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103章 我他妈的真想掐死你(1/2)

加入书签

  容瑾向来是个不喜言表之人,此刻能说出这样一番话,无疑震慑到了笙歌。

  她无法形容内心这种蓬勃欲长的情绪。

  惊讶,有之;

  感动,有之;

  惶恐,有之撄。

  但到底,理智还是战胜了压积的情感,她垂眸不看他:“孩子,不能要。”

  容瑾眸中暗潮翻涌,他抬起笙歌的下巴,迫使她对上他的视线,他压抑着声线,语气里有股咬牙切齿的意味:“顾笙歌,我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你还想要我怎么样?偿”

  笙歌浑身一颤,却还是固执地咬着唇:“孩子不能要。”

  容瑾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他的手从笙歌的下巴移到她的脖颈处慢慢收紧:“我他妈的真想掐死你!”

  他是真的发怒了,笙歌感觉到四周的空气越来越稀薄,她不挣扎也无力挣扎,闭合的眼角一滴泪水滚落。

  滚烫的泪水灼地容瑾的手一缩,他的意识猛地回笼,沉默地看着自己的手片刻,慢慢放开她:“孩子留下,我不说第三遍。”

  “容瑾,你别犟了,这对孩子不公平,我不会让他一出生就没了父亲。”

  “谁告诉你孩子一出生就会没父亲?”

  “那要让我把孩子留下?放弃吧,我更也不会让我的孩子叫其他女人妈妈。”

  容瑾抿唇,沉着脸开口:“我以为我刚才表述的很清楚了,我需要你和孩子都留下,容太太就是你,你就是容太太。”

  那你心中的绿萝呢……

  你当年为了她放弃了容家的一切,现在她醒了,你能放弃她吗?

  笙歌自认她没有这么大的影响力,而她所要的很也简单,就是一份纯粹的感情。

  她想问:容瑾,我想要的婚姻、感情都不能掺杂一点杂质,你做的到吗?

  她还想问:我和孩子想要一个简单完善的家庭,你做得到吗?

  可是最终,她什么都没有,她没有勇气。

  亦或者可以说是,她的自尊心作祟,她有自己的骄傲,属于自己的东西,她就算拼尽全力也要抢回来,但是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就算扔到自己面前,她都不屑去捡。

  这是属于顾笙歌的,最后的底线。

  笙歌自嘲地笑了笑:“你我都心知肚明,何苦自欺欺人?”

  容瑾不再辩驳,他拧灭了**头灯,掀开被子把她揽进怀里,很温柔。

  带着凉意的唇贴在她的耳边低声呢喃:“歌儿,我从小就失去了父母,我只想要一个属于自己的孩子,这样简单的愿望你都不愿意满足我吗?”

  “我承认我不会照顾人,但是我会尽全力保护你和孩子,一辈子周全。”

  他怀中的身躯僵硬无比,笙歌置若罔闻。

  容瑾扯了扯嘴角,正打算松开她的时候,却感觉笙歌身子一动,随即一只纤细的手臂环住他精硕的腰。

  他的嘴角泛起一丝苦笑:“我不用你同情我。”

  笙歌把头埋在他的怀里:“容瑾,这是你说的。”

  “嗯?”

  “你说,无论发生什么事,我是唯一的容太太。”

  容瑾深深吸了口气,眉目慢慢舒展开:“只是你。”

  “你说,你会护我和孩子一辈子周全。”

  “嗯。”

  话落,笙歌更用力地往他怀里蹭了蹭:“你说,你爱我?”

  黑暗中,容瑾抬起她的头颅,精准地寻到她的唇啄了一番,失笑道:“要我证明?”

  她默了默:“容瑾,爱情里讲究势均力敌,无论哪一方的天平倾塌,就代表着覆水难收,我希望我们不会走到那一步。”

  说罢,她没等他反应就再次开口:“一个多月了,去雅典前那次你没有做措施,是那时候怀上的,期间我吃了一次感冒药,不过应该没什么大影响,为了以防万一,等到十周左右我会去做孕早期唐氏筛查。”

  容瑾的呼吸窒了窒,把她拥紧:“到时候我陪你去。”

  笙歌默了默,没有答话。

  他眉心微蹙:“怎么了?”

  “你忘了我是医生吗?”

  “……”容瑾有些无奈:“那不一样。”

  这四个字瞬间暖了她的心窝,容瑾,我不需要听你的回答,因为,在这场博弈里,我早已经弥足深陷。

  孩子……

  她的手颤了颤,晦涩地闭上眼睛,再睁眼时已经天明。

  身侧**铺还带有余温,笙歌听着洗浴室里传来的动静,没有马上起身,而是把脚从被窝里伸出来,拨弄着上面的足链。

  碎钻在她莹白的手指下折射出五彩的光芒,那颗红色钻石更是潋滟夺目。

  她的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