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五章抽身而退(1/2)

加入书签

  第三百零五章抽身而退

  第三百零五章抽身而退

  眼见鹰钩鼻魔修的攻击效率远远超过了自己。北方魔教长老的老脸有些挂不住了他咬了咬牙心痛的看了一件自己的得意法宝咬破舌尖吐出一口jing血以手指画成了一道血符印在了骷髅大氅。

  如同被打了兴奋剂一样骷髅大氅内部顿时传出了一阵兴奋之极的嚎叫声接着在骷髅大氅周围伸出了无数黑丝这些黑丝如有自己的生命一般分别扎入了在外飞舞的那些鬼怪魔物体内一道道jing纯的魔元输入了它们体内。

  顿时这些鬼怪魔物就被催发了巨大的力量一个个最少体型都涨大了三倍气息越发厚重眼中shè出狂乱的魔光如同疯了一般向着“火鳞甲”护罩攻击。如果说原来它们对阳刚一系的“火鳞甲”力量还有一些出自本能的顾忌的话现在则是全然不顾仿佛感觉不到身体被“火鳞甲”形成的护罩灼烧得“滋滋”冒烟一般一拥而。如同蚂蚁一般将红sè护罩围了个严严实实就连其余二人的攻击都被挡住了。

  多亏北方魔教长老眼见情况有些失去控制又以元神催动骷髅大氅内的核心禁制这才控制这些发疯了的鬼怪魔物集中攻击一处给其他二人留出攻击的空间。他这种方法虽然有效但自身的消耗也是极大完全是凭借秘法激发这些鬼怪魔物的潜力消耗本源使它们能够发挥远远超过平时的力量虽然强但也有其时效xing;就如同狂风暴雨一旦这些鬼怪魔物体内的本源耗尽攻击就会停止而且自身也会因为本源耗尽而灰飞烟灭更别说还要承担被“火鳞甲”的阳刚之力净化所收到的损失了。

  所以这种攻击只能起一时的作用无法持久一旦法宝中的这些鬼怪魔物死伤殆尽那骷髅大氅的威力也会大减又需要重新吸收魂魄补充力量才能恢复了。若不是前有zhongyāng魔教的年轻魔修被重创而害怕担责任后有自己攻击无力而觉得丢脸这名北方魔教长老才不会如此冲动呢。

  北方魔教长老的突然爆发也把其他二人吓了一跳见他如此拼命南方魔教长老也不甘示弱他脸sè一阵苍白。仿佛消耗了巨力然后缓缓挥手打出了几道玄奥的魔诀印在魔神法相体内之间魔神法相浑身突然响起了一阵骨节颤动之声身体骤然缩小最后变成常人大小但身体却极为凝实力量也越发沉重对“火鳞甲”护罩能造成的消耗也大增。

  鹰钩鼻魔修眼神凝重扭头对身后在“心魔灯”中的年轻魔修元神说道:“师弟你先来我这里躲一下以防有人暗中偷袭。”说着不容分说的就甩出一道黑气罩住了“心魔灯”他实在是有些忌惮暗中的偷袭师弟已经变成了这个样子若是在有什么意外他可就悔之莫及了。而年轻魔修也知道他是为自己好于是没有反抗任由鹰钩鼻魔修将“心魔灯”收入了袖中。

  随后他双手一翻。指头如莲花一般交叉并拢掐出无数奇妙印诀头顶随即升起一片白光白光如水三朵黑莲若隐若现在其中载浮载沉。三朵黑莲成“品”形分布中间护着一面yin阳宝镜镜面半黑半白如yin阳鱼一般游走反复。他手中九九八十一个手印瞬间掐完随即双手十指并拢向前一指那yin阳宝镜顿时腾空而起在天空滴溜溜一转shè出两道黑白元气照shè到“火鳞甲”的红sè护罩如同滚汤化雪无声无息的就将红sè护罩腐蚀了一块。这件法宝乃是从“元魔古鼎”中炼出的宝贝蕴含后天yin阳二气可分化消融万物单在攻击一面来说堪比灵宝。

  百目妖鳗等三妖顿时大为惊骇连忙拼命向“火鳞甲”中输送法力之间“火鳞甲”表面的九宫八卦图白光一闪径直将正在腐蚀护罩的黑白元气顶了出去。多亏了赤磷海龟也有着古洪荒玄龟的血脉龟甲天然形成了九宫八卦阵同样能够牵引后天灵气这才能抵御这yin阳二气的侵蚀。

  不过鹰钩鼻魔修见到自己的宝贝此前万试万灵的宝贝居然没有奏效虽然心中大为讶异但却丝毫没有动摇。反而加到了法力输出。将yin阳元气不停地轰击在红sè护罩逼得三妖不停地调动九宫八卦阵来回抵挡才堪堪挡住。不过如此一来心思分散反而造成了对整体防守的削弱使得另外两名魔修的攻击所造成的压力无形中大了很多。

  “大哥这三个家伙的实力果然非同小可使用的法宝都至少是极品法宝在这样下去恐怕我们也抵挡不了太长时间啊。”感受到体内法力如流水一般消耗七角海牛不由得有些着急向着百目妖鳗说道。

  “别着急我们本来也没想过跟他们硬碰硬只要挺过了这一段时间自然有黑巫教和人会插手。”百目妖鳗沉着的说道。心中对自己这个兄弟的急躁有些无奈都是返虚期宗师了居然还这么沉不住气这就是妖族的缺点吧xing格中的缺点总是比较重克制不住本能。“老2我们还能支持多长时间。”想了想他还是决定问一下。好让心中有个底。

  “大哥放心吧虽然对手的实力很强而且还颇有几件厉害的法宝但我的‘火鳞甲’也不是吃素的再加我们妖族的法力远比人类悠长所以除非他们的攻击力能立刻增加十倍否则在一天内绝无可能攻破我的防御!”赤磷海龟自信的说道。作为防御的主力而且还是“火鳞甲”的拥有者能够最直观的感受到所面临的压力。它才是最有发言前的人。

  听了它这么一说百目妖鳗和七角海牛也就放了心赤磷海龟素来稳重它既然如此说就必然有把握。

  “可惜现在实在不是合适的反击时机否则说不得我也要大战一场。”百目妖鳗盯着大肆攻击的三名魔修遗憾的想。身为龙族一脉它体内也流着好战的血液若不是主要目的只是拖延时间为魔道添麻烦恐怕它早就祭起法宝冲去了。

  三名魔修手段迭出拼了全力但奈何“火鳞甲”的防御实在太强使三妖名副其实的组成了龟壳一般的防御短时间内的确没有办法拿下它们。场面就这样僵持了下来谁也奈何不了谁。

  黑土大陆黑巫城正在大殿内闭目养神的刑天戮突然睁开眼睛眼中闪过一道jing芒挥手shè出了一道光芒一秒钟后一道扭曲的黑影从大点的yin影处钻出恭敬的道:“教主有何命令示下?”

  刑天戮扔给了他一块金黄sè的令牌淡淡的说道:“二位黑巫护法带领暗殿的暗巫团出发大陆东海三万里处有人发出了求救信号。”他顿了顿似乎想到了什么又吩咐道:“另外再通知一下十二名部落长老我怀疑这次的求救与最近发生的圣殿被袭事件有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