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此情已远(1/2)

加入书签

  就在刚才,他差点就能直接进一入她了,她却忽然从迷茫中清醒,快速夹紧了双tui,不肯让他再继续下去。不是所有站都是第一言情首发,搜索你就知道了。

  安千晨懊恼地垂下头,老天,来道雷劈死她吧,真是丢死人了。

  姬御北躺在床上,都懒得去浴室里浇冷水澡了。浇半天也不管用,一看到她就会直接立起来,根本软不下去。

  灼热的膨胀处一直在若有似无地磨蹭着安千晨的腿tui一间,却苦于没办法靠近他,沮丧极了。

  她闭上眼睛,装作完全感受不到他的渴望,背过身去睡觉。

  可转瞬间,他的下一身忽然又贴近自己,那灼一热的某处正刺激着她的臀部,太撩一人了!

  安千晨的身子一阵燥热,她轻咬着下唇,极力摒弃这种被(言秀)惑的感觉,没好气地轻喃道:“那个,你某个部位不要乱动好不好?我觉得很别扭。”

  “爷可没让它动,是它自己控制不住才动起来的,不能随便冤枉好人。”姬御北负气地冷哼,很无辜地说道。

  安千晨嘴角一抽,接下来他又该说是自己委屈了它吧?

  果不其然,姬御北无奈地轻叹:“小晨晨,你那次明明说好了不冷落它的,结果却这样伤害它。唉——”

  “……”安千晨扶额,她不认识他,果断地不认识!

  翌日一早,安千晨醒来时,感觉脚丫子有种瘙痒的感觉。

  她诧异地坐起身来看向脚趾头,发现有点红肿,摸起来硬硬的,而且痒得很。

  “嘶——”抓了几下痒,反而觉得更加舒服了。

  安千晨哀嚎一声,根据以往的经验,她这是要冻了。见姬御北从浴室里走出来,赶紧把脚藏起来,含笑说道:“御北,早。”

  姬御北古怪地扫了她一眼,今天她怎么这样献殷勤?淡淡地说道:“不早了,爷都猥一琐你一番了,你还嗯嗯啊啊的叫个不停呢。”

  “噗……咳咳!”安千晨懊恼地瞪了他一眼,怪不得自己刚才好像还做春一梦了来着,原来都是真的。

  才想着,脚趾头处的瘙痒就又袭上来,安千晨微微蹙眉,不能被他发现了,否则绝对不会让自己去上学的。

  “怎么了?你哪里不舒服?”姬御北紧张地走上前,下意识地就要掀开他的被子。

  “喂!你怎么能随便掀开被子呢,不知道我会冷吗!”安千晨羞得面红耳赤,没好气地嗔了他一眼,披着睡意走下床,快速穿上棉鞋。

  姬御北抬头看了看一直开启的空调,温度比春天都要暖和了,哪里会冷?他一瞬也不眨眼的睨着她,“你今天有些不对劲。”

  “有什么不对劲的?你别瞎想了,我只是要赶着去学校复习,所以有些着急。”安千晨敷衍地找了个借口,快速奔向浴室里。

  见她滑稽的跑走,姬御北轻笑一声,拿着毛巾擦头发,又用暖风吹了吹快要干的发丝。

  “啊!”忽然,从浴室里传来安千晨的一声惊呼,姬御北面色立即沉了下来,快步冲了过去。

  刚要问安千晨发生了什么事,却见她惊叹地打开窗户看着窗外,一脸兴奋地样子。

  走上前睨了睨下面的院子,已经披上了一片银色,而山下的那些树木上,也都是一片雪白。

  姬御北挑眉,下雪了?

  看样子,应该是半夜下的雪,估计地上已经铺了厚厚的一层,现在还在下着雪,没有停歇的迹象。

  t市往年是很少下雪的,有时候一年也不会下一次,今年的雪却来得这样快。

  “难怪前几天总是阴天,原来是为了要下雪预备的!”安千晨开心地扭过头去看向姬御北,有些小兴奋地说道,“你知道吗?我其实很不喜欢雨天,因为会淋湿衣服,而且还总搞得心情闷闷的。但是雪天不一样,下雪的时候那种漫天飘雪的感觉,唯美极了!”

  姬御北望了她单薄的睡衣一眼,随即关上窗户,煞风景的说道:“那雪后呢?化雪的时候地上全是泥,比雨天都要恶心。”

  “……你就不能断章取义一下么?真是的。”安千晨闷闷地看上关好的窗户,懊恼地嘟起嘴吧,“人家还没有看够呢,你怎么就给关上了。”

  “想看的话,一会儿穿好衣服到下面去看。万一再冻感冒了,你还要继续躺在床上不上学吗?”姬御北咬牙问道。

  担心她的身体健康是一方面,主要是也知道她想去上学,所以他也希望她能够在考试之前都保持身体健康的样子。

  安千晨扬起唇角,但还是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催三阻四地把他推出了浴室,自己舒服地洗了个热水澡。

  脑海里不断地想着美丽雪景的样子,安千晨嘴边的笑意始终都没有合拢过。

  唔,一会儿跟薇烟还有嫣儿她们好好玩一会儿,跟今年冬天的第一场雪来个亲密接触。

  t大校园里也是一片欢腾,大老远就能看到人们开心地在雪里追逐嬉戏的情景。

  安千晨开心地走进校园,回过头跟小余挥了挥手,便撒开欢奔着教室跑去。

  蓝薇烟和夏侯嫣已经等在楼下,就等着安千晨来的时候,跟她好好玩一玩。

  远远地,蓝薇烟兴奋地指着安千晨奔跑的身影,笑着说道:“嫣儿,你看!那不是千晨吗?她可终于来了!”

  “哪呢哪呢?”夏侯嫣正在跟尉迟凉打电话说话,忽然听到蓝薇烟的话,便匆忙挂断,顺着她的手向那边看去,随即贼兮兮地眨着眼睛,小声对蓝薇烟说道,“你准备好了没有?别一会儿什么都没弄好,好拖赖着说是我的原因。”

  “怎么会?我早准备好了。”蓝薇烟扬起唇角,把攥在手套里的东西露出来给她看了看,又背过手去,含笑望着安千晨。

  “呀!你们怎么都在下面?今天第一节不是有课吗?”安千晨喷跑到教学楼门口,看到自己的两位好友都负手在后,不禁讶异地挑眉。

  夏侯嫣乐呵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