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鸿门宴(1/2)

加入书签

  程晚夏回到上海的时候,都已经5点过了。可,乐小,说网祝愿所有高考考生考试顺利。

  她让卫小小把她送回家,看着保姆车离开后,就开着自己的小宝马出门了。

  她刚刚在车上对卫小小说,她没心思搭理安家那一家子人,但是下车后,她就知道,她刚刚在车上说的,其实都是说给卫小小听的,她不想被卫小小反驳教训,她知道卫小小都是为了她好,但是卫小小终究不是她,卫小小能够看到的是事的表象以及单纯的对错,却不知道过程中参杂了多少剪不断理还乱的愫,所以,她完全能够接受并理解卫小小强硬而极端的态度,但却不会按照卫小小的方式去做,而她不当场违逆卫小小,是因为她真的很感谢卫小小,她不想因此而影响到她们的感。

  对待朋友,对于她觉得可以珍惜的人,她一直都知道,怎么样的方式,才算是真的好。

  她开着小宝马,速度有些慢。

  她刚刚在保姆车上面睡了会儿,但是对于她现在的工作强度,睡那么一丁点时间,根本就解决不了什么,所以她现在为了让自己更加清醒的开车,她把音响开得很大,迫使自己的神经跟着能够兴奋起来。

  如蜗牛一样的爬行速度终于到了她的目的地,她把车子停好,下车,然后走进了上海最奢华的高级商厦。

  有着国际大都市的上海,在购物方面确实能够满足不同阶层的各种需求,而程晚夏去的地方,也都是些国际顶端品牌,她的脚步停留来她一贯喜欢买的那个牌子面前,她居然为了去参加这顿所谓的“家宴”,决定买一套新衣服。

  她觉得有些讽刺。

  她在服务员的极力推荐下,买了一条白色的连衣裙,样式比较大方简洁,没有什么多余的累赘,服务员还一个劲儿地说,这样的裙子最适合见家长了,老年人都喜欢女孩子这么干干净净的。

  程晚夏笑着付了钱。

  她想,在安家人的心目中,她可能永远都干净不了。

  “对了,程小姐,我们这边有男士新款,您要不要给先生顺带买一件外套?”服务员给程晚夏包衣服的时候,似乎是突然灵光一现,连忙又推荐道。

  程晚夏想了想,跟着服务员走向了男士专区。

  她左右看了看,服务员不停的在她耳边介绍每一套衣服的做工,来源,灵感以及适合的人群场合等,还一个劲儿地说,凭先生的身材,这里面的衣服,他可以随便穿。

  程晚夏倒是觉得这个服务员,格外的会做营销。

  她站在领带专区。

  服务员意味深长的笑了笑,送领带,再明白不过的意思了吧。

  程晚夏也没在意服务员的目光,指着最里边金色边斜纹领带,“把这个给我看看吧。”

  服务员看着那条领带,非常热的拿了出来,递给她,“这条领带做工很是考究,用金色边勾勒是我们店今年才推出来的,比较大胆的设计,这种色调虽然是艳色系,但在我们设计师的精心打造下,系上后给人非常稳重的气质,而且比较适合商用。”

  程晚夏反复看着那条领带。

  服务员还是诚实的说道,“不过程小姐,这条领带可能不太适合先生。”

  “你不是说,这里面的东西,爵可以随便穿吗?”

  服务员有些脸红,解释道,“那个领带除外,程小姐应该也知道,男人的领带是非常重要,不同的领带给人的感觉就完全不一样,如果搭配得不好,就会显得不伦不类。当然,我不是说这条领带先生驾驭不了,而是稍微成熟了些,这种领带比较适合年龄大一点的,中老年人。”

  “这样吗?”程晚夏嘴角一笑,“包上吧,我要了。”

