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节(1/2)

加入书签

  “大势所趋。”铭尘回了四个字,看起来十分平静,对于这个世界的规则如果不能改变就只能去接受。

  “真正强大的家族并不依靠联姻,真正强大的人也不需要依靠一个没有爱情的婚姻,”眼里闪过一道寒光,何文瀚斜睨着旁边的男人,沉声道,“在海边的时候你说我是一个在何文宣和何鸿雪庇护下长不大的人……”

  身体突然被轻轻推到了墙壁上,铭尘望着突然贴近自己的男人。

  仿佛回到了第一次认识的时候,如同猎豹一般的年轻男人用他的獠牙轻轻磨蹭着他颈部的柔软皮肤,在他耳边的声音和今天的空气一样闷热而潮湿。

  “我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至于我是不是一个成熟的有自己想法的男人,你以后会知道的,铭尘。”

  静静地看着何文瀚,两个人在无声中用目光交流,空气闷热而粘稠,连目光都变成了缠绵的河流。

  楼外突然是一道雷电声打破了这短暂的安静。

  “好像快下雨了,我想我们还是尽快回去比较好。”微笑着轻轻推开了何文瀚,铭尘转身走进了旁边的洗手间里,他能感觉到何文瀚一直盯着他的后背,视线仿佛带有热度的红外线。

  将格子间的门关上,铭尘从口袋里拿出了手机,一条未读信息:节目开始了。

  那就开始吧。

  删除了信息,铭尘拿出一支钢笔,轻轻按下。

  第九十一章订婚典礼(六)

  闷热的夜,潮湿而令人窒息般的呼吸困难。

  窗外,一道道闪电划过漆黑的夜,沉闷的雷鸣如同大炮的轰鸣将空气撕裂。

  暴风雨来得猛烈而急促,豆大的雨滴砸落在窗户上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像森林里四处飞溅的子弹,溅落在地上的是一朵朵玫瑰般的艳丽血花。

  “雨下得可真够大的,别去草坪了,何鸿雪他们应该已经进大厅了,我们直接去大厅。”不由分说的一把握住了铭尘的手,何文瀚拉着男人大步走在空荡荡的走廊里,自己走在外侧替铭尘挡住了从外面飞溅进来的风雨。

  这个小小的贴心举动让铭尘微微挑了挑眉,没有吭声,任由何文瀚这么拉着自己往前走。

  “前面发生什么事情了?”没有走太久,铭尘渐渐放慢了速度眯起眼睛朝远处看着,暴风雨肆虐的草坪上有人奔跑着来来往往,一些实枪荷弹的保卫人员也围在那边,看起来似乎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一样。

  铭尘和何文瀚小跑着跑了过去,刚才还兴致高昂有说有笑的宾客们站在屋檐下躲着雨,有的正急匆匆地往大厅里走,有的还站在外面满脸疑惑与惊讶的互相说着什么,铭尘隐约听到了“从屋顶上掉下来”、“是个明星”这样的话。

  “麻烦各位先让让!”有人大声吼着。

  浑身湿淋淋的警卫人员抬着一个担架从草坪上走了过来,众人纷纷让开了一条路,铭尘朝担架上浑身是血不知道是死是活的人看了一眼,被何文瀚拉着的手不自觉地紧紧握住对方,眼里满是惊讶和疑惑。

  “怎么是吴鑫?”铭尘回头望着脸上同样闪过一丝惊讶的何文瀚。

  “走。”皱了皱眉,何文瀚紧紧拉着铭尘跟上了警卫人员进了王宫大厅。

  急匆匆的警卫人员将伤者迅速抬上了楼,铭尘和何文瀚进到大厅里的时候何文宣大步朝他们走了过来。

  铭尘松开了被何文瀚握着的乎走上前,何文宣轻轻抓住了男人的乎臂:“不要走远。”

