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节霸主的霸道(1/2)

加入书签

  突然被人叫破身份,刘宝铠稍微慌乱了一下,他恢复镇定的速度也很快,有道是“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于是他装作毫不在意的转身看着那个人。

  “我还当是谁呢,原来是陈少爷啊,此次开海你家也来凑个热闹吗?”看清来人之后sè láng的心安定了一大半。

  这陈少爷乃是乃是天津一户大商贾家的二少爷,全名叫陈灏。因为不是长房长孙所以并没有被培养成家族的接班人,反倒是随着自己的父亲走南闯北的去过不少地方,见识的人和事在同龄人中也算是广博,一次随家族同刘家的商号做生意时,恰好刘宝铠缺少零花钱来柜上打打秋风,见此人年纪同自己相近,自来熟的sè láng主动攀谈之下,年轻人之间也就没什么门户之见开始兄弟相称了。

  眼见着小公爷装傻,陈少爷苦笑了一下:“还不是因为你!本来我都要进京求学了,你却来个离家出走,走也就算了还留书一封说自己要随船队下南洋,当时有船出海又和你熟识的也就只有我们家了。”

  “不对啊?”sè láng挠挠头:“这舰队虽然受商船的拖累速度并不快,可你家也没有快船怎么能追上我?”

  “若是从天津卫出发自然是追不上的,可你忘了军驿有飞鸽传书,我又恰好在松江府准备随船回京,所以便只能改变行程先你一步到达。”

  听到这刘sè láng才知道老爹竟然假公济私的动用了军驿抓捕自己,对这种无视组织纪律滥用公权的行为,他第一次从内心中发觉反腐倡廉的重要性,但是现在也不是没有机会,这台湾可是没有军驿的,也就是说自己还能狐假虎威混上军舰,只要自己能摆脱眼前这位仁兄。

  陈少爷一看对方的脸色就知道他想干什么,于是似笑非笑的说到:“你可别让我为难,不说我放跑了你,国公他老人家会怎样拿我家出气,就说连我都能找到你,这舰队现在也应该接到命令了吧。”

  听他这么一说,sè láng不免有些泄气,只好伸手拍了拍朋友的肩膀:“走吧,咱换个地方说话。”

  ≡≦style_txt;   不提正在郁闷的刘宝铠,此时的北京已经从万邦来朝的热闹中恢复了平静,对于普通百姓来说,自己能吃饱穿暖才是最重要的,虽然这四九城里老少谈起国事来一个个头头是道,就好像这满朝文武还没自己这个闲人懂政治,可那也是酒足饭饱之后不用负责的胡吹闲侃。与市井小民不同这次的国宴给全天下的士人阶层传递了一个xìn hào,本以为圣人理学穷途末路的时候朝廷又给了一线生机,台湾从原本的蛮荒之地突然变成了旧式文人的皇道乐土,如果说以前去rì běn朝鲜等国还算是投靠了番邦蛮夷,可这台湾就不一样了,不仅是中央承认的藩王,还有着一个谁都心知肚明却不能明说的前朝身份,这样一来那些对皇帝不满又没有能力改变局势的明朝遗老遗少们,可不就是有了一个尊孔崇圣的好去处了。

  就在不少出仕无门的家族和读书人琢磨着要不要“投敌叛国”的时候,御书房里又传出了皇帝的咆哮:“朕每次要北伐都是你站出来反对,以前的也就算了,现在rì běn也称臣了,台湾也收回了,东南亚早晚都是咱的,你还是反对北伐!”

  姜田已经习惯了张涛的怒火,最近一段时间皇帝陛下没少朝自己发火,可是姜田认为就算张韬发脾气自己也要直言不讳,最多也就是被皇帝抓起书桌上的东西扔脸上,这也比让他拔苗助长添乱强。

  “不是我反对北伐,而是时机不到,咱们的敌人不只有草原上的那些强盗,他们已经注定落后于这个时代,早晚都会任人宰割。可是海上过来的那些人不同,你心里很清楚他们才是心腹大患,而且中国人要转变大陆思想,朝着海陆并重的体系转型,重海、重商应该是百年国策。”

  “你能少说点空话吗?”张韬被气乐了:“朕问你,人家在草原上磨刀霍霍,你能说一句我没工夫理你他们就不来烧杀抢掠?”

  “所以我才说是海陆并重,北伐可以有,但一定要控制规模,若是一味向北只会给欧洲留下喘息之机,他们才是心腹大患啊!”事到如今姜田也只好据理力争了。

  “那朕要你何用!”张韬的调门又拔高了一度:“你的海军研究院花钱还少了?”

  皇帝的嗓门让门外的太监和侍卫们吓了一跳,正在为儿子离家出走而烦闷不已的刘均定,朝门外的人使了个眼色都离书房远一点。只有他守在门口独自生着闷气,自己那儿子自从和姜田混在一起之后,虽然这见识增长了不少,又和太子搭上了关系,但是这心也野了,有时候自己这当老子的说他两句,竟然也敢振振有词的顶嘴了,现在更是学会了离家出走,还说这是效仿姜田出去增长见识。

  刘均定不止有这么一个儿子,可这个跟随自己南征北战的长子,在感情上并不是其他儿子所能比拟的,虽然那烽火连天的日子里,刘宝铠只是一个需要保护的稚童,但是见过血的与那些在蜜罐里泡大的绝对不在一个档次上,也只有这一个儿子才有资格继承自己的爵位。

  房中的两个人不知道门外还有个纠结的老头,就算知道了现在也没工夫理他,姜田被张韬这种外行话气的不轻:“什么叫我的研究院,说过多少次百年海军,中华缺失海洋观念两百多年了,哪是砸钱就能解决的。在咱老家就算全国人们都知道海权的重要性,这海军又建设了多少年?”

  这种争吵是注定没有结果的,就像后世任何一个国家陆、海军的争端一样,这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思想,其实理智的说无论是大海军还是大陆军,都能达到他们俩预定目标,海军可以开拓殖民地,陆军也可以向北、向西、向南去掠夺更多的资源与生存空间,只是这两种办法都不是短时间能见效的,也就是说无论走哪条路,他们俩都不可能看到胜利的那一天,所以他们争论的焦点实际上是国家今后的路线问题。就连强大如后世的美国,陆军与海军之间为了争夺预算也是各种明争暗斗,不过姜田和张韬的争论不是军种间的争执那么简单,这牵扯到未来几十年的国家侧重问题。

  所以看似是为了军费的分配在争吵,核心却是国家前进方向的一场大辩论,之所以说这不会有任何结果,因为他们俩都知道最好的办法是海陆并重,可国家目前没有这么多的钱,只能是有所侧重。这也是为什么姜田并不担心张韬的怒火,这种争吵虽然很激烈,张韬却知道姜田不是为了什么小团体的利益在锱铢必较,接触的时间长了,他发现姜田对振兴中华这个目标的狂热并不比自己少。

  等吵累了这俩兄弟又恢复了对面而坐的状态,张韬又拿起了桌子上的奏折:“你报的海军扩军计划必须延后,有情报显示,草原上有人蠢蠢欲动,就是那些开市通商的部落也有不稳的迹象,所以这次北伐不仅要打还要大打,争取打出十年的hé píng。”

  姜田也知道事情没有转圜的余地了,在他看来只要守住边境,靠经济与文化的侵蚀比军事上的打击更有效,可张韬希望毕其功于一役,就像老家开国之时的朝鲜战争,一战而震慑美军几十年不敢和中国陆军正面交手,所以这军事准备的规模也相应提高,正好同海军的购舰扩军计划相冲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