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节(1/2)

加入书签

  一个很快很用力的亲吻,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何鸿雪已经从他身上起来了,给他留了一个背影,“起床来,懒猪。”

  神经病。

  铭尘摸了摸自己被咬开了一个小口子的嘴唇,谁他妈是懒猪了?

  早餐时间喝粥的时候不小心烫到了破了口子的嘴唇,铭尘轻轻哼了一声,端起杯子喝果汁的时候坐在他对面的何文瀚故意吹了声口哨。

  “我说哥,你好歹温柔一点嘛。”何文瀚暧昧地看了看两个男人。

  感觉有人在桌子底下蹭他的腿,铭尘低头瞄了一眼,不客气的狠狠踢了一脚,这一次轮到何文瀚哼哼了。

  “你这家伙……”疼得一阵龇牙咧嘴,何文瀚狠狠瞪了眼铭尘,后者一脸无辜专心吃早餐,理都不理看都不看何文瀚一眼。

  一旁的何鸿雪没吭气,何文瀚也不敢乱来,更何况这里还是奥沙利文的地盘,只能对着踢他的铭尘干瞪眼,一边在心里碎碎念,他这才对铭尘态度稍微好一点,这个老男人就蹬鼻子上脸了,越来越无法无天。

  “泰瑞尔是个城府心机很深的男人,就算我曾几是他的搭档也不知道他有没有交过朋友,又交了哪些朋友,甚至对他的过去也知之甚少,”拿过餐巾小心翼翼地擦了擦嘴角,奥沙利文扫了一眼在座的众人,说道,“不过有一个线索可以提供给你们参考。”

  “什么线索?”郑博问道。

  虽然目前可以把线索人物范围锁定在一区和政府相关的人身上,可是泰瑞尔向来行动缜密,和泰瑞尔相关的人也几乎被泰瑞尔消灭了个干净,想找到他线索人物完全没有头绪。

  “泰瑞尔来自十二区,在我接到命令要和他搭档的时候曾经派人暗中调查过他的身世。”奥沙利文耸了耸肩膀,一副理所当然的说道,“谁都知道那家伙很危险,多了解他一点至少能让我安心一些。”

  彼此彼此,我也调查过你的背景。铭尘低着头只顾吃自己的早餐,粥太烫了,他把粥推到了一边,给自己拿了一堆颜色鲜艳漂亮的水果。

  奥沙利文瞥了眼正在小口小口吃草莓的铭尘,继续说道:“泰瑞尔最早是出生在十二区的监狱里,后来被送到孤儿院,年纪不大的时候就在十二区以心狠手辣出名。”

  顿了顿,奥沙利文说道:“虽然那所孤儿院已经在一场火灾中被烧毁了,但也不是每一个从孤儿院里出来的人都死了,你们或许可以到十二区找一找线索。”

  奥沙利文朝旁边额助手勾了勾手指头,婀娜多姿的美女助手将几份资料分别发给了在座的每一个人。

  “这是我当年收集到的一些关于泰瑞尔的资料,你们可以看一看。”摸了摸下巴,奥沙利文的眼底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泰瑞尔当年从十二区到一区是被一个人带过去的,那个人就是泰瑞尔的导师,没有人知道他导师的名字和背景。”

  奥沙利文发出了一阵讽刺的轻笑:“虽然他的导师可以说是因为泰瑞尔而死的,但那个男人的确曾经是泰瑞尔最为信任的人。”

  该说的线索奥沙利文都给了,剩下的就要靠何鸿雪他们了。

  “十二区是最为混乱危险的地方,我劝你们最好准备好了再过去,带上该带的人。”奥沙利文伸出手指朝铭尘的方向指了指,“不想有人在那边出事的话,可以把人暂时寄放在我这里,要是不放心的话就送回你们的养老一区去。”

  这话说得好像我是一个拖油瓶一样。心里虽然不满,表面上铭尘还是望向了身边的何鸿雪,轻声说道:“我待在你们身边只会拖累你们,不如把我送回去?”

