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百七十七章 离岛的决心4000字(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提督此时正裹着毛毯坐在床角,这一幕再加上提督房间中略微昏暗的灯光,真的让人有种援·交结束之后,可怜的援·交少年坐在床角抽泣的即视感。

          当然,提督是不可能哭的,就算提督真的下定决心去援·交了,事后所做的第一件事,肯定是先把********的费用要到手。

          不过一直秉持卖身不卖艺原则的提督,就算饿死在街头也肯定不会去做这种事儿,除非援·交的对象是f罩·杯的大姐姐!这样的话,提督还是很乐意的。

          援·交这事儿先放一边,现阶段提督要做的还是安抚离岛的情绪。

          虽然离岛一开始看见提督大腿根部上那个正字的时候,她的理智被她糟糕的脑补给冲击的支离破碎,以至于离岛也不管自己正处在浑身赤·果的状态下,直接以强制登舰的姿势,把提督扑倒在身下,质问着提督…

          但好在俾斯麦的及时赶来,还有提督的各种补充说明,才让离岛的情绪稳定了下来。

          “于是,提督你就这么相信了那只战列舰娘,在连惩罚是什么都不知道情况下,和她玩了一局绝对赢不了的抽鬼牌?”

          听完了提督解释的离岛,暂时的从自己糟糕的脑补中回过神来,能心平气和的与提督对话。

          “这是我的疏忽。”

          裹着毛毯的提督,一直维持着正坐的姿势。

          维内托给予提督的这个惩罚,在维内托看来只是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而已,在大腿根部上写个正字,确实不会有任何影响……

          但对于深海栖姬们而言却不同,深海栖姬们的占有欲远比人类要强得多,具体则表现在她们对自己所有物的看重。

          凡是属于她们的东西,在没有经过她们的允许之下,深海栖姬们是绝对不会让任何人染指,无论是领地,还是她们所拥有的舰队,为了保护自己所有的一切,她们可以拼上自己的性命,这是属于深海栖姬的骄傲!

          离岛…同样也是一只深海栖姬,但自从她跟随提督之后,尽管离岛的性格与为人处世开始向着人类靠拢,但…不代表她放下了自己作为深海栖姬的骄傲。

          而提督则是离岛的所有物,当提督与离岛签订契约的那一刻,就早已确定了这种关系。

          这也是舰娘与深海栖姬不同的地方,尽管离岛学会了谦让与容忍,能够允许提督与其他深海与舰娘相处,但这一次维内托所做的事情,以深海栖姬的观念看来,是绝对无法饶恕的事情。

          如果提督不好好向离岛解释的话,现在离岛可能已经带着深海舰队,前往意大利找维内托谈谈‘论如何重建被毁后的意大利各大沿海城市’这一课题。

          “提督你突然认真起来,让我稍微有点不适应。”

          离岛已经很久没见过提督这么一本正经的样子。

          “认真…也许吧。”

          提督确实在干正事儿的时候,一直都是兴趣缺缺,各种不靠谱,但在自家舰娘感情方面,提督必须认真,甚至于是小心谨慎,提督不想伤害任何一只舰娘,她们对自己倾注了感情,就算提督无法一一回应,但至少要尽量做到不要伤害到她们。

