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录制节目(1/2)

加入书签

  三个人的饭桌。

  王小佳吃着原本很喜欢吃的那些饭菜,此刻却觉得食不知味。

  程晚夏和卫小小都觉得一向还比较喜欢说话的王小佳突然就沉默了,两个人有些奇怪的看着她,程晚夏开口问道,“小佳,你在想什么?”

  王小佳似乎才回神,她看着她们两个,有些忧伤的放下手上的筷子,“你们知道吗?我刚刚出去碰到了唐糖,穿得花枝招展,然后陪着一群大老爷们,我让她回去,她却说她和唐超分手了,这到底是神马况?!”

  程晚夏抿了抿唇,没有说话。

  卫小小又拿出一支烟抽了起来,优雅的吸了一口,说道,“小佳,平时看你多机灵一女人,怎么商就这么低啊,你难道就还看不出来吗?唐糖为了让自己出名,已经抛弃唐超了。”

  “可是唐超对她那么好。”王小佳真的觉得很难过。

  她想着唐超现在到底是什么心?

  明明这么爱的一个女人,用自己的所有去保护的一个女人,现在却为了某种利益离开他,他现在该有多难受。

  “你还是想想你自己吧,少去担心别人的事。”卫小小看着她,非常严肃,“唐超现在已经是外人了,他怎么样都不管你的事儿,你自己好好和李大国把日子过好就行。”

  “怎么办?我觉得我好担心唐超,想给他打电话。”王小佳捏着手机,但也知道这个电话,不应该打。

  “王小佳!姐很严肃再给你说事,你丫的别当耳边风行不!让你别去操心唐超了你听不明白啊,唐超就他妈的和你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了!”卫小小怒吼。

  王小佳一愣一愣的看着卫小小,“你干嘛这么激动?我招惹你了!”

  “看不惯你这样愚蠢的性格。”卫小小猛吸烟。

  王小佳转头看着程晚夏,“她吃炸药了?”

  “谁知道。”程晚夏耸肩,“不过小佳,小卫虽然口气差了点,但是说的倒都是事实,回头草什么的,男人最看不起了,你现在去担心唐超,或者说,你现在给他打电话,搞不好还会被他阴阳怪气的讽刺,倒不如好好过自己的日子。”程晚夏说道,“而且我可以非常明确的告诉你,在你和唐超的那条路上,你从来都不欠他什么的,所以你不需要对他有任何内疚。”

  “如果不是当年的我,他现在和唐糖也不会……”

  “不,如果没有当年的你,唐糖可能早就离他远远的了。”程晚夏很肯定,然后突然有些讽刺的笑了笑,“唐超遇到唐糖,也算是他这辈子的报应。”

  “为什么你们都这么排斥唐超?”王小佳不明白。

  “因为他不会珍惜。”卫小小似乎平稳了绪,一口接话。

  “两个人的事儿,也不是谁付出的多,就能得到的多。你们别为我打抱不平了,我也不会给唐超打电话的,我还是好好和李大国过这种淡淡的,不算婚姻但真真切切又是婚姻的生活吧,我现在觉得挺轻松的。”王小佳释然的笑了。

  “这样想才是好孩子。”程晚夏夸奖,然后转眸看了一眼卫小小。

  她当时转眸真的就只是想要看到卫小小认可的光芒,但不知道为什么,她撞见的却是卫小小转瞬即逝的失落。

  失落吗?

  程晚夏不知道自己看清楚没有,当她眨巴着眼眸想要努力看清楚时,卫小小找就恢复了一脸自若。

  她抿着唇,但愿真的是自己多想了。

  饭吃到一半,王小佳的电话响起了。

  她看着来电,接起,“大国。”

  “小佳你在哪里?”

  “我在和晚晚她们吃饭啊?”

