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我想买你one夜(1/2)

加入书签

  爵看着程晚夏如此认真而坚决的模样,笑了,无可奈何的笑了,他对她宠溺的说着,“乖,别调皮了。”

  就像哥哥对妹妹一样。

  程晚夏仰着头看着他,“别用这种方式推开我,没用的。”

  “晚晚。”爵眉头一紧。

  “事都已经成事实了,不管你怎么样,这辈子我就赖定你了。”程晚夏很笃定的说着,“你也别做挣扎了,我告诉你爵,这辈子我说赖定你就是真的赖定你,你别想我把我往任何男人身边推,你推不开,我也不会走。”

  “我真的不需要你的同。”

  “我要说几遍,这不是同!”程晚夏怒吼。

  爵看着她,“那是什么?”

  “爱!”程晚夏继续大声的怒吼。

  爵抿着唇,脸色不太好的看着她,似乎也有怒气。

  “不相信?”程晚夏扬眉。

  爵没有表,保持沉默。

  “好。”程晚夏把自己的手提包往沙上一扔,开始拉扯自己的衣服。边扯还边说着,“王大哥不是说了就差临床试验吗?就当实验咱做了吧,做了你看我程晚夏到底会不会后悔!”

  “晚晚,够了。”爵走过去,阻止她胡乱拉扯衣服的手。“你知道我想要的,从来都不是这些!我只是不希望你因为我而难过,我不想成为你的绊脚石,我不想你因为我,而放弃你自己明明很想要追求的东西,晚晚,我不值得的,我对你好也是有目的的,没有人会对谁巴心巴肺,我从来都不是好人!”

  “那说说你的目的?”程晚夏不拉扯衣服了,她就看着他的脸,看他脸上到底隐藏了些什么。

  “王剑说了吧,我曾经很爱过一个女孩,但是我对不起她,因为我,结束了她年轻的生命。而你,恰好和那个女孩很像。我只是想利用对你的好,来救赎我曾经对她的亏欠,我一直以为只要我对你好点,就是对她好点,然后我内心就会前所未有的平静。我真的没有那么爱你,程晚夏。”

  “我不在乎。”程晚夏说这话时,嘴角还带着笑。“我真的不在乎你把我当成她的替身,相反的,如果你对我好点,能够让你的曾经好过一点,我会觉得非常高兴。爵,我现在后悔的也只是,我遇见你晚了些,而在我没有遇到你的那些年,有个女孩代替我陪着你过了一段开心的日子,那个女孩还用生命给我带来了这么好一个你,我会感激她,然后,一样爱着你。”

  “你为什么就这么固执?”爵觉得很无奈,他抿着唇,看着她。

  “爵,我一点都不固执,我只是很想和你一起过下辈子,我在追求我的幸福,追求幸福的事儿不叫固执,最多叫执着,执着是褒义词。”

  “傅博文呢?”他扬眉。

  承认吧。

  他介意的。

  很介意。

  他曾经一直以为程晚夏爱着傅博文,很爱。但后来程晚夏的表现让他越来越迷糊,恍惚觉得,这么多年过去了,晚晚不爱了吧。感不都是这样的吗?他曾经那么爱的一个女人,几年后,他却还是爱上了另外的人。

  所以,他觉得晚晚可能也和他一样。

  时间上,还该死的很吻合,5年。

  都是用5年时间,忘记了一个人,然后爱上了一个人。

  想通这一点后,他就想为自己的幸福争取争取了,他不能再让自己活到过去的阴影里,他要给程晚夏一个幸福。

  于是,他让王剑推掉了所有的工作,回了虎门一趟。

  他父亲王看着他是兴奋地,可能从未想过,他会这么主动的回到这个地方,但当他说出他的目的是,他还是看到了他父亲眼中闪过的一丝难过。

  道上的人都以为王就如阎王一样,残暴无。

  事实上,王对待他的妻子和他的儿子,是没有任何原则的宠溺。而王的妻子在早年就去世了,他把所有的爱都转移到了爵的身上,所以,他其实是有一个非常美好的童年。

  如果不是生了那一件不愉快的事,他现在或许还在他父亲的庇护下,过着耀武扬威,没心没肺的日子。

  他父亲还是宠溺他的。

  他答应了,他说,如果你不想要,爸就什么都不给你,你喜欢就好。

  当时他是难受的,心里真的难受。

  他曾经离开虎门的时候,他心里就想过的,等他伤心够了,等他父亲老了,他就回来继承他的家业,让他父亲一手打拼的虎门帮,继续在道上混下去,继续让无知小辈们闻风丧胆。想着就算他在九泉之下,遇见了别的那些帮派的老大,也一样能够肆无忌惮的炫耀。

  可是他最后为了程晚夏,把曾经的想法都变了。

  他想过了,如果想要定下来过日子,虎门是不能回去的了,他用了将近10年的时间,把自己很好的隐藏在了娱乐圈,把自己和虎门真的分开了界限,这些年基本也没什么人来找过他麻烦,有些小麻烦,他也都是选择了隐藏,不想把自己再暴露在道上,渐渐地,他脱离虎门的消息就被散播了出去,也就没有