  何文瀚双乎抱在胸前看了眼两个人没吭气,他朝四周看了看,尽管组织者在极力安抚客人们的情绪,也安排了新的歌舞节目来转移客人的注意力,但有人的意外受伤仍然破坏了这个本应该浪漫完美的订婚典礼,气氛总有些怪怪的。

  比起谈论公主与贵族的订婚典礼,人们更乐意对大明星吴鑫的受伤随意猜测发散,更有人担惊受怕的暗中传播着自己的紧张与恐惧。

  “我看到了吴鑫,吴鑫怎么了,他满身都是血,文宣,发生什么事情了?”铭尘问道。

  “先跟我过来。”

  何文宣一行人离开了大厅也上了楼,进了一个私密的客房之后四周很快变得安静下来。

  将门轻轻掩上锁了起来,何文宣回头对铭尘和何文瀚说道:“你们走了没多久就开始打雷闪电,玛格丽特公主安排客人们进大厅休息,但是参与此次订婚典礼歌唱表演的吴鑫得等到客人们全部离开以后才能离开。”

  “舞台设在了王宫的一边露天阳台上,暴风雨下的很大,大家忙着躲雨也没有过多注意到还在淋雨唱歌的吴鑫,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吴鑫突然就从阳台上掉了下来。”

  何文宣简单的把铭尘他们离开时发生的事情叙述了一遍。

  “吴鑫从阳台上摔了下来?”何文瀚大咧咧地坐在沙发上,双手搭在沙发背上翘着一条腿,沉声道,“就算下雨天地滑好了,阳台又不矮,吴鑫怎么会无缘无故掉下去,更何况那个家伙爱自己爱的要死,首先就排除了自杀的可能。”

  玛格丽特公主和约翰的订婚典礼上出了这种事情,没有几个人会担心吴鑫到底是死是活,外面的宾客在肆意发挥自己的想象力将吴鑫的事故绘声绘色的编织成一个带有阴谋诡计的故事,而对何文宣他们来讲,这是一次不小的麻烦。

  吴鑫是何鸿雪的人。

  出了这种事情,重要的不是吴鑫会不会活下来,而是给玛格丽特和约翰的订婚典礼造成了糟糕的影响。

  何文宣点了点头,说道:“何鸿雪已经跟过去查看了,文翰你和铭尘先待在这里,现在外面有一点乱,以防万一最好不要乱跑,我很快就回来。”

  “等下我也去。”铭尘从沙发上起来。

  何文瀚伸手一把将男人给拉回了沙发上,挑眉道:“干吗,不敢和我待在一起怕我吃了你啊?”

  “我只是想帮忙。”无奈的摇了摇头,铭尘说道,“吴鑫毕竟是我认识的人。”

  “吴鑫?你是不知道吴鑫他以前……”何文瀚的大嘴巴还没有说完就被何文宣瞪了一眼。

  “好吧,那你跟着我。”

  铭尘和何文宣他们赶到的时候,何鸿雪正在和一个年轻的英俊男子说着话,铭尘认出了那个年轻的男人,从十二区回来以后就再也没有见到过的大治安官郑博。

  见他们过来,郑博站了起身,先是和何文宣点了点头,视线在铭尘身上掠过之后停留在了何文瀚的身上。

  “那家伙怎么样了?”何文瀚冷淡的问道。

  “幸好王宫里有专业的医疗队,吴鑫虽然摔得不轻但暂时已经没有了生命危险。”郑博说道,他又看了眼何文宣和何文瀚旁边的铭尘,见何家三个人都没有让铭尘避开的意思,他继续说道,“但是医生也说因为摔到了脑海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醒,还有,在给他做检查的时候我们发现了这个。”

  郑博将摆放在桌子上的一个小透明盒子拿了起来。

  “里面什么都没有。”铭尘眯着眼睛看了看,盒子里空空的什么都看不见。

  语气完全称不上友善,郑博冷淡的说道:“你当然看不见了,这是纳米机器人,被人植入进了吴鑫的气管里,通过在一定距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