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寿宴(一)(1/2)

加入书签

  程晚夏原本想着好好休息一天,就算不是整天,睡到自然醒也行,但是她听着卫小小那催命儿似的电话铃声时,特意看了看,才早上5点而已。可,乐小,说网祝愿所有高考考生考试顺利。

  早上5点该干嘛?!

  睡大觉!

  她很想捂着被子闷头大睡,但是她不敢,她知道这个点,卫小小不是急事儿不会打扰她。

  她接起电话,“什么事儿?”

  “今天上午10点有个通告,就是为你上次代的香水‘绯闻’走台,现场新闻布会,我昨天和我那花美男玩得太尽兴,忘记了。”

  “你到底怎么做我经纪人的!”程晚夏有些生气,这么重要的事儿,不知道早点说吗?!

  “我也不是故意的,我那花美男长得真的乖腻了,那脸蛋白嫩得让人都想咬两口,你知道我这人很难抵住诱惑的,所以我一不小心就给沦陷了,然后就把正事儿给忘了。”卫小小口吻听上去,还是挺内疚的。

  程晚夏不愿的从被窝里面起来,“你让李大国到我家来帮我化妆,我马上起床。”

  “我刚刚给李大国打电话了,那男人正往你家赶来。”

  “嗯。你呢?”

  “我也马上就到,到了给你看看我昨晚上糟蹋那小男银的美照。”卫小小贼兮兮的说着。

  程晚夏没搭理,直接把电话挂上了。

  她抿着唇,确实废了很大的劲儿才提起精神,她去厕所洗漱,看着镜子中自己有些肿肿的眼眶,她用冷水洗了洗脸,这种非人的工作,到底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她不禁忧伤的感叹!

  在客厅坐了不到10分钟,李大国就提着他的化妆包来了,看着程晚夏脸色明显也不太好,口吻非常恶劣的说着,“要死啊,这么清早八早的,提前点说不行?!大爷我昨天晚上玩到凌晨3点,回家吐完后刚躺床上就被卫小小那丫的电话给吵醒了,还要不要人活!”

  程晚夏脸色也不是太好,她睨着李大国,“别抱怨我,等会儿卫小小来了,你问她去,我也是刚刚才接到卫小小的电话。”

  不过李大国玩归玩,做正事儿的时候,倒是一点都不拖沓。

  他有些孩子气的把化妆包放在程晚夏衣帽间里面那个梳妆台上,“洗脸了吗?”

  “洗了。”

  “今天是什么活动?”

  “一个新闻布会。”

  “好。”李大国给程晚夏的头扎了起来,露出光滑的脸颊,然后认真的上妆。“晚晚,你皮肤其实不错。”

  “你吃错药了?”程晚夏扬眉,平时不都以打击她为乐的吗?!

  “你这种人!”李大国没好气,“表扬你还不待见,非要我打击你你才会觉得爽?你丫的有被虐倾向啊!”

  “滚。”程晚夏翻白眼,“说说你为什么突然感叹我皮肤好的?”

  “前几天闲来无事,就给几个嫩模化妆,我看着那一个个女人凹凸不平,亦或者黑黝黝的脸蛋,顿时觉得,你被化妆品、射灯糟蹋了这么多年,皮肤能够保养成这样,不错了。”

  “真不知道你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反正我当真了。”程晚夏心里还是有些高兴的,必定李大国这种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的男人能够说出这样的话,值得开心。

  正时,卫小小进来了。

  卫小小一直都有她家的密码,所以进来得总是大摇大摆。

  她看着李大国和程晚夏已经在准备了,心还是很好的。

  她屁颠屁颠的走过去,“都化了这么多了啊。”

  程晚夏和李大国同时白了一眼卫小小,没打算搭理。

  卫小小也不觉得不好意思,她拿了一根凳子坐在程晚夏旁边,把手机拿出来,献宝似的放在程晚夏面前,“看看如何?”

