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言爵的事儿(1/2)

加入书签

  卫小小觉得,程晚夏那丫的,把自己的感弄得,真是有够乱七八糟的。***

  “喝酒吧,喝酒。”卫小小拿起杯子,她真心不想去理这些事,连忙让自己转移思想,说道,“爵过生,我们都敬他一杯。”

  所有人端起杯子,气氛又回到了刚刚的时候。

  酒桌上热火朝天。

  不知道喝了多久,大家都喝的有点多了的时候,饭桌才稍微安静了下来。

  卫小小迷迷糊糊的拉着王剑在谈她的辛酸成长史,这是卫小小的惯性,她喝醉了不对任何人诉苦,就对王剑说,说得那个声泪俱下,第二天打死也不承认自己说了那些话。

  程晚夏彻底喝醉了,她趴在桌在上,一动不动。

  爵有些头晕,还没有到醉酒的地步。

  他看着放在一边的生日蛋糕,他记得他们说过,晚上12点的时候准时切蛋糕,可这么多年,每次都得等到第二天早上才会有人想起。

  他真的不知道,他怎么忍受了了这一群大神经条的人。

  他看着闷着头睡觉的程晚夏,靠近她,“怎么样,想吐吗?”

  程晚夏摇头。

  “先扶你去房间睡觉?”

  程晚夏点头。

  爵扶着她起来,看着王剑虽然也喝的差不多了,但还算清醒,“你等会儿看能不能把卫小小送回去,不能就在客房安排她睡下,被子都在柜子里,你找得到的,你不能走了,就只有委屈睡一下沙,就三个房间,没办法。”

  “行啦,我知道,你去照顾晚晚吧。”王剑一副这里他能解决的表,还对他挤眉弄眼的。

  爵知道王剑的心思,嘴角无奈的笑了笑,扶着程晚夏进了房间。

  她习惯住的,他隔壁的房间。

  他把她安顿在床上,给她脱掉了外衣和鞋子,为了让她睡得更舒服些,还去厕所给她拧了热毛巾擦了擦脸和手。

  程晚夏翻了个身,脸朝着他的方向,红彤彤的,煞是好看。

  爵本想离开的身体就缓缓的坐在了她的床头边,他修长的手指帮她顺了顺长长的头,看着她有些急促的呼吸,以及那两瓣粉嫩的唇。

  程晚夏的唇色很漂亮,没有唇彩,也依然富有光泽。

  他的唇那一刻却不自觉的抿了抿。

  他修长的手指从她的额头渐渐的滑向了她的嘴唇。

  指腹碰到她的唇瓣上,柔顺的,带着温热的气息。

  他的心,动了一下。

  很明白的心跳声。

  他懂,其实一直都懂。

  忽然,他感觉她的唇动了,微微“喔”了那么一下,那一下,仿若就是在嘟着嘴唇吻他的指腹,很实在的触碰。

  他嘴角笑了,低着头,缓缓的靠近她的脸。

  他居然也有那么一天,被她引诱到,用了偷袭的方式。

  “傅博文……”

  程晚夏扭动了一下身体。

  喃喃道。

  像是梦话一般。

  爵的脸僵硬在离她不到1厘米的距离,他甚至能够感觉到,她温热的呼吸。

  原来,她叫的真的是他的名字。

  5年前他也听到过,那次不太清楚,他只知道是三个字,猜测的是傅博文。

  但这次,明显比上次清楚多了。

  傅博文。

  三个字。

  他想安慰自己,叫的是自己也不行。

  他起身,帮她再次捏了捏被子,走出去,关上房门。

  他想,他错过了,就错过了吧。

  心能痛,就多痛一会儿吧,痛麻木了,就不会有感觉了。

  他打开房门,看着王剑似乎安顿好卫小小,从房间里面出来,看着爵,没好气的说着,“你怎么就不多待一会儿,多好的机会。”

  “还不到时候。”爵说。

  “是身体还有异样?”王剑关心的问道。

  爵没有说话。

  “不是说看了心理医生,好多了吗?”王剑持续关心。

  “你休息吧,我回房间了。”爵不想说了。

  王剑觉得很奇怪,他大步拉着爵,“程晚夏对你说了什么?”

  “她喝醉了。”

  “你不想乘人之危?”

  “她口中喊着,傅博文。”爵说,一字一句,清清楚楚。

  王剑看着爵。

  爵回视着他,“我尊重她的选择。”

  说完,关上了房门。

  王剑看着他紧闭的房门,眉头紧了紧。

  爵爷做了这么多,他实在不忍心看着他这样,何况,这么多年,也就程晚夏这个女人,打开了他的心扉……

  ……

  程晚夏很少喝醉后半夜会醒,她揉了揉自己乱糟糟的头,看了看时间,凌晨2点半,左右看了看,半天才反应过来,这是爵家。

  她有些干渴,起床找水喝。

  外面一室黑暗,本想

  打开大灯,又怕影响到爵休息,就摸摸索索的往厨房走去,太暗黑的空间,脚不小心绊倒沙,她痛得呲牙咧嘴,耳边那个粗厚的男性嗓音更是差点吓破了她的胆。

  她正想尖叫。

  听到熟悉的男音说着,“晚晚吗?”

