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八十六章添妆礼(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shoM_read;穆佑轩没有理会丁易的疑问。他站起来,对桔子说:“桔子,我该走了。以后,我有空就来看你,我会让你喜欢让我的。”丁易一下子眼睛瞪得极大,好像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桔子却被穆佑轩一句话,说得脸红了。她心说:“不是已经达成协议了吗?不是先做兄妹的吗?怎么突然来这一出?而且你用这么淡的口气,说这么惊悚的话,真的好吗?”

          穆佑轩扔了一个炸弹之后,也不管桔子和丁易的惊异,自己走出亭子,打马飞奔回了军营。丁易见穆佑轩跑得没影了,才反应过来。他也顾不上跟桔子说话,也赶紧上马追了上去。

          桔子在亭子里愣了半天,才回家。宁氏看见桔子脸色不太好,问了几句。桔子只推说有些累了,就糊弄过去了。可是从此以后,穆佑轩还真是说到做到,只要抽出空来,就会来桔子家。环首刀,护卫队训练,土豆种植,所有的事儿都能被他当作借口。实在没事儿可说了,有一次他对宁氏说:“家里的没个好厨子,几天没吃好了,桔子妹妹的手艺好,这次来蹭个饭,婶子别嫌弃。”

          宁氏哪敢嫌弃他,就算是明知道,他的话不尽不实,也只能说:“欢迎了。”因为桔子与赵泰安的婚事,赵天佑十几年来,第一次跟江春儿发了脾气。赵泰安几个月都不敢出门,都快得抑郁症了。江春儿原本还想,来桔子家闹一闹,结束她不仅被赵天佑禁了足,还被穆佑轩派去的人,好好恐吓了一番。她这才老实了。村里的人,没有她推波助澜,谣言渐渐熄了下去。

          可是,没过几天,村民们就看到,穆府的公子三天两头的住江家跑。刚开始,村民们还有些奇怪,这还没到荷花盛开的季节,穆家的人怎么来得这么勤。有人猜测,是不是江家的小姑娘,又弄出什么新鲜玩意,才招惹得贵族公子见天的往她家跑。这可不知道,她家又要赚多少钱了?

          时间长了,大家也看明白了。这穆大将军哪里是,为了新鲜玩意,明明是为了,江家那个还没长开的小丫头来的。村里的流言斐语就又开始传了起来。这次桔子却有些无能为力了,关键是这次绯闻中的另一个主角,很有几分乐见其成的样子。让桔子感到非常无奈。

          这大将军还真是雷厉风行,五年的约定,言犹在耳。他却已经开始圈定,自己的所有物了。穆佑轩这么跑了几个月,桔子家给她作媒的媒婆,都绝了足迹。谁敢跟穆府公子,大楚朝的大将军抢人呀?

          桔子对穆佑轩的行为纠结,又甜蜜。她总是在想,要是穆佑轩仅仅是一个带兵的将军就好了。她只要穆佑轩肯专心对她一个人好,她也就下决心嫁了。可惜穆佑轩背后,还有一个庞大的家族,这个家族是穆佑轩的依靠,也是他的束缚。桔子嫁他,决不仅仅是嫁一个人那么简单,那是需要溶入一个,自己绝对不会喜欢的小社会的。桔子下不了决心。

          夏天的时候,桔子接到了穆婉儿的来信。婉儿在去年的赏花会上,凭借着桔子教给她的素描大出风头。当时,所有的才女们都是登台献艺后,请琼华公主以及一众贵夫人品凭。只有轮到婉儿的时候,她直接送上了一叠素描画,却被凭为女状元。当时,还有同台比拼的贵女不服,因为赏花会,有一个默认的规矩,就是要现场现艺。

          要是大家都拿家里画好,写好的书画过来,谁知道那是不是你的真实水平。当时,琼华公主就让在场所有的人,传看婉儿的素描。大家这才发现,这些素描都是婉儿当场画的。而且,当日登台的贵女们一个都不落地,都在画上。这些贵女无论是跳舞、弹琴还是写字画画,这些素描画得是每个表演者的音容。

          这些女孩们当日要表演什么,都是保密的。因为是处于竞争关系,所以不是特别要好的朋友,不可能知道她们准备的节目的。穆婉儿已经离开京城二年了,回来就参加赏花会。这些画更不可能是事先准备好的。更何况,画中人表演失误时的沮丧,表现良好的欢悦,都栩栩如生地表现在画里。