  “我喝醉了,你到‘不夜城’来接我回家。”

  “大少爷,这才几点你就把自己给灌麻了?!”王小佳蹙眉。

  “哎,那帮孙子太强悍了,你快点来,来了我就好溜走。”

  “好吧。”王小佳挂断电话,非常惆怅的看着面前的两位,“我要先走了,大国说喝多了,让我接他去。”

  “他又开始在外面这么玩了?”卫小小蹙眉。

  “这也没什么不好,不过觉得这段时间他喝酒回来老是喝醉,对身体似乎也不太好,我决定今晚还是劝劝他,让他玩归玩,还是别跟自己身体过不去。”王小佳这么说着,“嗯,我真的走了,你们慢慢吃,我去把账结了。”

  “你结账啊?”程晚夏看着她。

  “少给我客气了。”王小佳还是这么土豪。

  她提着手提包先离开了。

  程晚夏看着王小佳的背影,回头看了一眼卫小小,莫名觉得,有股无的,忧伤……

  ……

  王小佳开着车火速赶到李大国说的“不夜城”,这个地方是上海城所有不务正业的富家子弟都喜欢玩的地方,比如傅博文这种事业有成,爵这种超级天王就肯定不会去这么浑浊的地方,但是李大国那个男人,就喜欢泡在里面玩。

  里面的娱乐项目繁多,李大国每次都玩得不亦乐乎。

  王小佳把车子挺好,走进“不夜城”会所。

  一进这么个地方,虽然装修得富丽堂皇,江湖上称赛皇宫,也莫名会觉得有那么一股乌烟瘴气。

  所以她很少跟着李大国到这个地方来,她确实喜欢不起来。

  她穿过如皇宫一样的走廊,走到李大国他们最喜欢待的那个房间,其实也不是说最喜欢待,富家子弟,哪个不喜欢多给自己点面子,总得在某个地方找个属于那群人的点,逢人就说,嘿,今天去我那地方玩玩?!一般说的那地方,就是他们通常会在高级会所常年包下的一个场子,包下的价格比市场贵了三分之一,但为了显摆,很多富家子弟都这么干,包括李大国。

  王小佳准备推门而入时,她突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从她身边走过,那个身影低着头,速度很快,似乎并没有现她的存在。

  她整个人突然一怔。

  狠狠的看着那个方向。

  她甚至没多想,就大步的跟了过去。

  那个身影似乎是去了公共卫生间。

  她就站在卫生间不远处的地方,靠在墙壁上,然后等待。

  大概10多分钟,那个熟悉的人影才从里面走出来。

  他走向洗手台,打开水龙头,他一直低着头,似乎在清洗自己的嘴唇,还不停的用冷水打湿着自己的脸颊,这样缓和了好一会儿,他才抬起头,伸手扯着旁边的餐巾纸,而就在他用餐巾纸擦拭自己的脸颊时,他透过镜子,看到了站在他不远不近距离的王小佳。

  他眼眸顿了一下,然后三两下把用过的纸巾扔进一边的垃圾桶,冷着脸,离开。

  王小佳看着他的模样,抿了抿唇。

  她想,她还是没什么能耐去招惹他的,她刚刚看着他,只是想要确定,他是不是真的喝醉了。

  现在看来,他其实很好,至少看着她,还是那副冰冷冷的模样。

  她抿着唇,启动脚步离开。

  而离开的脚步,却和他是一个方向。

  她走得很慢,他不想他误会什么。

  但终究,他还是误会了吧,因为她看到本来遥遥领先的他突然就回走,大步停在了她面前。

  “你跟着我做什么?!”他问她,口气不好,“还嫌我不够狼狈,来嘲笑我?!”

  王小佳觉得自己真的是躺着也中枪,她摇了摇头,平静地说着,“我也是往这个方向,走包房。”

  “王小佳,你什么时候也喜欢撒谎了?!你想要看我难堪,就尽的看吧,我唐超就是不知好歹,好好的倒插门有钱女婿不当,非要来自己找罪受,现在你看到了,我过得不好,一点都不好!你开心了吧。”唐超暴躁。

  王小佳真的不知道,她到底看他什么笑话了。

  喝醉酒也叫看笑话,那她到底看了多少次李大国的笑话了。

  “无辜,每次都装无辜,你知道我从来不吃你这套!你给我滚!”唐超怒吼。

  她到底哪里惹到他了?

