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节(1/2)

加入书签

  压抑过后的痛呼声就变了调。

  封臣走到门外边儿正好听见里面传出了风宵阳一声低吟。封臣的脸色一黑……

  金驰也忍不住咂舌,不是吧?这才刚到剧组就不守规矩了?

  封臣沉着脸推开门走进去,宋青青转头一看,惊呼道:“封、封总?!”

  化妆师的手一抖,风宵阳跟着又痛呼了一声,“你戳到我伤口了。”

  化妆师连忙收回手,给他赔小心,“刚才我劲儿使大了吧?对不起啊,还疼吗?”

  风宵阳的脸都皱成一团了,他推开化妆师,粉尘落眼睛里了,他半睁着眼就这么迷糊地转身走,嘴里不满地说着,“我不要化妆了!我要去洗掉!好痛……”

  封臣直接用怀抱接住了风宵阳,风宵阳怔了一下,闻到封臣身上的气息才没动。

  宋青青羞红掩面,化妆师脸色白了一下,害怕风宵阳等会儿发脾气,连带着封臣对他发作。

  封臣果然问了,“怎么回事儿?我看看。”他说着就去抬风宵阳的下巴,风宵阳眯着眼顺从地抬起头,从封臣这个视角看下去,衬得他的脸小了不少,下巴也显得尖了一些,有点儿少年人独特的青稚味道。

  封臣不自觉地动了下喉结,定睛也看见了风宵阳被粉盖到一半的擦伤,上面还有个清晰的指甲戳到的印子。

  “擦伤了,痛,我不想拍了。”风宵阳撂挑子撂得直接。

  金驰哭笑不得,心底对刚才怀疑风宵阳有点儿愧疚,又对风宵阳说的这番话有些无奈。这家伙多大了啊?怎么瞧上去那么幼稚呢?他真的是那天出现在巷子里那个少年嘛?

  “不拍就不拍吧,先出去。”封臣没有迁怒人的性格,他看也没看那个化妆师一眼,直接搂着风宵阳出去了。

  化妆师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郦阳的新东家气势真吓人。”

  宋青青急得不行,径直小跑着追了上去。风宵阳要是就因为这个原因不拍戏了,她这个助理怎么办?而且要是封臣知道,风宵阳额头上的伤她也要负一半责任,那就完了!

  方石玉不知道里头发生了什么事,见风宵阳被封臣毫不避讳地搂着出来,远远地迎过去,问:“正好这场戏有你,宵阳演给封总看看?”

  ☆、第17章倒霉的封总啊

  说不拍那也只是嘴上说说,风宵阳没有拒绝方石玉的提议,他二话不说地推开封臣,先去将脸上的粉洗了个干净。正巧化妆师从里头追出来,看见脸上还挂着水珠的风宵阳。化妆师转头看了一眼封臣,低声问道:“要不重新化一下?”

  封臣看着风宵阳,意思是全看他的意愿。

  风宵阳抖了抖身上的马褂。反正戏服都换好了……“那我不要再擦粉了。”姑娘家的玩意儿,怎么能用在他堂堂国师的脸上!

  化妆师忙不迭地答应了,“好的好的没问题,来,我们先继续把妆上好。”

  与风宵阳本身形象有所出入的地方在于,申亦枝是个心性比较外向的少年,看起来还有些愚钝、死板,脸上还带着富家公子普遍有些小嚣张和小得意。化妆师入手的地方,就是改变风宵阳的眼,从凤眼改成圆眼,这样透出没有心机,被宠坏了不谙世事的感觉。从两弯极为古典的上扬细眉,改成了较粗的眉,体现出其性子冲动,做事不计后果的特点。还有脸颊通过打高光改得再丰润一点……

  妆画完,风宵阳的外形看起来的确有了极大的改变。

  首当其冲的就是气质有了变化。

  化妆师对于自己的改造满意得不行。之前是因为拍电视剧,人的脸会在镜头下被放大,有瑕疵的话就会显得极不好看,所以每个演员脸上都必然要抹粉遮瑕的。他倒是没想到,风宵阳根本不需要什么粉啊膏的来遮瑕。

  风宵阳对着镜子照了一会儿,若有所思地说:“……唔,有点儿像易容术。”

  化妆师笑了笑,“化妆的确像是易容术,很多人妆前和妆后完全是两个模样。”

  风宵阳化完妆出来,方石玉跟封臣一起坐在椅子上等着他。他拖着有些长的衣摆走近了,封臣看着他的模样挑了一下眉,“……还是你本来的样子比较好看。”

  方石玉理所当然地将这当做了情话,于是在旁边尴尬地赔笑。

  倒是风宵阳‘哦’了一声,整整精神,对方石玉说:“来吧,我昨天学了很久的演戏。”

  旁边有人听见这话,噗嗤笑出声来。演戏又不是一天就能学会的!

  风宵阳压根儿不知道有人在嘲笑自己,他理了理袖子,跟着方石玉上场了,封臣远远地跟在后面,金驰就负责给老板搬椅子。

  这是申亦枝这个角色出场的第一场戏。

  这场戏讲的是珠儿刚刚穿越,见到了所谓的青梅竹马申亦枝,因为不清楚申亦枝的身份,还捉弄了他一番,故意让他带着自己去青楼见识,反倒害得申亦枝被困在那里,后来还被申父狠狠责骂了一顿。

  袁莺被喊了过来,她穿着一身旗装,脸色尴尬地看着风宵阳,“我、我们对戏啊?”

  方石玉在旁边解释,“正式拍。”

  袁莺呐呐地点头,转头就扫到了封臣的身影,她一眼就认出来了这位郦阳影视的新老板,顿时变得局促了起来。

  风宵阳抬了抬下巴,冲袁莺淡淡地说:“嗯,我们开始吧。”

  袁莺回过头来又看见风宵阳不冷不热的表情,以为风宵阳还在生自己的气,她竟然就这么愣愣地看着风宵阳,半天没说出来一句台词。

  片场上静默了一会儿。

  风宵阳歪了歪头,“你怎么不说话?”

  袁莺猛地惊醒过来,她掐了掐手掌,本来是大冬天的,她的额上却冒出了汗珠,“啊,对不起,刚刚忘词了。”

  风宵阳点头,也不在意,“现在记起来了吗?”

  袁莺连连点头,“现在开始吧。”

  毕竟也是才入行不久的新人,比起装腔作势国师派头做惯了的风宵阳,袁莺就容易慌乱得多了。

  场记重新喊了一遍‘’。

  风宵阳比袁莺的反应要快,他已经在脑子里模拟出了场景,他接下来需要做的就是将脑子里的场景表演出来。对,表演、表演……

  风宵阳眨了一下眼,身上的冷淡消失得一干二净,将脑子里设想的那个富家公子形象搬到了现实中……

  “珠儿,你趴在这里干什么?”申亦枝快步走到少女的背后,啪的轻拍了她一下。

  珠儿猛地从栏杆上直起腰来,恹恹地说:“哦,看鱼呢。哎?你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