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节(1/2)

加入书签

  走在偏僻的小道里都能听到不知道什么地方传来的喊叫声,十一区虽然乱但是很少会有人主动袭击监狱。

  “你知道是什么人袭击了监狱吗?”铭尘问监狱守卫。

  “看起来像是一些暴民……马上要到冬天了,天气越来越冷,最近冷死和饿死的人越来越多……”监狱守卫说道。

  就算是因为生存问题袭击政府,难道不应该去袭击官员所在的地方,来袭击监狱做什么?

  估计问也问不出个结果来,铭尘没有再说话。

  前面突然有人影出现,铭尘抬手示意旁边的人都停下来,看起来是两个到处乱跑的罪犯,身上沾满了血,手里还提着两把沾血的大刀。

  正当铭尘以为对方会冲过来的时候,两个罪犯突然就倒了下去,两个黑色的人影出现在附近,一旁的中年女人惊喜的喊了一声:“我就知道他们会来救我们的。”

  跟在两个黑衣刺客的身后,铭尘来到了一家咖啡馆里。

  热闹的咖啡馆里坐满了人,舞台上的歌女身姿摇曳,唯美的歌喉里溢出悦耳的歌声,这把嗓子如果好好包装一下放到一区去估计也能小红一把。

  铭尘打量着这家看起来很普通的咖啡馆,除了人多一点以外也没什么特别的地方,万能教选择这样一个地方作为驻扎的地方也很正常,人多的地方便收集信息也方便传递信息。

  他们在监狱里遇到的两个人就是中年夫妇口中的万能教,离开了监狱以后两个人送中年夫妇回去,铭尘给了监狱守卫一些钱让那家伙也走了,他自己则和两个刺客一起来到了这家咖啡馆。

  万能教的人居然知道他的存在,正好他也想看看对方究竟是什么人。

  两个刺客进了咖啡馆以后就找地方坐着喝咖啡听歌去了,铭尘在吧台点了一杯咖啡,咖啡师给了他一个精致的咖啡杯,上面还刻画着金色的花朵,铭尘稍稍扫了一眼,似乎只有他的杯子是与众不同的。

  喝了一口醇香的咖啡,铭尘抬着咖啡杯走上了楼,守在楼梯口的保镖坐在一旁打牌对他视而不见。

  嘈杂声和歌声渐渐变得遥远而模糊,咖啡厅的二楼十分宽敞,装修典雅别致。

  扫了眼屋子里摆放着的钢琴,铭尘朝阳台的方向走了过去,一个男人站在阳台上背对着他,身上穿着十一区当地的衣服,长靴、衬衣和马甲,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生活精致的贵族。

  “这就是国王想要渗透何家的原因?”铭尘随手把咖啡杯放在了一旁的圆桌上。

  “你不会介意我没有亲自去救你吧?毕竟我想……你应该不会喜欢我去救你。”男人转过身来,何鸿雪朝铭尘露出微笑,“不过来一起看风景吗?”

  “万能教教主?”微微眯了眯眼睛,铭尘走到了阳台上站在何鸿雪的身旁。

  这地方的视野非常好,站在阳台上可以欣赏好咖啡馆旁边的河面风光,河对面的咖啡馆酒吧里燃着温暖的光,有货船在河面上来来往往。

  当然风也很大。

  “不,教主是我们在十一区当地选出来的代理人。”何鸿雪弯腰把放在旁边椅子上的外衣拿起来披在了铭尘的肩膀上,“虽然你一直不打算和我们合作,但命运似乎很喜欢把你送到我的面前,铭尘。”

  低头瞥见了男人手腕上的擦伤,何鸿雪挑了挑眉,刚想开口的时候铭尘说了话。

  “只有你一个,何文宣人呢?”

  “你不是不想见他?”

  “我不想见他,他上次不也一样来见我了?”反问了一句,铭尘随手脱下了何鸿雪给他披上的外套塞回了何鸿雪怀里,自己转身进了屋子。

  第一百四十三章万能教(二)

  “你大可以在得到了你想要的信息以后把那对拖后腿的夫妻扔下。”

  将阳台的门合上,何鸿雪走进屋子里把尽量多的蜡烛点亮,壁炉里燃着温暖的火光,烧焦的木头发出滋滋滋的声响,铭尘盘腿坐在壁炉旁边柔软的羊毛地毯上,低着头正在一边用药擦拭脚踝上的擦伤,一边用绷带包扎起来。

  “和你想象中的我有很大不同?”

  铭尘没有抬头,动作熟练地包扎好脚踝上的擦伤以后开始擦手腕,雪白的绷带一圈一圈的缠绕上手足上有一种独特的美感。

  走到了铭尘对面,何鸿雪坐了下来,把手里的一杯酒放在了男人的旁边。

  他的眼睛盯着铭尘,酒杯凑到嘴边微微抿了一口,蓦地一笑:“……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自己曾经一见钟情的男人居然会是传闻中心狠手辣的特工之王,居然……曾经和自己那么亲近过。”

  并不是完完全全的冷血不是吗?

  如果真的是一个没有感情的人,就不会念着自己已经去世的导师阿泰尔,不会把生病的亲姐姐保护得完全不被人知道,更不会在十一区出手帮一对陌生的姐弟。

  说狠,铭尘可以眼睛都不眨一下的轻易夺取一个人的性命,可同时这个危险的男人却也有温情的一面。

  矛盾却又意外的和谐。

  “过去的就代表已经过去了,一味回忆过去可没什么用。”

  牙齿轻轻咬着绷带打上了一个结,铭尘端起身边的酒杯仰起头一口喝了一大半,十一区的酿酒技术并不及一区,酒酿入口带着浓烈的粗糙味儿,原始却也格外过瘾。

  “三区的战乱还没有平息,如果十一区再起火的话,菲利普斯国王再蠢也该觉察到不对劲了。”淡淡瞄了何鸿雪一眼,有些疲乏的男人轻轻捏了捏眉心,“你们有信心推翻菲利普斯的统治?”

  “没有人会甘愿被压迫一辈子,对十一区十二区的人来讲,也没有更糟糕的生活了。如果战争可以获得那么一点点希望,为什么不去争取?”

  何鸿雪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张折叠的纸,铺开以后是一张地图,在标识为监狱的地方画了一个红色的圈,铭尘看出来就是今天被攻陷的监狱。

  “所谓的暴民袭击监狱是你们策划的?”铭尘看了眼何鸿雪。

  抿唇淡淡一笑,何鸿雪举起了酒杯,摇曳的烛光映得他的半面侧脸忽明忽暗,和何文宣有一些相似的面容,在气质上更为成熟,更为冷酷,也更为主动。

  “如果给你一个选择,在我和何文宣之间你会选择谁?”铭尘端起了身边的半杯酒,杯子轻轻碰击下发出清脆的声响。

  何鸿雪微笑着举起酒杯抿了一口,目光始终停留在对面的男人身上:“你在试图挑拨我们兄弟之间的感情吗?”

  “你们兄弟之间的感情还需要我挑拨吗?”撇了一下嘴角,铭尘说道,“不管是你对何文瀚的欺骗,还是在已经知道我和文宣准备订婚的前提下还故意做的那些事情……在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以后你觉得你们兄弟之间的信任还剩下多少?”

  铭尘看着何鸿雪,认认真真的又问了一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