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七章冲突解决回归大宋(1/2)

加入书签

  第一百五十七章冲突解决回归大宋

  第一百五十七章冲突解决回归大宋

  常云秋默默地看着云龙眼光一阵闪烁。他此时确实已经没有与云龙继续战斗的想法了法宝没人家好功力没人家强就连拼斗了半天也是接连落败再战下去也没什么意思了。怎么都打不赢还不如好好谈谈。

  他也不是傻子云龙不愿意与他结成死敌他又何尝愿意?修真的目的是为了长生不朽自然是敌人越少越好。早先的那些多云龙的恨意、杀意在对方强大的实力下已经削弱了不少其余的也在打斗中发泄了出去只要回教中好好调息一段时间应该就可以平复心中的郁气使之不至于产生心魔。

  世本就没有解不开的仇恨早先他对云龙恨之入骨是对方杀了他的弟子又寻之不着心头怒火无处发泄;后来产生的杀意则是因为对方用“偷袭”擒拿了他的肉身并且还出言不逊。但是如今在打斗过后对方的样子虽然依旧那么可恶但是常云秋不得不承认在他心中已经将云龙看作了同等级、甚至更高一层的人物是能够危及到他生命的强者。

  这就是现实魔道教义讲究生存、只有生存下来才有机会完成自己的任何能够危及到自己生命的存在都要予以铲除;若是不能铲除那就要远远避开至少做到两不相干。所以在云龙表现出了强大到能够危及到他生命的实力后常云秋对他的杀意和怨恨就迅速地减弱了他已经决定ri后不再招惹他至少是在自己实力超过对方之前不与对方结为死敌。

  这种情况听起来很匪夷所思但是却并不奇怪因为这就是魔道的逻辑也是生命所固有的趋利避害的本能。

  “具体的情况我是不能说的因为我已经发了心魔血誓断断不能违背。”常云秋长吸了一口气说道。“不过只要不违背誓言‘其他’的事情还是可以透露一二。”他说完这句话后双眼直视云龙心中的愤恨和杀意也随之深深地埋在了心里除非遇到合适的时机否则再也不会爆发出来只会随着时间而慢慢消逝。

  成大事者须懂得当断则断!若是一味的斤斤计较、心胸狭隘则永远成不了大器!常云秋活了这么多年这些道理早就琢磨了个通透。

  “嗯?怪不得不肯告诉我原来是发了心魔血誓。”云龙皱着眉头想到。这心魔血誓是魔道的一种极其灵验的誓言是对自己的魔心发下誓言若有违背则会引发魔心碎裂心魔加身死路一条。

  “不过他后来的这句话倒是识趣罢了ri后也许难得有这么好的机会了索xing问一问。”云龙暗想常云秋着重说了“其他”二也就是说他可以从其他的方面回答这些问题只要不涉及核心机密。然后问常云秋:“你们如此多的人互相早已多年不服管束因何现在又能聚在一起。”

  常云秋轻笑道:“这倒不难回答我魔道一向崇尚以力量为尊以前几方魔教势力相近自然彼此都不肯服气但是如今有更强大的存在出现自然能将我等统一起来。”

  云龙点了点头这答案并不出乎他的预料又接着问:“那这强大的存在是谁从何处来?是一个还是几个、或者一群?”

  常云秋想了想摇了摇头没有回答只是伸出一只手指指了指天。

  云龙眉头微皱这个问题看来已经涉及到誓言所以常云秋只能以含糊的动作代替不过他的动作含义颇多以手指天那对方肯定不是人间势力二是界那到底是指地仙界还是魔界?一根手指指的是一人还是一个组织?

  云龙无法确定只得先记下了这几个猜测又接着问:“那破天魔阵乃是古魔阵几千年来都没见你们用过这次又是哪家将其布置了出来?”

  常云秋回答道:“若是单论布阵手段我东西南北中五方魔教都可以布成但是若是要将阵图和镇压阵眼的法器都置备好也只有zhongyāng魔教才有这样的大手笔!”他一面说眼中也不禁露出了佩服的神sè。

  “看来zhongyāng魔教的底蕴远比其他五方魔教要深厚啊常云秋也算是见过大世面的人能让他都如此佩服实在是不简单。的确那元魔古鼎都是后天灵宝一流的宝贝却能用来镇压大阵而且还有天魔级别的老怪坐镇实力可见一般了。可是有如此实力为何后世zhongyāng魔教却与其他几方魔教一样衰败了呢?这期间一定有许多不可告人的变故。”云龙得到了答案却反而增加了更大的迷惑索xing就将这些迷惑抛在一边。“等有时间再细细探究吧。”他心想。

  “你们如此大动作为何不见人间佛道两方势力阻挠?”云龙接着问。

  “呵呵当此乱世神州动荡想要从中分一杯羹的实力可不止我魔道一方佛道二教又何尝不是各怀鬼胎只是他们披着名门正派的外皮不好正大光明的做而已。如今修真界的态势乃是道消魔长论总体实力来他们不是我们的对手何况他们也有自己的小算盘所以早在几十年前就与我们达成了协议对彼此的作为互不干涉等各自的计划完成再作计较。”常云秋与大部分魔道修真者一样对佛道二教的作为都很是不屑言语间也尽是贬低讥损之词。“而起从某种角度来说我们的作为说不定会对他们的计划起到促进作用呢又怎么回去阻拦?”

  云龙被常云秋的这一番话绕的心中满是疑惑急忙问道:“说来说去你们的虽未‘大计’到底是什么?又怎么会与佛道的异常举动扯关系的?”

  “”常云秋又是一阵沉默双手平摊作出了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看来这个问题又涉及到核心机密所以还是受誓言所约束。

  “算了要是这么轻易就能问出来那也没有什么可保密的了。”云龙本就没指望能这么容易得到答案所以也没多大失望他顺口又问了一句:‘你们的计划不能说那佛道的异常举动是为何事他们的计划有多少家参与可会对天下大势有所影响?”

  没曾想常云秋这次回答的很是痛快:“我魔道与正道交锋多年也安插了不少密探虽然接触不到核心机密估计也是与我等一样发下誓言收了约束。不过据目前的情况得知正道的那几家顶级门派除了xizàng布达拉宫忙于跟本土宗教争锋无法抽身外几乎都参加了此次行动少数的几家传承自古大神通者道统、底蕴、背景深厚的大型门派也都有参与。”

  “而且”他神神秘秘的说:“听说也是有地仙界和天庭的指使连那些门派中闭关已久老家伙都出现了。探子曾说在诸如昆仑、峨眉、南海派、龙虎山这样的大型门派中曾经见过天花乱坠、金sè长虹从天划过然后大地灵气一阵紊乱一个时辰后才恢复正常。异象发生的第二天这些名门大派返虚期以的总是高手就宣布闭关而且派遣弟子纷纷入世服务人间王朝、为其修建都城、坐镇朝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