捕了,于是交代出了真相。又过了几天,人们发现男友又失踪了。”

  风宵阳点头:“他跳湖了。”

  “你怎么知道?”封臣不着痕迹地挑了一下眉,语气免不了有些惊异。

  风宵阳脸上的笑容灿烂,“因为他女朋友变成了女鬼回来找他。唔,民间传闻应该是说,他其实很爱他的女朋友,所以之后就干脆也跳进湖里去陪他女朋友了吧?烟湖因为多了两条冤魂,于是就变成了名副其实的烟湖,上面笼罩的烟更多了对吧?这个传闻却成为了不少情侣之间的爱情治愈故事,于是照旧有很多情侣去那边度假,但是死在那里的人越来越多?我说得对吗?”

  风宵阳的下巴微微扬起,有点儿小得意的味道。

  这么生动的表情能在他脸上出现,实在不容易!

  “你说对了。”封臣拨了拨手边点心碟。

  “那第二个传闻呢?”风宵阳拿了一块点心放进嘴里,竟然摆出了一副我在听评书的架势。

  封臣给他倒了杯花茶,说:“第二个故事,就是烟湖景区本来就是个诡异的地方,还在开发初期那里就死了不少的人,后面被zf强力压下来了。但是等到烟湖景区正式建立之后,那里死的人就更多了,有的人是无缘无故就滑进湖里了,有的人却是到了湖边会无缘无故争吵起来,在争吵之中,会有人被推进湖里,还有的是在湖边冻死的……”

  风宵阳接过花茶舔了一口,甜的,他满足地微眯双眼,“后面这个故事缺乏美感,不过很可怕。”

  “你现在更担心剧组的人了?”封臣问。

  风宵阳点头,“你陪我去吗?”风宵阳盯着封臣问。

  封臣看着他笑了笑,“你剧本看完了吗?”

  风宵阳暗自咬牙,“……回来看也是一样啊。”

  “你那天都跳进烟湖里了,你感觉到了什么诡异的气息吗?比如鬼魂什么的。”封臣不急不忙地问。

  风宵阳想了三秒钟,摇头,“我什么都没感应到,只看到了些奇怪的东西。”

  “那你觉得你为什么没感应到呢?要么是里面根本没有东西,要么就是你对付不了那东西。”封臣的脸色慢慢严肃了起来。

  风宵阳顿了顿,他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

  “所以,我不会去,你也不能去。因为这两种可能性,不管是哪一种,你都不用去了。”封臣直截了当地说。要比起那个剧组的安危,封臣还是更自私一点会选择保护风宵阳的安危。风宵阳固然拥有强大的力量,但是他不靠谱的时候拿错符了的时候又怎么办呢?到了危急关头他出错了怎么办呢?

  风宵阳不太高兴,“我就想去证实一下传闻也不行吗?”

  “我已经帮你证实过了。第一个故事里的女孩儿叫刘敏,他的男友叫杨冬升。2000年当任的旅游局长的确有个女儿叫刘敏,刘敏和他的男友的确死在了烟湖里,只不过按照公安局档案记载,他们是同时淹死的。第二个故事很荒谬,根本没有确切的记载,只有一些散乱的新闻组合在一起,大概可以看出这个传闻的痕迹。”“那么现在,你的好奇心满足了吗?”

  风宵阳瞪大眼,“你就不担心我偷偷过去吗?”

  封臣将他打量了一眼,摇头,“你坐不到车的。”

  封臣突然站起来,并且顺手将风宵阳提溜了起来,他几乎是将风宵阳夹在了自己的胳膊之间,“去洗澡,早点睡觉。”

  风宵阳整个人都傻眼了,“现在……现在才是下午啊!”

  “我很困,陪我睡一觉。”封臣说得理直气壮。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