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记者招待会(1/2)

加入书签

  翌日一早。

  程晚夏对卫小小说,她要开记者招待会。

  卫小小问了半天,一个字都没有问出来。

  卫小小气得抖,却还是按照她的吩咐,费劲了心思给张正田请了一天假,然后安排记者在下午2点的时候,召开这么一个,卫小小真的觉得是莫名其妙的招待会。

  程晚夏给卫小小打完电话后,又躺下去睡了会儿。

  她需要养精蓄锐。

  她再次醒来的时候,是上午10点。

  她去厕所洗漱了一番,然后拿出了电话。

  电话响了两声,接通。

  “没看到头条是不是觉得很遗憾?”程晚夏问她,口气很冷。

  朱沁兰气得没有说出一个字。

  “安夫人,我是不是很早之前就提醒过你,别把我惹急了,惹急了我也会翻墙。”程晚夏说,一字一句,“别说你今天没能爆出来我什么裸照啊,艳照啊,就算是爆出来了,我也不怕,相反的,我越难堪,你就会越不好过。”

  “程晚夏,不要以为你逃过这么一截就了不起了,我告诉你,我和你的账,还早得很!”

  “这句话,我也还给你安夫人,我和你的账,就从今天开始!我誓,没让你难过,我程晚夏这辈子都不得好活!”程晚夏一字一句,恶狠狠的说着。

  朱沁兰猛的把电话挂断了。

  她气得身体抖!

  今早一早醒来,没有看到该有的新闻,她也不能打电话去问对方的况,她清楚得很,既然没有爆出来,那中间有个环节肯定是错了。

  她花了半个上午的时间,查到了来龙去脉。

  又是傅博文!

  她倒不怕作案的那个人在傅博文手上会问出点什么,她气得是,为什么傅博文还老是站在程晚夏这边!

  她没给安安说事没进展下去是傅博文从中作梗,她只说,中间就出了些小纰漏。

  “是程晚夏打过来?”安筱坐在她母亲旁边,问道。

  朱沁兰点头,脸色很差。

  “她说什么了?”安筱急切的问道。

  “还能说什么,还不就是一些记恨的话。”

  “她会告我们吗?”

  “又没证据,她告什么告!”朱沁兰说着,脸色一直不好。

  “妈,那现在我们怎么办?”

  “静观其变。”朱沁兰说,“我倒不相信,区区一个程晚夏还能翻个什么浪起来,安安你别担心,妈会另外想办法!”

  “我不担心程晚夏会对我做什么,我就担心妈妈你,你看你都被程晚夏气成个什么样子了。”安筱心疼的说着。

  “妈没事。”朱沁兰嘴角勉强的笑了笑。

  “妈,其实我一直很好奇,为什么昨晚这个事,你非要亲自来做?你真的不怕程晚夏报复吗?”安筱问她。

  “妈太自负了!”朱沁兰似乎也有些后悔,“我一直很讨厌程晚夏,讨厌到恨不得把前些年我对她付出的那些爱,加倍的变成恨还回去!你不知道安安,当我知道我付出所有心血养育的孩子是我仇人的孩子时,我是有多难受,我当时真的恨不得让程晚夏消失,这么多年,我本来调整好绪,觉得如果她不出现在我面前,就算了,可5年前因为她,你不能嫁入豪门,你和傅博文的感被这么破坏后,我就对她说不出来的恨,恨那些年给了她原本她这辈子都可能得不到的优良教育!”

  朱沁兰说着,没有把她后面的话说出来,她其实当时想的很简单,她就是想要程晚夏难受,从身到心的难受,所以她可以假装和程晚夏有感,让程晚夏放松戒备,也让程晚夏误以为,安家人可以接受她,当程晚夏怀着希望的时候,再给她致命一击,她本来都想好了,如果今天的事曝光了之后,程晚夏来质问她时,她会把那些年对她的恨,一点一点说给她听,让她明白,这辈子,她程晚夏永远不会被安家接纳,也永远斗不过安家!

  她想给程晚夏一个致命的下马威!让程晚夏明白自己的位置,看清楚自己到底是个什么样的角色存在!别以为自己的那一点小打小闹就可以骑在安家人的头上,程晚夏她还早得很!