  程晚夏转眸看了一眼。

  手机屏幕上是一个看上去还只是大男孩的男人,皮肤这么看着是挺好的,大男孩窝在小卫那张大床上睡觉,眉头还微微的皱着,红润的嘴唇微微嘟起,是有那么点可爱。

  “成年了吗?”程晚夏问。

  卫小小似乎突然才想起这么一个严峻的问题,猛地大呼,“完了,忘了问了,你说我会不会上了个高中生?!”

  “你居然老牛吃嫩草!”李大国边给程晚夏化妆,边说道。

  “你闭嘴!”程晚夏吼李大国,总觉得李大国这个男人不应该和卫小小多说话。

  李大国不爽了,“程晚夏,就你能说,我不能说啊,我偏要说,卫小小就是老牛吃嫩草,亏卫小小也下得了口。”

  “我为什么下不了口。你们男人就可以玩年轻貌美的女人,我们女人·就不行吗?!操,男女平等知道不!”

  “可劳资也不玩高中生啊!”

  “麻痹的,我不是不知道嘛!”

  “你就是找借口。”

  “我说李大国,你今天是想打架是不是……”

  “行了!头都被你们吵大了。我还赶着去参加新闻

  布会,你两个耽搁我赚钱的时间,劳资跟你们没完!”程晚夏怒吼。

  李大国和卫小小都不爽的看着对方,然后没有说话。

  程晚夏透过化妆镜看着那两个人,她眉头蹙得很紧,她真心希望不是自己多想了!

  7点钟,程晚夏化完妆后,李大国觉得累,就躺程晚夏家里面睡觉了,程晚夏和卫小小去了商场试穿礼服,折腾到快9点的样子,卫小小买了点早餐给卫小小垫了垫肚子,然后9点50两个人赶到了新闻布会现场,可谓是卡着时间,不浪费一秒。

  袁国章看着程晚夏,依旧热,“晚晚,你来了,快到后台坐会儿,休息一下,等会儿就开始了。”

  程晚夏笑着答应,“袁董客气了。”

  “这边请。”袁国章亲自迎接着。

  程晚夏都觉得袁国章确实太客气了。

  她跟着袁国章走向新闻布会的后台,一个奢华的小包房,程晚夏进去时,就看到了坐在里面,西装革履的傅博文,她眼眸顿了一下,突然响起,这款香水是傅博文投资开的,所以他出现在这里,似乎也理所当然。

  她抿了抿唇,主动招呼,“傅总。”

  傅博文看着她,下颚点了一下。

  程晚夏觉得有些尴尬,她拉着卫小小坐在了离傅博文最远的一个沙,说最远,也顶多不过隔了2个人的距离,所以她还是能够非常明白的看着傅博文的一举一动。

  程晚夏看着时间,还有5分钟,就坚持5分钟。

  卫小小挤眉弄眼的看着程晚夏,程晚夏才懒得搭理她。

  她坐在那里,决定保持沉默。

  傅博文也没有主动开口说什么,有时候和袁国章客套两句,整个包房里面,也就显得安安静静。

  工作人员前来告诉他们,新闻布会已经开始,主持人已经登台,1分钟后,三位出场。

  于是三个人就在礼仪小姐的带领下,在主持人的激动声音中,同时走向了新闻布会现场。

  新闻布会的记者很多,整个布会现场,堆满了都是人,跟上次程晚夏的记者招待会有过之而无不及。

  三个人站在台上,主持人一一介绍,“傅博文总经理,‘绯闻’的投资商,傅氏集团副总经理,相信大家不会陌生的哦!”