  何鸿雪还没开口,何文瀚就笑着说道:“我看你是想回去找何文宣吧,别以为我不知道那你天天和何文宣打电话。”

  拍了拍胸脯,何文瀚说道:“怕什么,到了十二区我保护你。”

  既然何文瀚都这么说了,铭尘也不好说什么,他挑了挑眉,嘴巴一撅:“好吧,不过到时候我要是拖后腿了你别生气就是。”

  何鸿雪没吭气就是默认了何文瀚的话,既然出来的时候把铭尘带出来了,就不会又让铭尘再回去。

  早餐过后,何鸿雪一行人就开始准备前往十二区,作为暂时的盟友,奥沙利文亲自把何鸿雪他们送上了飞往十二区的飞机。

  仿佛一只腾飞的白色巨鹰,飞机在蓝色的天空中划开一条细长的白线。

  “你可不能就那么死了,泰瑞尔。”闭了闭眼睛,奥沙利文转身坐进了轿车里,脑海里闪现过那个名叫铭尘的宠物的身影。

  奥沙利文闭着眼睛用力摇了摇头,他一定是疯了才会觉得那个叫铭尘的男人某些言谈举止和泰瑞尔很像。

  ……

  十二区,一个充斥着混乱、贫穷和犯罪的人间地狱。

  任何一个从十二区出来的人都不想再回去。

  飞机下方是碧蓝而广漠无边的海洋,海水如同一堵天然的墙壁隔绝了十二区与外界的联系,那个孤零零的小岛不仅仅是泰瑞尔的故乡,也是铭尘的家乡。

  和出生最底层的泰瑞尔不一样,铭尘至少是生活在一个十二区里还算不错的家庭,虽然十二区总体贫困,铭尘的童年也算是平平安安快快乐乐的过来了,一场世界性的选秀比赛让铭尘从此离开十二区成为了一名被光环所笼罩的明星。

  那都是快十年前的事情了,而那时候的特工泰瑞尔和大明星铭尘还是全然没有交集,处在平行线上的两个人。

  现在的他是泰瑞尔还是铭尘?不能否认“铭尘”对他的影响,重生的不仅仅是泰瑞尔,或许还有“铭尘”这个人。

  他们的记忆和情感渐渐糅杂在一起,成了现在还活着的铭尘。

  躺靠在舒服的飞机躺椅上,戴着耳机听着轻音乐的男人望着窗外茫茫无边的大海,有了小布莱克的帮忙弄清楚“铭尘”和何鸿雪的过去就方便多了,他最近也越来越多的“回忆”起这个身体的过去。

  爆红的明星,因为拒绝来自一区贵族的追求而遭遇大规模的抹黑封杀,横空出世的完美绅士出手相助,成功俘获了大明星的爱情。

  在何家,“铭尘”只是一场母子对决中的牺牲品,从始至终,都是一个被利用的可怜的牺牲品。

  何鸿雪从一开始的阴谋算计虚情假意,何文宣绅士风度下的冰冷漠视,何文瀚由爱生恨的扭曲暴躁,最终把“铭尘”逼上了结束自己生命的绝路。

  自己的命只能由自己掌控,自己的路也只能由自己去走,任何时候都不能天真的去指望其他人不是吗?

  戴在头上的耳机突然被人摘了,何文瀚那张和何文宣近乎一模一样的脸放大在他的视野里,满脸嚣张的年轻男人迫使铭尘看着他,故意坏笑着说道:“马上就要到十二区了,你怕不怕?万一我们把你丢在十二区,你可就再也回不到一区了,像你这种什么都不会的人啊,在十二区可是会被吃得连骨头都不剩。”

  聪明嚣张却又幼稚至极,放在以前要说对铭尘有真感情的,还真就是眼前这个在外界看来对铭尘最坏的何文瀚了。

  他现在连何文宣都拿下了,还会拿不下区区一个何文瀚?

  第六十三章重返十二区(二)

  “虽然知道你是故意吓我的,我还是在想你会不会把我丢在十二区然后自己回去。”铭尘看着何文瀚,格外认真的问道,“你会吗?”

  何文瀚愣了一下没有立刻回答铭尘的问题,他咧嘴一笑在旁边坐了下来,嚣张地挑高眉毛:“怕的话就求我,求我我就告诉你。”

  双手托着腮,铭尘侧过身就这么看着何文瀚,轻轻眨了眨眼睛:“与其把我丢在十二区自生自灭,当初不救我不是更方便?”

  铭尘蓦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