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五章抽身而退(2/2)

加入书签

182;们一随后前往。”

  “是教主。”黑影接过令牌干脆利落的回答道行了一礼后身形一扭就没入了yin影中。只剩下刑天戮依然坐在宝座。不知在沉思些什么。

  黑巫教虽然是以教主和长老团为尊并且掌握了绝大多数全力但是另外却还有隐秘的力量。黑巫护法和暗殿就是其中之二甚至可以说是互为一体。

  暗殿乃是黑巫教中的一些高手因为厌倦权力争斗只想要一心修炼为了得到修炼所需的资源和黑巫教庞大修炼资料所以才在修为进展缓慢后投奔教主成为了教主的私人力量之一。暗殿自古以来都是直属于教主领导别人无权插手当然作为一个庞大的组织暗殿里面的人除了修炼外还有专门负责负责情报、暗杀、打击异己等事的成员。不过每当需要真正的高手出马时都是由那些修炼狂出马效率很高。

  黑巫护法乃是暗点的高层真正的高手修为大多都是部落首席长老那个层次平时一心修炼只有在关键时刻比如有外敌入侵、快要攻破圣地时或者就是发现了对付不了的通缉犯才会主动出手。其余时间如果没有教主的命令决不会出手。乃是暗殿这柄教主手中屠刀最锋利的刀刃。

  这次刑天戮居然让他们出马可见是对这次的求救信号很重视。

  黑影乃是一名全身都蒙在黑衣中的黑衣人也是暗殿暗中护卫教主的人手。他得了刑天戮的命令在黑巫城的yin影中中七拐八拐最后进入了一座肃穆的黑sè大殿中。:“什么人胆敢擅闯暗殿!”刚一进去十名身披黑甲的暗殿护卫就将他围住领头的一名高大护卫首领手持长矛指着他大声说道。

  黑影镇定自若取出刑天戮给他的令牌将其交给护卫首领说道:“奉教主之命求见护法大人。”护卫首领面sè严肃仔细的观看了令牌后检查无误面sè稍缓对黑影说道:“您等一会儿我去夜枭大人。”说完收起令牌疾走进了内殿片刻后跟着一名身材枯瘦面容yin戾的老者走了出来。“夜枭大人就是他找您。”

  老者看着黑影皱眉说道:“教主有什么命令?”他口气甚大对黑衣人这个教主的亲信也不怎么客气。

  黑衣人知道夜枭护法乃是暗殿的高层无论是权威还是实力都是极高向来只服从教主所以也不敢得罪立刻说道:“夜枭大人教主有令暗殿派出两名黑巫护法带领暗巫团出动地点在大陆东海三万里处那里有人发出了求救信号。”说完他犹豫了一下又说道:“教主怀疑这次的求救与圣殿被袭一案有关。”

  听了此话老者眼中jing光一闪点头道:“好的我知道了你切回去向教主复命我随后就带人出发。”说完将令牌还给他径直回到了殿内。

  黑衣人也不觉得尴尬道了个别随后就离开了暗殿又前往各个部落长老的居所通知他们教主的命令。

  一刻钟后自黑巫城中陆续有十多件巨大的飞行巫器腾空而起向东方飞去。

  “可恶这帮妖怪顶的乌龟壳还真厚都打了快一刻钟硬是打不破它们的防御。莫非这次只能无功而返了?”见到最后一波鬼怪魔物也无功而返北方魔教长老不仅心头火起恨声骂道。在他头顶原本魔气滔天威风凛凛的骷髅大氅已经缩水了一倍多而且光芒黯淡周围围绕着几十个颜sè近乎透明、气息微弱的鬼怪魔物显然是在攻击“火鳞甲”防御时消耗了太多力量使得法宝威力大减。现在的他也只能换了一件飞剑法宝刺击对面的防护罩了。

  “是啊这些家伙莫非都是乌龟变的?居然这么能抗我看别说一刻钟就算是打一天我们也拿不下他们除非我们不计代价使用天魔解体之类的法术强行使出不属于自己级别的力量否则唉!”一旁的南方魔教长老叹气道。那件被他催动的魔神法相此时也是身体透明颜sè灰暗动作也越发无力显然是力量消耗太多已经不堪使用了。

  在最后攻击了一轮后他头顶shè出一道黑光将魔神法相收入了眉心祖窍。这魔神法相可是以他的本命元神为核心采集jing纯的天外魔气练成的以后修炼好了能够当做第二肉身即便是如今ri的年轻魔修一般被人毁坏了也无须夺舍只需要将元神与魔神法相融合即刻重生而且还相当于是一件魔躯寿命更长更适合修炼魔功与佛门的金身法相又异曲同工之妙乃是南方魔教的无证道法门之一。

  他从突破到返虚期开始修炼千年才练成了这么一具其中耗费的苦工不足为外人道绝不会因为给别人报仇就将其舍弃即便是zhongyāng魔教的人也不行。他能够让魔神法相发挥了八成力量后才将其收起已经足够对得起zhongyāng魔教了任谁也说不了他什么不是。

  收回魔神法相后他又祭起了一件魔铃法宝打入法决魔铃在空中急速摇动发出一阵阵无形的波纹比次声波还要厉害百倍在红sè护罩激起了一阵阵波纹但作用同样不明显。

  见到二人都已经开始出工不出力鹰钩鼻魔修虽然恼怒但也没有办法魔教之中人情凉薄即便是师徒之间有时都互相提防生怕被对方害了更何况是分属不同门派的返虚期老狐狸?能够做到现在这个地步已经不错了。

  看了看那虽然范围缩小许多但颜sè比但没有减弱、反而如同压缩了一般更为凝实的红sè护罩鹰钩鼻魔修心中也叹了一口气。

  不是自己不尽力而是对方的防御太高了。而且无论自己怎么、示弱、甚至故意露出破绽对方都视而不见就是一门心思的防守根本不理会别的。面对这种情况饶是他经验丰富狡诈如狐也觉得如老鼠拉龟一般无从下手。

  “大哥一刻钟快到了我们是不是该撤了?”“火鳞甲”形成的护罩中七角海牛问向百目妖鳗它的头也流出了不少的汗那是法力消耗过快所致。

  “这个不妥现在还没见到黑巫教的影子如果就这么退了岂不是白忙了一场?这样吧我们再支撑一会儿等剩下的法力只够撤退所用时再撤走。”心里盘算了一下得失百目妖鳗觉得不能因为任务失败而让云沧海失望所以就自作主张了一回。

  半个时辰后就连百目妖鳗也决定为了三妖的安全着想准备撤退之时视野中却突然出现了一道黑sè长虹。黑巫教的队伍终于赶到了。“黑巫教的人来了准备撤走!”见到目的已经达到它不再犹豫立刻吩咐道。

  也多亏是它自作主张的多等了半个时辰这才使他们顺利等到了黑巫教的追捕队伍否则可就正是白忙了一场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