  全场附和,掌声不断。

  傅博文抿着唇点了点头,没什么太多的表。

  接着,“袁国章董事长,袁氏化妆品有限公司执行董事,‘绯闻’的创始人。”

  全场响起掌声。

  最后,“相信我们晚晚就不用多做介绍了,‘绯闻’的代人,当红女星,大家热烈欢迎。”

  全程氛围一直不错。

  主持人不断的介绍着此次的香水,并播了剧版广告,这支广告和电视台的广告不同,剧版的内容要丰富得多,长达20分钟,非常完美的讲述了一个让人有些感伤的故事。

  程晚夏看到最后面,那个男人的身影很明显不是傅博文了,她忍不住看了一眼身边的男人,看着他无比认真的看着大屏幕上面的广告片,没什么其他表。

  她抿了抿唇,亦表现得很淡定。

  新闻布会到了提问的时间。

  三个人每人拿着一个话筒,媒体记者提问。

  刚开始的问题都是围绕着“绯闻”这个香水品牌开展,到后面半个小时就开始有些偏了。

  一个记者问傅博文,“傅总,据我所知,你平时甚少单独投资某个品牌,突然投资香水行业,请问傅总是因为香水的商业前景?还是说,仅仅只是因为程小姐?”

  程晚夏一愣,这个记者的胆子倒是不小。

  她转眸看着傅博文。

  傅博文只是微微的皱了皱眉头,脸色还不算难堪,他回答道,“我是一个还算成功的商人,商人的额头上都印着‘利益’两个字,所以我的投资意图,我想我不需要多说。”

  “那么为什么会选择程小姐作为代人,是傅总的意思,还是袁董的意思啦?”

  “是我的意思。”袁国章接过话,“晚晚的形象、气质和这款香水我们所要呈现给消费者的感觉是一样的。话说,你们不觉得晚晚很适合这款香水吗?”袁国章反问,让气氛不会显得太过僵硬。

  记者忙点头,“程小姐再适合不过。”

  “对了程小姐,前几天您说出您是安家千金,但是3天过去了,安家没有任何一个人出来回应这条新闻,您是怎么看待这件事儿的?”

  “抱歉,这是‘绯闻’的新闻布会,这种偏离主题的话题,我们今天就别说了吧。”程晚夏笑着,对于她不想谈的事,她没那么好的耐心。

  “程小姐您恨安家人吗?特别是你爸爸?”记者不屈不饶。

  程晚夏嘴上笑着,心里已经有些毛了,“抱歉,这个问题我无可奉告。”

  “您觉得您有把握回到安家吗?”

  程晚夏的笑容,渐渐在隐退。

  “我们联系过安筱的经纪公司,安筱拒不回答关于

  您的任何话题,您觉得难过吗?”

  程晚夏眉头抬了抬,这群无良的记者,拿了钱还不好好办事儿!

  “我们新闻布会的时间有限哦,各位记者朋友注意提问的主题。”主持人温馨提醒,现在的已经变得有些混乱了。

  程晚夏靠近袁国章,在他耳边嘀咕,“袁董,、我觉得我还是先走了,免得把新闻布会给搞砸了。”

  袁国章看现场这架势,也觉得程晚夏待在这里并不太好,就点了点头,“我让人送你。”

  “不用了。”程晚夏微笑,“你忙你的,我经纪人在后台等我。”

  “好,你自己走了就行了,不用给这帮土匪记者打招呼。”

  “嗯。”

  程晚夏直接走下了新闻布会这个展台,她耳边似乎还听到一两声记者期锲而不舍的声音。

  她抿了抿唇,还真是袁国章说的,一群土匪。

  卫小小在后台等她,“我们是先走?”

  “要不然你觉得我待在这里还能做什么?”

  “陪陪傅博文啊。”卫小小一本正经。

  “卫小小,你有句人话行不!”

  卫小小瘪嘴,和程晚夏一起走向停在特殊通道的保姆车,“下午2点钟就有场戏,现在直接去片场吗?”

