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节(1/2)

加入书签

  他弟弟向来是个聪明人。

  “我以为你会用美人计让何文宣更为信任你。”

  何鸿雪靠在门边看着那个坐在轮椅上的男人,铭尘独自一个人坐在棋盘前自己和自己对弈,低着头,眉头微微皱着,看起来既认真又专注。

  浸在皎洁月光里的男人穿戴着一身山里人的特有服饰,身上是一袭月白长衫,手腕上戴着一枚何文宣送的玉镯,配着那淡墨描绘的长长的眼尾,脱下了西装的男人倒也别有一番古典韵味。

  不指望铭尘会回话,何鸿雪走到了棋盘的对面坐了下来,自己执起白棋放了下去。

  以前的时候铭尘还会装一装演一演,自从那天回来以后铭尘表现得十分冷淡,不管是对何文宣还是他们中的其他人,何鸿雪猜想这才是铭尘真正的样子,或者说这个男人大部分时候会表现出来的真实的一面。

  那发自骨子里的冷傲,对世界上每一个人的冷漠,仿佛和所有人都隔了一层冰冷而厚重的冰墙,把自己和其他人强行隔离开。

  致命的诱惑。

  对他们这些从小就接受弱肉强食教育的人而言,强大而美丽的生物是一种致命的诱惑。

  铭尘表现出来的属于泰瑞尔的特质越多,不管是对何鸿雪还是对其他人,就越是容易被吸引,被迷惑。

  “美人计?我应该谢谢你的夸奖。”冷冷淡淡的回答。

  “我猜你在思考怎么从这里逃走,亚瑟身边有你的人,那个人是小布莱克对不对?没人会想到布莱克家族唯一的幸存者会是惨案凶手的帮凶,你暗中让小布莱克一边和我假意合作,一边又和亚瑟站队,我们都被你算计了。”

  “你很生气?”铭尘笑了一下。

  “不,我很兴奋,对于泰瑞尔的传闻一直都是听说,这是我第一次真真切切的体会到别人对你的评价,聪明而强大。”抬头看了眼近在咫尺的男人,何鸿雪的声音里透着几分不真切感,“难以想象我竟然还艹过你。”

  如果没有最后这句话,铭尘很乐意接受何鸿雪的夸奖。

  “技术实在不怎么样。”微微皱了皱眉,铭尘毫不掩饰自己的嫌弃,“和你拙劣的棋艺对比起来,你在床上的技术更是糟糕透顶。”

  在铭尘开始减少掩饰的同时,何鸿雪也开始变得越来越不要脸,穿得像个绅士,说话就是个痞子:“这说明我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谢谢你的批评,下一次我会努力让你舒服到尖叫。”

  “下一次……”铭尘瞥了眼何鸿雪曾经被他打中的小腹,手指再往下挪了挪,指着某个部位,“我会瞄准的。”

  第一百三十章逃离(二)

  躺靠在了长椅上,铭尘像是睡着了一样双手交叠在小腹上,温热的流水从上而下浇淋在他的头发上,将白色的透着淡淡香味的泡味涂抹在了铭尘的头发上,十根手指轻柔地按楼着这让何文宣喜欢的头发,黑色的,柔软的,顺滑而又明亮。

  腿上有伤自己不方便洗澡,这几天都是何文宣亲自给铭尘擦洗,交流变得少了,相处时候的气氛却没有比些前相差太多,就像这凉秋里温热的水,总能在彼此的身上找到一丝慰藉与温馨。

  雾蒙蒙的热气充斥着整个浴室,云里雾里的不真实感。

  手掌轻轻覆上坐在他前面男人潮湿的肩背,手指缓慢地向下滑,指尖是属于铭尘的体温和皮肤的纹路,留下一条一条浅浅的水痕,滑至后腰的位置时停了下来。

  “我舍不得你离开。”从背后抱住了男人,何文宣的额头抵在了铭尘的后颈上,如果不想待在一区,他们可以去其他地方,想去哪里都可以,只要他们两个人可以一直在一起。

  对,何文宣就是爱上铭尘了。

  不管是看到铭尘受伤时候的心痛,还是听到铭尘想要离开自己时一瞬间的无措和窒息感,何文宣知道自己爱上了铭尘,无可救药的爱上了这个男人。

  铭尘刚刚想开口的时候,何文宣又在他耳边说了话,低沉的声音里少了儿分平时的温润,每一个字每一个词每一句话里都带着轻微的颤音。

  “我想给你你想要的自由,但同时又想给你安全,我想让你快乐,但归根结底我想和你在一起……”顿了一下,何文宣似乎是缓缓吸了一口气,“有一句话我一直没有敢问出口,你对我到底是什么态度,又有多少真正的感情。”

  是真的喜欢他,还是仅仅喜欢他对他的好。

  在此之前,何文宣从不怀疑铭尘对他的感情,即便这个男人总是喜欢把感情藏得很深很深,他也一直坚定的认为铭尘对他是有感情的。

  直到今天,直到铭尘突然开口要离开他,不是失落于铭尘离开他的想法,而是失落于自己并没有给铭尘足够的安全感,他们之间的感情又有多深呢?

  “我不能去想象没有你的生活,别对我这么残忍,铭尘。”

  但生活本来就是残忍的。

  “我当然喜欢你,只是喜欢作为一种感情并不是一个万能的借口,我离开你的时候也会想念你,而不管我离开你多远多久,我对你的喜欢也不会改变。”

  铭尘偏头微笑着望向何文宣:“你呢,如果我的离开会让你感到痛苦,那你以后还会喜欢我吗?”

  “你真是一个……狡猾的男人。”何文宣有些哭笑不得,他对铭尘的感情当然不会改变,但铭尘总有办法把他试图表达的意思给歪曲。

  他爱他,想要和他在一起不分开。

  他却说,不管离得多远我们的感情也不会变。

  和往常一样,何文宣再一次在铭尘面前败下阵来。

  沐浴以后给铭尘受伤的腿换了药,何文宣一层一层地缠绕上白纱布,铭尘的身上很干净,几乎看不到什么斑斑点点或者是伤疤,他已经在寻思着等回到一区以后用最好的药物给铭尘治疗伤腿,不想让铭尘在腿上留下任何伤疤。

  一双温暖的手突然棒住了他的脸颊,何文宣抬起头就看到了铭尘注视着他的目光,带着浅浅的笑,有一些无奈,眼底闪着淡淡的火光。

  “别这样,你已经连着好几天愁眉不展了,你如果真的爱我的话就应该相信我。”铭尘捧着何文宣的脸颊,指腹轻轻摩擦着年轻男人光滑的皮肤。

  “我能相信你吗?”

  “你当然可以相信我,我现在对你说的话每一个字每一个句都是真的,”铭尘微微倾身凑到了何文宣的耳边,低语的声音带着沙沙的质感,仿佛沙漠里在夜色中吹起的冷风,“我还会回来的,我们还会见面,在那个时候你会看到不一样的我,真正的我。”

  何文宣轻轻楼住了铭尘的腰,把自己的脸埋进了对方的肩窝里深深吸了一口气:“现在的你不是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