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节、金融纵横论(1/2)

加入书签

  ( )五面镜子最终以二十三万两的价格成交,姜田在一刹那曾经设想过要不要自己私吞了那三万两的零头。冰@火!中文 当然这也只是一刹那的想法,真要是这么做了,皇帝张韬未必会找他要这笔钱,但是绝对会给自己安排足够这个数额的工作。扣除了给主持人的提成之后,钱还是剩下了二十多万,看来皇帝前辈的估算是正确的,凭借着这笔启动资金的确能够开始建设工厂了,只要地皮到手之后,就可以让宋懿先去勘探地形,然后据地理位置安排车间和生产线,不过这就不是他姜田要考虑的问题了。

  现在的他也没办法全身心的准备开学事宜,作为张韬在民间试点的私塾,其实这就是朝廷不挂牌的一处学馆,只是为了区别于御教院,这里的毕业生如无意外都会走上教育岗位,作为培养科学人才的种子而洒向神州大地。御教院的学生每年毕业的人数都不够科学院与其他一些部门瓜分的,再说那里的教育水平的确差强人意,所以不能承担起培养教师的重任,于是在姜田这一批学生中,除了一些来攀交情的权二代们之外,就数来此深造的科学院研究员与御教院教师最多。等姜田拿到最终的报名人数的时候,发现自己原先安排的教室本就装不下这么多人,好在这里边的水平参差不齐,提前采取分班制也是不可避免。俗话说师傅有事弟子服其劳,于是那仨纨绔加上被抓差的吴远四个人,就是组建学校的第一批班底,这里边尤以色狼最为卖力,没办法一时头脑发热差点给自己找来天大的麻烦,现在不好好表现一下怎么行。

  眼看着打扫干净并且桌椅摆放整齐的教室,宋懿很满意的点点头:“还别说,倚红楼已经没有一丝脂粉气了,仅仅是看着教室就能让人感到沉稳。”

  “此话谬矣!”吴远笑着搭茬:“事在人为,这里之所以不再有那靡靡之感,全赖先生正气使然。”

  如果是外人说这句话,大伙都会认为这是在拍马屁,可是说这话的人是吴远,并且姜田还不在这里,所以众人都知道这算是有感而发。毕竟姜田的为人他们是很清楚的,别看外边总有些流言蜚语但是唯独他们很清楚,姜田每天光是应付那些科研任务都忙不过来,一个月中能在家里待着的天数不超过十天,你说就算一群美人天天等在这里望眼欲穿,也没这个机会投怀送抱啊。

  其实田虚海和刘宝铠这俩人还有点小心思,自从知道姜田并没有将自己的心上人收房之后,他们不可避免的要产生一点幻想,再说大户人家互送美婢也是常有的事情,关系亲近的,哪怕是自己的小妾也有送人的先例,就算被姜田占了先,可也不是没有机会啊,所以这俩人最希望姜田是个正人君子。

  田虚海这时想起了从自己父亲那里听来的消息:“听说从今日起,先生每日都要到内阁同几位尚书商讨国事,那这授课的事情怎么办?”

  宋懿听了只有摇头苦笑:“陛下给出了个主意,让我先将开头容易的东西讲给你们听,剩下的等先生回来。”

  另外仨人互相看了看,他们知道一有研制的工作,宋懿就寸步不离的围着姜田转,自然也会近水楼台的学到不少东西,可是没想到他竟然已经能为别人讲课了,那为什么还来这个私塾?

  吴远最先琢磨过来,然后若有所思的看着宋懿:“德馨所言……难道说这课本上的东西连你都没有完全学会?”

  宋懿点点头:“学到的东西越多,才越觉得自己无知,我当初抱着课本一口气从头看到尾,除了开篇几章还能有所领悟之外,后边的完全犹如天书一般,就是去找先生解惑,他也是笑而不答,说以我现在的学问是无法听明白的,只有循序渐进才能有所斩获。他还说若是真能将这几本书学会,那天下间除了他之外,就无人可与诸君相比了。”

  另外仨人倒吸了一口冷气,他们也曾经好奇的翻看过,的确犹如天书。但是没想到姜田竟然会给这几本单独印刷的教材给出这么高的评价,如果说以前在御教院里学到的东西算是县学、府学一类的档次,那么他这里就可以算是国子监了。难怪陛下能批准堂堂的朝廷大员去开个私塾,他是真的知道自己这个师弟究竟有多大的能耐,指望着能多培养点徒子徒孙,好替代掉那些儒家官员。

  现在的姜田也是满心的郁闷,这大明朝虽说已经完结了,可这内阁扯皮的毛病还是没有改,自己刚刚拿出即将发行的样币,就遭到了各种各样的刁难。从花纹太繁复不易铸造,到用料太讲究国库负担过重,再到民众识字率不高,上边的文字可能没人认识等等……

  “以前大家用铜钱和散碎银两的时候,谁还没事带着一杆秤啊?那么麻烦的货币都能使用,这种工细作重量一致的银元反倒不如元宝了?”等这帮人总算是提完了自己的意见,姜田实在是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这海外的银币你们也见了,估计各位手中可能也有点存货吧?不就是我做的比他们含银量高一些嘛,这有什么了?”

  户部尚书曹陌一听就急了:“高一些!姜大人是在开玩笑吧,这佛郎机的银元才含银七成,您这银元足有九成!若是人家用那便宜货在民间换购银元,有多少都不够赔的!”

  姜田看着这老头有点发愣,你说他是真的不懂还是在装糊涂?民间的百姓别的不知道,银子有多少会不知道吗?你拿着价值不高的钱来换,会有一比一的比例吗?不过姜田转念又一想,自己如果直接就这么问,估计这老家伙巴不得将话题扯向别的地方,自己还是不能让对方得逞比较好。

  “曹尚书所言甚是。”姜田计上心来嘴角挂着微笑:“为了防止这种事情,所以同时要推广一套货币汇率体系,每当夷人拿着不纯的银锭或是银币来中土,必需先要在海关换成咱们的银元,这汇率就以他们的货币成色与咱们的进行换算,因为我做的银币含银九成五,对外就可以按足银计算,这其中至少还有半成的利润啊!”的硬通货,否则到哪去也是要先换当地货币才能再消费,只是现在世界通用金银等贵金属,所以在交易体系中银元的地位不可撼动,既然都是银子,不管你在上边刻上什么花纹,那它也都是可以进行结算的货币。只是现今东南亚流通的银币中,不管是哪个国家的货币大多都是七成白银三成的铅,这的确是和足银无法相比,若是再和姜田试制的那种特殊银合金比较高下立判。

  不等还在想什么是货币汇率的几个老头回过神,姜田继续说到:“就以这种二十五克重,俗称半两的小银元来说,差不多是过去一两的七成,也差不多是夷人银元的九成左右,所以我们完全可以按照一枚半两钱换一枚半佛郎机银币的比例执行,又因为咱们自己知道这其中还有五分不是银子。也就是说每换一枚咱们就多赚五分!”

  “这西夷就那么好糊弄?”说话的是内阁首辅宁焦:“他们就不会自己称重?”美,就是这手工钱也值五分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