  人对他这个角色还有任何兴趣。

  他当时其实还很庆幸,真正拉开心扉准备和程晚夏一起过日子时,他把他自己都已经脱离得这么干净了。

  从虎门金三角回到上海后,他就去找了他一早就已经联系好的医生。

  他选择了最残忍的方式。

  因为他想快点,快点,再快点。

  他其实对待这段感并不比程晚夏有底气,他也患得患失,他也自己在程晚夏心目中的位置被人捷足先登。

  所以,他用了残忍的方式,并去的很频繁。

  前两天他真的有一种就死了的感觉,以为自己再也走不出那个坎了,出来后就坐在外面的走廊上,和王剑聊天,聊着聊着就会聊起程晚夏,就莫名其妙了,又有了动了。

  这么一而再再而三的坚持下。

  他知道,曾经的阴影他走出来了。

  他现在可以很直白的面对他曾经最爱的那个女孩的死亡,他甚至也不愿意再去仇恨那个杀死女孩的人,他的心变得特别平静,他知道,这是真的走了出去。

  心理医生给他安排了很好一个女人,他说在我这里的,我都要他好好毕业,放心吧,费用都包含在了你的课程上,你就好好的放松自己。

  当时,他就拒绝了。

  不需要了。

  他的身体,他清楚得很。

  心里医生劝了他很久,他说他们这里的女人都不是外面的女人,长得很漂亮,身材很好,技巧很好,而且绝对干净,他说你走出来的第一次,还是要找一个稍微会点的女人,要不然容易前功尽弃。

  他当时就笑了,笑着拒绝了。

  他觉得这辈子,见过的女人无数,没有谁比程晚夏在他心中漂亮,没有谁比程晚夏在他心中性感,没有谁比程晚夏在他心中干净。

  所以,他不需要。

  他只需要,程晚夏,即可。

  他生日前一天,他是带着这样的想法离开心里医生的私人医所。

  但是……

  他看着眼前的程晚夏。

  “他不算什么。”程晚夏一字一句,说道。

  “晚晚,我们在一起不是一天两天了,你骗不了我。”爵回视着她的视线。

  “好吧我承认,在你为了我们的幸福努力的这段时间,我思想上面有过动摇,但没有出轨。我只是觉得他对我也突然变得很好,我也有些招架不住,但是他母亲后来找过我了,她清清楚楚的告诉了我,我和傅博文的距离有多远,我是一个在他们豪门眼中多无趣的一个小角色。从那以后,我就醒悟过来了,真的,一点都不再考虑傅博文的事了。你就当我是被他们家拒绝后的落魄吧,如果你嫌弃,那给我点时间,我再整理整理我的感,我把自己放空白了再来找你。”程晚夏咬着唇,“但是这段时间你不要排斥我,也不要对我们的感失望,我真的会很快的把自己的感收拾好,然后快快乐乐的和你过日子,没有一点杂念。”

  “晚晚,我没嫌弃你,一直都没有嫌弃,我真的只是怕你受委屈。”爵很无奈,又有些心疼的说着。

  程晚夏这么坦白的对他说出这些话,他怎么可能感觉不到她的真诚。

  或许其他人不了解程晚夏,但他却太了解她了。

  看上去冷血无比,一副谁都不想搭理的样子,实际上心肠特别软,对待自己认可的人,就愿意掏心掏肺的好。他真的很怕程晚夏就是以这样的心态,才这么死心塌地的要和他过日子,他真的怕委屈了她。

  “我不委屈,和你在一起,我觉得很暖,很踏实,我一点都不委屈。”程晚夏真的很想,把心都逃出来给他看。

  她真的觉得很爵在一起,就是可以踏实一辈子的事儿。

  “这样吧。”爵温柔的看着她。“我们都别为难对方,也别为难自己了,我们给彼此一点接受彼此的时间,如果我们真的能够这么走下去一辈子,不在乎这么一段时间。”

  “爵……”

  “以半年为限,半年之内,你还是这么执着,半年之内,我还是这么单着,我们就凑合着,一辈子吧。”

  “真的?”程晚夏看着他,原本都要被吓哭了的脸瞬间就换上了一张漂亮的笑颜,她吸了吸鼻子,“你没有说谎。”

  半年而已,她觉得这完全不是问题。

  而且爵说得对,他们不需要这么为难对方,也不需要这么为难自己,她昨天听到爵的事震撼是挺大的,所以就真的冲动了些,给彼此一个缓冲,让她真正有时间去梳理一下她的感,她其实真的不像对爵说的那样直白和笃定的。

  爵,果然比任何人都了解她。

  所以这辈子她选了他,她会不幸福吗?

  心里,真的是甜的。

  突然,她脸色一变,“完了,我真的让卫小小给我微博了!”

  “什么?”