  难道她现在就出现在他面前,他也觉得脏了她的眼吗?

  心里还是有些难过啊。

  她抿着唇,看着他,依然选择平静而淡定的口气,“那你让我,我先走。”

  这样,你就知道,我真的不是跟着你,更不可能看你笑话了。

  唐超看着她,那一刻似乎有些愣。

  王小佳越过他的身子,然后一步一步从他身边走过。

  还好,今天没有白痴的主动给他打电话,还好,晚晚她们都劝得对,唐超确实不会给她好脸色,还好,她没有一意孤行,自取其辱。

  她这么安慰着自己,脚步停在那个固定的包房门口,她推开房门,准备进去。

  她想,现在唐超应该知道,她真的没想过跟着他了吧。

  她抿着唇,一只脚已踏了进去。

  然而另外一只脚还没落地,突然感觉一股猛力拉着她的手臂,她甚至有些踉跄的跟着那个人的脚步,一路拖着往外走。

  她看着唐超的背后,看着他拉着她的手腕力度。

  她真的不知道,到底生了什么事儿。

  当唐超的脚步停下来时,他们已经走到了不夜城会所的大门口了。

  外面的风有些凉,王小佳就看着唐超穿着单薄的白衬衣,在清风下,看上去异常单薄。

  “王小佳。”唐超突然开口。

  唐超喝醉了酒后,嘴唇就有些紫,身材本来就消瘦,在这么凉风吹拂下,王小佳觉得他看上去有些可怜。

  她嘴角笑了笑,“什么事?”

  “王小佳,你过得好吗?”他问她,蹙着眉头,似乎很严肃。

  王小佳一愣,缓缓,笑着回道,“挺好的。”

  “是吗?我想你也应该过得挺好。”唐超落魄的说着。

  王小佳没有说话。

  其实好不好也都是相对而,她只是神经有些大线条,不说很容易忘记曾经那些事儿,但她可以选择不去想起,然后没心没肺的活

  着。

  “但是怎么办,我过得不好。”他突然说着,看着王小佳,眼神冰冷。

  “是因为唐糖吗?”她小心翼翼的问道。

  “我想你也知道糖糖离开我了,为了名利、追求和她所谓的幸福,就离开我了,很简单的对我说了句,哥哥,再见。就从我的地方搬了出去,没有留下一点点她的东西。”

  “劝劝糖糖吧,她还小。”王小佳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总觉得唐超今天,有些失常。

  “劝?”唐超讽刺的笑了。

  他为什么以前就没现,王小佳这种善良和单纯,那么的难能可贵?!

  “或者,你有需要我帮助的吗?”王小佳问他。

  能帮的,她肯定帮。

  对于唐超,她觉得她这辈子都不能忽视他。

  “我说什么你都要帮助吗?”唐超邪恶一笑。

  王小佳看着他,犹豫了两秒后,还是点了点头。

  如果能够帮的,她没道理不帮。

  “你知道的,我其实一直都很想报复你。”唐超一步一步靠近她,靠近她。

  王小佳不由自主的往后靠,一直把自己逼进了一个不能再后退的角落,她咬着唇看着唐超,她不知道他要对她做什么。

  “我以为和你离婚,让你出丑闻,还拿走你家一大笔财产,我就算报复你了,但是我看着你现在居然还真的嫁给了这么一个富家子弟,我就觉得,我的报复瞬间就化为了灰烬,甚至,还似乎给你建立了一个幸福的平台。”唐超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整个身体逼近她,他的脸也越来越近,她甚至能够感觉到,他温热的呼吸。

  她抿着唇,垂着眼眸。

  “我想不通,真的想不通啊,王小佳。”唐超的脸几乎都快挨着王小佳的脸颊了,她甚至现在,一动都不敢动,她怕她一动就碰到了唐超的身体。

  而这么多年,唐超最厌烦的就是,她的身体。

  “所以,我说我想要破坏你的婚姻,你答应吗?”唐超问她,一字一句。

  王小佳咬着唇,身体似乎都有些抖。

  她的婚姻,还能怎么破坏?!