  服务员很诧异。

  “我就想把爵打扮成老头子,免得到处沾花惹草。”程晚夏云淡风轻的说着,似乎还带着某种玩笑的口吻。

  “程小姐果然,与众不同。”服务员可能已经找不到词语来赞美程晚夏了。

  程晚夏坐在高级沙椅上面,等着服务员开小票付账,顺便交代,给领带好好包装一下,方便直接送人。

  服务员都一一的应答。

  程晚夏低着头玩手机,想着可能也得等几分钟,就登陆朋友圈刷刷微信,她刚刚登陆,正准备看看朋友信息,耳边似乎就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嗓音,她眼眸抬了抬。

  她以为她看到傅子姗就够了,或者傅子姗任身边任何一个朋友,但却真的没想到傅子姗旁边跟着的是傅博文。

  他们俩到底是真的不合,还是也就小兄妹打打闹闹而已。

  可看傅子姗对傅博文的态度,不像是对待亲哥的样子。

  所以她倒是很纳闷了,这两个人一起出来逛街,到底是神马况?!

  傅子姗和傅博文似乎也看到了程晚夏,傅子姗也觉得碰到程晚夏很是诧异,她大步走向程晚夏,“你怎么在这里?”

  “买衣服。”程晚夏说,还大方的从沙上站起来,将穿在身上的新衣服展示给她看,为了让她看得仔细,还转了2

  圈。

  “又不好看,显摆什么啊。”傅子姗瘪嘴。

  程晚夏觉得,傅子姗的嘴里也吐不出来什么好话。

  所以她不计较。

  “对了,你额头怎么样了,我看看。”傅子姗径直去掀开程晚夏专程留出来的刘海,速度快到程晚夏想阻止都没来得及。

  所以那条还存在额头上,有些红的疤痕就呈现在了傅子姗的眼眸里,估计,傅博文也看到了吧,她没敢往傅博文那边看,只是揣测。

  “还是留疤了。”

  “挡着也看不到,我其实觉得还好。”程晚夏不在乎,“不过我经纪人卫小小死活让我在拍完戏空档的时候,去韩国用激光祛疤,你也知道,艺人脸上留这东西,终究不适合展。”

  “傅博文。”傅子姗在听程晚夏说完之后,转身对着傅博文,“我觉得这事儿你还是得负责。”

  傅博文眼眸抬了抬,脸色没什么变化。

  “你搞出来的,别说精神损失费,总得赔点美容费吧。”傅子姗也严肃。

  傅博文薄唇微动,“多少?”

  他从西装口袋里面拿出支票,没有抬头看着程晚夏,确实在对她说话。

  “不用了。”程晚夏拒绝。

  她从没想过让傅博文负责,相反的,她觉得她这点小伤就是还给傅博文的,她心安理得的承受。

  “你别假惺惺了,我们都知道你物质。虽然我也挺讨厌你这样物质的女人,但一事论一事是我做人的标准,这点钱,你本身就该得。”傅子姗一副公平使者的模样,“这去韩国的费用,加上机票,手术,后期保养,多多少少,50万什么的应该需要吧。”

  “50万是吧。”傅博文利索的开支票,然后三两下扯下来,递给她,“现金支票,提取之前给银行打个招呼,3天之内可提取现金。”

  程晚夏看着这从天而降的一笔钱。

  傅博文还是这么习惯用钱打人吗?!

  她看着那种支票,看着傅博文冷峻的脸。

  “程小姐,不好意思打扰您们一下,您的小票已经打好,领带的价格是3688元,请问您是付现金还是刷卡?”服务员走过来,似乎并没有现这其中的异样,说完话后才惊觉的现,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程晚夏转眸看着服务员,愣了愣,然后低头从钱包里面拿出透支卡,“刷卡。”

  “哦。”服务员忙点头,恨不得此刻立马消失。

  服务员接过程晚夏的卡,准备去为她刷卡时,程晚夏突然开口了,“如果傅先生觉得您实在是过意不去,这条领带的钱,傅先生替我付了,我们就算两清了。”

  傅博文蹙眉,看着程晚夏。

  傅子姗也蹙着眉头,还温馨提醒道,“这是50万,不是5千元哦。”

  程晚夏说,“恩,我知道。”

  服务员杵在那里,有些不知所措。

  程晚夏把那张透支卡从服务员手中拿了过来,“我的领带啦?”

