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八节激进与缓慢(1/2)

加入书签

  天眷皇帝想要在土地问题上出重拳下黑手,这一直都不是什么秘密,甚至可以说是文武百官心知肚明却无计可施的一件事,一直以来也只是利用张韬比较念旧的特点,让现有的官员不至于面对自家土地被没收的窘境。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们也算是成功了,现在的官员在死之前都可以享受到前明对于有功名在身的人的各种优惠政策,问题是当他们死了以后,这些田产不仅不会给后辈儿孙带来享用不尽的好处,反倒会成为一种尾大不掉的包袱。毕竟税收是有阶梯门槛的,你的土地越多收的税收就越高,所以很多人现在都在采取瞒报土地实数的办法来规避这个问题,一般来说地方上也不会有哪个官员不开眼的非要丈量清楚土地,少报瞒报几乎是全国通行的潜规则,然后在这种时候丘田的奏折出现了,直接将这种违法行为给揭露了出来,别看内阁一直打算冷处理这件事,可还是有不少人已经看到了前明“空印案”的影子。

  说起洪武四大案之一的空印案,这算是朱元璋唯一一个不是出于政治目的而掀起的大案,它的出现完全就是个意外,但正是这个意外却触动了朱元璋心中的紧绷的那根反腐神经,使得一件很简单的官场潜规则变成了血雨腥风的由头。试想一下仅仅是因为规避不合理的制度而诞生的潜规则,就能让那么多的人头落地,现在丘田将土地弊病中较为突出的一件事给“曝光”了,那么同样是心黑手狠的天眷帝会不会复制一下洪武帝的光辉历史?答案似乎是显而易见。有多少人在心中咒骂着丘田这不好统计,但是现在没有一个人会在公开的场合提起这个问题,大家似乎都在同一时间想明白了一个问题,皇帝要动手谁能阻止?答案是没有人!

  前明官场上那些铮臣之所以能取得成功,先一点是皇帝轻易不会动用国家暴力机关来解决问题,最多也就是廷杖和诏狱,通常这类手段不会累及家人,反倒惹得一帮不怕死的前赴后继要来刷存在,拼了老命也要在史书上留下一笔。可是当今天子很有明朝开国那父子俩皇帝的风格,不动则已只要是他动手了,就不会仅仅是你得罪了皇帝那么简单,找出你一堆查有实据的罪状不说,还让你全族跟着一起倒霉。也许有人会问难道就没有海瑞那样的清官,骂了皇帝还让人抓不住把柄吗?试问大明近三百年里出了几个海瑞?不说这类人少之又少,关键是明朝遗留下的各种潜规则里犯法的事情实在是太多,就以土地兼并以及瞒报土地实数这两项来说,搁在朱洪武的手里恐怕已经有几万个脑袋落地了,在这中华朝中竟然还没有任何动静,就已经让很多人觉事情的诡异了,可就是这种暴风雨前的宁静,才是最难熬的。

  姜田身处这种暴风眼中,小日子却过得紧张充实全没有风雨欲来的感觉,作为唯一一个数学考试阅卷官,他要判阅几百张考卷,虽然题目比较少阅卷的度比较快,可是为了保险起见,他还要对所有的考卷审核两遍,以便做到万无一失,而且因为是中国第一次进行单独的数学考试,他同时还要做好考生查卷的准备,为了能尽可能的减少舞弊的事情生,所有的工作都要由他一人完成,可见他的工作量有多大。至于外界自打知道这次策论的题目之后,就一直紧张肃杀的气氛,他是无暇顾及的,再说自己老家也就是皇帝钦准的几百亩功勋田,在这点上自己那犹如老狐狸的父亲大人还是很明智的,没有学那些同僚们的致富手段,别看土地不多,收成更是不能和江南的水田相比,但他老人家还有一份退休金可以领取,所以小日子在村里也是头一份的,自然不会再去打别的小算盘。至于姜田的名下除了那座张韬御赐的府邸之外,就更是没有一亩的田地,于是他便心安理得的看着那些大地主们一个个惶惶不可终日。

  考卷再多也有审阅完毕的那一天,数学考卷不比语文,不用考虑语法啦、措辞呀之类的问题,更不用比较两篇同样精彩的文章哪个字体工整,只要对照着标准答案看看就知道该怎么给分,所以尽管是前后审核了三遍,他姜田还是第一个完成了判卷的工作。还别说古人虽然没有系统的现代数学,但是五经之中的《易经》本身就是一部经典的数学教材,江南某些书院更是以教授六艺之中的数学而为荣,所以姜田出的这份考卷很难刁难住那些有真才实学的人。无非就是有人不知道该怎么答卷而将答案写错了地方而已,对此姜田也没有追究这些人格式错误,只要是能够判读的一律给分。这让很多紧盯着他的人着实松了一口气,这位姜大人虽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