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节(1/2)

加入书签

  不远处的树丛后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何文宣忙大步跑了过去,扒开了树丛以后看到坐在湖边石头上的男人。

  看到铭尘以后顿时松了一口气,何文宣朝男人走了过去:“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湖边风大,你穿这么一点衣服会着凉的。”

  “在屋子里待着闷,就出来散散步透透气,”抿唇一笑,铭尘从石头上站了起来,“结束了?”

  “还没有,担心你就过来看看。”何文宣走到了铭尘的身旁轻轻抱住男人,下巴蹭了蹭铭尘微凉而光滑的脸颊,“今天的那些,你都看到了?”

  “嗯,我没有你想的那么脆弱不是吗?”铭尘把何文宣推开来,嫌弃地皱了皱鼻子,笑着说道,“你应该去洗个澡,我们回去吧。”

  铭尘转身往外走去,何文宣正想跟上的时候突然看到了旁边草地上的一个烟头。

  铭尘几乎不抽烟,刚刚是谁在这里吗?

  何文宣微微一愣,看了眼背对着他往外走的铭尘,他弯下腰往铭尘刚刚坐过的石头上摸了摸,手指抹过铭尘旁边的石头,指尖是淡淡的温度。

  “文宣?”迟迟不见何文宣跟上来,铭尘回过头朝还站在湖边的年轻男人喊了一声。

  “来了。”眼底的疑惑一闪而逝,何文宣跟上了铭尘的步伐,他很快跑到了铭尘的身边,维持着平日里惯有的温柔,体贴的说道,“刚才是一个人吗?虽然这里挺安全的,不过以后出来还是带个保镖吧。”

  何文宣看着身边的男人,等着这个男人给他的回答。

  铭尘浅浅一笑:“嗯,下次我把你带上。”

  “我就是你的保镖。”表面上的平静难以压制心里的异样,在他来之前确实有一个人和铭尘待在一起。

  何文宣并不介意铭尘和谁待在一起,但他没想到铭尘会对这件事情只字不提。

  昨天铭尘说过想要了解他,想要接触他的真实生活的时候何文宣心里是感动的,在铭尘试图了解他的时候他何尝不是在积极的了解对方。

  从真正交往的那一天开始,每多一点了解就爱得更多一点。

  他们走在无人的安静的小道上,心里有事情的何文宣没有主动开口说话,铭尘似乎也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闲暇惬意地慢慢走着。

  他们离得很近,肩膀挨着肩膀,但是每走一步,何文宣都有一种铭尘离他越来越远的可怕感觉。

  快要走到别墅门口的时候,何文宣终于忍不住抓住了铭尘的手腕,后者被微微吓了一跳,一脸好奇地看着何文宣。

  “怎么了?”铭寒好笑的问道,何文宣这是干嘛,突然一下子紧紧抓住了他的手腕一副认真的模样。

  有些话想说却不知道该怎么说出来,何文宣突然发现自己在面对铭尘的时候总会失了理智。

  何文宣张开双手想要抱住眼前的男人,铭尘笑着挣脱开先一步推门走了进去,回头看了眼有些茫然若失的何文宣:“喂,说好了先洗澡的。”

  看着已经走进屋子里的男人,何文宣在原地稍稍愣了一会儿,胸口空空荡荡的。

  第一百一十八章一触即发(二)

  相处得越久,并没有越来越了解。

  他像是走入了一个美丽而幽深的森林里,越走越深,越来越看不清这森林的样貌,却又越来越无法离开,想要一直一直走下去,渴望拨开云雾探究这森林的真实相貌。

  或许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在等着他,也可能一路上有一个又一个隐秘的陷阱,藏匿在森林里词机而动的猛兽,无数双紧紧盯着他的在夜里发光的眼睛。

  何文宣猛地睁开了眼睛,呼吸急促,胸膛上下起伏,他已经很久没有做过噩梦了。

  铭尘?

  手往旁边探去,空荡荡是一片什么都没有,身边的位置是凉冰冰的,昨夜被他抱在怀里的男人看来已经离开有一会儿了。

  坐起来双手用力揉了揉脸颊,何文宣深吸一口气试图把噩梦积压在胸口的低压驱散开来,窗外晨曦微弱的光透过窗帘缝隙洒在木制的地板上,他从床上下来赤着脚朝窗户边走了过去。

  拉开窗帘的一条缝隙,天边泛着鱼肚白,整个清晨都被蒙上了一层微凉的灰色,湖面上弥漫着半透明的薄薄的雾气,一艘小船慢慢悠悠地飘在湖面上,两个男人在船上坐着,似乎在说着什么笑得很开心。

  清晨的湖面上气温并不高,何文瀚只穿了一件紧身的t恤,手里拿着吊杆,旁边的是包裹得严严实实一脸笑容的铭尘。

  一条鱼被何文瀚从湖里钓了起来,铭寒赶忙伸手去帮忙,即使隔得很远隔着玻璃,也能听到那两个人轻松愉悦的笑声。

  淡淡看了一眼,何文宣转过身将窗帘拉好。

  咚咚咚咚--

  厨房里时不时地传来轻快整齐的切菜声,系着围裙的男人不急不缓地在厨房里处理着早上从湖里钓出来的鲜鱼,这是他们今天的早餐。

  “你昨天晚上去哪儿了?”视线从半开放式厨房里忙碌着的铭尘身上移开,何文宣端起面前苦涩的黑咖抿了一口。

  “干嘛?”坐在不远处看着书的何文瀚漫不经心的回了一句。

  “只是随便问问。”

  昨天晚上在湖边发现那个烟头是何文瀚经常抽的牌子之一,恰巧何文宣在昨天的篝火晚会里并没有看到何文瀚的身影。

  懒懒地抬头看了眼坐在自己对面的何文宣,何文瀚蓦地一下笑了起来,戏谑地打量着他的双胞胎兄弟,颇有几分挑衅意味的笑着说道:“我干吗要告诉你?”

  “何文宣,你上一次问我去哪里了好像是……几岁的时候来着?”何文瀚眯起了眼睛,何文宣可不会无缘无故关心他去哪里了,朝厨房里正在熬鱼粥的男人看了一眼,何文瀚的眼底闪过一丝光亮,咧嘴笑道,“你是不是怀疑我昨天晚上和铭尘在一起,嗯?”

  没有直接回答何文瀚,何文宣一脸淡漠:“我们来是有任务的。”

  “你不觉得话题转移得太僵硬了吗?”差点就笑出声来,何文瀚靠在沙发背上仰着下颚,“你怀疑我昨天晚上和铭寒待在一起?难道你不知道今天早上我和他也待在一起吗?在你因为宿醉而在床上呼呼大睡的时候,我和他在清晨风光美好的湖面上一起钓鱼。”

  话语里是丝毫不想掩饰的炫耀和敌意,何文瀚微笑着看着何文宣:“铭尘没告诉你他昨天晚上和谁在一起对吗?”

  既然都被发现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