  所有一切,全部毁在了傅博文手上!

  朱沁兰憋着一肚子火,此刻却真的无处泄!

  而且她很气氛的时,昨晚上傅博文把程晚夏带走了,程晚夏吃了*药,那么傅博文和程晚夏……

  最后给搞出什么幺蛾子出来!

  “妈,你在想什么?”安筱看着她母亲。

  虽然她也很失望,但是她作为乖乖女儿,却不能对着她母亲脾气,她只能压抑着怒火,反过来安慰她母亲。

  她并不是她母亲看到的那么单纯,昨晚上的事她一直让人跟踪了,她知道是傅博文插手的,她什么都清楚得很,对比起她母亲,她恨程晚夏,恨得很彻底。

  但是她不着急,她一直都知道,一个人的好运气不可能一直都存在,她就真的不相信,有一天她不能让程晚夏,身败名裂!

  “

  没什么,安安,妈妈身体不太好,今早起床太早了,我到房间去眯一会儿,你自己看看电视。”朱沁兰确实有些累了。

  心累得慌,她也想要好好休息一下,调整绪,再好好想想,接下来到底怎么做!

  安筱乖巧的点头,看着朱沁兰回房。

  她咬紧牙,总一天,她会让程晚夏知道,她们爱家,程晚夏不仅进不了这个门,更是点都惹不得!

  ……

  中午时刻,程晚夏简单吃了个午饭,就去记者招待会现场了。

  她坐在化妆间,李大国在帮她上妆,卫小小坐在她身边,瞪大眼睛看着她。

  到现在为止,她都没有告诉卫小小,她现在到底要做什么。

  她抿了抿唇,对着李大国,“不用化得太漂亮,上镜不难看就行,把我脸色弄虚弱点,最好是看上去病了两天的样子。”

  “你这是要怎样?”李大国莫名其妙的皱了皱眉头。

  “你这么做就行了。”程晚夏不想解释。

  卫小小就看着程晚夏,眼睛都不眨。

  程晚夏也被看得毛了,她转眸,“等会儿就知道了,何必急这一时半会儿。”

  “你不会是准备金盆洗手,退出娱乐圈了吧。”卫小小很严肃的问道。

  “放心,我走之前会征得你的同意,不会这么贸然行事。”

  卫小小蹙眉,“那你到底是要做什么?”

  “我说了,等会儿就知道了,你别啰嗦了。”

  “我说程晚夏,你别给我搞什么事出来,姐琢磨着这几天闲了点准备约约花美男,你别让我搞出什么纰漏,我没功夫给你收拾烂摊子。”

  程晚夏笑了一下,“这事儿,我自己收拾。”

  卫小小越来越不知道程晚夏到底在想什么了。

  李大国一直认真的在帮程晚夏上妆,习惯了给程晚夏上艳妆,这样的妆容确实有些难为他,不过他自认技术了得,在化妆这方面,没什么能够难住他,就是多花点时间而已。

  程晚夏看着李大国的模样,“小佳和唐超有联系吗?”

  “应该没有。”李大国蹙着眉头审视程晚夏的脸颊,“这段时间挺正常的,平时也跟着我出去玩。”

  “那就好。”程晚夏想了想,“不过大国,王小佳那个人死脑筋得很,你怎么都得给她看着点,我担心唐超倒时候心里不平衡了,又做什么报复的行动出来,王小佳那女人都被伤过一次,再来一次,那不得要她命!”

  “放心吧,我的媳妇,我罩着!”李大国似乎找到了化妆的灵感,手指灵活了起来。

  卫小小坐在旁边,笑着打趣李大国,“一口一个我媳妇,哪天你倒是真的把王小佳拿下了,我就算你牛逼!”

  “谁稀罕你觉得我牛逼啊!”李大国白了一眼卫小小,“话说你都一把岁数了,比晚晚大1岁还是小1岁?是大1岁吧!都老成这幅模样了,还不给自己找个婆家,你就想这么单着一辈子啊!”