  “哦,是王大哥啊,你怎么睡在沙上?”程晚夏压了压惊,说道。

  “昨晚大家都喝醉了,也就不想走了。”

  “这样哦,那小卫呢?”

  “她在客房休息。”

  “你该让她和我睡一个房间的,你们大老爷们不喜欢两个人睡一张床,我们女人没事儿,你这么大个人委屈在沙上多不舒服,我这就去叫小卫过来和我睡。”

  “晚晚,你等等。”王剑突然叫住她。

  程晚夏纳闷,转头看着王剑。

  适应了黑暗的空间,透过外面的灯光,也依稀能够看到些轮廓了。

  “你坐下来,我们说说话。”王剑从沙上坐起来,拍了拍他身边的位置。

  “王大哥你是有什么烦心事?哎,我先喝口水行不?”程晚夏说道。

  “那你先喝水,顺便帮王大哥拿一瓶纯净水过来,酒喝多了,硬是口渴得很。”

  “嗯,就是,我这就去。”程晚夏利索的往厨房走去。

  她从冰箱里面拿出来两瓶纯净水,递给沙上的王剑一瓶。

  王剑拧开,也和她一样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

  此刻客厅沙上已打开了一盏昏黄的台灯,台灯的光芒很柔,基本就只能点亮她们坐的那个位置。

  “王大哥,你有什么不开心的就说话吧,我能帮上什么忙的,能为你排忧解难的,我一定尽力。”

  “晚晚,既然你叫我大哥,那我真把你当我妹子看待了。大哥有时候说话不好听的地方你也不要怄气。”

  “王大哥你说那里的话?这些年还不都是靠你们晚晚才走到今天的地步。你是对我有什么不满的吧,你说,我尽量改。”

  “不是对你有不满,王大哥就是很想问你,这些年你对爵爷倒是是什么感的存在?”

  “王大哥……”

  “晚晚你有什么就说,我不会告诉爵也,王大哥就是想听听你心里所想。”

  “我一直觉得,我和爵很适合一起过日子。我以前其实受过挺大的伤害的,对人防备都很深,但是对爵,我可以掏心掏肺的,没有哪个男人能让我做到这个地步,我也不知道这算爱还是友亦或者直接升华成亲了。”程晚夏把头枕在自己弯曲的双膝上,看着昏暗的台灯,幽幽的说着,“这段时间傅博文的出现确实影响了一部分我的感,所以我真的不知道,我是爱着爵,还是,放不下傅博文。”

  “晚晚。”王剑看着她,很认真的表,“你觉得和爵在一起舒服,还是和傅博文?”

  “爵吧。”程晚夏思考,然后说着,“我觉得他暖暖的。”

  “那么,你就考虑一下我们爵爷行吗?”王剑依然认真。

  程晚夏一愣,“王大哥,是爵一直不接受我,我一直在努力……”

  “王大哥给你说说,这段时间,爵说他不接任何影视剧、通告、电台访谈等节目是为什么。”王剑直接打断程晚夏的话,开口道,“爵回了一趟本家,金三角。”

  “本家?”

  “现在王大哥就告诉你,爵的背景。他是东南亚目前为止最有势力的黑帮——虎门帮老大王的儿子,虎门对一般人可能都不太熟悉,不过只要是道上的,基本听着这个名字就能生畏,而爵作为王唯一的儿子,拥有怎样的背景你可想而知,爵一直拒绝你,也是怕他总一天会回到虎门,继承他父亲的衣钵,黑帮都干些什么事儿不需要我给你一一说明,而且爵曾经也因为黑帮的一些仇恨伤害得很深,要不然,你可能也会怀疑,为什么爵不好好做他的太子爷,跑娱乐圈来混什么名堂,我今天就把这些,都给你讲了。”

  通过昏黄的灯光,王剑的侧脸渐渐变得生硬起来。

  程晚夏依然抱着自己的双腿,下巴抵触在双膝上,听着王剑的一字一句。

  “爵在22岁那年,喜欢上一个女孩。那个女孩影响了爵的一生。那个时候的爵还在虎门耀武扬威,他作为太子爷,确实也没人敢得罪。他和那个女孩的相识我也就不多说了,我只说,爵是真的很喜欢她。爵从14岁就开始玩女人了,还是他爸给他的,你不要因此而误会爵,一个环境造就一个人的性格,爵生活在那样的环境下,玩这些其实真的是再平常不过的事。后来他喜欢上那个女孩之后,就收敛了,是诚心诚意想要和女孩好好过一辈子,那段时间,都说太子爷的性格变了,变得不那么残暴了。”

  “后来,那个女孩被绑架了,绑架的人曾经就是被爵弄过的,也是为了报仇,后来爵去救了那个女孩,基本是废了所有精力去救她,具体细节我没在场确实不太清楚,只听跟着一起去的兄弟说起,说那女孩最后被撕票了,爵带着一身伤回来,回来后,沉寂了很长一段时间,不说话,自己一个人关在房间,不问任

