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节(2/2)

加入书签



  他弄完捏了把男人鼻梁,嘻嘻笑:“好了。”

  陆洐之哭笑不得,揪住青年,一通狠吻。

  两人歇了战,在床上打滚,像两团毛团……若被陆大律师查知想法,接下来肯定有得熬。乔可南心想,很聪明地没讲。滚动中他背部磕到什么东西,迷惑了晌,总算想起:“原来在这啊!”

  陆洐之:“??”

  乔可南赶紧把那物抽出,转身迅即发射──讯号。“哔”一声,冷气打开,他坐在冷气口前,吁出一口爽气:“啊~~好凉~~”

  陆洐之点点点,取过遥控,调高两度,再塞回青年手里。“替北极熊想想。”

  乔可南:“不是你死,便是我活。”说归说,他维持原样,没去动。

  而且什么北极熊,根本是怕他感冒,证据就是男人根本没让他吹两口,便拿被单包住他裸裎身躯,尤其肚子部分。

  “这时候就觉得你还满……”老派的。

  陆洐之抬眉。“还满什么?”

  哎唷,那字千千万万不能讲,堪比大规模杀伤武器,伤敌一万,自损七千。

  乔可南很机智。“还满体贴的~”

  “嗯哼。”陆洐之满意了这评价。

  “噗。”老小孩老小孩,果真没错。乔可南喷笑,蹂躏他的脸,亲了上去。

  两人抱著再度交换好几个吻,乔可南怕他俩又硬了,不敢再恣肆,看看时间,也差不多该准备上班。

  陆洐之问:“想吃什么?”

  乔可南把他按回去。“别忙,我在便利商店随便买买就好。”

  陆洐之皱眉,不是很愿意,乔可南调戏:“最想吃的已经吃过了,你再做别的,就画蛇添足了。”

  “……”这孩子。“就你这张嘴,成日窝在那小律师事务所,像什么话?赶紧出来跟哥打天下了,在城墙一里外都能憋死敌将。”

  前面的话乔可南当没听见,左耳进右耳出,道:“那我这张嘴,够不够哄你好好睡一觉了?”

  陆洐之勾唇。“不够。”

  “哦?”

  陆洐之食指抹抹自己的唇,一副“你知道,看著办”。

  乔可南笑笑,倾身给了男人睡前最后一个吻。

  ※

  台北地方法院的新店办公大楼,冷气开得太强了。

  乔可南穿了一套西装,外罩一件律师袍,依旧冷得起鸡皮疙瘩,可反观他的当事人──雪纺薄衬衫窄及膝短裙,两条美腿纤毫毕露,脚踏十公分紫色高跟鞋。

  她梳著公主头,妆容干净、成熟美丽,是个会计员,对于金钱数字斤斤计较,这点由她提出的赡养金额,可见一斑。

  “四百二十四万一千零二元。”

  她提出这数据时,乔可南当场傻眼。“什么?”

  她把一张电脑打印的报表递出,向乔可南一一解释:“我们结婚一共三千八百五十一天,假设我一天为家庭付出,包含打扫做饭的价格是两千,扣除我个人一半,剩下便是一千。逢年过节陪他出场见父母三千,居家修缮,家里的电器设备常用物品等等……”

  她哗啦哗啦,有条有理报出一串数字,最后总结:“两块钱,是我们结婚前在咖啡店,他跟我借的钱。”

  乔可南:“……”

  她坚持:“如果他要离婚,就要给我这个数字,其他我不需要。”

  乔可南拿过报表,上头数目清清楚楚,一丝不苟。这是一桩离婚案件,由男方提出,女方不愿,拖拖拉拉最后结果,就是这张用excel列出的表格,记载了他们十年婚姻。

  ……不对,是三千八百五十一天又八个小时。

  被女方感染,乔可南不禁跟著精打细算起来。

  他问:“你要不干脆凑个整数?四百五十万之类的。”零头麻烦,调解的时候一般都以整数计,他不提,法官也会提。

  女方摇头。“不,我不多拿一分,但也绝不少拿。”

  乔可南:“……”

  奇葩案件见过不少,但这一桩绝对可以列入他职场生涯回忆录的前十大排行榜。

  届时若能由盛竹如盛前辈替他主持旁白就更完美了。

  家事庭一般会先进行调解,当日女方不来,乔可南代替出席,把具体数额跟对方的律师提了,男方反应一嘲:“笑话,我何时跟她借过两块钱了?别说两块,两毛都没有!”

  “一百万,我最多给这数字,多的别想!也不想想自己那么大问题……”

  乔可南:“……”

  十年婚姻,换来一句那么大问题,大概盛竹如都要无言。

  谈判破裂,好吧,那就打官司吧。

  约一个月后,法官决定开庭,发下传票。

  家事庭没有所谓原告被告,为了接下来叙述方便,女方称春娇,男方叫志明。

  地方法院很小,家事庭又很热门,于是特设一处办公大楼,乔可南戏称电视台、菜市场。那儿上演各种各样乡土剧码,什么夜市人生、世间情、玫瑰瞳铃眼,通通闪边去。他怀疑编剧们根本时常过来旁听取材,总计约有十个庭,有经验的法官一般均会排两到三小时,才给下一个。

  他来前查过,今日这桩的审理法官是出了名的爱看戏……更正,仔细。而使用同庭的前一场法官太乐观,只排了一小时,眼看原订的庭期时间不断后延,下午两点的案子,拖成三点半,他们坐在法庭走廊的板凳上,乔可南有点冷,体贴问春娇:“要不要帮你买杯热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