  “就是那些暗示我们俩已经在一起的暧昧微博,而已给王大哥说好了人,让他暧昧的回应一个。”

  “就当炒作好

  了。”爵无所谓。

  “我让小卫得很明显,不能当暧昧,估计明天我们俩就能上头条了!”程晚夏真的觉得,为了不让自己,不让爵有退路,她是什么都做得出来。

  现在做出来后才知道自己多幼稚。

  “那……就当我们线上已经恋爱了吧。”爵只得无奈的说着。

  “那么线下,可不可以拉拉小手,楼楼小肩,亲亲小嘴神马的……”程晚夏脸颊飞红。

  爵的脸蛋也好不到哪里去,“确定关系后,再说吧。”

  “你害羞啊?我听王大哥说你14岁就那啥了……”

  “王剑那超级大嘴巴。”爵脸色一黑。

  “我们都是成年人了,这些大家都懂得,你不用害羞。”程晚夏继续不知廉耻的说着。

  爵已经说不下去了,连忙转移话题,“时候不早了,你是回家?还是……”

  “我当然要在准男朋友家住下了。”

  “那住隔壁吧。”

  “你也就半年的清白之身了,看半年之后,姐怎么糟蹋你!”程晚夏邪恶的说着。

  爵实在是受不了程晚夏赤果果的勾引,他连忙往自己的房间走去,重重的关上了房门,还上了锁。

  嘿,这个害羞的男人。

  其实。

  一门之后的爵,关上房门后,就重重的靠在了门背上,他突然叹了好大一口气。

  他只是在给她时间,如果她现,她爱的人还是傅博文,他会完完整整的把她还给傅博文,如果她还能那么坚持……

  他的心跳了一下。

  那就算她以后真的后悔了,他也不会再放手。

  他这么给自己说着。

  ……

  第二天,娱乐头天就炸翻了锅。

  程晚夏还睡得迷糊,就听着房门外的敲门声了。

  她揉着自己乱糟糟的头,穿着一件大大咧咧的睡衣,松松懒懒的打开房门看着爵,“怎么了?”

  “你手机关静音了?”

  “哦,好像是。”昨晚就关静音了,然后放包里,一直都没拿出来过。

  “卫小小的电话。”爵把自己的电话递给她。

  “这个阴魂不散的女人。”程晚夏边咒骂,边接过电话,耳朵还没挨近,就听着那边阴阳怪气的说着,“程晚夏,有异性没人性就说的你这种女人吧。”

  “你想多了亲。”

  “别在背后说我坏话,我耳朵尖着啦。”

  “是的,卫小小大人。”程晚夏识趣的顺着卫小小。

  “那个,你昨晚交代我的东西,我了,然后大叔那边也接的很好,现在头条出来了,然后公司说是堆了一群记者,你觉得怎么是好?”卫小小非常温柔的问她。

  程晚夏能够感觉到,她温柔的口气中,夹杂着那么赤果果的想要掐死她的念头。

  她当然记得,昨天下午她们分开时,她喊卫小小晚上8点帮她微博,内容当然就是她和爵交往的信息,语卫小小自己组织去。卫小小刚开始是拒绝的,她说她的立场很坚定,绝对不会被轻易攻陷,她说她始终觉得傅博文比较适合她。

  后来,程晚夏是通过一系列的威逼利诱外加撒娇耍混,整整半个小时,卫小小的防线才被攻破了,沦陷了,非常不愿的把头点了。

  以卫小小的脾气,估计一晚上没想通,以至于现在,还带着某种不良口吻。

  “你是我的经纪人,你处理了就行。”

  “我是承认啦?还是保持模棱两可的态度?还是选择沉默。”

  “你承认了就是啊。”程晚夏直接说道。

  “程晚夏,你给我玩真的啊?”

  “你看我都住人家里了……”

  “喂。”程晚夏看着自己的手机被爵拿走,不爽的嘟唇。

  “卫小小,我是爵。”爵直接拿过电话,然后走向一边,程晚夏灰溜溜的跟在他身后,胳膊太短,勾了两次都没有勾住。

  她就瞪着眼睛看着爵,听着他一字一句的说道,“这条新闻你不搭理,保持沉默就行了,外界怎么写那是他们的事儿,这事儿你和王剑都不要参与。”

  “话说大爷,我不懂你的意思?”卫小小确实茫然了。

  这到底听谁的。

  “你按照我的意思做就行了,至于为什么,我想等会儿晚晚就会给你解释了,对了,如果你不忙,麻烦你过来把晚晚接走……”

  “喂,我不走,我还两天假呢……”

  “你不要说话。”爵瞪了一眼程晚夏,然后对着电话说道,“我不是说你小卫,我说晚晚,刚刚说到哪里?哦对,把晚晚接走,你过来接走她,我清净两天。”

  “好。”卫小小答应。

  “那就这样,拜拜。”爵把电话挂断。

  转头一看,就看着程晚夏在那里闷闷不乐。

  爵嘴角一笑,“你不能老是赖在我家,说好半年的。”

  “你是怕我把你吃了?还是怕你控

  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