  “要你管!”卫小小没好气。

  “谁稀罕管你似的,你说要是我这么单着吧,我看在晚晚的面上,怎么着你没人要了我也给你收了,但是你看我也都结婚了,虽然婚姻吧,勉勉强强,但实在是不能容纳你这样的妖孽,你要是尽早找好下家,别在我一棵树上吊死了!”李大国语重心长的说着。

  卫小小干呕了好几下,“别说了行吗?我真的很想吐。我倒是真的很纳闷了,你到底哪里来的自信,觉得全世界女人都喜欢你?”

  “哥的魅力,片甲不留!”

  “你是想笑死人吧!”卫小小受不了的说着,“我出去透透气,晚晚你有事给我打电话。”

  程晚夏看着卫小小的背影,转眸看着李大国,“你不要没事找事的乱开玩笑行不?”

  “怎么了?”李大国很茫然。

  “让你以后别给小卫开这种玩笑了?”

  “哪种玩笑?”李大国继续茫然,“不能说她嫁不出去吗?”

  “你丫的是头牛啊,钝成这样!”程晚夏受不了。

  “程晚夏,有事儿说事儿,不能人身攻击。”李大国很严肃。

  “给你这种人,说了白说,你赶快上妆,时间不够了。”

  李大国白了一眼程晚夏,继续上妆。

  他就不明白,他到底是说了什么?!平时不都这么开玩笑的吗?难道卫小小真的很愁嫁?愁嫁到都不准别人说?!

  操!

  ……

  下午2点。

  程晚夏已经准备完毕。

  但是她没有出去,而是静静的坐在化妆间,她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脸色有些苍白,精神不是很好,她长长的头自然的披在两肩,穿着黑色连衣裙,整个人看上去甚是虚弱,她觉得李大国的技术真的很好,好到无可挑剔。

  她抿着唇,卫小小催了她两次了,说外面记者都到齐了,会场里面闹哄哄的,都在埋怨她的迟到。

  她无动于衷,依然坐在那里。

  她是故意迟到的,因为她需要把自己伪装得很纠结的样子。

  其实要说演戏,没有人不会。

  只是愿不愿意这么虚伪的骗过别人的视线而已。

  她以前不屑这种方式,但是现在,她觉得,既然都是一脉血液流传下来的子孙,她就算是模仿一次,也不可厚非。

  她看着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

  整整一个小时。

  她起身。

  卫小小已经催得不想再催了,所以她就坐在沙上玩手机,静等程晚夏自己出去。

  “你歇够了。”卫小小扬眉。

  “嗯。”

  程晚夏回头看着卫小小,“记得等我,不准先走。”

  “除了你拍戏的时候,我什么时候在你工作时离开过,别煽了,早点开完早点走。”

  “好。”程晚夏微微一笑。

  她一步一步的走向招待会现场。

  她的出现让原本已经吵闹到不行的记者安静下来,记者们都松了一口气,程晚夏很早主动开记者招待会,平时就算是天大的事儿,她也绝对不会出来辟谣,最喜欢的方式就是让事随时间淡过去,在媒体眼里,算是一个不拘小节的人。而这么突然兴师动众的召开记者会,说实在的,大家觉得这个新闻话题就算不火,都会被各大各小的新闻媒体公司给炒火。

  程晚夏坐在会议室正中间位置,旁边站着6个保姆,黑色西装,一边3个,站的规规矩矩。

  卫小小站在后台门口边上,玩着手机,看着现场的况。

  程晚夏刚刚坐下去,就有记者急忙提问了,“程小姐这么晚了再来,有什么对记者们解释的吗?我这里不说有上百人,加上摄影师,70、80人应该有的吧!”