          对于离岛也是同样……但提督无法做到像回应俾斯麦对自己的感情一样,去接受离岛对自己的感情。

          原因非常简单,因为提督意识到了自己对离岛的感情中,没有恋人之间的喜欢。

          尽管提督可以百分之百的信任离岛,将自己的一切,以至于性命托付于她,可提督清楚的明白,自己对离岛的感情,只是友人,伙伴之间的那种信任。

          关于为什么没有喜欢上离岛这一点,当然不可能是因为身材这种肤浅的原因……

          就如曾经所说的一样,提督在恋爱这方面的观念很传统,属于那种喜欢上一位女性,就愿意与她共度一生的类型。

          虽然以现在的情况而言,听起来很可笑,但事实上就是如此。

          大和与俾斯麦和提督一起走过了不知道多少年,大和的坚守与等待,俾斯麦的付出与相伴,就算是再迟钝的感情白痴,也肯定会喜欢上这两位优秀的舰娘。

          可提督和离岛在一起相处才多长时间?一年?半年?可能对于一些多情的男性而言,喜欢上离岛这位美丽的深海栖姬用不了多长时间。

          但提督做不到,人的爱是有限的,虽然大和与俾斯麦占据了提督内心很大一部份,另外一部份则属于一只名为电的舰娘,提督对待电的感情,可不仅仅是能用喜欢来形容的。

          所以,提督无法回应离岛的感情,这一点提督必须告诉离岛,包括…已经与俾斯麦交换了誓约戒指这件事,隐瞒才是对离岛最大的不尊敬……

          “不过今天确实有点正事要说。”

          提督看了一眼站在门边的俾斯麦,俾斯麦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沉默不语,好像已经察觉到了房间中气氛的变化。

          “正事?别说什么正事了!先来局抽鬼牌让我平衡一下心情。”

          离岛似乎在刻意回避些什么,打断了提督所说的话,从自己栖装空间中拿出了一副扑克牌,就像某个名为女儿失踪,父亲沉迷打牌的游戏一样,说出了‘别废话了,先来局昆特牌再说’的经典台词。

          这东西是她在外出远征的时候用来打发时间的。可惜唯一能和她玩的就只有wo酱,本来wo酱一开始连牌都拿不好,就算用上自己的触手也没有任何作用,可在离岛承诺了赢了自己就有铝吃之后,wo酱的玩牌技术突飞猛进,现在估计可以去拉斯维加斯州那个什么扑克牌冠军回来的程度。

          “诶?”

          提督现在已经对抽鬼牌这个游戏有那么一点心理阴影。

          “也算是对提督疏忽的惩罚,胜利者只有一位,赢得最终胜利的人可以对两位败者做出任意的处罚,怎么样?提督你现在说的话,我可听不进去,但如果提督你赢了的话,我会坐下来听你说那个什么‘正事’,而且会乖乖接受,相反嘛……”

          离岛已经开始将手中的扑克牌洗切了起来,看起来跃跃欲试。

          阴谋…提督嗅到了阴谋的味道!可既然离岛提出了这一请求,如果提督拒绝的话,接下来的谈话,离岛也完全能以‘没时间’或者‘不想听’来回避。

          这一次,如果赢了的话,就能有个很好的理由和离岛静下心来谈谈了。

          至于赢的自信,还是在俾斯麦身上……俾斯麦玩这个游戏倒是出乎意料的厉害。

          “我不会放水。”

          俾斯麦似乎也察觉到了离岛在计划着些什么,身为未婚妻的她遭受到了离岛的挑衅,尽管俾斯麦一开始能容忍离岛和提督相处,但这一次俾斯麦不打算放水让离岛赢。

          “没关系的啦。”离岛的眼眸之中透出了猩红的色泽,将手上的牌分成了三等份分别派发给了俾斯麦和提督。

          “我也没指望我能赢,这一次只能将输赢压在运气上了。”

          运气…

          如果真的要赌运气的话,这确实是一次不公平的比赛,提督的运气绝对比离岛要好得多,这是既定的事实,如果论技术与心理的话,俾斯麦也绝对在离岛之上。

          而且这一次看起来公平的抽鬼牌游戏,实际上却是二对一…离岛处在绝对不利的位置。

          离岛发牌完毕之后,所有人分别将相同的牌扔入了弃牌堆,抽鬼牌的规则很简单,但越简单的规则却越难赢。

          这一次起手,正是应证了提督的运气,提督手上所拿的牌是最少的,而且没有鬼牌!

          胜券在握?不,并不是这样……提督用指尖揣摩了一下扑克牌的背部,发现了离岛会这么自信的原因。

          这副牌…被动了手脚!

          扑克牌上附着了微量的深海怨念,是离岛的深海怨念,每张牌的深海怨念各不相同,离岛可以通过深海怨念的数量来判断每张牌的花色。

          可就算提督知道了作弊的方法,却没有办法破解或者说利用,因为提督不知道每张牌所对应的深海怨念数量……也许玩个几局下来,摸过了所有牌后,提督能够将其记下来并且加以利用,但……现在……

          要停止游戏吗?还是制止?

