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节(2/2)

加入书签

形不错却是个没有演技的花瓶,曾经靠着包装和宣传红透半边天,过了二十八岁以后事业节节败退,更为年轻英俊的偶像明星很快取代了铭尘在娱乐圈里的位置。

  习惯了奢侈生活的草包老偶像为了维持他的富裕生活给一个豪门寡妇当了小白脸,铭尘三十四岁的时候漂亮寡妇死在了另外一个年轻小伙的家里,死因是饮酒过度。

  好吧,至少他问过医生他的身体还算健康,没有什么癌症也没有什么关于那方面的病症。

  从他三十六岁依然紧致漂亮的皮肤来看,这位老白脸为了干好情人的工作可谓煞费苦心,无论是身材还是皮肤都保养得极为不错,唯一让他有些不满的人这位过气偶像老白脸的私人生活未免有些混乱。

  铭尘,也就是他,现在正躺在一栋豪宅的私人病房里,宽大柔软的床足够三四个成年男人在上面欢快的翻滚,正对面是九十寸的超大型液晶电视,不管是白天还是夜晚都有专业的护理人员随时在旁边看着。

  这就是豪门的生活,奢侈又滋润,唯一的问题是为什么昨天晚上有个兔崽子爬上了他的床,一路驾轻就熟的和他来了一发。

  铭尘扶着有些酸痛的老腰从床上坐了起来,低头看了眼自己锁骨和脖子上的一颗颗红草莓,不对,应该说是蔓越莓了。

  他瞥了眼虚掩着的浴室门,里面隐隐传来哗啦啦的水声。

  做特工这一行每时每刻都要像只猫一样提高警惕,有半点动静立刻竖起全身的毛来,刺激又紧绷的生活让他们很难去放松下来享受感情生活,他可是见过不少同行倒在各色美人的香窝里再也没有爬起来过。

  凡事总是有取有舍,自从他登上了特工之王的宝座之后送上门来的美人不计其数,为了不让自己的一世英名败在床上,他度过了好几年的禁欲生活,这在减少危险的同时也有利于让他时刻保持清醒。

  近乎苛刻的对待感情生活不代表他是一个x冷淡,或者是对x生活没有任何需求,恰恰相反,在x生活方面他有着极高的要求,如果没办法满足他的要求还不如不要。

  宁缺毋滥,他是一个偏执的完美主义者,还有点儿强迫症,干他们这一行的大多都有奇奇怪怪的毛病。

  昨天夜里吃过药以后他就睡了,带有催眠效果的药是他以前从来都不会碰的,但现在他是铭尘,不是特工之王,没人会在半夜突然冒出来朝他的心脏来一刀或者是朝他的脑袋来一枪。

  噢,当然了,他也没有想到会有人在半夜爬上一个病人的床,扒光了他的衣服和他酣畅淋漓的来了一发。

  铭尘忍不住啧了一声,那年轻小子就像是一个电动马达一样带劲。

  从对方对他身体的熟悉程度来看,他和这匹小烈马存在身体上的亲密关系应该不是一天两天,起码有一段时间了,要不然那小子也不会每一次碰他都是直接冲着最敏感的地方去。

  漂亮寡妇已经去世两年了,这两年里他是以什么身份待在这奢华的王宫里的?

  大概猜到了答案,他忍不住啧了一声,真是个堕落的男人。

  浴室的水声停了,不过一会儿的功夫,一个在腰间围着浴巾的年轻男子赤着脚走了出来。

  黑色短发,英俊硬朗的脸,结实的胸膛,六块腹肌,目测一米八六的身高,像一只年轻老虎一样眼睛里充斥着藏不住的凶猛。

  双手抱在胸前,年轻的老虎靠在浴室门口看着铭尘,微抬着下颚如同注视着被他捕获的猎物,笑得轻蔑又嚣张:“一动不动跟个木头一样,是真失忆了?”

  第三章毛头小子

  随意挂在腰间的浴巾随着年轻男人雄赳赳气昂昂的大跨步一飘一飘的,好像下一刻就会掉下去,漂亮的人鱼线露了一半,铭尘微微挑了挑眉,淡然自若地欣赏着这漂亮的年轻身体。

  年轻真是好啊,想他二十岁左右的时候也是健壮得跟头小野牛一样,浑身上下找不到一丝多余的赘肉,腹肌能当搓衣板用,走在大街上不是有星探搭讪就是有模特公司的经纪人递上名片。

  “你在看什么?”

  走到了床边,单腿跪在了柔软的床上,看起来大约二十岁上下的年轻男人危险地眯起了眼睛,手指并不算温柔地捏住了铭尘的下巴迫使后者微微扬起头来。

  两个男人的视线在半空中对上,一个眼睛里燃着火焰一样咄咄逼人,一个深邃轻柔得仿佛秋天的海水。

  一边充满雄性气息的粗黑剑眉高高挑了起来,年轻男人弯下腰捏着铭尘的下巴一脸奇怪地打量起面前过于沉静的男人,左看看右看看,啧了一声笑了起来:“不会是真的失忆了吧?平时这么被我看着早就吓得钻被窝里去了,今天居然敢和我对视,呀,铭尘,你出息了啊。”

  吓得钻被窝,“我”以前有那么弱吗,好歹也是个明星啊,虽然是个过气的。

  “你叫什么名字?”冷静的问了一句,铭尘往后微微一靠挣脱开了对方捏住自己下巴的手,他怕自己忍不住朝面前的毛头小子挥出一拳。

  冷笑了一声,就像是听到了什么极好笑的笑话一样,年轻男人在旁边站直了,抱在胸前的双手微微鼓起漂亮的肌肉线条,健康的浅古铜色皮肤像是抹了一层蜜蜂一样。

  “失忆演得不错啊,你当年要是把精力都花在演技上也不至于跑这儿来当小白脸不是?啊,不对,应该说是老白脸了,再过几年你都要四十岁了。铭尘,你现在知道急了?一哭二闹三上吊,还玩起自杀来了。”

  “你怎么就不明白呢,对不在乎的人,不管他是哭是闹还是跑去跳海跳崖是不会有人心疼的,啧啧啧,你怎么就这么蠢呢,要是稍微聪明一点,也不至于混成现在这种样子。”

  哎呀臭小子,昨晚那么猴急又热情,今天一大早就摆起谱来教训起人来了,果然是二十出头的臭小子没一点收敛,嘴巴这么毒开口就是一顿冷嘲热讽,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

  拉了拉被子,铭尘一脸状况外的样子看着年轻男子,平平静静的说道:“我不知道你是谁,也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

  “铭尘,别装了,吃安眠药玩自杀差一点把自己玩死,现在又来装失忆,像你这种没一点自爱的男人谁会疼你?”

  臭小子嚣张归嚣张,说的话倒是没错,看起来“铭尘”以前是个有点儿不自爱的人,不过也是,要是真自爱也不至于给人当小白脸了。

  看铭尘还是没什么反应,年轻男人眯起眼睛来故意说出了一个人的名字:“何鸿雪你也不记得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