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执掌扬州,共谋天下(1/2)

加入书签

  战场、死尸、血流成河的大地。明教十万大军如今早已经死的死逃的逃,所谓的十万大军如今就还只剩下田震海一个人。暗堂和义盟的人将田震海团团围着,梁薪走过去时他们自动让开了一条道路。

  梁薪右手一扭将大夏龙雀插入刀鞘之中,然后他将左手手中的七星龙渊交到右手。梁薪看着田震海挥了挥手对周围暗堂和义盟的人说道:你们都让开一点,我跟他的事我们自己解决。

  暗堂和义盟的人闻令后退,梁薪右手抬起七星龙渊指着田震海道:我一直以为方腊是个大英雄,他手下的人必定也是个铮铮汉子。但是我没想到你居然如此卑鄙,居然去欺负几个手无缚鸡之力还怀着孩子的女人。你认为你自己配得上‘明教天王’这个身份吗?

  田震海冷哼一声,他不屑地笑道:彼此彼此,你有种就跟我明刀明枪的打,居然下毒。妄你还是什么武林盟主圣手仁医,传出去你也不怕被江湖中人耻笑。

  我真搞不懂就你这样的傻瓜凭什么能领导十万大军。战争哪有什么光明或者卑鄙之分,只要能赢什么手段都是只能称之为计谋。况且对待像你这样卑鄙的人,我用什么样的手段都只能说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梁薪摇摇头:算了,不要再做什么口舌之辩了,拿起你的剑我给你一个体面的死法。

  谁生谁死还不一定呢!田震海大吼一声突然爆起,他手中长剑挟着凌厉的剑气袭来。可以看出这一剑乃是田震海毕身功力的聚集,从表面上看似乎是普通的一剑,但实际上却一剑笼罩了梁薪九处大穴以及三个方向的退路。

  反观梁薪这边,他似乎没有注意到田震海已经一剑刺来。就在田震海那一剑的剑尖快要刺中梁薪时,梁薪身形一晃便消失在了原地。等到梁薪出现时他人已经到了田震海身后,田震海手中的长剑已经断掉半截,而那半截剑峰正巧就插在田震海的胸口之中。

  田震海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的胸口,他没想到梁薪不止躲开了他必杀的一剑,并且还在那短短一瞬间完成了数个动作。

  用剑将自己的剑砍断,伸出两根手指将剑锋夹住,然后再将剑锋插入自己胸口之中。这数个动作梁薪在瞬息间完成,普通人仅用肉眼根本就看不清。

  田震海吐出一口鲜血倒在地上,梁薪回头看着田震海的尸体心中暗自摇头。他知道自己刚才胜的并不光彩,因为田震海其实也中了噬骨软筋散,虽然他自己感觉不到,但实际上他出招时的动作比之平日巅峰时期要慢上许多。

  见到梁薪一招就杀了田震海,周围围观的人顿时爆发出一阵喝彩之声。梁薪将七星龙渊收入剑鞘之中,然后轻飘飘地丢下两字:厚葬!。这一副飘然出世的高手模样顿时引得众人一阵折服,殊不知梁薪撞得这一副模样也是辛苦的很。等到走出老远他才甩着自己的手指头道:哎哟我的妈呀,那么小心去接那剑锋最终还是把手指头跟割破了。

  田震海的死昭示着这一次守城之战至此就结束了,扬州城如今已经属于梁薪所有。这一次明教损失如此大短期内肯定不会再来攻城,梁薪如今要做的就是好好经营扬州。

  扬州城中文人墨客,富贾士绅甚多。如果梁薪能够完全控制扬州,那么他完全有机会凭借扬州积累实力,最终与群雄一起争霸天下。

  战斗结束的当天,城外的战斗刚刚打扫完毕梁薪就给义盟和暗堂的人举办了庆功宴。在宴会之中梁薪出席了一段时间,陪着大家喝了几杯酒后就离开了。在扬州最出名的四海首席酒楼楼下梁薪和沈殿堂、钱如云、赵先友以及岳济四人汇合。

  看见梁薪后四人拥过来,沈殿堂道:王爷扬州的盐商、粮商、金银玉器商人、丝绸布料商人以及其他各行各业的代表商人全都在上面的云阁里面了。

  好。梁薪点点头,他拱手对着眼前四人行了一礼道:多谢各位的鼎力相助,我梁薪还是那句话,一旦得掌扬州,我一定全心全意为扬州人民谋福祉。

  多谢王爷。四人也对梁薪还了一礼,五人一起走上四海首席酒楼。来到云阁门旁,两名气质优雅的美女微微对梁薪行了一礼,然后二人再将房门推开。

  云阁是四海首席里最大的一间包房,此刻整个房间里已经坐满了人。与后世的富商们一个模样,扬州的这些商贾们一个个也是肥头大耳腆着大肚子,不知道的人恐怕还会以为这里是个什么减肥励志聚会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