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节(1/2)

加入书签

  第二十五章交易(二)

  悦耳悠扬的古筝琴音涤荡人心,一杯清茶散发沁人心脾的清香,古色古香的房间里,一女子坐在帘外轻抚古筝。

  何文宣和牡丹夫人面对面地坐着,一边品茶一边谈论事情,铭尘自得其乐在一旁寻了个舒适的位子坐了下来,顶级茶艺师亲自为他煮茶斟茶。

  品上一口香茶的时候,铭尘突然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

  “前几个月的时候,c城布莱克家族被泰瑞尔血洗,全家上下一百多个人没有一个活下来,市长老布莱克也死在了素有特工之王的泰瑞尔手下,远在a城做生意的布莱克小公子成为了布莱克家族的唯一继承人。”

  牡丹夫人亲自替何文宣倒上一杯香茶,低声道:“原本以为布莱克小公子撑不起布莱克的家业,c城其他家族也在对布莱克家族的财产虎视眈眈,但是让所有人大吃一惊的是,布莱克小公子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里不但掌控了布莱克家族,也抵御住了来自其他家族明里暗里的抢夺。”

  何文宣平静的说道:“何家需要的是一个能够掌控c城的合作者,我们并不在乎这个人是谁,只是鉴于之前一直联系的老布莱克已经死了,我们需要和现在的c城控制者小布莱克重新建立关系。”

  “小布莱克的性格难以捉摸,表面上看起来绅士优雅,实际上是一个狠厉有手段的男人,不像老布莱克那样对金钱钟情沉迷,小布莱克并不是一个只用钱就可以摆平的对象。”牡丹夫人从身侧拿过一张纸递送了过去,“这是小布莱克在地下市场颁布的一张秘密通缉令。”

  含着一口茶香缓缓将茶水吞咽下肚,铭尘缓缓呼出一口气,低垂着眉眼的男人听到何文宣的声音。

  “泰瑞尔?小布莱克想要找到杀了布莱克家族一百多人的特工之王泰瑞尔?”何文宣顿了一下,似乎是发现了一些特别的地方,继续说道,“通缉令上写着不能伤害到泰瑞尔,一定要活的人,这很有趣,小布莱克看起来并不像其他所想象的那样痛恨泰瑞尔。”

  “不管小布莱克出于什么原因要抓到泰瑞尔,就我现在收集到的信息来看,泰瑞尔自从屠杀布莱克家族以后就一直处于失踪状态,然后我发现了这个。”

  牡丹夫人把一个信封递给了何文宣,铭尘大大方方地看着,何文宣从信封里拿出了一张他很熟悉的东西,虽然离得远,但他还是认出来那是什么——他的化验单,或者说是泰瑞尔的化验单。

  癌症晚期,最多只有三个月的时间。

  何文宣只是看了一眼就把单子放回了信封,牡丹夫人起身替何文宣斟茶,一边柔声道:“如果化验单是真的,泰瑞尔大概已经死了,就算他没死,想要抓住泰瑞尔并不容易,付出的代价也过于巨大。”

  她抬头看了眼何文宣:“要拉拢小布莱克的话需要用其他方面入手,他喜欢男人,但是又不喜欢可以让他轻易得手的男人,越是难以追求的男人越是能吊他胃口。”

  修长的两根手指轻轻捏住碧翠的茶杯,何文宣抬起茶杯小小饮了一口:“我有准备。”

  “一般的男人勾不起小布莱克的兴趣。”

  “那如果是以高冷著称的大明星呢?”

  “何先生的意思是……吴鑫?”微扬的尾音透露出牡丹夫人心里的些微讶异,她微笑着说道,“何先生舍得吗?我的意思是……何鸿雪先生舍得吗?”

  何文宣看起来十分平静,对于牡丹夫人的疑问毫无惊讶神色,他淡淡道:“这是我大哥的意思。”

  “吴鑫先生当然是最合适不过的人选,只是吴鑫先生那里没问题吗?毕竟何鸿雪先生之前那么照顾吴鑫先生。”

  “现在是他回报何鸿雪照顾的好机会。”何文宣说道,“他现在在楼下这个位置的房间里。”

  “我知道该怎么做了,今天晚上的晚宴会安排吴鑫先生和小布莱克认识,那么牡丹就先行离开了。”缓缓起身,牡丹夫人突然朝铭尘的方向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微笑着说道,“祝您早日康复。”

  “谢谢。”不动声色的微笑着,铭尘站起来目送牡丹夫人离开。

  “吴鑫,这个名字很熟悉,是那天过生日的那个吴鑫吗?”看着牡丹夫人离开,铭尘突然问道。

  何文宣挥了挥手示意茶室里的人都离开,悠扬的琴音断了,房间里很快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他朝铭尘走了过去:“是他。”

  “他是何鸿雪的人?”

  “他是何鸿雪一手培养出来的大明星,”走到了男人身旁,何文宣看着神色复杂的男人关切问道,“怎么了,铭尘?”

  眼里带着几分忧虑,尽管极力保持着冷静,铭尘仍然难以掩饰自己脸上的紧张神色:“我是不是和吴鑫一样,如果有需要的话,随时随地都可以被牺牲。”

  铭尘直勾勾地看着何文宣,眼里的清明和认真让何文宣微微愣了一下。

  “不,你永远都是何家的人,也只是何家的人。”何文宣轻轻抱住了男人,嘴唇几乎碰到了铭尘的耳垂,沉声道,“你和其他人不一样。”

  铭尘从来都不知道自己的耳朵那么敏感,他能明显感觉到耳垂迅速升高的温度,更别提还看到何文宣盯着他耳垂带了几分趣味的眼神。

  “不要给我过高的期望,期望越高失望越大,我知道自己是什么身份,”顿了一下,铭尘看着何文宣淡淡一笑,“不过还是谢谢你。”

  过了一会儿陆续有其他人进来屋子和何文宣谈事情,大多都是一些生意账务上的汇报,无聊又枯燥,铭尘在帘子背后的矮榻上躺了下来休息。

  一边听着帘子外面何文宣和其他人无聊枯燥的谈话,一边在心里回想着刚才的女人。

  在他还是泰瑞尔的时候就听闻过牡丹夫人的名字,外表大方美丽的女人并不像她的名字那样是个雍容华贵的女人,恰恰相反,牡丹夫人最早应该是来自十二区的贫女,因为长得漂亮被卖到了十二区成为一区贵族的宠物。

  尽管只是一个宠物,牡丹夫人却打出了自己的名声,甚至拥有超出大部分一区人的地位。

  美貌,智慧,以及一颗狠辣的心。

  最早被拐卖到一区的牡丹夫人现如今从被害者转变成现在加害者的身份,一区现存的宠物里有三分之一由她经手。

  除了从最为贫穷混乱的十区、十一区和十二区挑选宠物卖到一区以外,如果你看上了某个人想让他成为你的宠物却又没办法抢夺的话,只要给出一定的价格,不管对方是什么人,牡丹夫人都会想尽办法让你得到你想要的宠物。

  那个女人看他的眼神很奇怪。

  在第一眼看到他和何文宣在一起时略带紧张的讶异,在听到他失忆以后的趣味和放松,以及最后离开时的复杂眼神。

  铭尘抬起自己的左手,佩戴在左手腕上的豪华腕表下是他身为何家宠物的标识。

  从前的“铭尘”真的是因为生活才迫不得已才成为漂亮寡妇的情人?

  真的如外界所传闻的那样,是因为贪图奢侈生活才成为何家三兄弟的宠物?

  铭尘缓缓闭上了眼睛,或许事情并没有他想的那么简单,关于他这个身体的过去,值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