  何事。”

  “爵他爸给他找了很多女人,想要用此来让他重新振作,刚开始的时候爵就直接把那些女人关在门外,不搭理,后来王做过分了,就基本上是把女人脱光了扔他床上了,爵冲着王怒吼,他说他现在不是男人了,没有了男人的冲动,只会觉得无比恶心。王刚开始不信,后来找了专业医生,经过一些列的鉴定,确诊爵后天性不勃。这事儿,当时轰动了整个虎门。”

  “23岁,爵就离开了虎门,闯荡进了娱乐圈。王让我一路陪着他,就这么陪了将近10年。这将近10年的时间,爵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不再过问道上的任何事,一门心思就在娱乐圈混着,他说他可以通过饰演不同的角色,来忘却本身的自己。”

  “我知道,爵想摆脱曾经的那些不愉快,他不再谈起曾经的任何事,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回去过本家,也从来没有见过他父亲一眼。但他为了你,真的想给自己一个清白,真正想要走出曾经阴影,而不再是一味的隐藏,躲避。他这么做,其实就是想要和你重新开始。”

  “你前段时间是不是对爵告白了?”王剑问她。

  程晚夏点头。

  半个月前,她是表白。

  当时傅博文出车祸,她不知道当时有没有绪在里面,但是她确实说了很多,她想要很想要和他过日子的话。

  “我想就是因为这样,他不仅回了一趟本家,还去找了心理医生。”王剑看着她,“你知道爵的身体是吧?”

  “嗯。但是我没嫌弃过。”程晚夏很肯定。

  “这是作为一个男人的根本,不管你嫌弃与否,这个东西就是这么重要。爵也想要给你一个完整的自己,他给我说了,他说他不想委屈了你。你知道爵对我说起你的时候,脸色的神采吗?”王剑转头看着程晚夏,“他每次从心理医生那里出来,脸色都无比惨白,我在门口等他,还隐约能够听到里面撕心裂肺的声音,爵选择了最残忍的一种方式让自己走出心理阴影。”

  “什么方式?”

  “景重现。”

  程晚夏看着他。

  “就是让他再一起,身临其境,靠自己的意识,走出来。”

  程晚夏抿着唇。

  “会很痛苦吗?”

  “你说呢?能够让当时耀武扬威的爵从此一蹶不振的事,你说会有多血腥?反正我是不敢去想象。”王剑说。

  程晚夏垂着眼眸,长长的睫毛微微闪烁。

  “每次他从心理医生那里出来,就在外面坐好一会儿才离开,因为那个时候,他的脸色太难看了,他不想走出去吓到谁。我就陪他坐在走廊上,然后和他谈谈你的事儿,谈着谈着他嘴角就会慢慢带着笑,脸色就会慢慢的恢复过来,他甚至问我,他说他结婚的时候,肯定不会回去金三角,但是他又觉得,你没有父母,他如果不邀请他父亲就觉得这个婚姻太不正式了,他就想着,怎么把他老爸骗出来,然后来主持婚礼。他说着说着,就会真的由心的笑出来。”

  程晚夏咬着唇,觉得眼眶很红。

  “爵生日前一天,爵说,他不可以不去心里医生那里了。”王剑看着程晚夏。

  程晚夏只是咬着唇,咬得唇瓣白。

  “当时心理医生建议他不用来得这么频繁,会让身心都吃不消,但是爵硬是用了10来天的时间把自己的曾经都走了过去。我其实还是有些不太放心,必定10来年的事,就用了10来天时间,我觉得终究太神奇了一点,就偷偷去找了那个心理医生。那医生挺负责的,他说他不方便告诉病人的私隐,后来在我声泪俱下的再三要求下,他却也只能告诉我,爵基本已经恢复正常,可最后一个重要环节他拒绝做,至于最终恢复没有,他也不能保证。”

  “我当时就问他,所谓的最后一个重要环节是什么?”

  “他说,临床试验。”

  王剑看着程晚夏,“爵爷不愿意做,你应该知道为什么?”

  程晚夏点头,眼眶早就红透。

  她看着模糊的灯光,身体在微微抽泣。

  “我说这些不是让你难过,爵爷也不需要你的安慰,他需要的只是,你能够陪在他身边。这么多年过去了,爵爷身边除了你,没有任何一个女人,如果这样还不能说明爵爷爱着你的话,我想这个世界上估计就没有所谓的爱了。所以晚晚,如果你愿意陪着他一辈子,我真的会感谢你一辈子。”

  “王大哥,你不要这么说,能够遇到爵,是我的福气。”

  “晚晚,我知道或许你对傅博文还有点感,但是你要清楚,豪门真的不是一般人能够进的地方,我们在娱乐圈也待了这么多年了,看过多少女明星嫁入豪门,但又真的有几个可以拍着胸脯说自己幸福的。爵的背景是很复杂,但是上次他回本家就给他爸说了,他不会接受虎门的任何事宜,爵不是轻易开口的人,但是他说出来,肯定就会做到。所以你完全不用去顾虑,爵最后绝对会清清白白和过一辈子。”

章节目录