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节(1/2)

加入书签

  坐在去往影视基地的车上,风宵阳好好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翻来覆去的有些像是在翻东西。

  封臣一边开车一边分了点儿视线给他,“你干什么?”

  风宵阳头也不抬,声音有些嗡,“看看符纸都带对了吗。”

  封臣嘴角一抽,“你是该仔细看看。”

  其实风宵阳身上常年携带的不止符纸,还有一些可以供临时画符的东西,桃木剑之类的实在不符合他的身份,银剑是有一把,可惜留在另外一个时空了。不过他靠这些也足够了……

  风宵阳摸啊摸,又摸到了别在腰上的葫芦,平时因为有大衣的遮掩,还真的不怎么能看得出来,就在他把葫芦摸出来的时候,封臣转头一看,顿时不知道是先喷血好还是喷鼻血好了。

  撩起的衣服下面,那一段儿优美的腰线……

  那一段儿白皙的皮肤……

  “看我干什么?”风宵阳突然抬头,封臣猝不及防,他举拳到唇边轻咳一声,又将头转了回去。

  风宵阳不明所以地眨了眨眼,继续低头查看自己的东西。

  下午六点多钟接近七点的时候,封臣载着风宵阳抵达了影视基地。守在现场的还是那几个警察,抓住风宵阳的那个警察看见他还有点尴尬。

  “之前把你当嫌疑人了,实在对不住。”留着小平头的警察道歉倒是挺快,封臣和风宵阳刚走过去,他就张口了。

  风宵阳将他打量了两眼,问了句风马牛不相及的话,“一直都是你们在这里守着吗?”

  小平头愣愣地摇头,“不是,换过两次班。”

  “你叫什么?”

  小平头又愣了一下,纳闷这个跟看现场有关系吗?不过他还是老老实实地回答了,“蒋平。”

  风宵阳扭头对封臣说:“我们进去吧。”

  蒋平:“……”这是问完就扔?

  封臣将另外几个警察叫过来,他们会一起进入。风宵阳转头斜睨了一眼那几个警察,突然摇头说:“我走前面吧。”

  蒋平最先惊诧出声,“你?你走前面?不行不行,万一不小心破坏现场了怎么办?”

  风宵阳克制住自己翻白眼的冲动,“我不会破坏现场的。”

  “那也不行,我走前面。”刚刚还很好说话的蒋平这个时候变得格外强硬,说着他就先越过了风宵阳。

  风宵阳瞪了瞪眼,转头对封臣低声说:“里面有东西,我说真的,我要先进去。”

  封臣摇了摇头,抬起手指抵在了风宵阳的唇边,“你再怎么说他们也不会答应的,不如先让他自己去体验一下。”

  风宵阳拧眉,“可是万一出事了呢?”

  封臣毫不在意地说:“有你跟在后面。”

  风宵阳想了想,点点头,“好吧。”

  风宵阳虽然有时候符纸使不灵,但那通常都是拿错了符纸,记错了颜色,或者念错了咒语的缘故。他的感知却是不会骗人的。他说有东西那就必然是有东西。

  只不过他亲自出手的经验其实是很少的,所以心底并不太能拿得准。

  因为这里突然撤去了人,里面还放着一些被剧组遗留下来的废弃物品,因为显得整个场地有点儿莫名荒凉的味道。

  有他们这几个警察守在外头,这几天这里都没有什么人接近,夜幕慢慢降临,气氛寂静得让人有一种莫名发慌的心情。

  蒋平狠狠地皱了一下眉,“天怎么黑得这么快?”明明是很平常的一个地方,走进来竟然搞得跟是去什么凶地探险一样!

  风宵阳闻言抬头看了一眼天空,轻声说:“啊……黑了。”

  封臣没有一点害怕的情绪,他突然抓住了风宵阳的手,“等会儿别乱来。”他不希望风宵阳暴露在别人眼中,不管他有什么样的本事。

  风宵阳随意点点头,但明显有些心不在焉。

  风宵阳有点儿激动,激动得封臣都能感受到他手腕上的脉搏加快。

  封臣有些哭笑不得,难以明白这有什么值得激动的地方。

  蒋平咳了一声,不经意地一转头就看见了封臣抓住了风宵阳的手,他不由得在心里嘀咕了一句。这俩……有钱人也搞基啊?

  穿过了这片场地,走到后台通道入口,蒋平笑着回头问风宵阳:“哎,你有想起什么漏掉的东西吗?”

  风宵阳摇头,“什么都没想起来。”他当然想不起来了,因为他根本就不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_╰)╭。

  蒋平转过头去,一下子又安静了下来。他顿时觉得大家都不说话,有点不适应了。

  “哎……”蒋平回头想要跟封臣搭话,但是这一回头,蒋平魂都差点吓没了。

  “人……人呢?”蒋平的声音都有点儿变调了。

  他不知道是自己的眼睛出了问题,还是真的今天的夜晚太黑,他回过头竟然连个鬼影子都没见到,一片漆黑……是的,四周一片漆黑。

  蒋平莫名打了个寒战。

  封臣抓紧了风宵阳的手。

  “是不是又是上次的那个东西?”封臣出声问。

  “嗯。”风宵阳冷淡的声音像是从远方被风吹到了耳边来一样,有着极大的不真实感。

  封臣奇异地觉得这个时候的风宵阳似乎变得可信了不少。

  “不拿葫芦出来吗?”封臣又问。

  风宵阳没有再说话了。

  四周一片漆黑,双眼被蒙蔽的感觉一点都不好,特别是在听不到任何声音的时候,就更不好了。封臣皱起了眉,想不明白为什么风宵阳不说话了。如果不是他清晰地感觉到自己还抓着风宵阳的手,皮肤还是那么细腻的话,他恐怕会以为又发生什么灵异的事情了……导致只剩下他一个人。

  “好玩儿吗?”风宵阳的声音突然在风中响起。

  寒风刮脸,但是让人更觉得冰凉的似乎是风宵阳的声音。

  听到这个声音的人都不自觉地打了个冷颤,唯独封臣的眉头深深地皱了起来。

  他们有些迷惘,不知道风宵阳这句话是在问谁,在恐惧好不容易刚刚消散开之后,他们发现又有了一种细思极恐的感觉。

  他在问谁?

  难道是……

  鬼?

  就在几个警察觉得自己的胆量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时,就那么嗖的一下,眼前的一片漆黑在一瞬间被撤去,虽然天色的确是黑了,但是这个时候他们至少能够看见天边的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