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节(1/2)

加入书签

  不过十岁的孩子,用她天真的笔触写:“如果我做个乖孩子,妈妈会不会来接我回家?

  “没关系,妈妈说她要做一件很重要的事,不能陪在我身边,我会一个人加油,妈妈你也要好好加油,妈妈我爱你……”

  翻著孩子的日记,琼安娜终于意识到,自己的选择有多错误、多自私。

  琼安娜:“可是我没办法……我老公的死状日日夜夜在我脑中盘旋,我看不清他的脸;而他是见过我老公生前最后一面的人,为什么他可以忘记?律师,我用了好大力气才划破他血脉,他问我为什么?我说我的丈夫死于他手,一报还一报……我是复仇女神。”

  乔可南想到阿嘉莎?克莉丝蒂的经典小说《复仇女神》──她笔下两大侦探之一的玛波小姐,为了揭穿真相演了一出戏,对著凶手,大喊:“我是复仇女神!”

  而在神话中,复仇女神实则是正义的代表。她有很多身分,不放过任何罪恶,尤其那些试图隐瞒自身罪刑,发假誓求取原谅的人。

  乔可南:“你快乐吗?”

  琼安娜摇头。“我不知道。但最少我不恨了。我不用再问这个世界为什么,我不用再感觉被亏欠,更不用被迫遗忘或原谅。他活著的时候,我一直想、一直想,想谁来还我丈夫?谁来还我那一顿,或许是我生命里最快乐的一顿晚餐?”

  她没有答案,苦困其中,伟人都迷惘……可是,乔可南懂。

  没有一个结果,谁都无法甘心,只能死心、无心,没人想要这样的结果。

  乔可南:“好像《绿野仙踪》。”

  琼安娜:“?”

  乔可南:“狮子找勇气、铁人找心、稻草人找躯体,桃乐丝……找回家的路。你不觉得人生就是这样,找我们没有的,或被夺走的,然后才能幸福快乐活下去……在彩虹的彼端。”

  琼安娜笑了。“律师,你好像诗人。”

  好像太文艺了,乔可南摸摸鼻子,“不嫌弃的话,请招待我一顿晚餐。”

  琼安娜一怔。

  乔可南:“你女儿常常说妈妈做的饭最好吃,连育幼院的王妈都排第二……我听了很垂涎。对了,这是你女儿现在的照片,台东太阳大,她晒黑不少,像只小猴子。”

  琼安娜苦笑。“……你太狡猾了。”

  乔可南嘿嘿。“更狡猾的你没见过,他是我师父,一张嘴可厉害了,啥都能干……我这样算是诚恳的。我衷心的、真挚的希望你活著,就算很辛苦,但你有孩子、有父母,你们可以一起吃晚餐、早餐、中餐加宵夜,很多很多餐,吃到你肥胖。”

  呃,听起来有点蠢,不过算了。

  乔可南:“我不崇尚暴力,也不提倡复仇,但我不要悔恨,更不想逼自己遗忘……心死。我认为大家错看了死刑的意义,死刑不是以暴制暴,更不仅仅是单纯惩罚、报复,就像切除一个癌瘤,是一个对被害者家属乃至社会,震撼疗愈的过程。人心需要治愈,更要制御。只有罪恶的源头消失,我们才能放下仇恨,看到爱,而不是留著罪恶,逼迫自己成为伟人……至少我是做不到。

  “我不确信死刑能百分百做到这点,可现阶段它是一个方式,在没有更好措施前,不能停摆。”

  这是乔可南的结论,前两天他和教授分享,老教授悠悠哉哉:“哎呀,我尽管不完全认同您的立场与理念,可我会坚决捍卫您的发言权力,并尊重您的言论。”

  乔可南囧,何谓被自己的话塞一嘴,这就是了。

  “言论自由嘛。”老教授呵呵笑,“民主社会各执己见、各自尊重,本来就不该有强迫灌输和表态。你想得清楚,相信那是你的答案,我也不会干涉,不过……”话锋一转,教授道:“陆洐之这人我就觉得他不行。”

  “噗。”若被陆洐之听见一个老人家说他“不行”,还不气歪?“放心,他挺行的,教授您别担心了。”

  老教授点点点,他怎觉这对话……好像哪儿不大对劲呢?

  ……

  乔可南把琼安娜女儿照片交给警方,送进隔间。琼安娜收到照片,看著,热泪盈眶。“可我杀了人……不也是社会的癌瘤?”

  “差远了差远了。”乔可南挥手,“你的心弦还在。”

  琼安娜:“?”

  乔可南:“一出日剧讲的,每个人都有一把心弦,做坏事的人一根接一根断裂,我们无法期望它再长出来,可你不同,我还听得见你心里的声音。”

  琼安娜好奇。“是什么声音?”

  乔可南:“〈overtherainbow〉。”

  琼安娜:“……”

  乔可南:“‘如果快乐的青鸟都能越过彩虹,为何我不能’?倘若连那样的人都渴望美好的新人生,你有什么道理不争取?”

  琼安娜彻底沉默。

  “凭什么,对吧?”乔可南一笑:“你的乐声很优美,我喜欢。”

  甚至……治愈了他。

  他终于得以完全丢开过去那个得过且过的自己,即便不干大事,至少完成了一桩好事。

  乔可南:“我保证会替你争取最好的刑度,让你跟你家人早日团圆……所以别忘了,你欠我一顿晚餐。”

  琼安娜落下了泪,哽咽:“可能……要很久很久以后。”

  乔可南安慰:“没关系,我会记得的。”

  ★《走错路ii之蜜月》08#谁来晚餐尾声end

  这是一桩世纪大案!

  复仇女神案今日首度开庭,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