  “我现在就给您提过来。”说着,服务员火速的跑向台席,又火速的跑了回来,把一个已经包装完毕的礼品盒递给她,“已经包装好了,您看看,是不是先生喜欢的风格?”

  “还行。”程晚夏看了一眼,示意服务员装袋。

  服务员把程晚夏的购物袋恭恭敬敬的递给程晚夏。

  程晚夏对着她说,“钱傅先生会付给你。”

  “哦。”服务员看着傅博文,看着他不像是同意的表。

  整个人有些为难。

  傅子姗突然笑了,因为她突然现了一搞笑的事,她还特么口不遮拦的说了出来,“程晚夏,你人果然够坏啊,你居然让傅博文帮你买你要送爵礼物的单,我琢磨着对于50万和3000多元的买单,傅博文应该会觉得第二种比较蛋疼吧!程晚夏,我丫的还以为你转型了,真的从良了,你这招果然是,秒,妙不可啊!”

  程晚夏满脸黑线。

  她没傅子姗说的那么坏吧,而且她真心没想那么多。

  不过她既然话都说出口了,也不能就这么收回来吧,那显得她多没面子。

  她抿着唇,“麻烦傅先生了,我还有事儿,就先走了,你们逛好。”

  说完,程晚夏就走了,大步走了。

  走得还有些落荒而逃。

  傅子姗看着程晚夏的背影,看着傅博文阴沉到不行的脸,连忙使眼色给服务员,赶快让傅博文付账。

  她真的很想看看傅博文付这笔钱时,是不是一幅好像吃屎的表。

  “傅先生,您是刷卡还是付现金?”服务员把手上的小票恭恭敬敬的递给他,手指都在抖。

  “刷卡!”傅博文咬牙切齿,吐出两个字。

  傅子姗果然觉得心大好。

  今天她下午没班,本想在家好好休息一下,睡个天翻地覆,她那当小三永远都没办法转正的妈就在5点来钟把她叫醒,说是爷爷快过寿辰了,去给爷爷看套衣服,他老人家当天要穿的

  她当时非常不爽快,为什么叫她,为神马叫她,她眼光也不好行不行!

  况且了,凭他爷爷现在的身份,找设计师回来,不更方便。

  她那妈又说了,这是大妈的安排,你不想被踢出傅家就给照着办,别唧唧歪歪的,快点起床。

  她非常不愿的从被窝里面起来,然后顶着乱糟糟的头去厕所洗漱后,准备出门时就碰到傅博文下班回家。

  今天下班可真是早,估计回来商量爷爷大寿的事儿。

  她也没多想。

  却在傅博文从她身边经过时,她一个邪恶的念头滋长。

  她要傅博文陪着去。

  据说傅博文最讨厌逛街了。

  她死活缠着傅博文让他一起,说她不会选男士的衣服,他去有个参考,还说什么傅博文的眼光忒好,穿的衣服都是好看。

  傅博文他妈也就是正室非常明事理,绝对不和她这种小角色计较,就大度的让傅博文陪着一起了。

  傅博文一路上脸色都不好,傅子姗也不怕身边跟着个黑面大侠,还在为能够把傅博文拉上一起受罪而高兴,她还特别故意的不直接去目的地,多地方折腾,看着傅博文脸色越来越难看,心就会莫名的变得很好。

  而此刻,她觉得她的心应该不能用很好来形容了,是非常好,没有之一的非常好。

  心里居然默念着,程晚夏真是好样的,三番四次把傅博文气得想杀人。

  而且明白人都知道,送人领带代表着什么吧。

  这真是要把傅博文伤死的节奏!

  ……

  程晚夏从商厦出来,看了看时间,这个点过去,时间上刚好。

  她启动车子,开着车离开。

  她其实也觉得今天好像做过了点,但是她这个礼物不是送爵的,这样傅博文会不会好受点?!

