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正牌与小三(1/2)

加入书签

  “对啊!难道你不想跟我去吗?酒吧里这个时候正是人多时,咱们喝喝酒后,说不定我的心情就好了呢!”夏侯嫣嘟着嘴巴,可怜兮兮地恳求安千晨,“你老公不是在那边吗?让他跟着去不就好了。特么对于我只有一句话,更新速度领先其他站n倍,广告少你还怕他不同意啊?这么胆子小?”

  “谁会怕他啊,我这就过去跟他说。”安千晨强硬地说道,快步走向在车里不耐烦地敲着车门的姬御北。

  见小老婆独自回来,姬三少诧异地挑眉,怎么一个人回来了?他提防地眯起眼睛,肯定不是说回家的事情,又要出什么幺蛾子?

  “那个,咱们商量一下,嫣儿心情不好,想要让我陪她去酒吧里喝点儿酒,行吗?”安千晨讨好地眨着眼睛,希望他能够答应下来。

  “笑话!不行,我不同意!”姬御北想都不想就抗议了,开什么玩笑玩笑,他的老婆怎么能够去那种地方呢?龙蛇混杂不说,还容易出事。

  那次要不是遇见他的话,她恐怕早就被那两个人给污了清白,后果不是被他们拐卖,就是她醒来后羞愤自杀,反正没有好下场就对了!

  姬御北冷冷地瞪着她,这个不知死的女人,难道已经忘了那一晚的教训了吗?

  安千晨浑然不知姬御北脑海里在想什么,她只是委屈地睁大萌宠的眼睛,萌态毕露的望着他,柔声说道:“御北,拜托你了,带我们去吧,好吗?”

  “想都别想!”姬御北冷哼一声,不容拒绝的说道。

  于是,安千晨也不说话了,只是她一直都那样眨巴着眼睛,天真又充满期待地目光让姬御北的心开始动摇,下腹也不断地收紧和膨胀中。她一露出这样的表情,他就有些恍然,完全被她牵着鼻子走了。最后,他烦躁地说道:“好吧,好吧,叫她快些上车,地方我来挑!”

  “真的?”安千晨兴奋地扬起唇角,捧着姬御北的脸颊就亲吻了一下,欢呼着转身跑向夏侯嫣,“嫣儿,快些过来,他说带我们过去。”

  夏侯嫣擦了擦泪水,快步走了过来。

  坐在车上后,欣羡地望着安千晨,由衷地说道:“千晨,还是你老公好,这么疼爱你。”

  “……”安千晨恶寒地垂下头,心里一阵狂汗,却没敢表露出来。

  而姬御北却得意地扬起下巴,悠闲自在地开着车。他当然是天下第一好老公了,没得挑的好男人就是他这样类型的!

  从内视镜里望向垂下头的小女人,姬御北顿时脸色一沉。怎么,难道在她眼里,他还不是好男人吗?他要是再稍微邪恶一点点,早就把她吃干抹净了好吗!

  就在这时,安千晨察觉到前面的视线,抬起头来望了一眼,顿时石化了。这个姬禽一兽真自恋,居然还瞪自己呢。他要是好老公的话,那她就是模范好老婆了!

  “我以后也要把尉迟大哥训练得跟你老公一样,让他对我言听计从的,这样咱俩就更有共同语言了,可以交流驭夫之术哦。”夏侯嫣信心满满地拍了拍胸脯,对收服尉迟凉的念头从来都没有降低过。只是心里很烦躁他的爽约,但丝毫不影响她要把他拿下的想法。

  安千晨连忙扭过头去,硬着头皮笑道:“嫣儿,你一定行的,我可不敢跟你比……”

  她心中一阵阵恶寒,居然把姬御北跟哥哥放在一起来比较,这无形中就触碰了姬御北的禁忌啊。

  果然,内视镜里的姬御北狠狠地瞪了她一眼,那神色好似在说:看看你交的什么好朋友,动不动就把我跟你那个哥哥比!

  “……”安千晨嘴角一抽,对,她也觉得两个人根本没法比。哥哥就是在云端的一个天使,姬御北就是在茅坑里的一块不甜的屎,八成还沾满了浆糊,总是粘着她不放,根本没办法相提并论的。

  而此时此刻的尉迟凉,已经跟权若水大战几个回合了。两个对情爱都十分强势的人碰到一起,无疑是干柴遇到了烈火,最后火爆燃烧。一方刚刚弱势一些,另一方就又开始奋起撩拨对方。

  他的手机早就被权若水故意关机了,而他也没有时间去想到手机的事情,一直与权若水乐此不疲的玩着激情的戏码。

  权若水很满意尉迟凉今天晚上的表现,也不枉她白天在总裁办公室里疯狂的用嘴巴为他解决膨胀的情谷欠。她勾起唇角,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却没有让尉迟凉看到。

  她在心里揶揄地想道:哼,夏侯嫣,这就是你跟我抢男人的下场,被爽约也只不过是初步而已……

  姬御北带着她们去了凌天集团旗下的酒吧,也是t市最大的夜场——夜殇之都,并且为她们找了个包厢。

  安千晨压根就没看那酒吧的牌子,也不知道是什么地方,反正姬御北选好的地方她还是比较放心的。进去之后才发现,这个酒吧真的好大,光是舞池就已经大得出奇,再加上吧台和一些酒桌的陈列摆设,比她上次去过的那一个酒吧里的排场要大上几倍。

  凌天集团的下属们一看到老大同时带着两个女人进来,不禁愕然了。乖乖,带着媳妇和小三一起到这里来做游戏吗?姬三少还真是勇敢,居然有这个魄力!

  他们虽然不敢说出来,却在心里果断地臆想了一番,把姬御北想得要多不堪就有多不堪。

  姬御北理所当然的跟着她们一起进了包厢,他才不要让她们有机会把自己跟尉迟凉相提并论呢,因为他忽然发现,那等于是间接的让小老婆想起她喜欢的男人,这对于自己来说,真是奇耻大辱。

  然而,夏侯嫣对安千晨低语了几句,大意是让她把安千晨给赶出去,不想被她听到她们谈心事的内容。

  于是,安千晨转身站在门口,伸出手拦住姬御北,“喂,你就不要跟进来了,在外面随便喝点酒打发时间吧。”

  “为什么?不是你让我跟着来的吗?怎么还出尔反尔了呢!”姬御北不满地沉下脸来,他的弟兄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