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节、耶稣会登场(1/2)

加入书签

  姜田在自己家里美美地睡了一觉,直到天黑这才起床,不过可能是睡糊涂了,睡醒之后竟然大喊着:“书!书……”

  全府上下看着有点抽风的姜田又一头扎进了书房,心想着古人说的书痴也不过如此了吧?但是姜大人什么时候发痴不好,非要在大年夜犯病,那大家伙可怎么守岁过年呢?最后还是心月与夕芸也追进书房,这才让姜痴呆回过神想起来今天是春节。

  “让大家见笑了,今天是过年还是仿照去年旧例,也就别分什么主仆了,大家尽兴就好……”恢复正常的姜田还是那副平易近人的样子,可是府中的下人们看他却有点不一样了,原先那种得过且过有点混吃等死感觉的老爷忽然变得神采奕奕,好像解决了心中某个十分重要的难题,神清气爽的简直判若两人。

  心月猜到了这可能和那些书籍有关,她对那些东西其实也不陌生,甚至在传统算术的领域还超过姜田,可是她却觉得姜田引进的阿拉伯数字十分简便易行,算起题目来直观迅速,在档次上已经超过了传统算术,所以才塌下心来认真的从头学起,可是看现在的样子,姜田好像是从来不知道这些东西,而像发现了宝物一般兴奋莫名,这东西真的有那么神奇吗?

  与她的疑惑不同,府中的其他女眷尤其是有可能给老爷暖床的那些人,想起这毫无进展的一年则是唉声叹气,看来这姜大人真的是好书超过好色,尤其是看他这几天的表现,扎在书房之中几乎忘了时间,更别提眼前这些美女他连碰都没碰过,难道真的要自谋出路吗?姜田现在管不了那么多了,自打他认为自己发现了世界科学史的真实脉络之后,一直就处于一种亢奋的状态。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在自己原先的时空中国可以成为世界工厂了,因为中国工程师在骨子里已经印下了老祖宗的痕迹,一切本着解决实际问题的态度,活学活用各种现成的公式,最终使得中国工业在极短的时间内追上了世界的脚步,不过也因为太过实用了,以至于在基础研究领域一直没有显著的进展。不过在二十一世纪初,除了一些还处于萌芽状态的新兴科学之外,大多数工业生产力已经达到了加工水平的极限。在基础科学没有本质性的变化之前,中国可追赶的空间已经不大,所以二十一世纪一直都在酝酿着新的工业革命,只可惜直到姜田穿越前,虽然各种新奇的玩意层出不穷,但是都还没能脱离经典物理学的范畴,计算机徘徊在生物系统与量子系统之间,机加工领域3d打印虽然方兴未艾,但至少还不能代替数控机床,新能源也看不见有谁能完全代替化石燃料,医药领域虽然落后于主流,但是由于中医的确在某些领域弥补了现代医药的不足,也使得中国人对养生的认识迥异于世界。航空航天领域落后于美国,可国家投入极大,正处于小步快跑的阶段,最重要的是中国是唯一还保留完整工业体系的国家。所以怎么看二十一世纪的中国都具备了挑战工业革命的技术积累,就是不知道这次的革命发端究竟是什么,也不知道最终会带领世界变成什么样子。但是姜田在看过这些中国古代的知识之后,坚信有中国特色的科学发展体系将会大放异彩,谁让在理论阶段经典物理学已经发展到了天花板,而注重工程实现的现代工业则不关心理论上的各种定理定义,只要能最终得到合格的成品,你怎么做到的又有什么关系?

  姜田还兴奋的设想到,从现在开始他的学校要向后世看齐,在高中以前尽量不讲解各种推导过程,只交授各种实用的公式,以期培养出大量的工程师,最后再优中选优的着重进行大学教育,不止要授人以鱼还要授人以渔,而这些大学生可以尽量向本国学生倾斜,使他们在起点上高于那些留学生,这样就算日本人、朝鲜人甚至是其他国家的人,就算完成了高中教育也不可能发展出太多的科学家。就算真的出现了高水平的专家学者,中国也有足够的能力吸引他们留在这里为我所用。因为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的科研体系都不会比咱们更完整,资源也不会比咱们更多。

  与姜田的兴奋不同,这个世界上没几个人能体会到中国古代科学的伟大,所以也就不知道对于世界来说这次的**令将会产生怎样的后果,在这个时代还真有一些人对这个禁令产生了危机感,这些人就是来华的传教士们,自打汤若望意外殉职以后,耶稣会就一直没找到一个能替代他的角色,现有的传教士大多主修音乐、绘画,这些东西对于中国人的吸引力不大,耶稣会一直想找个懂科学的修士来重新和中国朝廷的高层建立联系,可这种人才就是在欧洲也不多见。历史上直到南怀仁来到中国才算是满足了需要,但是对于清朝的八旗贵胄来说,科学这种东西却不是太受欢迎了。对于耶稣会来说他们也不喜欢科学,却是现在欧洲科技进步的领导者,教廷应该不在乎中国是否和他们交流科技成果,但是却害怕热衷科学的中国人中断他们的传教活动,这会使得稍稍有点起色的工作直接回到原点。要说中国和其他异教徒地区有什么不一样的话,那就是中国无法靠武力来征服,也就是传教士和他们的骑士们无法靠刀剑与火枪逼迫中国人信仰基督教,更别提新教那帮异端还在一旁虎视眈眈,所以他们对禁令的危机感也十分明显,当他们

  第一时间从某些“朋友”那里得到了消息之后,马上就将其认定为中国将会关闭传教的大门。

  也难怪他们一个个风声鹤唳,原先明朝的时候就是用科学敲开了中国的大门,使得中国一些高级知识分子开始接纳他们。也让江南一带有了一定的传教基础,现在中国自己出现了一个比他们还懂科学的皇帝和科学宗师级的大臣,他们传教的合理性便开始大幅度的降低,更别提教旨中还含有大量与中原主流文化相冲突的内容,若是不能重新获得中国高级贵族的欢心,那么他们将会很悲剧的带着“上帝”离开这片富饶的让人发指的土地。所以即便是大年夜,即便是可能会暴露自己的“朋友”,他们还是选择在第一时间跑到姜府来拜年!

  “大年三十来拜年?”姜田听了门子的禀报之后有点转不过弯来,心想自己和这帮神职人员没有交往啊?当初的确是想通过他们来了解欧洲的科技发展,可是当知道汤若望在攻克北京时意外死亡之后,就没打算再和这帮上帝的狗腿子有来往,现在他们跑来拜什么年?

  姜田本想拒绝他们,可是又一想到正在海上颠簸不知道什么时候到达的南怀仁,就觉得还是不要拒人于千里之外比较好。他对基督教或者说对所有信仰上帝的人有成见,这是因为他在穿越前居住的那个城市里,教会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发展了一堆老头、老太婆信教,你自己信也就罢了,这帮人还不厌其烦的在公众场合传播“福音”!看在他们岁数比较大的份上,姜田曾耐着性子听过几回,结果却发现这帮人说的和邪教那套也没什么不一样,无非就是信上帝者得永生,不信者永堕地狱。你要是表现的不屑一顾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