          只不说,这些素描笔法细腻,人物逼真。就凭这画画的快手,穆婉儿也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名。穆婉儿在赏花会上一举成名,就算是定远侯的情况,还没有彻底改善,穆婉儿的婚事也不再艰难。定远侯夫人很快给她定了一门亲事儿,家事门户相当,是廉国公家三房的嫡次子。那公子也算是一众贵公子中较为出众的。人品相貌都还不错,穆婉儿也还算是满意。

          只是两个人年龄都不算小,两家都急着办喜事。只是大户人家的婚事却没那么简单,问名、纳彩等一套程序走下来,也要个大半年。这都到了第二年了,穆婉儿才写信来,告诉桔子成亲的日子定在秋天。婉儿在信里邀请桔子去参加婚礼,桔子虽然非常想去,但是想想也知道。这么庞乱复杂的婚礼仪式,婉儿又是主角。自己一个什么都不懂的乡下妞,去了多半只会给婉儿添乱。

          何况,每年秋收是一家人最忙的时候,就是学堂里都要放农忙假,自己也实在是走不开。可是自己人不去,礼却是一定要送的,这添妆礼可得好好准备。桔子算计着穆佑轩是一定要回京城,参加妹妹的婚礼的。她就想准备些新鲜的礼物,让穆佑轩带回去。

          桔子除了准备了一箱子花露水之外,还真没有什么好礼物。她就开始搅尽脑汁的算计礼物。定远侯府的嫡女出嫁,排场一下不小。桔子家就算现在有点钱了,比起定远侯府可差远了。桔子再怎么破费,也送不起什么奇珍异宝,只能在新颖少见上打主意。可是,这里资料又少,工具又少,能做出什么让人眼前一亮的东西。桔子苦恼不已。

          现在桔子身边是丁彩跟着,宁氏嫌青儿实在太小,就把她叫到自己身边,帮点小忙。让丁彩做了桔子的贴身丫环。丁彩见桔子皱着眉头想了一天,也没想出结果了。就想让她散散心,丁彩用井水搓了一块毛巾,递给桔子,让她擦擦汗,并对她说:“小姐,现在,天也不像是六七月份那么热了,你别整天闷在屋子里。你已经很久都没去花露水的作坊了。今天没什么事儿的话,要不,我们就去转一转。”

          桔子也想着,这么闷头苦想,也想不出什么头绪。她就点点头,和丁彩一起出了门。花露水作坊还开在老宅子这边。花露水算是奢侈品,香精的提取,和香味的配方都是要保密的。现在,关键地方的人选都是签了身契的。桔子让他们住在老宅子里,这里离桔子家也近,桔子也平时也是经常来看看,以免出了差错。

          现在香精的种类也多了,又是夏秋之际。院子里散发着浓郁的花香。因为院子里满了花,为了怕下雨。老宅子的院子里,都拉了天蓬。因为桔子常来,院子里的人并没有停下手中的活计,只是笑着跟桔子打声招乎,就继续个忙个的。桔子站在院子门口,却有些呆住了。

          院子里,堆了大半个院子的材料。大部份是各色鲜花,但也有一些香木香叶,当真称得上是色彩缤纷。丁彩见桔子只是站在院子门口,却看着那一堆材料发呆。不由地问桔子:“小姐,那些花有什么不妥吗?”桔子心里有了想法,顾不上回答她,只是吩咐丁彩说:“彩儿,你去找个篮子,把那些花儿,各种花都装几朵,带回去。”

          丁彩虽然不知道桔子要干什么,但也非常干脆地答应着:“好。”然后,她就去屋里找篮子,桔子又叫了她一声,说:“花要完整的,还有各种形状的香叶,也要一些。”“唉。”丁彩脆声答应着,利落地进屋找篮子,装花装树叶。

          桔子带着一篮子的花叶回到家里,立刻跑到书房里,找了一大张宣纸,裁开来,准备做押花。押花先要需要吸湿纸的,最好是面巾纸之类的。现在条件不够,宣纸的吸水能力也是不错的。

          桔子是想用这些现成的鲜花、香叶做押花画,这样的押花画还能自带一些香味。押花画是通过,撷取大自然中四季盛开、五彩缤纷的鲜花和草叶等材料,经过脱水、保色、干燥、压制等制作过程,依其天然形态、色泽,押贴成各种画面。

          这个时代自然是没有押花画的。没有塑料贴膜,就算是做出来,也没有办法长期保存。好在桔子一直想要,大块的玻璃窗,给了县里琉璃铺子里,高额的悬赏。今年,铺子里总算是做出了,比较大块的平板玻璃。虽然只有一尺见方多一点,也只有几块,但是够桔子做押花画的镜框了。r1152

          shoM_read;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