  她不知道,也确信自己不会去解释。

  只是,她转眸,想到了她记忆中的小时候,至于多小她其实已经记不清楚了,她只记得,当时她和还是她爸爸的安齐然坐在沙上看电视,电视里面演着一个女人,给自己心爱的男人送了一条领带,男人收到后非常开心,并狠狠的把女人抱在怀里,转了好几个圈。

  但是的她就问了安齐然,她说,“爸爸,领带是一个很好的礼物吗?”

  安齐然当时对她非常好,口气温和极了,他富有磁性的嗓音说着,“领带这个礼物可不能随便送人,要送也只能送你心目中最重要的人,知道吗?”

  “为什么?”

  “你长大后就知道了。”

  “哦,那爸爸是我心目中最重要的人,我长大后就把领带送给爸爸好不好?”当年的程晚夏简单,幼稚,纯真。

  “你真是爸爸的小心肝!”安齐然把她抱着怀里,狠狠的亲了亲她的小脸蛋。

  她当时就想,一直到现在都还记得,她想要送安齐然领带的执着念头。

  可还没到她有那个能力为他买领带时,她就已经被他们驱逐得这么厉害了。

  她抿着唇,嘴角有些苦涩的笑了。

  她看着“江皇大酒店”的字样,把车子停好,拿起手提包,拿起那个购物袋。她告诉自己,她也不是刻意要买这个礼物,她只是为了弥补她小时候的缺陷而已,这样做,真的没有任何其他意思。

  她走向豪华包房。

  服务员看着她本想为她打开房门,她阻止了。

  她觉得这一刻,她居然需要酝酿绪。

  她抿着唇,在门口至少占了10分钟,她才让服务员为她打开了房门,里面和乐融融的已经坐着安齐然、朱沁兰以及安筱。她觉得她这个样子走进去,有些唐突,甚至格格不入。

  但是朱沁兰很热,她忙站起来,招呼着程晚夏坐在了她的旁边,还给安齐然说道,“老安,这就是我给你安排的惊喜,怎么样?”

  安齐然看着程晚夏,眼眸明显的飘过一丝不友好,他原本和蔼的脸色一沉,“你怎么把她叫过来了。”

  程晚夏嘴角讽刺的暗自的笑了。

  她手上还捏着那个购物袋,觉得那玩意儿都在笑话她的自作多。

  “老安,晚晚是我们看着长大的,你不能这样。”朱沁兰有些严肃,然后对着程晚夏无比温柔,“晚晚你别介意,你知道他这人就是比较不会表达绪,他其实在家时不时也提起你,心里也老惦记着你,估计还在脾气,这么多年你都没有来看过她。”

  程晚夏嘴角一笑,她其实这么多年在娱乐圈看人还是很准的,一个眼神,一个表,一个动作,她清楚明白的知道里面的意思,她笑了,笑得毫不在意的说道,“如果打扰到你们一见人的聚餐,我也会过意不去,我还是先走了吧,总觉得自己出现在这里,确实很不搭。”

  “晚晚。”朱沁兰拉着她,不让她离开,“说什么话,原本我们就是一家人,一家人一起吃顿饭,多平常的事儿,你可不能多想。”

  一家人。

  多么渴望

  的字眼。

  但是她清楚的知道,这个字眼其实不属于她。

  但是她没走,她就想知道,今晚的安夫人又想让她办点什么事儿?!

  如果又是傅博文,她只能说,安夫人的付出又白费了。

  “爸,今天你生日,我也不知道你喜欢什么,前些天听妈妈说你念叨着想要换个烟嘴,我给你买了一个,你看喜欢不?”安筱非常讨巧的拿出一个礼品盒,包装精致,递给了安齐然。

  安齐然笑了,很自然很和蔼,他忙的接过打开,很是喜欢的让人立马就把他原本的烟嘴给换了下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