  “嗯。”

  “中午你想吃什么?”卫小小问。

  “都可以。”

  “那我们去吃泰国菜吧,突然很想吃西永那家。”

  “我没意见。”程晚夏点头。

  一车人到达西永泰国菜,花了半个小时吃完,就开着车忙慌慌的往片场赶去,程晚夏又得这么暗无天日的拍摄好几天,卫小小有时候看着都心疼。

  车子行驶在大道上,程晚夏闭着准备睡一会儿,现在对她而,能够多睡一会儿,就是天赐的恩惠。

  她摆了一个比较舒服的姿势,电话突然响了,她看着来电,嘴角一笑,“爵……”

  “我是你大叔。”那边传来洪亮的男人声音。

  程晚夏脸有些红,“大叔好。”

  “你怎么还是没给我打电话啊!”大叔口气不好。

  “我有点忙,刚刚忙完,正准备给你打电话,你电话救过来了。”程晚夏撒谎的时候,眼睛都不眨一下,“大叔身体好点了吗?”

  “我身体倒没事儿,我就是想问你,最后小叶死了吗?”

  程晚夏愣了一秒。

  嗯,应该不止一秒。

  如果她没有猜错,王口中的小叶就是她曾经饰演过的一个角色,剧中是特工身份,很是霸气。

  “喂,我问你小叶最后死了吗?”那边有些不耐烦。

  “我剧透了你看着不就没意思了吗?”程晚夏扬眉。

  “也对,那算了。”王倒真是很听话。“不过程晚夏,你倒是记得给我打电话哦。”

  “知道啦,大叔。”程晚夏满口答应。

  正时,她听到电话旁边传来一个熟悉的男性嗓音,隐隐约约听着在说,“你怎么拿我的手机,你在给谁打电话?”

  “我给程晚夏打的。”王说。

  “你不会用自己的电话打啊。”爵没好气。

  “我电话不是在充电吗?”

  “算了,你现在把电话还给我。”

  然后,就听到爵的声音了,“晚晚。”

  “怎么了?你还真的吃你爸爸的醋啊?”程晚夏嘴角一笑。

  “你想太多了。”爵毫不留的泼冷水。

  程晚夏瘪了瘪嘴,“你打算什么时候回来?”

  “过几天吧。”

  “在7月1日前能够回来吗?”

  “7月1日?”

  “嗯,7月1日傅永傅过寿,傅永傅就是傅博文的爷爷,傅氏的权威,他给我请帖了,让我去参加他的寿宴。”

  “他为什么会给你请帖?”爵眼眸一深。

  “我也不知道,但是我感觉没什么恶意。”程晚夏说道,“而且我觉得能够参加这个宴会,还能刺激安家人,何乐而不为。”

  爵那边似乎沉默了两分钟,“你是想要我陪着你一起去吗?”

  “是啊,请帖上说得很清楚了,邀请我,及我的家属,我家属就只有你了,所以你不陪我去,谁陪我去。”程晚夏说得很理所当然。

  爵想了想,他其实很清楚程晚夏不是单纯的这么个意思,他说,“我尽量,但是不能保证。”

  “嗯。”程晚夏也不想强人所难,而且她总觉得,这次爵回金三角,事压根就不是他说的那么简单。

  但,既然爵不告诉她,她也不多问,她真心不想成为爵的负担。

  卫小小看着程晚夏挂断电话,非常吃惊地问她,“你说傅博文的爷爷,那个曾经的上海传说傅永傅给你请帖让你去参加他的寿宴了。”

  “嗯。”程晚夏点头,对于卫小小的激动,她显得淡定得多。

  “这傅老头子不会是看上你了吧!

  ”

  “你说什么话啊,傅老头子80岁了!”程晚夏翻白眼。

  “你思想别这么复杂行不!”卫小小受不了,“我说的是看上你做他家孙媳妇,他估计也知道傅博文喜欢你……”

  “你觉得傅家会有真心接纳我的人?”程晚夏有些讽刺的说着。

  “为什么不能有?”卫小小看着程晚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