  程晚夏看着那个记者,嘴角有些孤独的笑了,“其实我比你们来得更早,我到这里至少3个多小时了。”

  话一出,现场记者都哗然了。

  程晚夏抿着唇,“因为我一直在纠结,我要不要把这个秘密公诸于世,必定这么多年,我都这样过来了,犯不着到了我今时今日的地位再来说出这个事!但,我想一个人的忍耐都是有限度的,我程晚夏平时最讨厌就是别人来打扰我的自认为还算平稳的生活,你这么一而再再二三的骚扰我,我实在忍无可忍。”

  现场的记者都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事,隐约都觉得,这新闻不小。

  所有人屏住呼吸,看着程晚夏。

  看着她略带忧伤的脸颊。

  “我,程晚夏,是凤凰图腾董事长安齐然的女儿。”程晚夏一字一句,清清楚楚的说了出来。

  现场确实震惊了,所有人仿若没有反应过来,就目瞪口呆的看着程晚夏。

  卫小小当时站在门口看花美男,正在流口水的看着花美男的自拍照,程晚夏的一句话,差点没让她把手机掉地上。

  怎么说出来了?!

  她一直以为,程晚夏从来不屑把这件事说出来,亦或者因为自己某种特殊的考虑,一辈子都不会说出来。

  到底生了什么事?让程晚夏当着这么多家媒体的面把她隐藏了多年的秘密抛了出来?!她是真的决定和安家,彻底玩完了吗?!

  “程小姐,不好意思,恕我非常冒昧的问一句,你的意思是说,你是凤凰图腾董事长安齐然的私生女吗?”

  “不是私生女,是被安家抛弃的女儿。”程晚夏有些难过,她看着那个记者,眼神中似乎还包裹着泪花,“我15岁之前都是在安家长大的,我当时被安齐然和安齐然的夫人朱沁兰宠得天上地下,但15岁那年,他们现了我不是安家的亲生女儿,就把我无的丢弃了,丢弃到上海最糟糕的一个街道,让我自生自灭。刚开始我觉得,既然我不是安家的女儿,不能享受安家的荣华富贵也是理所当然的事,但是我没想到的是,我居然是安齐然和安齐然曾经的佣人吴庆莲私通生下来的,我是安齐然的女儿,却被他抛弃这么多年,不让我进入安家大门。”

  程晚夏说得声泪俱下,眼泪啪啦啦的不停往下掉,看上去委屈得很。

  记者都被程晚夏突然的模样吓到了,谁不知道,程晚夏被成为娱乐圈的女王,有听说过女王随便掉眼泪的吗?

  这事儿,肯定伤女王伤的很深。

  记者们暗自想着,一个记者连忙问道,“程小姐,意思就是,你和安筱是同父异母的亲姐妹了?”

  程晚夏点头。

  “外界传闻你处处为难安筱,是不是因为见不到安筱享受着安家的荣华富贵?”

  “我没为难过安筱。”程晚夏一字一句,“所有一切都是安筱杜撰的,她一直因为傅博文,对我处处为难,不是爵的保护,我可能现在根本就不能在娱乐圈待下去。”

  “是真的吗?不是你为难安筱,是安筱为难你?”记者不相信的问道。

  “这种事都是口说无凭的,我也不想诬陷谁,我只能说清者自清,一切事实,甚于雄辩。”

  “那么,刚刚程小姐你说你一

  直在纠结要不要把这件事说出来?也确如你说的这样,你现在都到了这个位置了,犯不着靠安家一丝一毫,为什么还要把这件事公诸于世?”

  “我说了,那是因为忍耐到了极限。”程晚夏控制绪,用餐巾纸擦了擦眼泪,她说,“15岁离开安家,到我亲生母亲去世,19岁,我就辍学进入了社会,我什么苦都吃过,你们都知道我19岁流过孩子,我当时没钱做无痛人流,整个过程我痛得要命,手术完了之后,连休息时间都没有继续工作,就为了维持我自己最基本的生活。还有我刚刚进入娱乐圈,一无所有,没有靠山没有背景,被前辈瞧不起,被人欺负,我当时真的想过,如果有人捧我该多好?!可就算如此,我都没有想要靠安家这座大山,因为我知道,安家人都不喜欢我,我不能去找他们,让他们闹心。”

  “现在,我觉得我自己生活已经非常稳定,非常幸福,有爵这么一个宠我的男朋友,在娱乐圈也不像当时新人那样处处被人欺负,我一直觉得,就这样平平淡淡的就行了。我真的没想过去打扰安家人的生活。可我没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