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节(1/2)

加入书签

  “嗯……呼……”自己弄的好处就是可以粗糙地加快这个环节,男人的高潮强弱是依射精时间来论的,射越多、越慢,快感越强,相对来讲身体负担就更大。

  陆洐之对他这般粗暴地对待自己……不对,一半算他的了吧?

  他实在很想拿开青年的手给他那承担折磨膨胀发红的可怜性物呼呼,脑中闪过一句青年常讲的,什么闪开啦,让专业的来?

  不过乔可南这番玩弄自己的画面,某方面确实挺养眼……陆洐之罢了,今次就随他去,依言揉上青年胸膛,揪扯乳粒,并用指尖去抠弄凹口。

  外加不停抽撞,彻底摆腰,碾住他的前列腺。

  “啊啊……顶到了顶到了……”最具反应的三处同时遭受刺激,乔可南龟口翕动,半透明液体汩汩冒出;他阴茎竖得很直,在手里跳动,几度差点射精。

  他小腹用力去憋,可一放松,男人的肉具就抽出;一发紧,那物便顶撞进来,用力得要穿透了肚子。

  他不觉去瞄两人接连处,那儿起了一圈泡,好淫靡。

  陆洐之觉察他视线,便扛住青年两腿,就著还在他体内的姿态,抬高青年下肢。“好好看,下回形容给我听。”

  乔可南一听就更不愿看了,可画面太惹眼,视线挪不开。

  男人有一大半性物没入他身体里,被括约肌紧紧夹住粗身,在他抽出时,往往得多花些力道,才能彻底摆开钳制;而深入时,男人坚硬小腹上的毛发,甚至刻意蹭著他肛周。

  乔可南能品会到那种粗硬,下方硕大的囊袋一下下拍打他臀部,这些感触都很真实。

  这个人,在爱他。

  他看得目不转睛,在撞动下没捉好自身小弟,于是一阵颠簸,属于自己的前列腺液甩到脸上,烫得像融岩。

  陆洐之弯身舔去,顺带亲吻青年脸部、发鬓,充满怜蜜情意。“乖,今天不耗你,看够了就射吧。”

  “……”好像迟迟不射是他很沉醉的错。好吧,或许有……不,是确实有。

  乔可南喘一口气,重新握上自己的性柱,噗啾噗啾的声音前后响荡,到最后他依然不自觉用上了跟男人相近的频率,套弄阴茎。

  “嗯啊嗯嗯……要射、要射了……”

  陆洐之看准时机,掐住他乳头,瞬间的刺疼麻得令乔可南尖叫,前根在一阵猛烈抽搐下喷出精水:“啊啊啊啊啊~~”

  他双眼翻白,喷射力道比自己想像强烈,白浊先是沾上小腹,继而被第二道冲击得溅上胸口,有些还喷洒到了脸上。

  “嗯……嗯嗯!”一共射了三四道,乔可南原先绷直的腰不觉瘫软。

  下肢酸麻得近乎没有知觉,可男人在他直肠内的存在感又不容抹灭。

  陆洐之趁爱人高潮之际,把自己深深顶入,隐没至根部,感受阴茎被夹到疼产生的快感。

  名副其实的痛快。

  过了会他抽出来,扯开保险套,给自己做最后的套弄。

  在不特别控制下精潮喷发,与青年小腹上的液体混在一起。陆洐之把最后一点象征性地抹在青年后穴口,看著收缩的肛肉一边吐露滑液,一边把自己的精水吸纳进去,心生满足。

  大抵全天下男人都一样,皆渴望把精液留在伴侣体内,即便怀不了孕。

  这是原始本能,难以抗拒。

  “呼……”乔可南渐渐从高潮中平复,他睁开湿润双眼,朦胧里看见恋人难得地有些没防备的脸,带点慵懒、带点轻松。男人大抵进入传说中的贤者时间,略显放空,他不觉抬手揉上去。“累了,对吧?”

  陆洐之一怔,下意识想否认,却又觉得没啥好否认。他的确累了,并非性爱,而是累积下来的工作压力。

  过去再累,也不会这般丢魂,尤其性事后,通常是一个男人最虚弱时期。他不愿让任何人看到这面,往往提振精神,奋战二发,或拔屌无情,可现在却渐渐淡了逞能的念头。

  他依然得强,不能弱,可偶尔在青年面前,他不介意放松一点,享受对方宠爱。

  他亲上青年,青年回应,两人舌瓣缠绵,接了一个很长很长的吻。

  而早晨的阳光,笼罩室内,兜围住亲匿两人。

  ──一片温暖。

  ★《走错路ii之蜜月》05#志明与春娇03

  一早贪欲,乔可南也累,但睡过一晚,能量条多少有差,他翻了个身,把男人摁在床上,陆洐之没意识到他要干么,他便说:“等我。”

  说罢亲了男人面庞一下,走入浴室,再出来时,他一身洁净,手里拿了两条毛巾:一条干的,一条湿的。

  陆洐之:“?”

  乔可南难得沉声:“别动。”

  他先拿湿毛巾擦拭陆洐之沾上体液处,再拿干毛巾给他擦汗。

  过程里陆洐之总算意会到不对劲,想挣动,却被乔可南警告性瞪回去。

  他沉默著,只能任青年帮忙擦拭,没再动弹。

  乔可南:“就当预习一下五十年后了。”

  陆洐之当即炸毛,乔可南哈哈:“开玩笑开玩笑,五十年后你可能只剩一盆灰,只能擦坛瓮了。”

  陆洐之:“……”有人这样诅咒自己伴侣的吗?

  乔可南挺乐的,他其实满喜欢替伴侣做清洁,擦干净他身上每一吋脏污。过去……说好不提的时候他常这么干,感觉比性爱更悠远、更亲密。可惜陆洐之能任他摆布机会太少,这男人连生活都很少给自己空隙,直到近年才好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