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节(1/2)

加入书签

  “谢谢。”风宵阳向来都是很喜欢夸奖的,听见袁莺这么说,他对着袁莺倒是难得露了个笑容。

  这个笑容就如同一剂强心针打在袁莺身上,她克制住身体颤抖的激动,张开了双手,“……这个剧快结束了,我们、我们能拥抱一个吗?”

  风宵阳本身就不是怎么顾忌男女大防的人,更何况是到了这个时代,他毫无顾忌地点点头,“好啊。”

  还没等袁莺反应过来,他倒是先主动抱了对方一下。

  袁莺:“……”她的唇微张,半天没能回过神来。

  “玩儿够了吗?”张雪漫笑眯眯地说。她这句话听在不同的人耳中有着不同的效果。在袁莺听来,这句话似乎就像是在讽刺她的,说明风宵阳拥抱她的举动只是一个‘玩’字。而这句话在风宵阳听来,它就真的只是一句话问话而已,什么多的意思都没有。

  风宵阳松开了怀抱。

  袁莺咬咬牙,突然踮起脚尖,张开双臂又要去拥抱风宵阳。

  张雪漫一惊,这姑娘不会是来个霸王硬上弓,壁咚一下强吻之吧?

  接下来张雪漫就发现自己真是太天真了……

  “不拍戏,站在这里干什么?”黑着脸的封臣带着小助理金驰,两个人跟煞神一样默默地□□了袁莺和风宵阳的气氛中间。风宵阳被吓了一跳,条件反射地挥了一下手,袁莺踮起脚尖,又穿着花盆底鞋,一个站立不稳,不用等封臣醋意爆发,她就直接自己飞出去了,pia的一下摔地上了……

  “你没事吧?”风宵阳又被惊了一下,他连忙上前两步在袁莺身旁蹲下。

  封臣不冷不热地发话,“金驰,去看看这位小姐怎么样了。”

  金驰:“……我?”老板您还有人性?

  金驰不得不在封臣紧盯着的目光中,走过去,挤开了风宵阳,一副很热心的模样,问:“小姐,你还好吗?需要我帮你叫救护车吗?”其实金驰还有点儿希望这个姑娘被救护车拉走的,这样他老板就不用吃醋了╮(╯_╰)╭

  袁莺:“……”哪里来的疯子?

  见袁莺不说话,金驰以为她是受打击过大,于是任劳任怨地伸手打算去扶她,“要不我先送你去医院看看?”

  袁莺一巴掌拍开了金驰。

  风宵阳微微瞪大眼,一双如水的眼眸瞪得圆圆的,格外萌煞人心。

  真可怕……那一巴掌,金驰的手臂都肿了吧?风宵阳同情地看了一眼金驰。

  金驰更加欲哭无泪了,同情他干嘛啊?还不都是风宵阳惹的祸啊……

  袁莺脸色尴尬,她害怕风宵阳将自己当做一个粗暴的女子,于是自己爬了起来,拍拍手,“我没事了,宵阳,你……你能把手机号给我吗?”

  袁莺此话一出,张雪漫、封臣、金驰,三个人都看着她,仿佛要从她身上看掉一层皮下来一样。袁莺不由得缩了缩脖子,她说错什么了吗?

  “手机号啊?”风宵阳的眉毛快速地皱了一下,又快速地松开了,“我不记得那个东西。”

  袁莺脸上的表情裂了一下。

  封臣的心情大好,他在风宵阳面前吃了那么多次瘪,要是这个女人不多被气几次,他都觉得意难平!

  似乎是嫌场景还不够乱的,房骁理了理头发,走了过来,“封总好。张小姐好。怎么都站在这儿?”房骁没有了第一次见到封臣的时候那样惊慌了,他落落大方地跟大家打了招呼。

  封臣不由得多看了他一眼,这个人看起来可着实不像是什么落魄小演员的气质啊!

  女孩子脸皮总是比较薄的。

  袁莺终究还是没能在这么多人面前,继续跟不解风情的风宵阳表达自己的心意,她强装笑颜地跟大家说了再见,就回转身去补妆了。

  封臣看了一眼她离开的背影,勾了勾嘴角。想要以身相许报答救命之恩的小姑娘么?他着实不放在眼里。

  封臣提前来剧组,就是为了接风宵阳回公寓的,他准备带风宵阳去采购东西,而金驰为了能够跟着老板一起早退,于是打着给封臣开车的名头当了小尾巴出来了。

  张雪漫和封臣一起坐在旁边观看风宵阳拍最后剩下的戏份。

  以前张雪漫见到封臣的时候,总觉得还有些害怕,谁让封臣的气势太强,到了现在,张雪漫再和封臣坐一起,总有一种诡异的感觉。封臣喜欢风宵阳,可是风宵阳是她家养的……唔,好像哪里不太对。

  “既然回来了,如果风宵阳想要回你那里去的话,想个借口拒绝他。”封臣的口气冷淡,说出来的话带点儿强势的意味,让人无法拒绝。

  张雪漫随意地感受了一下霸道总裁的气势,嘴角抽抽,“知道了……”风宵阳跟着封臣的话,的确是有很多好处没错。不过……

  张雪漫扫了一眼不远处的风宵阳,突然低声问:“封总,你老实说,在我离开的这些日子里,你对宵阳……都做了什么?”

  封臣淡淡地回了她一眼,“你看我像是那么禽兽的人吗?”

  张雪漫摇了摇头。你不像,你就是啊。

  别以为她没看见风宵阳脖子上啃的痕迹……

  如果张雪漫看见封臣脖子上那被风宵阳睡梦中掐出来的痕迹,他就知道,啃出来的痕迹根本不算什么了,风宵阳睡一觉起来,发生什么都是有可能的。╮(╯_╰)╭

  ☆、第30章(三章合并)

  生得俊美,气质出尘的白衣少年,和穿着黑色大衣的英俊的男人,亲密地走在商场里是非常吸引人眼球的。

  比如现在的风宵阳和封臣。

  “我们这是去买年货吗?”无视了周围投来的或羡慕或好奇或鄙视的目光,风宵阳微微侧过脸问封臣。

  封臣看了他一眼,语气说不出是赞赏还是揶揄,“你还知道年货?”

  风宵阳一脸‘这些都是小事’,“我当然知道,以前王朝也有这个说法。更何况,你们这里的词语我已经学会不少了。”

  封臣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默默将心中那句‘还学会了□□这个词吗’咽了回去。风宵阳还不知道抖s和抖m组合在一起是什么意思吧?

  “你们过年的时候会吃什么?”等走进商场了,封臣才发现自己也有点手足无措。两个都是常年身居高位的人,哪里会注意这些琐碎的事情?

  风宵阳轻轻蹙了一下眉,很认真地想了一会儿,他和皇帝徒儿一起过年的时候,都吃了什么呢?唔……“百香果,东岳红莓,碧梗糕,香酥小点,鱼跃龙门……”

  “等等!”封臣满头黑线地打断了他的话,“你报的这些名字我都不知道是什么,你就直接用你新学会的词语去替换它们好吗?”

  风宵阳眨了眨眼,直接说:“我想要德芙新年大礼包。”

  “……”这也算替换?

  风宵阳虽然不清楚过年一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