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章 没有我的允许,你以为你能这样安然的离去?3000+(1/2)

加入书签

  向启垂眸,不知道在想什么。

  商博担忧地看了眼容瑾所在的方向,拿手肘捅了捅他,“向警官,你快想想办法劝劝容少,已经十几个小时了,再这样下去,再是铁打的身子也吃不消。”

  向启敛神:“我问你,车祸爆炸是什么时间?”

  “中午11点40分左右。”

  “那如果我告诉你,在11点30分的时候,顾笙歌打过电话给阿瑾,你还觉得我劝得了他吗?”

  商博闻言大骇逼。

  向启回忆起上午的那一幕的时候,扯了扯唇角。

  他从来没见过容瑾掉过解剖刀。

  对于笙歌来说,手术刀就是她的尊严。

  而对容瑾来说,解剖刀亦是,平时,他绝不会允许这样的情况出现。

  所以当他看到解剖刀掉落的那一瞬,被吓了一大跳,急忙走过去,查看他的状态:“阿瑾,你怎么了?一副心神不宁的模样?”

  他看到容瑾的指尖微微颤抖着,他茫然地看向他:“你刚才听到了什么声音没有?”

  “什么声音?”向启一脸茫然。

  “就‘砰’地一声响,像是哪里爆炸的声音。”

  那时候他觉得莫名极了,抬手在他眼前晃了晃,“阿瑾,你是不是这几天没睡好神经质了?哪有什么爆炸声,顶多就是我刚才开门的声音大了点。”

  “真的没有?”容瑾拧眉问。

  “没有!”

  “哦。”容瑾淡淡地应了一声后,这才蹙眉捡起解剖刀放到:“尸检已经完成一半了。”

  “有什么发现了没有?”

  “等我做完一起说。”

  容瑾脱掉塑料手套,丢进垃圾桶,阔步往外走。

  “那你现在要去哪里?”向启惊奇地发现他今天行为举止格外诡异。

  “接个电话。”

  容瑾接的是笙歌的电话。

  他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容瑾脸色很不悦,他听见他开口:“我还在b市。”

  向启愕然不已,分明就在警局,为何要说自己在b市?

  在他的印象里,容瑾从来不屑说谎,而这次他明显在逃避什么。

  他还没想透个所以然,就听见容瑾对着电话那端发了怒:“顾笙歌,你就如此迫不及待,两天都等不了?”

  话落,他挂了电话,直接关机。

  扫了眼一脸迷惑的他,容瑾烦躁地压了压眉:“在我做好解剖之前,不要让人打扰我。”

  他转身进了解剖室,没过多久,就传来顾笙歌发生车祸的消息。

  车毁,人亡。

  容瑾听到消息的时候浑身一震,他愣了片刻,才拿起剪刀不慌不忙地剪断缝合的线头,“阿启,不好笑。”

  可放下剪刀的时候,他的手不自觉一颤,解剖工具一股脑的往地上掉。

  静谧的解剖室里,二人屏住了呼吸。

  哐哐铛铛的声音听起来格外渗人。

  容瑾一下子惊醒,下一瞬,他夺门而出。

  而他,直到现在还想不透顾笙歌最后那通电话的来意。

  商博喃喃着:“顾医生回来后,就一直跟容少提离婚的事情,容少假装同意,然后制造去b市出差的假象,其实是一直住在原来的恒禾公寓。顾医生最后的一通电话,大概是又提到离婚的事情了,所以容少才会动怒,真是造化弄人……”

  向启看了眼容瑾的方向,苦笑着:“原来如此。”

  据现场的调查,顾笙歌的死因是自杀。

  她有严重的抑郁症,做出过激的举动也是合情合理。

  至于最后那通电话……

  若是顾笙歌刻意为之,那么她的心够狠。

  若是无意为之,那么……

  他叹了口气,到底是造化还是天意弄人,他不明白。

  但是他想,或许她的这通电话,应了容瑾的那句话,刻骨铭心。

  或许还更胜一些,因为剜心挖骨也不过如此。

  就好像最爱的人在万丈悬崖,他明明可以伸手拉她一把,却没有把手伸过去一样。

  这种悔恨会在接下时间侵入他的肺腑,疼得难捱,却永远不得解脱。

  这其中的心绪挣扎,他想起来都觉得无法呼吸,何况是置身事中的容瑾。

  这样下去不行,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