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节(1/2)

加入书签

  “我来帮忙。”何鸿雪走进了厨房,他看着被铭尘放在了砧板上的蔬菜,说道,“我来切菜吧。”

  何鸿雪来帮忙?

  铭尘往客厅里看了一眼,何文宣正在打电话,这么说来何文宣是默认何鸿雪来帮忙了?为了化解他们之间的尴尬,还是另有目的?

  这短短的一两秒钟里,无数的念头在铭尘脑海里飞快地闪过,看着朝自己走过来得何鸿雪,铭尘轻轻眨了眨眼睛,捏着切菜菜刀的刀背,将手柄的方向对朝何鸿雪递了过去:“那麻烦你把胡萝卜切成丝。”

  “没有问题。”何鸿雪握住了刀柄。

  厨房里响起一阵快而清脆的落刀声,正在熬汤的铭尘回头望着正在把胡萝卜切丝儿的何鸿雪,何鸿雪用的一手好刀,手起刀落,每一次下去都是几乎相同宽度的胡萝卜丝儿,刀法堪比专业厨师。

  “何先生也会下厨吗?”铭尘回过头继续煮他的汤,一边拿着勺子慢慢搅着,一边问道。

  “叫我鸿雪就行了。”

  “但前两天不是……”

  “你也知道那是前两天,如果以后你和文宣在一起了,我想我们就是一家人,没必要那么客套生疏。”何鸿雪直接把他想要表达的意思给说了出来,与其给一个模糊的答案,不如直接说出来让彼此都能了解到彼此的真正想法。

  这就是何鸿雪的作风,想什么就说什么,没必要遮遮掩掩的。

  与其让铭尘胡思乱想,不如直接表达出他来帮忙的目的。

  借着做饭这个话题,何鸿雪继续聊了下去:“不仅仅是我,事实上我们三兄弟都会做饭,但要说手艺的话其实一般般,学会在郊外丛林里生火做饭是一项必备的生存技能。你呢,你是什么时候学的下厨?”

  “不太清楚,大概是以前,失忆以后第一次进厨房慢慢摸索着突然就会了,后来没事的时候又自己学了一阵。”铭尘说道。

  “你的刀法很好。”何鸿雪突然说道,听起来像是夸奖。

  铭尘偏头朝何鸿雪的方向看了一眼,那个男人已经切好了胡萝卜丝儿,正低头看着他之前切好的土豆丝儿,每一根土豆丝儿的宽度近乎一致,论刀功比何鸿雪有过之而无不及。

  是在试探自己吗?

  眼里并没有半丝慌乱,铭尘微笑着说道:“谢谢。”

  悠然自得,大大方方,继续在厨房里忙碌他们的晚餐,没有表现出一丝一毫的紧张或者不自然。

  开始弥漫香味的厨房里,同一时间似乎也夹杂着一股无形的拉扯交战,你一句我一言,互相交流,暗中试探,是一场看不到硝烟的高乎过招。

  铭尘不可能伪装一辈子,他并不介意,和何鸿雪玩一个小小的试探游戏。

  以往的二人世界变成了三人行,何文宣并不是一个小鸡肚肠的男人,丝毫没有因为何鸿雪的到来打扰到他和铭尘的二人生活而表现出任何不满。

  恰恰相反,大概是有一段时间没有和何鸿雪在一起吃饭了,两兄弟聊得非常开心。

  抬起酒杯小饮了一口,铭尘抿了抿嘴唇表现出一副好奇的样子一直在一边吃饭一边听何鸿雪他们两个人聊天。

  何文瀚和何鸿雪的分化矛盾已经产生,破裂的关系短时间内根本不可能弥补愈合,这个时候的何文瀚大概恨死了何文宣和何鸿雪两个人,他并不是重点,重点是何鸿雪和何文宣对何文瀚的欺骗,不管背后有什么原因,欺骗就是欺骗,没有任何借口。

  那何鸿雪和何文宣呢?

  铭尘吃了一口香浓的芝士土豆泥,他只需要完成导火索的任务就行了。

  无可避免的,何鸿雪和何文宣谈到了何文瀚,他们现在有多聊得来就会有多头痛何文瀚的事情,以前是三兄弟,现在却变成了三缺一。

  “我很抱歉,如果不是我和文翰说了那些话……”

  “这和你没有关系,铭尘。”听到了铭尘略带愧疚的话语,何文宣立刻安慰起男人,他伸手轻轻覆盖在铭尘的手背上,说道,“有一些事情确实是我们和文翰因为沟通不够而产生了一些误会和矛盾,但这和你没有任何关系,不要内疚也不要自责,好吗?”

  你怎么能这么体贴温柔呢?铭尘看着何文宣不由得扬起唇角点了点头,隐约注意到何鸿雪在暗暗打量他的目光,佯装什么都没留意到的铭尘开口道:“我想帮忙。”

  “这件事情你最好不要插手,并不是不信任你,而是文翰的性格你多少也了解一些,那个家伙任性起来我和文宣都很难对付。”何鸿雪说道。

  一旁的何文宣也跟着附和道:“我不想你再受到任何伤害。”

  “我没有那么脆弱,”铭尘简直有些哭笑不得,何文宣是把他当成一个瓷娃娃了吗?还是他看起来像是一碰就会碎掉一样。

  “我当然知道文翰的性格,正因为知道所以才有信心去说服他,”铭尘朝旁边的何鸿雪望了过去,继续说道,“鸿雪刚才在厨房里和我说过,以后我们可能就是一家人了,除了你们以外,文翰也会是我的家人。”

  “别把我当成一个外人,我想融入你们的生活,不仅仅是作为被保护的人,也想贡献出自己的能力去帮助你们解决问题。”铭尘认真且诚恳的说道,“给我一个机会,让我和文翰单独聊一聊,他现在对你们有误会和偏见,或许我可以让他冷静下来。”

  “但是……”何文宣仍然有自己的疑虑和担忧。

  眼珠子在何文宣和铭尘之间转了转,何鸿雪开口道:“那就让铭尘试一试吧,不过为了安全考虑,我和文宣会在附近看着。”

  何文宣微微一愣,没想到何鸿雪竟然赞同了铭尘的想法,仔细一想以后也还是勉强点头同意了,如果铭尘成功了,那对他们来讲都是一件好事情。

  第一百零五章互为试探(二)

  何鸿雪很想看一看,铭尘是不是有那个能力化解他们和何文瀚之间的矛盾。

  一方面是在心里对铭尘的怀疑越来越多,一方面何文瀚这个家伙的确让他和何文宣有些束手无策,如果铭尘可以解决掉这个问题那就再好不过了,毕竟铭尘一直是文翰心里的一个关键点。

  对何文瀚,何鸿雪也有自己的愧疚在。

  最好的办法是什么,虽然残酷,但如果铭尘真的足以影响到他们三兄弟之间的感情,何鸿雪大概会想办法让铭尘消失。

  爱情和亲情,哪一个比较重要?

  如果可以双全,自然是最好不过。

  这要看铭尘自己……到底是怎么想的,怎么选择的。

  坐在咖啡厅的屋外,何鸿雪隔着透明的落地玻璃窗望着屋子里坐在一起的何文瀚和铭尘,为了以防一万一,今天他和何文宣都有过来,只是并没有进去只有在外面看着而已。

  “我有一些奇怪为什么你会答应铭尘。”目光穿过玻璃注视着屋子里的铭尘,每一次看着那个男人的时候何文宣都会感到一种舒服的平静。

  缓缓收回了停留在铭尘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