  本来就是两颗毫无感觉的心,将将就就在一个屋檐下而已。

  可她不想反驳,真的不想反驳,如果唐超认定她是幸福的,就当她是幸福的吧。

  她沉默着,却忽然感觉唇瓣上一阵温热,那么明显的触碰感。

  她整个人一怔,睁大眼睛看着唐超的唇压在她的唇瓣上。

  他们从来没有接吻过。

  从来没有!

  别说接吻,牵手都不曾有过。

  她曾经也想过引诱唐超,穿着非常性感的裙子在他面前摇摆,但是唐超说了,王小佳,你就算现在脱光了躺这里,我唐超连眼皮都不会抬一下,有本事就试试。

  她试了,他不仅没看,还满口讽刺,她记得当时他说的是,他觉得很脏。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会让她觉得脏。

  她洗澡洗的挺干净的,她也没被其他男人碰过,怎么就会脏?!

  她没问他,因为当时心都痛木了,问不出来。

  后来这么多年,她就很识趣的,再也不做任何他觉得“脏”的事。

  可是现在,这么明显的举动,是因为什么?

  她不敢呼吸,不敢有任何动作,就看着唐超的脸放大的出现在她面前,她觉得她全身都是僵硬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

  唐超离开了她的唇瓣。

  王小佳暗自的松了一口大气,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这么淡定,她一直以为,她和唐超做任何亲密的举动,她都不可能淡定得下来。

  好吧,她承认,她现在心口其实也跳得很快,但是她现在学会了伪装,伪装着让自己不会那么容易被伤害。

  “刚刚,李大国在那里。”唐超指着“不夜城”会所大门口。

  程晚夏顺着他的方向,早已没了李大国的身影。

  “他刚刚看到我亲你了。”唐超笑了,笑得很骄傲。

  王小佳平静的问他,“报复完了,我可以走了吗?”

  唐超整个人一怔。

  王小佳什么时候,对他这么云淡风轻了。

  有点失落。

  不,应该很失落。

  心突然落空了的感觉。

  但是,他怎么可能被王小佳牵着鼻子走,他说,“你以为,我对你还会有什么留恋?”

  满口讽刺。

  当然不会有。

  王小佳一直都知道。

  所以她从他的身边走过,什么都没说,也什么都说不出口。

  她就没笑没哭没闹,很平静的走进她的小车内,开着车子离开了。

  她想,其实晚晚有句话也说得很正确。

  在她和唐超的这条道路上,她其实已经不欠他什么了,他曾经给她的耻辱,他现在给她的难堪,所有一切,都已经远远超出了,她曾经带给

  他的那些不幸。

  她的眼前突然有些模糊。

  她一直以为自己伪装得好,装着不去难过,装着不去忧伤,装着自己什么都不在乎,她太高估了自己。

  她从来都不是一个独立的女孩儿,家里父母宠得厉害,朋友有晚晚这么护着,她一个人,其实真的承受不了什么打击。

  她想,当初如果不是李大国和她结婚,或者现在的她就成了足不出户宅在家里的典型宅女,更有可能得了自闭症。

  她吸了吸鼻子,让自己不要那么难过,尽量看清楚前方的路。

  她还不想死,她身边还有很多她放不下的亲人朋友,她必须安安全全的回家,她觉得任何事都是时间可以洗涤的,所以她从来不急着忘记,可她没想过,在她还没忘记的这段时间,那些事又会出现。

  好不容易,她到家了。

  她把车子稳稳当当的停在车库。

  她靠在方向盘上,仿若开了一个世纪那么长久,她觉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