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节(1/2)

加入书签

  封臣一下子就联想到了那天在段戟音桌上看到的资料,“你是风宵阳?”

  “嗯,是我。”风宵阳点头,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赖在被窝里。

  “你才多大?就来卖身?”封臣冷笑一声,又想到刚才接通电话风宵阳说的那句话,不由得还怀疑起了他的智商。

  “……”

  “怎么不说话?年纪小就好好读书,别成天做明星梦。看在你岁数不大的份儿上,这件事就算完了,听到了吗?不要再给我打电话。”

  “……”

  封臣不满地拧起眉,“小孩儿怎么这么顽固?你才多大就知道潜规则了!”

  “zzzzz……”

  封臣:“……睡着了?”

  “国师,您该起了,早朝还等着您呢。”红韶柔柔的声音从帘子外传来。

  风宵阳睁开朦胧的双眼,他回来了?他没有死?也没有重生?更没有到那个奇怪的地方?

  他掀开帘子,身上穿着合体的白色长袍,气质飘逸空灵。

  “皇帝呢?”他听见自己清泠的声音响起。红韶低着头看也不敢看他一眼,依旧柔柔地答道:“您忘了吗?昨天是孙妃娘娘诞下皇子的百日宴,皇上大概是喝多了,还没起呢。”

  “哦,那就本座去主持早朝吧。”风宵阳又恢复了那个高高在上的国师模样。

  在这里,他在所有人眼中都是睿智的、手段高超的、肩负神谕的,并是所有人都只能仰望的存在。他从小在师父身边养大,师父卸任之后,他便是王朝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国师,身边伺候他的人连抬起头多看他一眼都不敢。

  师父说这样正好,免得被人发现他不如神化后的国师那样的名副其实。

  师父形容他只是个会摆谱的半吊子道士。

  但是这样也总有一天会被人发现吧?做国师太累了……

  风宵阳顿住了脚步。

  红韶不解地催道:“国师?怎么了?”

  风宵阳皱眉大喊一声,“不行!这里没有ipad!”

  “宵阳!宵阳,宵阳你起床了吗?我要出门了,我给你新配了一把钥匙放桌上了,钱也在桌上,要出门的话自己拿啊!”张雪漫的声音突然传进了风宵阳的耳里。

  风宵阳唰地睁开双眼。

  只见左手抓着ipad,右手捏着手机,胸前压着名片。

  风宵阳皱起眉头回想了一下昨天晚上……好像是打电话,打着打着就睡着了?嗯,那今天晚上再重新打一次好了!

  做好决定的风宵阳把被子往上拉了拉,翻了个身,继续睡……

  段戟音的总监办公室一大早就被人推开了,他正坐在座位上看郦阳影视几个艺人的资料,就见封臣叼着烟进来了。

  “封总大驾光临,有事?”段戟音头也不抬地问。

  他本来是中途进入的封臣手下的管理班子,他有能力,性格又比较孤傲,而且是典型的不用人唯亲的类型,也就是说就算他上司跑他面前让他用一个渣渣,他也会不屑一顾,拿烟灰缸倒上司一脸烟灰,如果上司再菜一点,也许他还会骂一句‘傻逼滚吧’。

  是的,所以封臣站在他面前,他也能临危不动。

  “你把我手机号给那个小孩儿了?”封臣不悦地问。

  段戟音点头,“一切都是为了公司。”

  “这叫哪门子的为了公司?”封臣摔了一下烟灰缸,没摔坏,烟灰飞了段戟音一脸。

  段戟音黑着脸抬头跟封臣对视,“需要在您身上炒个绯闻,增加您这个新老总的曝光率。”

  “你拿他跟我炒绯闻?”封臣拿下嘴角的烟,在烟灰缸上磕了磕,段戟音眼疾手快地抢走了烟灰缸,烟头顿时在办公桌上戳了个印子。

  段戟音脸色又黑了黑,“对,只是炒绯闻,又没让你真上了他!上了未成年到时候咱们公司还得打官司呢!唧唧歪歪那么多你还是不是老总?爽快点儿!”他终于没忍住换了个口气。

  封臣迟疑了几秒钟,说:“我是个讲原则的人。”

  段戟音:“……”让老子抓到你那个劳什子鬼月光少年!把他扒光扔你床上看你还讲不讲原则!

  封臣走了之后,段戟音对于风宵阳的办事能力产生了严重怀疑,长得那么秀色可餐,怎么就拿不下封臣呢?而且这小子是多诚实啊,就这么轻易就把自己供出去了!

  段戟音黑着脸找出风宵阳的资料,按照上面留下来的手机号打过去。

  ‘嘟嘟嘟……’

  ‘嘟嘟……’

  ‘嘟……’

  没人接,没人接,打多少遍都没人接!

  段戟音捏着手里的东西就摔了一下,烟灰缸摔在桌子上,又飞了他一脸的烟灰。

  段戟音:…………

  ☆、第10章赖皮的少年啊

  风宵阳把帽檐拉低一点,打着呵欠走在街道上,他手里还拿着一个草莓蛋糕,身上裹着厚实的黑色羽绒服,却并不显得猥琐,反而在寒风中走着有点儿形影萧索惹人怜爱的味道。

  他其实挺喜欢一个人往外跑的,他对这个世界的了解还不够多,他想要多出门,嗯,多见世面。

  这个时候已经不早了,中午十二点已经过去,风宵阳还在寻觅吃午餐的地方,周围时不时走过几个小姑娘,对他小声议论起来。

  “你疯了?!”一声怒喝在距离风宵阳不远的地方响起,他抬头看过去,那里已经围了不少看热闹的人。

  风宵阳踮了踮脚尖,看不见……

  他咬了一口草莓蛋糕,背着包挤进了人群。

  人群中央站着一个风宵阳很熟悉的面孔,方石玉,他戴着的黑框眼镜已经不见了,风宵阳往地上一扫就看见了地上的眼镜碎片。而方石玉的对面,站着一个戴着鸭舌帽的中年男人,男人手里还拿着一杯水,刚刚泼了方石玉一脸。

  风宵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