          提督的视线看向了俾斯麦,这么一点小技巧,俾斯麦应该比提督更早发现才对,可俾斯麦没有任何揭发或者是制止这次游戏的意思。

          “……”

          不择手段,离岛为了赢下这一次对局,真的是不择手段,很符合…深海栖姬的作风。

          很快就轮到了俾斯麦抽第一张牌,俾斯麦的指尖抵在了离岛的牌面上,很快就抽出了一张牌,并且将自己手牌中一张相同的牌一起扔入了弃牌堆。

          俾斯麦的眼神瞟了提督一眼,好像在暗示着提督什么。

          利用在牌面上的印记作弊的方法!

          当轮到提督抽牌的时候,提督才明白了,就算没有接触过所有扑克牌,也能作弊的方法,相同花色的牌上附着的深海怨念数量是相同的,所以只要用指尖感应对方手牌上附着的深海怨念数量和自己手牌一一对应就行了。

          但…真的是这样吗?所有人都知道的作弊方法,那么就不是作弊…离岛应该不会犯下这种小错误。

          可接下来提督还是按照这一作弊的方法抽牌,换来的结果是自己的手牌数快速的减少。

          不止是提督的手牌,离岛和俾斯麦也是一样,几乎每抽到一张牌,就能与自己手牌中的牌对应,唯一的哪一个例外就是鬼牌。

          当每个人手中仅剩下寥寥无几的三张牌的时候,轮到俾斯麦抽牌的那一刻,俾斯麦的表情不再像刚才那么平静,俾斯麦这一次没有弃牌…也就是说,俾斯麦从离岛哪里抽到了一张鬼牌。

          “看起来…是我赢了。”

          手上仅剩下一张牌的离岛,从提督哪里抽到了最后一张,并且将那张牌和自己手中的牌一起扔入了弃牌堆中,宣告着自己的胜利。

          “看起来找wo酱学玩这种纸牌的技术还能派上用场。”

          离岛稍微松了口气,看起来刚才她也处在紧张的情绪当中。

          “别那么惊讶,提督,我作弊的手段可不止一个哦,包括一开始的牌都是我已经排好顺序交给你们的,属于那种无论怎么抽,都是我赢的起手。”

          这次外出远征,wo酱为了在离岛手上赢下铝块,可是拿出了各种作弊的方法,离岛也找wo酱学了几手,但没想到会在这里派上用场。

          “好吧,愿赌服输。”

          提督清了清放在床上的零散的那些扑克牌,他也用了离岛的作弊手段,就算现在以作弊为理由,让这次比赛重来也不可能,所以提督只能乖乖坐在床上等待着惩罚来临。

          该不会在大腿根部再写一个正字吧?

          就在提督猜测着离岛想要拿这次机会做什么的时候,离岛突然爬上了提督的床铺,当提督再次眨眼的瞬间,离岛的脸颊已经近在咫尺,提督甚至能够感觉得到离岛的呼吸。

          “那么按照约定,提督我就不客气了。”

          “!!”

          只属于离岛的芳香完全的将提督所占据,嘴上之上所出现的柔软触感,让提督瞪大了自己的瞳孔…

          离岛没有理会站在旁边的俾斯麦,直接抓住了提督的双手,以极为粗暴的方式与提督吻在了一起,离岛的舌尖不停在提督嘴中搅动着,似乎在向着提督索求什么一样。

          漫长的深吻持续了很久!一直到提督要喘不过气来的程度!

          当亲吻结束之后,离岛已经坐在了提督的身上,用着自己猩红的瞳孔,居高临下的看着提督,她微微喘息着,苍白的脸颊上被绯红的色泽所充斥……

          “我…知道提督你想说什么。”离岛的手按在了提督的胸膛上,俯下身在提督耳边说着:“也知道提督你刚才在烦恼什么,还有提督你和俾斯麦的关系…但这对我来说无所谓,我是深海栖姬,别人抢走我的东西,我只要抢回来就行了,提督你是我的所有物,所以…我对提督你肆意妄为,完全没有任何问题,对吗?同样…你对我也是一样。”(未完待续。)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