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节(1/2)

加入书签

  他有罪,他让爱人单方面容让,他不是没回报,可回报方式未必是对方想要,那种叫自爽。

  国王很不安……始终不安。

  菊花说陆洐之缺乏安全感,乔可南哈哈说是啊,然后没下文。他该早些处理这问题,而非嫌麻烦搁著,直至生疮。

  和苏沛那时,也是同样一回事。

  他搁下杯子,沟通、坦承,是信任最大前提。他擅自以为陆洐之懂,懂他跟菊花的交情不会走到那一步,于是从未解释,每回陆洐之表露不爽,他都敷衍带过,甚至讥嘲他小心眼、不大器。

  久而久之,陆洐之除了偶尔在床笫间讨回来,几乎不说了。

  他们的沟通炼断了一条。

  这次若非陆洐之先低头打来乔律师专线,他不确信这条炼还有没有焊回去的可能。

  乔可南:“是我太不谨慎……”

  毕竟,严格来讲,安掬乐足以作为他的性对象,他半夜专程跑去安抚刚失恋的他,彻夜未归,而那句“我爱你”,还是接在菊花之后,仿若顺道施舍,陆洐之承接之际,作何感想?

  他睡不著,不是刻意做伪,而是真的睡不著。

  他想像陆洐之在他走后,独自一人挖心挠肺,气他怨他恨他又爱他,无可奈何,只能逃。

  乔可南忖然,起身走过去,攀住陆洐之的肩膀,心疼又抱歉地给了他一个吻。

  陆洐之回吻,他们在夜幕后方相拥,唇舌交递,温情绵绵。乔可南:“我跟菊花……不会接吻。”

  陆洐之揽住他的腰,低低喘气。“……我看过他亲你。”

  “往后不会了。”他给予保证,见陆洐之眉宇一轩。

  这样就高兴了?乔可南失笑。太爱他,导致从这些小细节就能领会他的心情,可领会又如何?他放任自己沉默……小女儿沉默的爱,导致李尔王后续一连串悲剧,他不懂,她为何不愿多表达一点?

  一点就好,一点一点,把他们的沟通炼接回去。

  乔可南亲他的脸。“我有这么多朋友,你特别在意他……为什么?”

  陆洐之硬了,那日原本是他们暌违半个月的做爱,结果硬生遭打断,然后过了半个月……前后加总足足一月,他把人摁在玻璃窗上,揪起他下巴,狠狠咬下去:“因为你特别在意他。”

  还有……在乔可南最痛最伤的那段期间,陪伴他的人是那朵花。尽管一切皆是他咎由自取,怨不得人,可正因这样,面对安掬乐,他总感觉自己低了一阶。

  他人生里几乎不曾有这般感受,安掬乐却能撼动他至此。那种情人间“我跟他掉河里,你先救谁?”的蠢问题,他问都不敢。

  骄傲如他,何曾如此卑微?难免气恨情人如此不解风情。

  “他是我朋友。”乔可南:“一辈子的。”

  陆洐之苦笑,用力揉搓他的背。“我知道。”

  “你是我男人。”乔可南笑:“也是一辈子的。”

  婆媳问题,自古难解,身为中间人需要很多智慧,乔可南庆幸自己经手许多婆婆妈妈纷争,累积经验值。总之用心哄,洒点糖,蜜语甜言不嫌多,有些话说多了廉价,可不说,就是没价。

  “你跟他,都是我的一辈子。”乔可南握住陆洐之的手。“朋友一生一起走,爱人错过不再有。”

  真狡猾。偏偏陆洐之就是拿他没办法。他俯身亲匿咬了下爱人鼻子,“平常我不管你,可我在家时,你自己知道。”

  “嗳……”乔可南并不看好菊花恋情,感觉随时受召唤出去喝酒的机率很高,他不敢贸然答应。

  陆洐之严肃脸,这事退一百万步都不能妥协。“我在家时间够少了,何况……”他不敢算,他们还有几年。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一天二十四个小时,扣除八小时睡眠、十小时工作,外加其他有的没的,算六小时好了,假设他们能再过三十年,也就六万五千七百个小时,乍看很多,实则不然。

  吵著、闹著、相爱著,就过完了,不过眨眼之事。

  思及此,乔可南碎碎念:“动不动因工作三天不归,离家出走半个月的人是谁啊……”

  陆洐之掐他屁股,眉抬很高。“什么?”

  “痛痛痛……好啦,我尽量。”

  乔可南这人说话实诚,说了尽量就是尽量,陆洐之也没打算更逼他,就算是情人、夫妻,亦该有自我空间。

  可惜知易行难。

  总之,敲打到这儿,也就够了。

  到头来,只是想要爱人哄。

  只是想要知道自己在他心里,有一个谁都不能替代的位置。

  陆洐之把他摁在斑斓夜景上亲,远方的台北一○一灯光闪烁,乔可南由他蹂躏,直到他手探进下身那不可言说的部位,才阻止:“等等,我先洗个澡。”

  陆洐之咬他耳朵:“一起。”

  乔可南叹,心知自己这回身为送上门的“物资”,怎样都逃不掉了……

  ★《走错路ii之蜜月》06#信任04h[暂缺待补]

  ★《走错路ii之蜜月》06#信任05h[暂缺待补]

  ★《走错路ii之蜜月》07#绝症

  skype上,菊花黑:“陪我喝酒。”

  乔可南挑眉,知道案情不单纯。“你跟你……姘头又怎了?”看看日期,正值寒假期间,某人应该很有空分分钟缠著花才是,怎会放他出来洒花粉?

  也不怕旁人过敏。

  菊花黑:“没怎,他集训去了,我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